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我抢了前夫的暗卫 > 第十二章
“我最喜欢九七了。”
  
  她只在他耳旁,轻声说了这么一句,九七却彻夜未眠,脑子里一直都回响着这句话,靠在院子中的树上,看着树影在月光下逐渐转移。
  
  许多人都对他说过类似的话,或是逢场作戏或只是客套一句,他从未信过。
  
  他从人群中走过,孤身一人,唯独在这少女眼中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九七一开始只是将她当成是任务而已,后来便心生好奇,她在这小院里独自生长,眼中未染上其他颜色,仍是一片纯白,怀揣着一颗稚子之心。
  
  这少女很难不让人心生好感——无论是容貌还是性格。
  
  他日日夜夜都看着她,对她的性子摸了八成,也多少知道些她的想法。
  
  苏湘湘前些天还是陷入爱恋中的少女,她懵懵懂懂,被淮南王稍微一引诱便上了钩,满心都扑在那一人身上,似乎活着的唯一目标便是他。
  
  他见过苏湘湘每天是如何盼着那人能给她封信的,说一句翘首以盼也不为过——她在这小院子被关得太久了,顾长青是唯一一个主动出现在她面前,带给她新鲜感的人,她自然便依赖他。
  
  淮南王顾长青几乎没怎么费力气,便得了这少女的好感来,甜言蜜语没说几次,就几乎是任他予取予求,甚至还为他承担了如此多的压力就是不退婚。
  
  只是不知道为何最近苏湘湘开始厌恶顾长青。
  
  不过这对她也是件好事。
  
  所以九七没有跟淮南王提起这个变化,他接到的命令只是监视苏家大小姐的动向而已,这其中便有很多操作的余地。
  
  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还可怜巴巴的,九七想,他就稍微护着一些便是。
  
  然而今天这个小姑娘的这句话却让他如梦初醒。
  
  他似乎护得太过了些。
  
  是他逾矩了。
  
  他不该引诱她说出那句话的,可是那个时候鬼使神差的便问出了口。
  
  他想得到她的回答。
  
  月光下的暗卫摘下面具,靠在树干上,手指摩挲着面具,半晌后轻叹出声。
  
  这姑娘以后的路怕是难走,盯上她的淮南王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如今招惹上的刘尚书家那小郎君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
  
  想起今天小姑娘试图用自己跟刘小郎君换个要求的场景,九七心里忽地就难受起来,他就只能看着她,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身居高位的贵人将她玩弄于股掌之中。
  
  最让他难受的便是他一开始接近她也是因为监视,他也是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中的一员。
  
  然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就只能沉默着站在她身后看着,甚至也有可能在她伤口上再刺上一刀——淮南王下的命令他不能反抗。
  
  他甚至不配给她许诺。
  
  不过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九七想起那少女娴熟地向刘小郎君献媚讨好时的表情——她有明确的目标,也有心机跟美貌,对她来说,登上枝头并不算难。
  
  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是看她一步步走向高处,小心着,防止她掉下来。
  
  ****
  
  早上,空气里还有些微凉意。
  
  苏湘湘天不亮就醒了,睁着眼睛看着月亮逐渐落下去,太阳升起来,这才慢吞吞地开始准备起床。
  
  昨天的一场闹剧已经传了出去,整个长安都在笑话,苏夫人被气昏过去到现在还没醒。
  
  苏湘湘只要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想笑,自个儿在床上傻乐半天,穿了衣裳起来,推开窗户便叫九七。
  
  “九七,今天早上我想喝些粥。”她捧着脸,撒娇似地,“你去给我拿好不好?”
  
  翡云从厨房拿到的东西就一直是那些东西,苏夫人早就跟厨房打过招呼,从来就没例外过,早上八成就是馒头加咸菜。
  
  自从知道九七会从厨房拿吃的,苏湘湘就再也没吃过翡云送的饭。反正就拿两个人的份量,厨房里大概也不会发现的。
  
  九七来了之后,苏湘湘过得舒服了很多,整个人也活泼起来,不再整日无所事事地坐着,至少她现在还会拿本书出来看看,虽然有些字她不认识,但是问九七就成。
  
  苏湘湘喝完粥,把碗放回食盒,便坐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开始端详自己。
  
  她今天格外有兴致,但是看了半天,莫名其妙就沮丧下去。
  
  “九七。”她又叫他,等暗卫在面前出现的时候,她把铜镜放在一边,低头问他,“九七你有没有去过集市?”苏湘湘偏了偏头,好奇道:“热闹吗?”
  
  她早就听说过,长安城里有集市,街道两旁有小贩叫卖,也有商铺,她幼时来长安来得匆忙,就连一眼也未看过。
  
  九七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低声告诉她,“热闹。”
  
  “要是我能去看一眼就好了。”苏湘湘叹了口气,百无聊赖地靠在梳妆台上,想起了这些年如同笼中鸟一样的日子。
  
  每一日都是上一日的重复,活着就像是枯燥无味的消磨时间。
  
  房间里一下子沉默下去,九七忽然想到这个少女初初见到淮南王时的表情。
  
  新奇又带着欣喜,像是抓到什么希望一般,她一直渴望着有人能把她带出去这个小小的院落,带她看看这个世间。
  
  或许她一开始爱上的就不是那个人,而是那人将要带给她的自由。
  
  这个少女费尽心机,唯一所求不过出去看一眼而已。
  
  九七低着头,半跪在地上,指尖摩挲着腰间的刀柄,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小姐想出去看看么?”跪在地上的暗卫抬起头来,露出白皙的脖颈,他的喉结滚动几下,似是在犹豫着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说出了口。
  
  “属下可以带小姐出去。”
  
  苏湘湘愣了一下,随后便高兴起来,等她冷静下来,仔细想了一想,朝着九七道:“等翡云晚上送过饭后,便不会有人再来了,到那时你带我出去。”
  
  ****
  
  夕阳西下,天边的云被染成橘红色,翡云刚刚提了食盒出了院门。
  
  苏湘湘扎了双髻,一身嫩绿色衣裙,俏生生地站在院子里,颇为兴奋地提着自己的裙摆,等着九七带自己出去。
  
  一身黑衣的暗卫甚至未换衣服,只是在外面加了个斗篷,便揽了她的腰,脚尖轻点,便掠出去了很远。
  
  苏湘湘被他护在身下,只探出头去看着两边飞速往后消逝的景物,一颗心跳得快要蹦出来。
  
  很快两人便在一个阴暗的小巷里落下,苏湘湘被九七牵着手,左拐右拐便不知走到了哪里,她老老实实地没出声,而后便见九七不知从哪儿拿了一个斗笠戴上了。
  
  整个人遮得严严实实,苏湘湘觉得比戴着青鬼的面具还要引人注目。
  
  九七似是知晓她心中所想,低声跟她解释:“待会儿我去换衣服,之后就带小姐去集市。”
  
  走着走着便到了一处院落前,他叮嘱苏湘湘进去之后不要乱看,上前敲了敲门,门很快就开了,一个女人探出头来,懒懒道:“进来吧。”
  
  苏湘湘亦步亦趋地跟着九七,依偎在他身旁就像是一只兔子,但是还是忍不住回头看那女人,那女人衣衫半遮半掩,露出半个雪白的□□,一副妖娆惑人的模样。
  
  似是察觉了她的视线,那女人抬头对她笑了笑,声线也是缠绵的,尾音像是把钩子,“喲,这回还带相好来了?”
  
  九七不理她这打趣。
  
  再开口却是对她说的,“小姑娘你可知道这人是做什么的?就跟着来了,倒是胆子大。”
  
  苏湘湘忍不住往那女人的胸前看了一眼,红着脸回她,“我知道。”
  
  似是觉得她的反应有趣,女人靠过去,笑着想跟她说话,却被九七挡了回去。
  
  苏湘湘被九七用斗篷兜头盖上,一下子没了视线。只听得九七冷冷道:“她什么都不知道,莫与她说太多乱七八糟的。”
  
  “护得这么紧做甚。”女人吃吃笑了一声,拿团扇挡住自己一半脸,只一双眼睛露出来瞥他一眼,“我又不会吃了她。”
  
  苏湘湘只听得九七轻嗤:“我还不知道你。”便再没了声音。
  
  语气是熟稔的,显然两人早就认识。
  
  她只知道九七是惯常沉默的,在她面前也是压着声音的,对她说话也尽量轻声细语,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轻松地跟人开玩笑。
  
  话说回来,九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他在苏湘湘记忆里是可靠又安静的,但是在其他人面前呢?
  
  苏湘湘一直想这个问题想到出神,一直到九七换完衣服出来都没回过神来,直到被轻轻拍了下肩——是九七,他换了一身锦衣,却仍旧戴着青鬼的面具,“小姐,该走了。”
  
  他手里还拿着一张兔子的面具,抬手便给苏湘湘扣上了。
  
  “带着面具不会很奇怪的吗?”苏湘湘把面具掀上去,不解地问,她叹了口气,颇为失望,本来还想着能趁机看看九七的样子,这下都落空了。
  
  “不会。”
  
  大概是她沮丧的模样太明显,暗卫的声音里含了笑意,“今天是花朝节,街上几乎人人都带着面具。”
  
  街市上到处张灯结彩,最是热闹不过。
  
  苏湘湘牵着他的衣角,眼睛亮晶晶的,掩不住的兴奋,“那我们快些走吧。”她还是第一次在花朝节出来看看。
  
  九七颔首,经过之前刚刚给他们开门的那个女子时停了停,不着边际地问了一句,“你们给的消息可准确?”
  
  女子靠在屛风上,一只手拿着一杆烟枪,此时正含了烟管,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来,笑意盈盈,“到时你不就知道了。”
  
  “不过倒是少见你如此算计。”她懒懒道了一句,便低头给烟杆填烟丝。
  
  两个人打哑迷似的,苏湘湘听得似懂非懂,乖乖巧巧地听着,什么也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