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重生后我有了金手指 > 第14章
“皇伯父怎么会这么问?”
  
  “少给朕装,”成元帝拿起御案上的麒麟镇纸往叶淮身上砸去,笑骂道,“你是朕养大的,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就会往朕的龙袍上尿尿,朕还不知道你?”
  
  先是章太医说身体大好,没几天又诊出有了好转,现在还拒绝太医的把脉,这里面要是没点什么猫腻他才不信。
  
  更让成元帝加深这个猜测的是了因大师的话,他说他算不出叶淮的命了,离开前更是意味不明的说了句,“恭喜陛下,安郡王不死或许社稷可安。”
  
  他不是没让了因算过大秦国的国运,然而每次了因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是了因唯一一次在他面前隐晦的提到国运。
  
  什么叫或许未来社稷可安,反过来看就是如果叶淮死了,那么未来社稷就不安。
  
  成元帝自认是一个好皇帝,自登基以来废寝忘食励精图治,让天下百姓幼有所养老有所依,称得上一句社稷安定。
  
  周遭小国不足为惧,唯一可能造成社稷不安的就只有内乱,因为争夺皇位而产生的内乱。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皇伯父,”叶淮抬手接住镇纸,拿在手里把玩,嬉笑,“我还想给您和皇祖母一个惊喜呢。”
  
  “这么说你身体真的能痊愈?”成元帝太惊讶,忍不住的站了起来,走到叶淮旁边。
  
  叶淮漫不经心,“大概应该吧。”
  
  成元帝皱眉,“什么意思?”
  
  将镇纸放在桌上,叶淮坐直道,“我这番离京遇上了一个老和尚,给我算了一命,说我命不该绝,于是坐化之前给了我一颗药丸子。”
  
  “一颗药丸子?”成元帝怀疑,“一颗就行?你不会被骗了吧。”
  
  “他说这药不会立即起效,要过一段时间才有慢慢好转的迹象,整个过程可能要好几年。”叶淮耸了下肩,无所谓的道,“我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就吃了。”
  
  “死马当做活马医,”成元帝被气笑了,一个爆栗子敲在叶淮头上,“你是马吗?”
  
  “你是马老子是什么?”成元帝被气得忘记说朕,更忘记了他根本不是叶淮的亲生父亲,“老马吗?”
  
  叶淮揉了揉鼻子,“听说生气对身体不好。”
  
  “你少气朕一点朕就能多活十年。”成元帝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平复一下心情,斜着叶淮道,“就看你孝不孝顺了。”
  
  “就算少活十年不还有九千九百九十年么,”见下一个爆栗子袭来之前,叶淮迅速话锋一转,“吃后我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后来身体真的慢慢有了好转。”
  
  成元帝冷哼,每次被叶淮气的时候他里会想,也许没儿子也没啥大不了的,要是儿子都像叶淮这样,他气都气死了。
  
  “章太医和你师父都说你身体有好转,看来这药的确是有效果的。”成元帝回归正题,“只是是否真的能让你痊愈,这点值得思量。”
  
  “我觉得应该能,”叶淮思索片刻道,“那老和尚看着挺像回事的,再者,这么多年来,只有他给的药真正的有了效果。”
  
  成元帝点头,过了片刻恍然道,“怪不得。”
  
  叶淮没明白,“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你会去招惹小姑娘。”
  
  叶淮莫名,“我什么时候招惹小姑娘了?”
  
  “还不承认,”成元帝一脸你别想瞒着我的表情,“你昨日是不是和永安那丫头在流光阁碰面了?”
  
  “我只是……”
  
  “你姑祖母一回京你就送了礼去是不是?”
  “你还主动提出让你师父给永安看病?”
  “甚至为了讨小姑娘的欢心连药膳都愿意吃?”
  
  成元帝一连三问,见叶淮被他问得哑口无言,他得意的抬起了下巴,“朕走的路比你过得桥还多,想瞒朕,下辈子吧。”
  
  叶淮默了下,幽幽提醒成元帝,“可是你出门不都是坐轿撵的吗?”
  
  成元帝:……一下子说快了。
  
  “还有我并没有对永安有男女之情,”叶淮道,“我对她是很纯粹的表哥对表妹。”
  
  成元帝嗤了一声,反问,“你表妹还少了,怎么没见你对你其他表妹这么好?”
  
  “因为她们没永安好看,”叶淮回答得理直气壮毫不犹豫。
  
  成元帝轻啧了一声,却没反驳,永安那丫头是比大多数人长得好看一些,连他看了都忍不住对她好一点。
  
  “而且她和我经历相似,”叶淮实话实说,“我看到她就想对她好点。”
  
  成元帝愣了愣,叶淮没有母亲,永安有母亲但还不如没有,两人又都身体孱弱活不过二十。
  
  “就这样?”
  
  “不然呢?”
  
  叶淮低头喝水,当然不只是这样。除了相似的经历,他会对盛清欢好一则因为对方在齐州桃花山上救他一命,后来在流光阁让他喝神水,这么又傻又善良的姑娘,他不对她好良心难安。
  
  二则为了活命,他以后还要想办法从盛清欢那儿骗点神水来喝,为了这份活命的情和骗水喝的歉,他也应该对她好。
  
  “对了,”成元帝忽然拍桌子,想到了什么惊道,“永安那丫头身体也不好,那老和尚就没有第二颗这样的药?”
  
  “没有,听他那意思是这药是他偶然所得,”叶淮顿了顿,无奈道,“而且他也不是很确定是不是真的有效。”
  
  成元帝无言以对,所以对方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吗。
  
  “你没有被毒死真是老天保佑。”
  
  “都是托皇伯父您的福。”
  
  白他一眼,成元帝道,“你既然身体好了许多,那是不是该入朝熟悉政务了?”
  
  “不要,”叶淮身体一歪,又懒懒的靠着椅子了,“我体弱,还要养身体呢。”
  
  “你……”
  
  “皇伯父你要是非要我入朝我就去找皇祖母,”叶淮把告状说得理直气壮,“皇祖母一定会为我做主的。”
  
  成元帝再也听不下去,赶人,“滚滚滚,朕看见你就心累。”
  
  “滚就滚,”叶淮拍了拍袍子站起来,“对了,您先不要把这件事透露出去。”
  
  “为什么?”成元帝想起叶淮拒绝太医把脉,“你不让太医把脉也是因为你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对呀,”叶淮粲然一笑,“我就想看他们等着我咽气但我偏偏不咽气的模样。”
  
  成元帝:……
  
  他就知道不会是什么高大上的理由,但也好,正好趁这个机会清理清理那些居心叵测的人。
  
  目送叶淮飘飘然的离开,成元帝嘴角慢慢咧开,最后形成一个大大的笑容。
  
  进来伺候的王石看见一愣,自从安郡王满二十以后,皇上就再没这样笑过。
  
  想着刚离开的叶淮,王石上前为成元帝换了一杯茶,“皇上好久没这样高兴了。”
  
  “是吗?”成元帝难得卖关子,“那是因为发生了一件大好事。”
  
  王石身为御前总管,平时是能和成元帝说上几句话的,“是什么大好事,说给奴才听听呗。”
  
  “不能告诉你,”成元帝摇头笑,“否则回头叶淮要找朕闹了。”
  
  王石也没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顺着成元帝的话说而已,他道,“刚才惠妃娘娘那边派人来,说是请皇上一会儿过去用午膳,皇上可要去?”
  
  成元帝点头,“去,准备一壶好酒。”
  
  “是。”
  
  王石退出内殿,殿外一个穿着讲究宫装的宫女连忙迎了上去,“王公公,皇上可去?”
  
  王石点头,宫女立即笑开,对着王石福了福身,“多谢王公公。”
  
  王石笑,并不将这份谢放在心上,以沈惠妃的受宠,他只是帮忙传个话而已。
  
  只可惜沈惠妃受宠虽受宠却没福分,不能为皇上诞下皇嗣,让后进宫的顾贵妃后来居上,得了贵妃之位。
  
  “皇上很高兴?”
  
  “是,”先前的宫女道,“奴婢亲耳听到皇上的笑声。”
  
  沈惠妃柳眉轻拧,才刚见了叶淮怎么会高兴。这段时日,每每提起叶淮皇上都是一脸沉重。
  
  “娘娘,”宫女道,“会不会是安郡王的身体有了好转?”
  
  关于这件事沈惠妃也听过一些,原本没当回事,现在来看,或许是真的。
  
  临近午时,皇帝如约而至。
  
  “臣妾听说皇上很高兴,”沈惠妃上前盈盈一福,然后像小姑娘一样挽住成元帝的手臂柔声道,“是不是安郡王大好了?”
  成元帝目光微动,想着最近的传言微微颔首,“是有一点好转。”
  
  “真的?”沈惠妃瞬间笑靥如花,放开成元帝后福身,“臣妾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看着和年轻时差不了多少的沈惠妃,成元帝心头一叹,亲手将人扶起,“他现在身体稍微好转了点,朕想为他娶个王妃,无论男孩儿女孩儿,留个后也好。”
  
  沈惠妃面露讶色,“可是安郡王?”
  
  让安郡王成亲留后一事不是没提起过,安郡王不同意。
  
  “放心,朕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让他答应,”成元帝说得大义凛然,“他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是朕的侄子,大秦的王爷,岂能由他任性。”
  
  以前他说他要早逝,娶妻生子是造孽,但现在不一样了。既能恢复正常,那就必然要成亲。
  
  成元帝握着沈惠妃的手,“宫里就你和贵妃两个品级高点,你们二人帮朕打听打听,看哪家的姑娘容貌性情好一点。”
  
  沈惠妃温柔应下。
  
  .
  
  “前面的可是永安表妹?”
  
  盛清欢闻言回头,叶昭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一袭月牙白的锦袍,面目含笑,谦谦如玉。
  
  抿了抿唇角,盛清欢再次肯定,杨淮真的很好看,比叶昭好看多了。
  
  好想让杨公子转投公主府当门客,这样就能天天陪她下棋了,就算不下棋,看着美人,饭都要多吃两口。
  
  为了美色,盛清欢有一瞬间在想:
  
  要不别给安郡王喝灵泉算了。
  这样安郡王一死,杨淮就能光明正大的来公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