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大内胭脂铺 > 第328章 三五

第328章 三五


      猫儿不由开始颤抖,脑中一团乱麻。
  
      在诸多要关心的线头里慌乱扯出一根,先想的却是衣裳层叠,怕是有些拖进度。
  
      果然被她猜中。
  
      他集中精力同纽扣系带做斗争。
  
      心火旺盛,额上浮上一层汗珠,一口吻了上去,哑声道“揪开可好?反正明日要穿新衣。”
  
      她被他的紧张急躁所感染,脑中更是一团浆糊,忘了要处处和他作对的日常,一瞬间转的善解人意“一件都不要,脏的要命。”
  
      他立刻前倾,牢牢wen住了她。
  
      撕拉几声,凉意瞬间而来。
  
      她不由后退,后背咚的一身贴在了车厢上,忽的有人咦了一声,继而从马车上跳下一个人来。
  
      一切云雾倏地消散。
  
      猫儿倏地侧转身,掩住衣襟,一颗心咚咚狂跳,脑中已恢复一片清明。
  
      萧定晔将她挡在身后,心下是万丈深渊一般的遗憾,语声懒懒同那人道“大哥不去水边?”
  
      那人打了个哈欠,兜头向两人丢来两身衣裳“去试试,老子此生再也不想碰针线。”
  
      猫儿极低声的道“黑灯瞎火的怎么试,明儿再说。”将衣裳团进怀(?)中,腰肢一扭,垂首便进了头车的车厢。
  
      萧定晔深深叹了口气,摸了摸腰间软剑,遏制了想杀人的心,转去坐到了车辕上。
  
      第二日快到午时,车队停下临时歇息时,猫儿方穿着新衣下了车厢。
  
      她扌包着另一套新衣站在车辕边上,垂首吆唇,同驾车的青年道“你去换衣裳。”
  
      连日来不是叫花便是疯婆的姑娘,此时不过是换了一身衣裳,简单梳着一个发髻,立刻让青年移不开眼。
  
      持续了一整夜的遗憾立刻在内心骚动,趁着没有旁人在眼前,萧定晔一把揽着她腰,将她带去身畔,低声道“今晚……”
  
      她摆脱开他的爪子,半分不敢看他,只匆匆退后一步,低头道“我……我是你姑姑……”
  
      他却轻声一笑“你若喜欢这样的……”
  
      他还要说些话挑逗她,外出解手的汉子已纷纷回归,瞧见猫儿一身新衣站在车厢外,不由纷纷惊叹“原来王姑娘真身竟然是这样!”
  
      往常这般对话,后面一定跟着“王姑娘”的的几句蛮横回怼,现下猫儿却如论如何硬气不起来,只向那人一哼,低声道“这样是哪样?”
  
      那汉子哈哈一笑,同旁人道“穿了新衣竟然也温柔许多,果然女子是要装扮的。”
  
      回来的汉子们越来越多,纷纷围绕着猫儿打量。
  
      领队笑道“王姑娘竟是如此花容月貌,难怪性子有些骄纵。”
  
      萧定晔立时从车辕上下来,将焕然一新的猫儿挡在身后,面上神色淡淡“我姑姑到底是云英未嫁的女儿家,各位这般无遮无掩的打量她,到有些不合礼数。”
  
      猫儿经此提醒,终于回想起“王姑娘”的马甲和人设,立刻从他身后探出脑袋,恶狠狠道“再看我,让小外甥砍你们。”
  
      众人只得收回目光,一个两个讪讪道“有些姿色又如何,性子这般乖张,哪里都找不到婆家。”
  
      侍卫路上能动用的布料自然是整匹,两身衣裳的也就成了花色一致的“姑甥装”。
  
      萧定晔看看她的衣裳,再看看自己怀中的新衣,不由向她投去含笑一眼,也进了车厢换好衣裳。
  
      待他再从车厢里出来,四周皆是一静。
  
      领队将他打量几番,继而蹙眉道“我怎么瞧着你,有些像……”
  
      猫儿心下一禀,立时上前,将萧定晔挡在身后。
  
      萧定晔的手已下意识摸上腰间。
  
      在那里,有他的专属兵器,薄如蝉翼的软剑,出鞘必见血。
  
      领队再往前一步,更是啧啧两声。
  
      猫儿后背已涌出一层汗,双眸一眯,语声已冷“领队多认认,莫空口白牙乱说话。”
  
      领队立刻唤来另一人“你瞧瞧王兄弟,可是极像三公子?”
  
      那人忙忙道“像,未装扮时还一般,现下穿戴起来,真真同三公子像两兄弟。”
  
      猫儿立时吁了口气,转头同萧定晔对望一眼,心中各自道了声“好险”。
  
      领队笑道“我家东家和兄弟面相、气度极为相似。且我家东家姓王,兄弟也姓王,真真是有缘。”
  
      萧定晔淡淡道“这世间人有相似,也是极常见之事。”
  
      他心下忽的有了主意,只向猫儿看去一眼,继而扬声道“启程吧?”
  
      猫儿便跟着他坐去了车辕,直到整个车队重新上路,马蹄声、车轮声响起,萧定晔方低声道
  
      “既然我同那王三长相接近,我二人便跟着车队长驱直入广泉府。
  
      广泉府知府本就是王三外家,城门官兵便不会查车队,便是瞧见我,只当是那王三露面,定然不会上前就泼水。待进了城,我们再离去。”
  
      猫儿忙忙道“我呢?我却与旁人长相不同,万一引起怀疑……”
  
      他含笑摇头“你届时同我亲近些,官兵只当你同王三关系匪浅,怎敢多言?”
  
      猫儿便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只能这般了,那时让你占占便宜,好过小命玩完。”
  
      他趁机握住她手,低声道“那么今晚……”
  
      然而并没有什么今晚明晚。
  
      后面一路坦途,然而多了个不能受委屈的“王姑娘”,车队口粮大幅减少,整个车队日夜兼程,再不轻易停留。
  
      直到三日后的午时,众人在高坡上远远瞧见一处高耸的城门,车队方暂停下来。
  
      领队扬声道“到广泉府了!”
  
      ……
  
      城门口熙熙攘攘。
  
      进出城门者,皆等待官府查验通过,才能前行。
  
      广泉府已远离衢州,在配合公务的实施上,便不会那般尽心尽力。
  
      守城官兵虽说也在边上放了一大缸水,但并不会见人就泼上一瓢。
  
      只泼穷人。
  
      谁若是银钱未上供够,一瓢水安排上,还要送上两个字。
  
      穷鬼。
  
      若有人不服,面有愤懑,便要被“宁可错捉、不可放过”的附送三两日牢饭。
  
      一时众人皆心有愤愤,却不敢多言,城门气愤不由肃杀冷然。
  
      车队中间马车车厢里的两个人,透过半开的车厢门感受到外间气氛,情绪也跟着紧张起来。
  
      猫儿重新补了一回妆容,低声问身畔的青年“可成?”
  
      过去三日,虽说沿途并未停车过夜,然而猫儿并未闲着。
  
      每当车队暂停要解手时,萧定晔便陪着她采野花。
  
      浅粉、玫红、正红……各种花瓣来一打,挤出花汁存进棉花里,便是口红和腮红。
  
      车队装着炒麦粒的口袋,连日颠簸,口袋底下已是一层白面。取出白面略略加一点点浅色花汁,临时充当粉底遮瑕,也稍微过的去。
  
      眉黛更是易得。取了树枝烧黑一端,便能揉下黑灰来。
  
      连续三日的“臭美”,车队众人已经习惯了她的装扮,今日她一大早再描眉画目,众人也便见怪不怪。
  
      只画的并不像她平日,更像是……失足妇女。
  
      几日前就已经采取了要高调的策略,功败垂成的一刻,自然要更高调。
  
      作为传说中不是善茬的王三公子,有什么比身畔伴着一位千娇百媚的姑娘更涨面子?
  
      猫儿没有挑战过姐儿妆,手头资源又十分有限,心下十分惴惴。
  
      萧定晔倒十分满意。
  
      他是这般对她表达赞许的“今夜,要不要安排上……”
  
      她心下有些焦虑,不由反复问他“真的成吗?真的让人一看就觉得像姐儿,想同我过夜吗?”
  
      他立刻点头“想,想的很。”
  
      她不由吁口气,仿似在回复他,又像在自我安慰“那就好,极好。”
  
      竟然匪夷所思的感激起他对她的鼓励,回头对他柔媚一笑“你真好。”
  
      他立时在她唇上一吻,目光灼灼“我还可以更好,从言语转化为行动……”
  
      她终于反应过来,一拳就要揍向他。
  
      他哈哈一笑,将她拳头握在掌心,低声道“莫紧张,一切有我。便是真被认出来,我护着你离开。”
  
      她被他的插科打诨一干扰,心中的紧张果然消退不少。
  
      此时外间有进城平民不知因何事同守门官兵起了争执,被官兵们打的呼痛连天。
  
      猫儿心下一陡,又有些打退堂鼓“我们为何一定要进城,就在城外继续往前不好吗?”
  
      他深深望着她道
  
      “你算算,出来这一个月,你受了多少伤?背上、面上、手心、脚底。虽说都恢复了些许,我却不想你带伤继续奔波。
  
      所谓大隐隐于市,旁人以为我俩要么不敢进城、要么藏身于破庙、便宜脚店,这回我偏要带你住一回客栈里的天字号房。”
  
      她叹口气道“你事事都将借口放在我身上,我却不想背这压力。”
  
      他一笑,又续道
  
      “上回在乡间偷舆图,失了机会。广泉府城里虽说不在我二人规划的路途中,然而日后你我所经途中,有一大片山道仍属于广泉府,舆图却对你我有大用。”
  
      此时马车已靠近城门,领队正双手叉腰大声呼和“让开让开,三公子的车队。”
  
      守城门的官兵瞧见,立刻轰开城门处的民众,上前笑道
  
      “三公子的车队,自然要放行。只是,咱们近日收到派下来的活还是要走过场,只怕要诸位兄弟下一回车……”
  
      一句话传进萧定晔耳畔,他转头抚一抚猫儿的发顶,低声道“该你我上场了,莫紧张,小菜一碟。”
  
      猫儿深吸一口气,挤出个姐儿们拉客时的娇媚笑脸,低声道“走吧。”
  
      ------题外话------
  
      今天……没有码多少。明天,怕是要先发一更,白天再补上另外一更。
  
      惭愧惭愧,最近心火太旺,坐立不安,静心码字总是持续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