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上位 > 第 4 章
余清越怔了好一会,始终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无法理解眼前这个男人话中的意思。
  
  她认为是自己的表达不够清楚。
  
  忍住强烈的不适,余清越声音软绵的重复了一遍:“我有男朋友,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
  
  明知道她有对象,这个男人还问她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真的太讨厌了。
  
  余清越对他愈发抵触,一时半刻都不想和他多呆,“你挡到我的路了,麻烦让一让。”
  
  刚好是下班时间,学校门口的俊男美女,和一旁价格不菲的豪车,这些都引起来了不少行人八卦的目光。
  
  和那晚在游轮上的扮相不同,余清越平时穿衣风格显得有些“呆板”。
  
  卡其色的休闲长裤,上衣是白色的衬衫,扣子一丝不苟的扣着,长发被卷成小小的一团,高高的绑了起来,白净的小脸上没有半分妆容。
  
  她五官极其出色,长得又娇小,这一身打扮,看起来就是一副单纯邻居小女孩的模样。
  
  而谢琛浑身都是富家子弟浸润出来的气场,戴着耳钉,高大的身材给人逼迫高,再加上手臂上的纹身,怎么看都是社会上痞气十足,不好招惹的人。
  
  这性格迥异的两人站在一起,却没有丝毫维和感。
  
  谢琛的目光一直落在余清越的身上,他扫了一眼女人,果然是小女生的打扮。啧,衬衣扣得这么严实,却依然很勾.人,让他想亲手把扣子撕掉。
  
  因此,听了她的话,谢琛非但没有让开,还往前靠了靠,更加直白的说:“你有男朋友又怎样?一个什么都不如我的男人,他能给你什么?分了跟我,车子房子,工作,我都可以给你最好的。”
  
  谢琛不是一个让自己吃亏的人,相反,从小耳濡目染,他做事从来都是力求自己得到最好的享受。
  
  看着余清越,他冷静从容,漫不经心的和她谈条件,“我能让你在京市立足,给你最好的资源,前提是你要跟我,对我绝对的服从。当然,以后我玩腻了选择分开,也不会亏待你。”
  
  余清越听他越说越过分,气得满脸通红,胸.口发堵。她终于明白,不是她的表达有问题,而是这个男人本质道德败坏,不懂礼仪廉.耻。
  
  “我不需要你的东西,”她第一次对别人冷着脸,“最后和你说一遍,我有男朋友,你说的那些东西我都不要。”
  
  余清越脸色正经,很严肃的警告:“我不认识你,和你不熟。现在是文明法.制社会,你再这样纠缠,我只能报警了。”
  
  女人的声音软绵绵的端着,谢琛听了觉得心里十分舒服,看她一板一眼的模样,也被弄得心痒痒的,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女人傻呼呼的很合他胃口,忍不住就想逗她,看看她气红脸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不知道我是谁?”谢琛惊讶的问了一句,“我叫谢琛,谢屿是我父亲。”
  
  关键时刻,老头子的名字还是很有用的。这不,他的话刚说完,眼前的女人就满脸震惊。
  
  余清越确实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那天晚上游轮的主人,京市谢家一直呆在国外的三儿子。
  
  可是就算他是京市谢家的人,也不能总是纠缠她。
  
  “就算谢屿是你父亲,你也不能做这种事。”余清越语气微冲,“明明知道我有男朋友,还要纠缠我,你这是破坏别人感情,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
  
  女人态度诚恳,语气带着点气急败坏,完全不像假装的,这倒是让谢琛愣住了。
  
  他找人彻底调查过余清越的背景。南市人,母亲医生,父亲是大学教授,从小生活环境比较单纯,基本没什么生活压力的独生女。学习成绩优异,从不和别人交恶。
  
  谢琛知道余清越单纯,但是现在听她这么“义正言辞”的话,只觉得这姑娘或许真的是被家里保护得太好,挺傻的。
  
  “余清越,”谢琛突然伸手,揽着她的腰往前一带,将她娇小的身体搂入怀里,“你真的不想跟我?”
  
  他还是认为这个女人在玩欲擒故纵的小把戏。
  
  余清越被抱得无法动弹,鼻尖是陌生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她心里又气又急,努力拉开两人的距离,闷声道:“你放开我。”
  
  “你先说跟不跟我。”谢琛牢牢抱着她。
  
  余清越怒极骂了句:“你是不是有病?我和男朋友好好的,为什么要跟你?”
  
  谢琛盯着她因愤怒而微红的眼眶,手上力气一松,放开了她。
  
  得到自由,余清越猛的后退,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慌不择路的离开。
  
  回到家,她立即冲进浴室,泡澡换了睡衣。想了想,余清越把换下的衣服用袋子装好,丢进了垃圾桶里,不想让身上沾染一丝谢琛的气息。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惹人烦的男人。
  
  *
  
  谢琛这几天被家里的事缠着,没时间去找余清越。昨晚又做了些带颜色的梦,让他愈发烦躁。
  
  “操。”
  
  一口气把杯里的酒灌完,谢琛随手把杯子扔进游泳池里。
  
  连青春期都没做过那种撩.人心扉的梦,这些天居然每天做。梦里的余清越乖乖巧巧,怯生生的看着他,搞得他连大声说话都舍不得。
  
  卫動拿了两瓶酒过来,开了一瓶递给谢琛,“谢哥,是不是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接过酒,谢琛闷头就喝了一大口。
  
  “又是因为余清越?”卫動极有眼色,“谢哥,你喜欢直接把人弄过来就行,何必勉强自己。”
  
  谢琛瞟他一眼,想起余清越正经的模样,还有那句傻兮兮的“文明法.制社会”,啧了声,说:“她不愿意。”
  
  卫動愣了愣,惊讶的说:“谢哥,你现在居然还管别人愿不愿意?”
  
  “滚。”谢琛踢了他一脚。
  
  “哎,我说真的。谢哥,你什么时候做事不是只顾着自己爽?”卫動笑得暧.昧,“这还是第一次顾及别人的感受啊。”
  
  谢琛不再理会卫動。他正躺着,望着头顶上的遮阳伞,想起余清越正经勾.人的小模样,似是不经意的说,“我都28了,也是时候找个女人做老婆了。”
  
  他转过脸看着卫動,“你说,如果是做名正言顺的谢太太,余清越会不会同意?”
  
  谢琛觉得这个主意非常好,余清越肯定不会拒绝。毕竟是嫁给他,做谢太太不仅是能让她在京市立足这么简单。
  
  卫動被他的话吓得手一抖,咽了咽口水:“谢哥你别开这种玩笑啊,做个小情.人,偶尔睡一睡,和娶回家做谢太太是完全不一样的事。”
  
  “有什么差别?”谢琛想着余清越那张脸,“睡一阵子和睡一辈子,都是睡。娶了她我也不亏。”
  
  脸蛋和身材符合他审美,性子柔软不惹事,结婚后他再花点心思教一教,余清越肯定是个乖巧听话的妻子。
  
  卫動见他越说脸色越认真,心惊胆颤的说:“谢哥,沈阿姨对你的结婚对象一定心里有数。再说了,你娶了余清越,那白家二小姐白蔓怎么办?”
  
  谢琛从躺椅上起来,随手拿过一旁的浴巾披在身上,“老子以后的老婆还轮不到我妈做主,白蔓又是个什么东西?”
  
  想起白蔓那个女疯子,卫動头皮发麻,“谢哥,我觉得吧,沈阿姨确实不重要,白蔓才可怕。就是白家二小姐,跟着你出国,一直以你女友自称的女人。”
  
  这些年在国外,白蔓在圈子里一直说自己是谢琛的女友,以后的谢太太。
  
  刚开始众人以为是真的,对她毕恭毕敬。时间一长,所有人都发现谢琛根本不搭理白蔓,渐渐的也把她当作笑话。
  
  碍于白家的关系,和白蔓烦人的性格,他们也只敢在私底下调.侃白蔓果然是小.三生出的女儿,和她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妈一样,没皮没脸的上赶着倒贴。
  
  谢琛瞥了卫動一眼,“不认识。”
  
  他起身离开,快速冲了冷水澡,随便开了辆车去堵人。
  
  周末晚上九点,京市的夜生活才刚开始。谢琛一路开着车,路上其他车主都避开他,生怕不小心碰到他的车。
  
  在公寓楼下停车熄火,谢琛从车里出来,抬头往上看了一眼,灯没开。
  
  他点了根烟,盯着手腕上的表。照着他调查过的余清越生活作息习惯,大概还有十分钟,她才回来。
  
  谢琛也不急,他把玩着手里的zippo打火机,慢悠悠的抽了两根烟,才见到余清越的身影。
  
  余清越手上提着袋子,看见楼下停着的跑车,她还疑惑的看了一眼。可是一转眼,见到车旁的男人时,她脸色一僵,低下头快步离开。
  
  “余清越。”谢琛几步上前拦住她。
  
  被人挡住去路,余清越吓了一跳,“你让开。”
  
  两人离得近,她能闻到男人身上的烟味,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酒味。
  
  “你别走啊,”谢琛捏着她的手腕,“我有事找你。”
  
  余清越从没遇过这么无.耻又无赖的人,“我对你说的事不感兴趣。”
  
  谢琛盯着她的唇,莫名想起她在梦中抱着他亲的娇羞模样,低声说:“你不用做情.人,也不做女友。”
  
  余清越已经肯定这个男人脑子不正常,她气得笑出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压着心底的躁动,谢琛一字一句的开口:“余清越,你给我生个儿子,生了我就娶你,直接做谢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