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恋爱大师缘结神 > 第21章 清姬05

第21章 清姬05

乔乔喝掉了这个僧人半袋水,才终于缓过来一些,她长呼出一口气,正准备询问对方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骗过什么良家少女,却见他又将剩下的半袋水递向了蹲坐在树桩上的黑猫,笑着道:“你呢?也要来一点吗?”
  
  黑猫:“……”
  
  乔乔看了看黑猫,又看了看他,然后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会把剩下半袋水给一只猫的僧侣,应当不是什么坏人。
  
  此时,太阳已然沉入了地平线之下,四周并没有什么住户,也没有行人,在天色全黑之后,只剩下了一轮新月以及点点星光作为照明,对于乔乔这种体力不济且胆大心不细的人来说,最好还是留在原地稍作休息。
  
  僧人去附近的林子里找来了一些干柴,搭好之后又非常熟练地从自己的行囊里掏出了打火石,点燃了干柴,总算在这处四周漆黑的地方生出了一团朦胧却又极为温暖的光亮。
  
  两人一猫围着那团火坐了起来,火焰吞噬者细细的干柴,发出细微的噼啪声响,四周是声声蝉鸣,入了夜之后,夏蝉仿佛也没有了白天的活力,蝉鸣缓缓,并不急促。
  
  从递了水后,僧人并没有再与乔乔有任何对话,似乎并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直到他们都坐下来之后,他从行囊里拿出两个福饼,将其中一个递给了乔乔,才温声道:“姑娘先用这个充饥吧。”
  
  乔乔晃了晃手中的行囊,笑道:“我自己带了。”
  
  他并没有坚持,而是朝着乔乔笑了笑,捏下了福饼的一个角,又递向了黑猫:“你要吃一点吗?”
  
  黑猫:“……”
  
  乔乔:“……”
  他突然觉得,这个僧人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喜欢猫而已。
  
  眼看黑猫的脸色越来越黑,乔乔立马道:“不好意思,我家的猫,是吃鱼的。”
  
  僧人愣了愣,然后笑了笑,道:“我倒是忘了,猫都是喜欢吃鱼的。”说着,他垂了垂眼皮,似乎是有些失落,从福饼撕下来的那个角也被他缓缓地塞到自己的嘴里,连咀嚼的动作也异常地缓慢,好像被什么东西抽去了魂魄一般,让乔乔觉得代替黑猫拒绝投喂的自己仿佛是一个拂了佛祖心意的罪人。
  
  她又咳了几声,说道:“没鱼的时候,也能吃吃其他的东西……”
  
  她说这话的时候,黑猫扭过头来看她,而她也精准地从黑猫的眼神中参出了他想说的话:“比如吃了你。”
  
  于是她闭了嘴,又干笑了几声。
  
  好在这位僧人并没有低落太久,他在咀嚼了半个饼之后,又说道:“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又没什么人烟,晚上回比较危险,姑娘家住在哪边,我送姑娘回去吧。”
  
  乔乔忙不迭地摆手:“不劳大师费心,我要去的地方还很远。”
  
  “姑娘是要去……”
  
  “我要去纪伊国。”乔乔老实说道。
  
  僧人愣了愣,随即也笑道:“那正巧了,在下也是要去纪伊国,代替家师拜访一位旧友。”
  
  乔乔:“那更巧了,我是代替我外祖父去拜访他的老友。”
  
  “那……”
  
  两人一同开口:“那位老友是否家住纪伊国日高郡?”
  
  乔乔瞪大了眼睛,试探着道:“这次是那位老友的一个孙子成婚。”
  
  僧人笑了笑,直接说道:“姑娘要拜访的那位老友可否就是产屋敷家族的家主,时平大人?”
  
  这下,乔乔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命运,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之时,你只是倒在路边,给你递水的那个和尚,都是跟你一路同行的。而当她知道这个和尚出身于比叡山延历寺的时候,她的表情已经非常地平静了。
  
  她甚至问了一句:“小师父没有发现你们寺院里的池塘最近有哪里不太对劲吗?”
  
  而这位僧人听见她的疑问,面色立马凝重起来:“姑娘是发现我们寺院的池塘里不对劲吗?是有妖邪?还是有佛光?”
  
  乔乔:“……”
  感谢苍天,这是位一心向佛,无心锦鲤的小师父。
  
  这位僧人法号为安纪,今年二十四岁,是在延历寺受持具足戒的比丘,此番下山,正是因为师父收到了产屋敷时平的邀请,但是他的师父还有其他要事在身,便派他代替自己,前往纪伊国日高郡观礼。
  
  而正如乔乔所猜测的那样,安纪确实非常喜欢猫。
  
  虽然黑猫并不买他的账,但是他也没有再气恼,他慢吞吞地将福饼吃下,看着蹲坐乔乔旁边的黑猫,笑着说道:“我小时候在寺里,跟师兄偷偷养过一只猫,也是跟姑娘的猫一样,一身的黑毛。人们都道黑猫通灵,黑猫会给人带来好运,那只猫确实也非常聪明伶俐,前来参拜的香客们都非常喜欢它。”
  
  乔乔扭头看向黑猫,却发现黑猫正眯着眼睛看着安纪,若有所思。
  
  乔乔也跟着眯了迷眼睛,看黑猫对安纪这么有兴趣的模样,说不定其中就有什么关系。
  
  安纪说完,便看向了正盘踞于干柴上的火焰,他似乎有些出了神,等到其中一根干烧被火焰烧断,发出噼啪的一声之后,他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乔乔,笑道:“姑娘可要好好对待它。”
  
  乔乔明白他说的是黑猫,心里想,可不是得好好对这位祖宗吗,自己的召唤契约还压在他手上呢。
  
  她在心中咬牙切齿,决定趁黑猫灵力还未恢复完毕的时候,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都要把这个召唤契约给撕毁了。
  
  *
  
  有了僧人安纪同行,从平安京到纪伊国的这段路便顺畅许多。
  
  安纪年少的时候便时常随着师父去其他地区的佛寺拜访讲经,对于远行,可谓是有着自己的一番深刻见解。他不仅带着份量刚好的干粮,还提前规划好了路线,选定了最好走也最直接的路,少走了许多弯路,也节省了体力。
  
  而且,安纪作为在延历寺中修习了十多年的比丘,知识非常渊博,因为常常远行的原因,见识得也比较广博,在同行路上,无论是历史杂谈还是地方趣闻,他都能编成一个个小故事,讲给乔乔听。
  
  对于乔乔来说,这个和尚可比那只黑猫有趣多了。
  
  步行到第四天黄昏之时,他们来到了日高川。
  
  这是一条宽阔的河流,浪涛汹涌,河水深不见底,当地的百姓无法在河上搭桥,只有乘坐当地百姓的渔船才能摆渡到对岸去。
  
  乔乔与安纪来到日高川时,岸边的码头上也只有一艘船了,船老大是个黝黑精瘦的中年人,原本说着天快暗了要歇工回家,但是在乔乔提到他们第二天要赶到日高郡产屋敷家族观礼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拍了拍大腿,说道:“罢了,为了时平大人,还是送你们过河去吧。”
  
  待乔乔上了船,在与船老大的闲谈之中,才得知,这条日高川,是东面礼佛之人前去参拜熊野大社的必经之路,熊野大社供奉着熊野夫须美大神,每月十五都有净佛礼,常有僧侣和信佛之人前去参拜,他们附近的这些百姓,也靠着为这些参拜之人摆渡为生。
  
  “不光是我们在赚这些礼佛人的钱,对岸的真砂还有许多旅馆,一般也都是一些礼佛人去住。”船老大继续道。
  
  而在乔乔与船老大闲聊的时候,安纪则是坐在另一边闭目养神,似乎对这些并不是很感兴趣。
  
  待到船快靠岸的时候,天色也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乔乔从船舱中探出头去,只见日高川两岸零星烛火,照得河面上略显急促的点点波光。
  
  而这时,她听见了一缕钟声,穿透了山林,跃过了浪涛,钻到了她的耳朵里。
  
  “这附近也有佛寺吗?”乔乔看向正在船尾撑着船的船老大。
  
  “有。”船老大歪回过头,看向另一边,道,“就那边,有一个日高寺,有一口大钟,每到这个点就会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