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重生后我成了皇帝心尖宠 > 第11章 心 思

第11章 心 思

沈玧看着云杳杳,不急不缓道:“我姓沈,单名玧。”
  
  沈玧?
  
  她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
  
  云杳杳只觉得百感交集,他给了她前世唯一的温暖,她如今终于可以向他表示感谢了。
  
  沈玧就见面前的小少年眼圈又是一红,站起身,忽然双膝一弯,扑通一下竟然跪倒在地。
  
  她这是干什么?
  
  饶是沈玧这样面瘫,很少情绪外露的人,都惊得忍不住眨了眨眼,:“你~”
  
  他想说你这是干什么?
  
  可是他还没说完呢,就见云杳杳恭恭敬敬的给他磕了一个头。
  
  沈玧能看出来云杳杳这个头磕得是很诚心的。
  
  因为很用力,咚的一声,磕在地面上,他都有点替她疼。
  
  更因为她郑重的态度,她就像在完成一个对她非常重要的仪式。
  
  可是这个头磕得却让沈玧有些很不舒服。
  
  他觉得这少年的虔诚的模样,就仿佛对着家里祖宗的灵牌或者庙里的佛像。
  
  怎么也不像对着他这么个大活人。
  
  沈玧的嘴角不禁抽了抽,他侧了侧身子,:“遥哥儿吧,你做什么?还是赶快起来吧。”
  
  按照礼貌来讲,不管什么原因,人家给你行这么大礼,沈玧都应该伸手把云杳杳扶起来的。
  
  可是沈玧看着云杳杳的样子,她的头发和衣服刚才虽然用毛巾擦了,可是依然是湿的。
  
  头发还被揉搓的乱七八糟的贴服在头上,再配上她圆溜溜的大眼睛,整个人就仿佛一只落了水的小狮子狗一般。
  
  让沈玧这样有严重洁癖的人去碰一只落水狗,他是万万不能的。
  
  沈玧的手伸了个伸,便又缩了回去。
  
  他这个动作,跪在地上云杳杳看得清清楚楚。
  
  云杳杳心中有种类似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今日从她见到沈玧后,沈玧的态度与前世便是迥然不同的。
  
  同样是在大雨天相遇,她同样是非常狼狈。
  
  前世他像救苦救难的神仙般来到她身边,给了她一把伞,救了她的母亲,给了她活着的信念和力量。
  
  后来她被狼心狗肺的舅舅卖进了教坊,她曾逃跑过,但被教坊人给抓住,打得差点死掉,她也曾想过上吊自尽,但她都忍了下来。
  
  她本是是懒惰的性子,但她后来在教坊跟着师傅学习乐舞、琴棋书画等,十分的刻苦。
  
  就是因为她想着一定要先好好活着,成为花魁,一旦有了艳名,也许就能碰到他。
  
  也许他还会像救母亲,把她从教坊中救出来。
  
  那是她当时在黑暗泥沼中唯一的希望。
  
  可是今世她见到他,她去抱他的大腿,他声音冰冷的让她放开,若不是廖飞赶来把她扶起,她能感觉到他就要一脚把她踹开。
  
  她淋在大雨中,他瞧都不瞧她,转身就打着伞上了马车,还换了被她弄湿的袍子。
  
  刚才她给他倒水,还有她给他磕头,他连伸手接或扶她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他对她是嫌弃的。
  
  这样的认知让云杳杳感觉她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小狗。
  
  云杳杳吸了吸鼻子,不禁抬眼看沈玧。
  
  沈玧看着她那双大眼睛中流淌着的波光,有一种难言的可怜兮兮。
  
  就像他对她做了什么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那样子仿佛就是在像他求安抚。
  
  而他竟然真的有种冲动想去摸摸她的头,让她开心些。
  
  沈玧的手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
  
  可他刚刚伸出手,就听阿嚏、阿嚏两声,云杳杳打了两个大喷嚏。
  
  那喷出来的口沫有一点点溅到了沈玧的手上和衣服上。
  
  沈玧下意识一皱眉,往后退了两大步。
  
  云杳杳今日淋了雨,刚才也没有机会换去身上的湿衣服,此时便觉得有些冷,打了两个喷嚏。
  
  但她没有来得及捂住口鼻,一下喷到沈玧身上些,她是十分不好意的。
  
  她忙站起身,拿手巾想给沈玧擦,可是就见沈玧从头袍子里拿出一方叠得方方正正的白丝手帕,擦了手和衣服,随手便仍在了地上。
  
  虽然云杳杳之间看沈玧居然在马车里换了脏了的袍子,知道这人可能是极爱干净的。
  
  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前世恩人如此嫌弃,云杳杳感觉心都有些冷了。
  
  她看了自己手中的粗布手巾,又看了看地上的崭新的白丝手帕,把手背到了身后。
  
  其实她也想错了些,若是周子洛在,必然明白,沈玧今日的一些行为,并不是特意针对云杳杳,这些都是他的习惯使然,对谁都这样。
  
  而且他今天对云杳杳已经算特殊了,之前云杳杳抱他大腿,他居然说了三遍让她放开,而没直接踹开,而且还同意了云杳杳的恳求留了下里,这可是旁人没有过的待遇。
  
  沈玧扔完丝帕,也看到了云杳杳拿手巾的动作,看着她瞬间变得垂头丧气。
  
  沈玧心中就升起了一种歉意的感觉。
  
  诶?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呢。
  
  真是奇了怪了,这少年竟然能调动他的情绪。
  
  沈玧心中一凛,想起他本是觉得这少年在与他玩心机,是准备让这少年见识一下他的手段的。
  
  可现在竟成了他被这少年牵着走。
  
  这少年看来的确古怪,他需要好生来应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