书包网 > 白月光她太难了! > 009

  【宿主,第一个限时任务已完成。】
  “算是提前了几天,真不考虑给我点儿奖励?”
  
  【……】
  “呵,抠门系统。”
  徐枝月在脑海里吐槽了几句。
  
  话说回来,任务里的“她是他在学校里关系最近的同学”这项,她居然达成了,神奇。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
  徐枝月保持着“好”习惯,两三天去找岑格非请教一次习题,偶尔给他捎带家里的早饭。
  
  岑格非的态度吧,徐枝月琢磨不透。他仿佛一块南极坚冰,或许今天可能有点软化松动了,但明天又可能变得冷淡漠然。
  
  初冬的风推走秋雨。
  十一月十八日,剑明高中的校运会拉开了帷幕。
  
  学校贯彻五育并举,体育和德育、智育等同样重要。
  校运会为期四天,设置了许多项目。老师号召每一位学生参与到体育项目里来。
  
  徐枝月运动细胞不发达,挑挑拣拣,报了一项跳绳应付。
  跳绳和集体的接力赛、拔河项目在最后一天。意味校运会的前三天,徐枝月没什么事干很悠闲。
  
  不知道从哪弄到几张请假条的叶莎,连着两天下午拐带徐枝月出学校逛街。
  徐枝月大致查过,她现在的可动资产不少,银行卡里有七位数的余额,每月月中还有原主父母定期打来的六万生活费。
  
  系统说她穿进书里这么一段时间的消费过低,不太符合原主的人设,让她放开手脚去花。
  
  赚钱不会,花钱谁不会?
  于是徐枝月没什么负担地逛逛逛买买买,三天吃了四块小蛋糕,喝了五杯奶茶。所幸她身材可以,不是易胖体质。
  
  校运会第四天上午,当先的项目是以班集体为单位百米接力赛。
  徐枝月吃过早饭,和路上碰到的同班同学前往比赛场地,为自己班级加油。
  
  云层里漫出阳光,一小群鸟扑啦啦散向天际。
  
  第一场先比的是男生组。
  田径场上,四个参赛班级的选手在各自跑道就位。
  
  “这么一看,我们年级有几个长得不错的男生哎。”
  “我近视,不怎么看得清脸,身高都很可。”
  “废话,挑出来的擅长运动的男生,能矮到哪里去?”
  
  “最里侧跑道的第二个男生好帅……”
  “帅什么啊,穿得这么磕碜寒碜。中间穿耐克最新限量款跑鞋那个最帅。”
  “哇哦,这双鞋好看哎,有女生能穿的码不?”
  
  ……
  附近的同学叽叽喳喳的议论,徐枝月不耐烦听,往后面挪了挪。
  
  男生们一水儿的潮牌或名牌运动服,要么在拉筋抻腿,要么在三俩聊天说笑。穿着校服校裤的岑格非显得有些突兀。
  
  白色蓝袖边外套,露出灰色短袖领口,下颌流畅偏瘦削,这位沉静站着的高挑少年,像寂静孤冷的青山。
  抛开服装、饰物等杂七杂八的因素,徐枝月真心觉得,这位未来反派的颜值很能打,和其他男生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裁判手中的发令枪一响。
  第一棒的选手冲出起跑线。
  3班的第一棒选手是个体育特长生,仿佛脱缰的野马,轻松甩开其余选手一截。1班暂时落在最末,徐枝月所在的2班和4班势均力敌,咬得很紧。
  
  同学们自发变成啦啦队,呐喊声此起彼伏。
  “廖华凯加油!廖华凯冲啊!”
  “廖华凯跑快点!加油加油!”
  “岑,呃,2班加油!”
  
  接力棒交接到岑格非手中,班上同学的助威声小了稍许,喊的也都是“2班”而不是他的名字。
  
  身高腿长的少年像把锋利的剑离鞘而出,寒光湛湛,锐不可当,很快将4班的第二棒压在身后。
  他穿的鞋不是什么专用跑步鞋,他也没有受过什么专业跑步训练,全凭着拼搏的韧劲,一往无前。
  
  2班和最领先的3班的差距在缩小。
  
  “加油,加油!”
  “超过去,超过去!”
  “2班加油!冲啊!”
  
  受现场的气氛感染,徐枝月紧张关注着赛道上的形势,情不自禁地喊了几声加油。
  
  将接力棒交给第三棒选手的前半秒,岑格非迎头赶上3班的第二棒,拉开半臂的距离。
  如一滴水落进热油锅,围观的同学们都沸腾了。
  
  赛况激烈精彩,徐枝月的目光跟了一下赛道后握着自带的水杯休息的岑格非,心里有个念头一晃而过。
  
  ……
  
  “枝月,你确定要资助剑明高中的尖子生吗?”
  “是,我希望由区叔叔你出面。”
  
  “我这边联系剑高资助办,指定每月奖励你们年级考第一名的学生?一千元?”
  “对的。”
  
  “资助多长时间?我先和学校办一学期的手续?”
  “不,从这个月起,到我高中毕业为止。以及……
  一定要和校方强调,不必告知岑,呃,被资助的同学的家长,助学金直接交到同学手里。区叔叔,钱款我等会儿如数转到你卡上。”
  
  “这个不急。区叔叔多嘴问一下,为什么你要让我做这个好心人?咱们枝月做好事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章地匿名?”
  “不想让同学知道……反正我有原因的啦。谢谢区叔叔,先挂啦。”
  
  徐枝月抱住床上的长毛兔玩偶,摸了几下。
  开玩笑,上次拜托岑格非讲题补课,她一提到有偿,他的态度立刻变得冷淡抵触。后来她设身处地想了想,推测他大概是不喜欢这样的方式。
  谁都有自尊心,她不想做让他人不舒服的事。
  
  至于对岑格非资助,可以归结为心血来潮。
  她这个人某些时刻同理心比较强,自己吃得好穿得好,就看不得和她认识的人过得惨——尤其是知道这人出身优渥,本该爸疼妈宠衣食无忧金尊玉贵。
  反正她现在是有点小钱的“许枝月”,两年之后,这些钱也带不回现实世界,不妨现在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月月,九点半了,”陈姨上来敲房门,“要喝杯温牛奶吗?”
  “好啊。”徐枝月赤足踩上柔软的地毯,伸了个懒腰。
  
  ……
  
  考试永远是高中学生的一项重要事情。
  十二月初,期中考试的成绩公布。
  
  徐枝月登上剑明高中查成绩的指定APP,点进高二(2)班,径直拉到最底部。
  这次她在三十人的班级里排倒数第四,在年级排一百三十名。
  
  可以可以,比上次的排名前进了几名。
  看来找岑格非请教题(撩讲话)对学习有点实际作用。
  
  不用说,他这种学霸这次肯定又是年级第一……草?徐枝月揉揉眼睛,成绩表里排第一的是廖华凯?
  没有看错,岑格非位居班级第二,年级第二。
  
  再去翻上一次考试即十月月考的成绩表,一样的排名。
  该APP能查到每个学生入学以来的所有考试成绩。
  
  嘶,不是她搞歧视啊,就很迷惑,这廖华凯从高一入学到九月月考,成绩皆是中下,怎么这两次一跃到最前,超过了岑格非?
  
  一向成绩普通学习态度敷衍的廖华凯压过优秀拔尖的岑格非。
  同样感到迷惑的除了两人的同班同学,还有任课老师。
  
  自然,老师们再迷惑都不会在学生面前表现出来,也不会询问或质疑廖华凯,免得遭偏激的人抨击“这是偏见”“伤到学生自尊”等。
  
  上课经常听不懂的徐枝月悄悄观察了几天,廖华凯上课也不专心嘛,时不时偷摸看看课外小说,或是低头玩玩手机,或是遮掩往嘴里塞小零食。
  奇了怪了,他这样都能考年级第一?
  
  什么鬼,她为岑格非量身设定的助学金要落到廖华凯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