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一双幽色出凡尘 > 第三十章 召唤丹瑜

第三十章 召唤丹瑜


  “真要如此?”
  “嗯......”顾凡星狠狠的攥紧了拳头点头道。
  杜芝清轻轻叹了一口气拿起药箱取出了金针,挽了挽袖子干净利落的扎在了墨流尘的三阳五会穴上,金针刚刚落下,顾凡星便上前查看墨流尘是否有了动静,但仿佛此针并无功效,墨流尘仍然沉睡不醒。
  顾凡星看向杜芝清,杜芝清抹了抹发际的汗滴拿起更长的一根金针打算从墨流尘头顶扎下去,正在此时忽然听见门口像是有人摔倒,几人皆侧过脸向门口看去,只见阿蛋趴在地上呲牙咧嘴,顾凡星疑惑道:“阿蛋,你来做什么?”
  阿蛋似乎是忘记了疼,立刻爬起身疾步跑到了墨流尘卧榻边上,看到墨流尘沉睡不醒便摇了摇墨流尘的手臂。
  顾凡星见此更是心中难受拉着阿蛋摸了摸他的头:“阿蛋不要难过,神仙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
  阿蛋盯着顾凡星:“姐姐,你一定要救他,他是阿蛋的恩人。”
  “恩人?”
  顾凡星和杜芝清见阿蛋忽然说话如常人一般,不免有些惊讶,尤其是杜芝清,他之前就怀疑阿蛋不是真傻,作为大夫,他早已瞧出些许猫腻,只是没有证据,也没什么必要揭穿他,况且自己也想看看这少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
  “阿蛋有一次走丢了,神仙哥哥帮阿蛋找到了家,哥哥是好人,姐姐,求你救哥哥!”
  听见阿蛋说的悲切,顾凡星更是焦灼不已,她像是做好了决定一般:“杜芝清,快些施针吧!”
  杜芝清转了转手里纤长的金针道:“我换的这根如果扎下去不生便死......”
  顾凡星感觉到墨流尘气息越来越弱便毫不犹豫道:“总比等死强!来吧!”
  杜芝清也没有再考虑下去,说着便手起针落,稳稳的扎在了穴位上。
  忽然墨流尘手指动了动,轻轻的从口中吐出一口气,顾凡星瞪大眼睛一把握住墨流尘的手臂,众人皆围了过来,杜芝清喊道:“晓豆,药!快把药端过来!”
  白晓豆立刻撒开腿跑了出去,不肖片刻便稳稳的端着一碗药小跑了进来,杜芝清拔下金针,扶起墨流尘再次为他灌药,此时墨流尘喉头轻轻动了几下悉数把药吞下,顾凡星惊喜不已,顿时笑容攀上脸庞。
  她坐在墨流尘身边握住墨流尘的手轻轻唤道:“墨流尘,墨流尘你醒醒!”
  墨流尘像是听到了她的呼唤,又抽动了手指,睫毛也微微颤动着。
  顾凡星高兴的抬头看着杜芝清问道:“他可是醒了?”
  “是醒了,但是......”
  “但是什么?”顾凡星慢慢僵了脸。
  “我方才与你讲过,现在醒来只是暂时的,之后我就......”
  “我知道......暂时的,但他的家人是救他唯一的办法!墨流尘,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
  顾凡星显然是又慌了神,大力的摇晃着墨流尘,邹瑶也上前一步大声道:“墨公子,醒醒啊墨公子!”
  此时墨流尘像是做了一个梦,他慢慢睁开了双眼,当顾凡星映入眼帘时他静静的凝视着她。
  看到这清澈双眸的一瞬间,顾凡星顿时红了眼,这个翩翩公子有着如此清澈灵动的眼睛,却不识眼前这个只会利用他的痞女,成日被她欺负却从未责备与她,总是安安静静的呆在她的身边......
  他的心定是如他的眸子一般干净......
  “凡星,眼睛怎么红了?谁欺负你了?”墨流尘说话疲乏,但却努力的张着嘴询问顾凡星。
  “你!是你欺负了我,你差点把我吓死!”
  墨流尘看了看周围缓缓露出一抹笑容:“我死不了!”
  杜芝清有些着急道:“还不快问,如果墨公子再睡下去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顾凡星当即反应过来便道:“丹瑜可有法子救你?”
  墨流尘似是还未彻底清醒,有些迷惑:“为何救我?”
  “再不救你,你就死了!”杜芝清大声道。
  墨流尘这才像是明白了自己身旁为何围着这数人,他摆摆手:“我不碍事。”
  “什么不碍事,你自己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吗?你怎么比阿蛋还要傻,你不知道人会死吗?”
  “......”墨流尘仿佛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死有些无所适从的看着发怒的顾凡星。
  阿蛋顺着卧榻边蹭了过来,揪住墨流尘的衣角小声道:“神仙哥哥,阿蛋好害怕,你快告诉姐姐丹瑜哥哥在哪里,让丹瑜哥哥想办法救救你!”
  墨流尘这才抬头问杜芝情:“可是你说的我会死?”
  杜芝清闻言像是见到黄牛爬树一般不可思议的盯着墨流尘:“你......你又不是神仙,你怎能不死?”
  墨流尘没想到这肉体凡胎竟然一点都没被玉佩润泽,而现在他仿佛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摸了摸自己的身体,随即道:“丹瑜有办法救我,但是丹瑜所居之地路途遥远......”
  “在哪里,我现在就去寻他!”顾凡星早就在等这句话,听到墨流尘亲口告诉自己有办法救他,顾凡星又如何顾得上路途遥远。
  墨流尘见众人都在便道:“丹瑜在何处,我只能说与顾凡星一人听!”
  邹瑶皱了皱眉:“这是为何,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你家里人为何都这般奇怪?”
  顾凡星听到邹瑶的这句话,仔细想来这墨流尘确实有些奇怪不似常人,说不准真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公开述说,顾凡星转头对众人道:“麻烦大家先出去一下,墨流尘既然这样说了,我们看在他生病的份上且先听他的,毕竟他的时间不多。”
  邹瑶有些不甘心,杜芝清起身拿扇子起身拍了拍邹瑶的肩示意她先出来,邹瑶也不好再说什么,便跟着他何一行人走出了墨流尘的屋门。
  见众人皆行至门外,墨流尘这才微微起身看向顾凡星,凡星等待着他回答,却见他久久不语,只是盯着自己。
  顾凡星有些红了脸道:“你看我做什么?还不告诉我丹瑜现在在何处!”
  墨流尘低头看了看顾凡星的手,她的手此时还在紧紧的握着自己,墨流尘虽然疲乏不已,但是此时却觉得有些不舍和好笑,不舍是不希望顾凡星松开自己,而好笑是因为凡星完全忘记了正抓着自己的手。
  墨流尘摇摇头:“凡星姑娘抓着我,我该如何告诉你?”
  顾凡星这才意识到自己抓着墨流尘许久忘记松开,急忙收了手,脖子一直红到了耳根,墨流尘抿了抿嘴抬起手从胸襟处拿出一截丹树枝交给顾凡星道:“此乃丹树,只要烧了这树枝,丹瑜即刻便会前来。”
  顾凡星挑着眉像是看见了黑白无常般,她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墨流尘的额头:“墨流尘,你是不是还未清醒?”
  墨流尘无奈:“为何我说什么你都不信?”
  “信你?你都快死了竟然还拿个破树枝告诉我能唤来丹瑜?你莫不是睡傻了!”
  “凡星,听我的,烧了这树枝,丹瑜便会前来。”
  墨流尘忽然感觉自己气息更是不足,这顾凡星是否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失心疯......
  顾凡星拿过树枝,紧紧的攥在手里叹了口气道:“墨流尘,你平日戏耍与我,我不和你计较,可眼下你重病难愈,危在旦夕,你不知道大家都在为你着急吗?如果你再也醒不过来,可就是我顾凡星间接要了你的命,你觉得我后半辈子还能安心的过吗?你不如现在就告诉我丹瑜究竟在何处,我也早些去寻他来,你们都是一家人,你也说了他有办法救你。现下玉佩我还未找到,你如果再耽搁下去命就真没了!”
  顾凡星说的真切,甚至有些痛心疾首,但是眼前墨流尘却像是不能理解她一般道:“我自是知晓你现在的想法,你把这树枝烧了,他自会出现!”
  顾凡星惊讶的站起身,她觉得墨流尘完全不可理喻。
  “小姐!”她对着门口大喊,墨流尘不知道她意欲何为只觉得现下这氛围有些难堪。
  邹瑶闻声急忙进了屋,顾凡星迎了上去小声道:“墨公子此时像是不太清醒,你想想办法!”
  “怎么?”“
  喏,他给了我一截干树枝,要我烧了树枝召唤丹瑜......”
  “什么?召唤......”
  邹瑶也像是有些懵,接过这节树枝看了看顾凡星又仔细瞧了瞧树枝道:“这墨公子是傻了吗?”......
  “你说怎么办?我又不是巫女,我哪那么大本事拿个树枝就把人唤来”顾凡星小声道:“小姐,要不,你试试?”
  “我怎么试,我在府里连你都唤不到身边,怎么能唤......”
  “谁叫你试这个了,我是说,你试试问他丹瑜到底在何处?”
  “哦......哦!”邹瑶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拿着树枝踱着小步走到墨流尘身边,见墨流尘正半躺在卧榻上看着自己,邹瑶干笑两声:“呵呵......呵呵呵......那个,墨公子啊,你能否告诉我丹瑜公子在何处啊?他是你的家人定是知道你所患何疾,也能助杜大夫为你诊病啊!”
  墨流尘闭上双眼缓缓道:“我已经告诉凡星姑娘了!”
  “呃......墨公子,我和凡星都是常人,也未曾习得什么召唤神术,你就别为难凡星了,现在告诉我们,时间还来得及,你看看你都病成这样了......”
  “我从未欺骗于她!”墨流尘疲乏不堪,慢慢回答道。
  顾凡星听到此处忽然想到些什么,是啊......墨流尘虽然所说离谱,但却没有任何证据证实他所说皆为虚假,既然一块玉佩能养人,那么树枝召唤人也不是不可能,说不定这墨流尘家中真是些习得术数之人也未可知。
  想到此处,顾凡星便又返回到墨流尘身边道:“好,我就信你一次!如何烧?”
  墨流尘有些体力不支努力的抬眼道:“扔进火里便可!”
  顾凡星转了一圈见墨流尘卧榻附近燃着一个燎炉,显然是杜芝清为了给浑身冰凉的墨流尘取暖用的,凡星二话不说就把树枝扔进了这炉中。
  炉中顿时呈现出金色的火光,火光在炉中艳色耀目,把整个燎炉映照得奇光异彩,周围更是出现了腾腾水汽,不肖片刻便蔓延至整个屋内。
  邹瑶在墨流尘卧榻边看直了眼,就连顾凡星这个自诩见过七分世面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这墨流尘果真是有些术数,不可小觑。
  “哎呀!”忽然门外一声大叫便没了声气。
  邹瑶急忙前去查看,只见丹瑜骑坐在杜芝清身上表情尴尬,杜芝清似乎是被丹瑜硬生生砸倒在地,昏了过去。
  而阿蛋则张着嘴见证着这眼前一幕......
  邹瑶瞠目结舌,结结巴巴道:“凡......凡星,丹瑜公子来了!”
  凡星正游离在这满屋的水气当中找不到方向,听到邹瑶声音方向便寻了出去,看到丹瑜正拂着杜芝清的鼻息,看了看天上,又四处瞧了瞧地面,也是惊到舌头打结:“丹......丹瑜公子......你怎么来了?”
  “我......我......我先去看看墨流尘!”丹瑜不知如何回答便避开了顾凡星的追问扭身进了屋内。
  墨流尘咬了咬牙低声喃喃:“你出现的方式何时能修炼的低调一些......”
  丹瑜不悦道:“你就不能在无人时唤我来!”
  ......顾凡星站在屋门外看着晕厥的杜芝清第一次觉得他其实也蛮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