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绿茶每天都在翻车 > 34
    晚八点,星加的直播间有一半是亮着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和偶尔的试播,姜禾绿基本已经适应规划,表达方面可能没大主播熟练,好在记性不错,行内最基本的套话背下来就行。
  
      她今晚的合作厂商是国产某牌子的护肤品,水乳系列销量始终遥遥领先,但最近因为请来的品牌代言人产生黑料,人气减半,在合适的代言人出现之前,厂商打算先在主播圈预热一波。
  
      于诗怕姜禾绿紧张,主动去做她的搭档助理,没想到人家不仅不紧张,还兴致勃勃地刷起微博。
  
      “不用看了,在新人主播里,你的人气很旺。”于诗耸了耸肩,把一个平板放于桌上,“搜索榜的人气差点压了陈冰。”
  
      “我知道。”姜禾绿放下手机,神情有些严肃,“但这不是好事。”
  
      “怎么不好了?”
  
      “你自己看吧。”
  
      呈现在于诗眼前的,是一些营销号带节奏的内容。
  
      【我肯定不是最后一个知道沈二少的小女友去做带货主播的。】
  
      附的图片是很久之前被爆出来他们在一起的照片。
  
      拍的侧影,但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姜禾绿确确实实在上沈西成的车。
  
      沈二少不是娱乐圈的人,先前交往的替身小女友各个却是娱乐圈热度最高的人气女明星,他也喜欢在社交平台晒自己的车和表,因此本身自带热度。
  
      姜禾绿开播之前便沾了他的光,人气蹭蹭蹭地往上爬。
  
      营销号底下评论道:【圈内人表示他们已经分手,至于原因,你们猜猜。】
  
      【不是吧还有人不知道沈公子的初恋回来?世界顶级设计师、学霸于美貌共存的名媛小姐陈清韵了解一下,可不是这种不入流的小主播能比的。】
  
      【麻烦那什么绿别蹭我清韵姐热度,谢谢。】
  
      【我笑了,小x书上野鸡千金人设艹出优越感了,麻烦粉丝先解释下她毕设抄袭同学的事。】
  
      【管你什么白月光,破坏别人感情的就是/绿茶。】
  
      本来营销号的主题是姜禾绿,但下面的评论不知不觉吵起来,还把他们的事情肆意宣扬一番。
  
      姜禾绿由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小主播】变成【因为白月光归来而痛失所爱的灰姑娘】。
  
      且不说她本身家境不错,单提这个“痛失所爱”不知是谁先提出来的。
  
      评论区编故事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强,热度越来越高,已经给营销号带来五千评论。
  
      高赞评论也变成了:【我理解阿绿妹妹的遭遇,我男朋友就因为他前女友一句我想你,彻底不要我了/大哭。】
  
      每天晚上,总是有这么一段网抑云时刻,因此这条评论点赞最高。
  
      但是点进去之后,发现这个高赞博主是个抠脚大汉。
  
      姜禾绿莫名成了虐文主角。
  
      有了前面的预热,她准时开播后,直播间便涌入千人,又逐渐以几十的速度累加。
  
      旁边的于诗用嘴型问:你能行吗。
  
      姜禾绿点头。
  
      打光灯下,她化着精美的妆容,因为运营给她的人设塑造是甜美可人型,造型师便让她穿了棉布小裙,披落至肩的头发末尾稍稍蜷起,衬得五官娇小精致。
  
      “进来的宝宝们点个关注,我们先抽一波奖。”
  
      姜禾绿语速平缓自然,将直播间的气氛慢慢地带起来。
  
      抽奖是为了测试真实的流动人群,奖品不大,但因为是免费得的,能动手的人基本都会参与。同时,她还会告诉大家,分享直播间到微信群或者朋友圈的话,可以享有双倍的奖项。
  
      基本运营都是别人教给她的,不需要操心太多,按照步骤走就行。
  
      销售的产品也是拿的最低价,还有各种小样和赠品。
  
      这样的起步待遇,即使是大主播都羡慕不已。
  
      门口,有其他主播来看热闹。
  
      在得知姜禾绿合作的厂商也是她们心心念念却没机会的那家,个个心里都有所不满,然而没人表达出来,只有陈冰敢说出真相。
  
      “说话那么慢,我就不信她今晚的销售额能有多高。”
  
      “不知道她的后台是谁,砸她营销的那些钱,还不如直接包养她。”
  
      “咱也不用羡慕她,有些人就是一时兴起而已,做不长久的。”
  
      她们窸窸窣窣抱怨的时候,刚好被出门的于诗听见。
  
      “哟。”于诗凉凉瞥了眼,“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呢。”
  
      “我们说的只是事实。”有人翻白眼,“你朋友走后台这事,公司人尽皆知,她敢走,还不让人说了吗。”
  
      “我可没说不让你说。”于诗慢悠悠拨了拨头发,“我只是想提醒你们,说话小声点,要是被她后台听见了,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人面面相觑。
  
      嚼舌根的事谁都会,但没人敢在高管经理面前嚼,一开始大家以为姜禾绿的后台是那个曲经理,然而以小曲的权利,压根不足以动资金给她做营销。
  
      她上面有人是板上钉钉的事,至于是谁,没人知道,猜来猜去,大家都认为必然是个糟老头子。
  
      大家和于诗在这里拌嘴,不远处对着镜子补口红的陈冰只是听着,一句话没有,脑子里却生出不太好的念头。
  
      十一点,姜禾绿直播间的人气达到预期,销售额突破保底,一切都在运营的估算内。
  
      临近结束的时候,直播间突然来了一群带节奏的人。
  
      【请问主播真的和沈二少在一起过吗?】
  
      【听说你们已经分手了,能说说原因吗,是谁提的分手。】
  
      【为什么不选择嫁入豪门而在这里做一个主播呢?】
  
      本来直播间里大部分都是认真购物的小姑娘,涌进来的这群人显得莫名其妙。
  
      面临这种情况,姜禾绿第一时间的反应是离开摄像头。
  
      而后发觉不妥,她是核心,要是一句话不说就走的话,只会让水军更加得意。
  
      但是坐在这里,她并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
  
      要不要否认和沈西成的事情。
  
      或者,装作没看见。
  
      看着女孩们的弹幕都被这群人刷下去了,她不由得拧眉,突然想到时怀见说的话。
  
      她应变能力不行。
  
      他说的不错。
  
      她确实……不行。
  
      不知怎么,她突然有一种想让他打脸的想法。
  
      把直播尾声收完后,姜禾绿正面对着镜头,双眸晶亮又透着无辜,“我这边好卡,看不到弹幕在说什么,沈二少是谁?他很有钱吗?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嫁入豪门的机会。”
  
      顿了顿,她歪头去看工作人员,说要帮忙调一下设备,以此为由拖延时间,再想想其他办法。
  
      “不用这么麻烦。”工作人员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帮她把摄像头和麦关掉,“我们把那些号都封了。”
  
      “这么快?”
  
      “上头下来的命令,当然得快。”
  
      “上头?谁?”
  
      “时总。”
  
      姜禾绿愣了下。
  
      他怎么知道她最后的关头出现危机。
  
      不会一直在看她直播吧。
  
      那她可就……丢脸死了。
  
      有些不确定,她给他发了条信息:【谢谢您。】
  
      五分钟后,那端才回:【谢什么。】
  
      【谢谢您帮我解围。】
  
      【我没看直播。】
  
      【……我没说您看,我是说谢谢您帮我解围。】
  
      那端沉默了,没回。
  
      看着那几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字眼,姜禾绿感觉有些好笑。
  
      …………
  
      往后一段时间,姜禾绿都在和莫名其妙的水军斗智斗勇。
  
      不知是谁带的节奏,不论是粉丝还是吃瓜路人,都认为她爱沈西成爱得深沉,被迫分手后苦于生机才去做的带货主播,甚至还有人扒出她父亲住院的信息,导致大家纷纷同情,即使不去主播间买东西,也会过去捧捧场子。
  
      当然,有人捧场子,也有人带节奏。
  
      好在有管理员控评,没让直播间太过于混乱,而公司也发布一条声明。
  
      【不信谣、不传谣。】
  
      简单六个字,充分表明了态度,星加的官方微博声明发布出去后,集团总部也转发了。
  
      集团微博粉丝不多,却都是活粉,看着莫名其妙的转发,还不知道发生了怎么一回事,逐步了解后,才知是集团子公司的某个新人主播被水军带节奏……
  
      一件小得如同芝麻一样的小事,居然还让每个月只发布财经数据新闻的官博转发内容。
  
      不知是不是大背景出动,逐渐地,带节奏的人少了。
  
      姜禾绿逐渐归于安宁。
  
      等人气稳定后,她再和运营谈谈姜氏的事,自己给自家产品带货,既省事又能最大利益化。
  
      气温逐渐转凉,偶尔难得的太阳天,姜禾绿打开直播房间窗户,想给屋子透透气,却发现楼下路道有一辆劳斯莱斯缓缓驶来。
  
      迈巴赫前面走着一个拄拐的老人,走路很慢,看到车来之后,可能有些急,加快脚步后反而一个不小心跌倒了。
  
      不一会儿,车主下来。
  
      即使隔着颇远的距离,姜禾绿依然从背影辨认出那人是时怀见。
  
      他一身剪裁笔挺工整的西装,双腿修长,步伐很快,即使是一个甩车门的动作,不经意间也让人觉得贵公子气度十足,当然,这和他开的车有很大关系。
  
      时怀见走到跌倒的老人面前,微微俯身,将其扶起。
  
      周围有不少看客。
  
      大部分人都以为老头子是故意碰瓷豪车的。
  
      但扶起来之后,发现老头子只是摔倒,并没有碰瓷的意思。
  
      之前网络上流传过一个段子,谁能证明自己有钱,其中最优秀的回答便是:我敢扶老人。
  
      段子本带有讽刺的意思,但姜禾绿看到这一幕,发现这居然是真的。
  
      不对。
  
      她现在为什么要去想这件事。
  
      她的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时怀见怎么突然来星加了。
  
      不会是来找她的吧。
  
      姜禾绿转身,忙去找墨镜和口罩,打算早早溜走。
  
      这时,门开了。
  
      背着门的姜禾绿后背僵硬,心头一凉,不敢相信他的速度会这么快。
  
      “绿绿我有个劲爆的消息要告诉你!”
  
      于诗的声音。
  
      姜禾绿松了口气,还好,她还有时间整理。
  
      她心不在焉瞥了眼,“什么事这么急?”
  
      “你知道之前雇佣水军黑你的人是谁吗?”
  
      “谁?”
  
      “沈二狗。”
  
      “?”
  
      “我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一边和陈清韵纠缠不清,一边制造你很爱他的虚假传闻。”
  
      姜禾绿也没见过。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段时间困扰她的事情解开了。
  
      怪不得总有人cue她和沈西成。
  
      原来是他本人在背后搞鬼。
  
      “你怎么知道是他的?”姜禾绿问。
  
      “刚刚运营部说的。”于诗满脸嫌弃,“水军群都被挖出来了,每条评论一块,顶上热门的话一个赞一毛。”
  
      “这么不要脸?”
  
      “更不要脸的是,星加质问的时候,他那边给出的回答是,想帮你涨人气,虽然手段特殊了一点,但效果还是不错的。”
  
      效果好不好姜禾绿不知道,但沈西成必然不单单为她着想的。
  
      之前他一直禁止公开,但某天又突然允许记者偷拍发布他们在一起的新闻,这说明,他从来不在意她的感受。
  
      这次的炒作,她知道他花了不少钱,却不完全为她。
  
      “好在咱们背景强一点,几个闹得最凶的营销号都被警告了。”于诗兴致勃勃地说,“不然再放任沈二狗这样下去,明天你们结婚的消息都遍布全网了。”
  
      姜禾绿真佩服沈西成,真是个时间管理大师,每天忙于和老美的公事,还要应付陈清韵,最后又不忘拉上她一块儿凑热闹。
  
      “对了,你收拾这些是要出门吗?”于诗好奇地问,“这么怕晒黑?”
  
      “嗯。”姜禾绿把墨镜往鼻梁上一架,“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
  
      “什么急事啊?”于诗仍然好奇,“前后门都被拦着了。”
  
      “啊?”
  
      “时太子爷要来视察,小曲怕有人早退,就提前让人看守了。”
  
      “……”
  
      到底是小曲的主意还是时怀见的主意。
  
      姜禾绿摘下口罩,算是没辙了。
  
      仔细想想,两人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只不过偶尔亲密了一下。
  
      她没必要躲着他。
  
      于诗没看出姜禾绿要躲人的异常,看时间离晚饭还远得很,摸摸肚子,“有点饿,你想不想吃外卖。”
  
      “可以。”
  
      于诗安稳坐下来,打开手机里的外卖软件,心不在焉地翻着。
  
      街边的小吃食味道都很不错。
  
      “那就三份辣炒花甲吧。”于诗兴致勃勃地说。
  
      旁边的姜禾绿一边收墨镜,一边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两个人怎么吃三份?”
  
      “哦,把你给忘了。”于诗愣了下,低头重新编辑数目,“是六份……”
  
      “……”
  
      “你和我都要减肥,不能多吃,但是还差十五块钱可以满减,那再来两杯奶茶助消化吧……”
  
      姜禾绿耸肩,拿起手机,“我去趟洗手间,外卖到了叫我哦。”
  
      出门后,她左看看右看看。
  
      没听见时怀见的动静。
  
      这说明,他来这里可能不是找她的。
  
      产生庆幸的同时,姜禾绿心里又有些不自在。
  
      去过洗手间,姜禾绿收到于诗打来的电话:“绿绿,你去楼下帮忙拿下外卖,外卖员不给进来。”
  
      “现在?”
  
      “对。”
  
      看在美食的诱惑下,姜禾绿只好过去,为避免意外,还是戴上口罩。
  
      不出意外,她果然在楼下看见时怀见。
  
      显然,他也看见了她。
  
      但是,他没有理她。
  
      姜禾绿心里不由得畅快起来,好家伙,真的不是来找她的。
  
      她当即就摘下口罩,美滋滋地去取外卖了。
  
      拎着外卖回来的时候,又看见前厅站着一群人。
  
      有小曲陈冰她们。
  
      以及,时怀见。
  
      他们声音过大,姜禾绿想不听都难。
  
      好像是因为把领导照片放群里这事。
  
      其实放照片没什么,但是一直暗示大家她和大boss在办公室里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这不是找死吗。
  
      “我真的不是有意把照片放到群里的……对不起,时总。”陈冰带有委屈的腔调响起。
  
      时怀见嗓音低沉且严肃:“照片是你偷拍的?”
  
      “不,不知道。”下意识地,陈冰想否认,又突然想到什么,“不是,我也不知道照片是哪来的。”
  
      “那你哪来的照片?”小曲插嘴问道。
  
      偷拍领导照片并且造谣这事,基本可以定义为严重事件,看时总这样子,估计是不打算轻易放过陈冰,就算不开除,也会扣掉相应的奖金。
  
      “是别人发给我的。”陈冰急中生智,只能这样撒谎道,“再说了,那天在办公室,不是还有别人吗。”
  
      这么一提,她突然找到可以污蔑的对象,一抬头,看见替罪羊就在不远处,手里还提着公司禁止带进来的外卖,陈冰更猖狂了。
  
      “是姜禾绿偷拍您的照片。”
  
      这句话一落,姜禾绿满脸问号。
  
      艹了。
  
      时怀见明明不是来找她的,这么一折腾,他也要找她算账了。
  
      “和我有个鸡毛关系。”她脱口而出,差点把手里的外卖砸陈冰身上。
  
      “时总。”陈冰非常淡定,继续信口雌黄,“姜禾绿那天也在办公室,并且我早就听说她一直暗恋您,经常和朋友讨论您,这样的员工,偷拍您的照片不是很正常吗。”
  
      姜禾绿感觉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本来面色沉着的时怀见,几乎是秉着冷漠的态度处理这件事的,见风向一转,原本的神色荡然无存,俊颜恢复平静,朝姜禾绿投来深邃的目光。
  
      “不是我……我没那么无聊。”姜禾绿直接否认。
  
      他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只扔下一句:“待会来办公室一趟。”
  
      “……”
  
      接收到大家同情而怜悯的注目,姜禾绿懵的不行。
  
      陈冰也有点懵,“不应该直接开除吗……”
  
      为什么又是去办公室。
  
      早知道能和大boss单独呆办公室,她直接把罪名给认了啊。
  
      陈冰想开口承认,见那两人已经离开,只好咽下去。
  
      “犯了错就能和时总单独待在一起吗?”有人好奇地问,“这也太好了吧,我下次也犯错。”
  
      她们这么说,陈冰更后悔了。
  
      办公室里。
  
      姜禾绿只能把外卖交给同事带给于诗,她自己像个待宰的羔羊似的,立于黑色班桌前,双手并拢挂在前面,眉间时不时蹙着。
  
      陈冰这女的是真的烦。
  
      在心里吐槽后,姜禾绿发现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没有开口的意思。
  
      他好像不太开心,故意晾着她。
  
      姜禾绿没辙,陪他沉静时间流逝里。
  
      五分钟,她由原本的乖巧站立,变成了随意走走。
  
      十分钟,她走的过程中,数了两边盆栽叶子。
  
      二十分钟,她知道这里有多少本书。
  
      就在她确定自己数完这里能数的东西要不要去数男人的头发时,身后传来轻飘飘的男声:“你没话对我说?”
  
      这就不合理了。
  
      不是您有话对我说才叫我来的吗。
  
      算了,既然他都这么问。
  
      姜禾绿老实道:“我没有偷拍您的照片。”
  
      “我知道。”
  
      “那您为什么还叫我过来。”
  
      “不知道。”
  
      “……”
  
      时怀见立于她眼前,没让气氛继续冷沉下去,陈述道:“上次在你家分别后,我是不是说给你考虑一阵子,再谈谈我们的事情?”
  
      姜禾绿点头,“但我后来又给您发了短信,我不想和您……”
  
      话还没说完,被他干脆利落地打断:“没收到。”
  
      “…………”
  
      没收到吗,她明明记得自己发出去了。
  
      就算没收到,她还回去的祖母绿和那张欠条,已经充分说明态度了。
  
      她不想欠他,也不想发展进一步的关系。
  
      时怀见看她若有沉思的样子,略微烦躁,沉声命令:“你过来——”
  
      大老板的话,姜禾绿只能遵命,走过去后,打算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躲避的意思很明显。
  
      他却拉住她的腕,直接将人往前面带,两人只保留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
  
      低头,能看见她细密黑幽的睫毛,微微眨着,掩盖住眼底的情绪。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的话说得很清楚。”时怀见有条不紊地继续陈述,“而且你的回应也很明确。”
  
      “我、我什么回应?”
  
      “你不是叫得挺舒服?”
  
      “…………”
  
      闻言,姜禾绿第一个反应是往后退。
  
      手腕却被他捏得紧紧的,男人低沉强制的嗓音响起:“别走,我在和你谈正事。”
  
      顿了顿,他又道:“要是不舒服的话,你会叫停的,不是吗?”
  
      旧事重提,姜禾绿实在难堪,初次的经历给她留下很大的影响,开始的几天,竭力不让自己去想,好不容易适应了,他又重新提起。
  
      那天晚上,他只用了手,把她送到云层巅峰,宛若极乐。
  
      “我……”姜禾绿的头快埋到地下,“我不知道。”
  
      “你不是不知道。”他毫不留情地戳穿,“你自己爽过了,就把我丢了。”
  
      “……没有。”
  
      “那条短信不就是想和我撇清关系?”
  
      她一愣,似乎想到什么,“您不是说没收到吗?”
  
      “现在收到了。”
  
      “……”
  
      “回答我,那条短信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爽完就跑?”
  
      “不是……”
  
      “头低着干什么,这里是办公室,我就算有套,也不会对你做什么。”
  
      明明是否认句,她却听出威胁,如果她再不给出回应的话,他不介意用强硬的。
  
      姜禾绿只能抬眸,缓了很久,才说道:“您把我的腕捏红了,能放开吗?我不会走的。”
  
      这里是公司,她走不到哪里去的。
  
      时怀见松开她的腕。
  
      他没用什么力,是她皮肤娇嫩,碰一下就红。
  
      就像那天晚上,即使是轻吻,也在身上留下不少的印迹,白皙的皮肤上,有很多红红的一小片,一看就是被疼爱过的痕迹。
  
      姜禾绿硬着头皮说:“您也别凶我,慢慢说……我没有不负责任的意思。”
  
      “我凶你?”
  
      她点头,理直气壮地陈述:“鲁迅说过,经常凶女人的男人,十有七八是条单身狗,为人小气,斤斤计较,没准可能会单身到四十岁。”
  
      时怀见知道自己刚才的语气操之过急,但谈不上凶,被她以此为由反将一手后,不由得好笑:“我怎么不知道这是鲁迅的话?”
  
      姜禾绿没吭声。
  
      他自下到上无一不把她扫落一遍,深眉拧起,语气稍沉:“你到底听谁说的?”
  
      许久,她声音弱小如蚊,慢吞吞承认:“我自己刚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