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剑决天下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两界合一 终章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两界合一 终章

鸿钧的实力强大异常,可面对古峰跟嗜血圣人。他也只能落入下风,而这种下风,在这场战斗中是致命的。
  
  战斗中的鸿钧道人不断地怒吼着,他身上的伤口不断地增多,鲜血已经将全身染红。死亡的气息逐渐逼近,他没有出口止战,因为他明白嗜血圣人的目标是什么。杀了他,炼化界源,他就是祈求都不会有丝毫作用。
  
  “轰”又是一次碰撞,鸿钧道人将古峰逼退,借着冲力,他直接就要逃。
  
  “噗”鸿钧道人面对的可不光古峰一人,还有嗜血圣人。见他要逃,嗜血圣人弑神枪脱手而出,目标直取他的后心。鸿钧头也不回,只是身体侧移,他要逃走,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弑神枪直接将他的一条手臂射爆。
  
  “逃”打是打不过了,只能逃,如果能逃回洪荒世界,那他还有生还的可能。
  
  鸿钧打的什么主意,古峰跟嗜血圣人自然心中明白,身影直追而去。一旦这次杀不了鸿钧,那鸿钧必然不会再轻出洪荒世界。那杀他的机会将无限期推迟。
  
  鸿钧是合道者,他的实力强大,可以破碎虚空,空间都束缚不住他。可他再强,也不可能直接从一界进入另一界,而回不了洪荒世界,他逃往哪里都无生路。
  
  “咚”“咚”“咚”混沌钟响彻天地,不断地对着逃亡的鸿钧攻击着。要拖慢他的速度。
  
  距离洪荒世界越来越近,钟声也越来越响,这三人都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鸿钧的生死就要在这一刻定性。
  
  “咚”震天钟声再度响起,奔逃中的鸿钧身影几乎未受影响。不过这也仅仅是几乎。因为在嗜血圣人跟古峰眼中,他还是有了那么一丝的缓慢。
  
  “杀”嗜血圣人一声狂吼,他的弑神枪直接刺出,一道血龙从枪尖脱出,极速向着鸿钧道人扑去。
  
  奔逃中的鸿钧脸色一变,他能感觉到这一击的恐怖,如果不回头抵挡,这一招也许要不了他的命。却绝对能重伤到他。而重伤的他自然速度也会下降许多。
  
  “啊”电闪火石之间,鸿钧还是转身了。他全身法力狂涌,手中的造化玉碟射到道道青光。直接迎面扑来的血龙绞杀。
  
  “你还是回头了”悠悠叹息声中,古峰的身影已经到了鸿钧的近前。诛仙剑轮直接向着鸿钧落下。
  
  “找死”鸿钧怒吼着,造化玉碟攻出,背后乾坤鼎真身已现。青光漫天,跟古峰的诛仙剑轮剧烈碰撞着。
  
  “轰”长枪如龙,嗜血圣人的弑神枪,枪枪不离要害。
  
  大战再起,而这一次,战斗更加剧烈。三人身上的伤势不断增加。不过古峰跟嗜血圣人面带冷笑,而鸿钧道人却是面色阴沉,其中更带着恐惧。
  
  “嗤拉”诛仙剑轮在鸿钧道人的身上划出一个巨大的伤口。从胸口到肋下。鸿钧道人的五脏都暴露出来。
  
  “噗”弑神枪刺入鸿钧的大腿处,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从中传出。吞噬着鸿钧的血液。
  
  “啊”鸿钧疯狂了,他手中的造化玉碟依旧放出青光。密集的射向古峰跟嗜血圣人。
  
  “铛”“铛”“铛”青光逼近古峰,其中一部分被古峰诛仙剑轮劈碎,另一部分撞击在古峰护体的混沌钟上。
  
  “噗”古峰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不过他却是一步不退,不给鸿钧一丝逃离的机会。
  
  “嘭”最终,一声沉闷之声响起。弑神枪直接射中了鸿钧道人的头颅。巨大的冲击力,使的鸿钧的头颅瞬间炸裂。
  
  “嗤”诛仙剑轮劈下,直接将鸿钧道人顿住的身形从中分开。
  
  鸿钧死了,合道者的他终归死了。就在鸿钧死亡之时。洪荒大世界天崩地裂,河山断裂,洪水肆虐,整个世界到处都是天灾。一些逃回洪荒世界的大能也是面色恐惧,惶惶不安。
  
  “这就是界源吗,好强大的能量”看着眼前淡蓝色,人头大小的心形物体,古峰感叹道。
  
  “不错,这就是界源,一界之源力中心。有了他,我就是洪荒之主”嗜血圣人说道。他的面上满是喜色,只要炼化这颗界源,他的实力必然更上一层楼,也将是两界之主。
  
  “那早点炼化吧,我已经很向往虚空旅行了”古峰笑道。突破到了大道圣人,他已经拥有了行走时空的能力。自然要去领略一番更广阔的天地。
  
  “放心吧,用不了多久”嗜血圣人说道。
  
  结果,嗜血圣人的用不了多久,直接就是三十万年。他整整闭关三十万年才炼化了洪荒世界的界源。而这三十万年,洪荒世界跟西方世界已经一统。而这两方世界的统治者就是嗜血宗。嗜血宗又由各大势力组成。而这些势力中。古府,无疑是一个强大的存在。因为古府出了大道圣人古峰。当然,如今的古峰,就是个传说。
  
  三十万年,古峰就是修炼跟守护。守护两大世界,修炼武道。再强大的人也需要一个家。而如今的两界就是古峰的家乡,古府就是古峰的家。
  
  三十万年后,嗜血圣人出关。古峰开始了虚空行者的旅行。大道圣人不止他一个,合道者也不止一两个,虚空行走的道路,同样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路。
  
  漫漫武道路,没有终点,只有不断进步,不变强大,才能见识更广阔的天地。也许,大千世界,合道者,大道圣人,只是个另一方更广阔天地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