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上位 > 第 1 章
“嗨,小余啊,明天周末,要不要参加我们的野炊活动?”
  
  余清越整理干净书桌,把电脑关了,半抬头看着对面说话的同事,声音温软的说:“抱歉啦,我明天有点事。”
  
  “那太可惜了。”舒佳捋了捋头发,一脸遗憾。
  
  “小余肯定是和男朋友约会吧?”陈情转过椅子,双手捧着水杯,眼中闪过八卦。
  
  办公室里唯一的男老师何建,轻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框,快速瞥一眼年轻女孩露出的精致锁骨。
  
  他喉结滚动,眯了眯眼睛,语气随意而微妙,“小余居然有男朋友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余清越脸颊微微红了,腼腆的笑了笑。
  
  她今年刚大学毕业,为了和交往两年的男朋友在一起,离开老家南市,到京市发展,现在在一所高中担任高一语文老师。
  
  正值下课,校园里人头攒动,一片闹腾。
  
  耳边听着一声声欢快的“老师好”,余清越微笑着点头。好不容易才走到校门口,不出意外,门口停着不少豪车。
  
  校门口一角,处于人群中的韩奕身形挺拔,正低着头,几根细碎的头发落在他的额头上。
  
  落日余晖附在他身上,让他透着柔和感,冷峻的面容也稍微软化。
  
  余清越径直走到他面前,挽住他的手,抬起头,“是不是等很久了?”
  
  小心避开人群,余清越的声音微.喘。
  
  “刚来。”韩奕脸色带着疲惫。
  
  车内,余清越系好安全带,侧着身,抬手轻抚韩奕眼下淡淡的乌青,心疼道:“是不是很累?回家我给你做饭,你好好休息。”
  
  车子缓缓启动。
  
  下班高峰期,京市的交通一如既往的拥堵。
  
  车刚开出不久,就被堵在长长的车尾后。
  
  韩奕出声安慰,“我没事。”他嗓子低哑,出口的声音明显带着倦怠,“清越,今晚我带你参加一个聚会。”
  
  两人前几天闹了点小矛盾。正确来说,是余清越单方面在生闷气。
  
  韩奕是她学长,比她大两届,毕业就到京市创业,现在和别人合伙开了一家公司。
  
  这段时间,她才知道韩奕有多累,早出晚归,应酬酒局不断。
  
  京市这个地方,富商权.贵云集,聚集了来自全国,甚至各个国家有实力有背景的人。
  
  她和韩奕的家世,在老家南市这个小城市很好,但是在京市却只是非常普通的水平。
  
  因为不了解,不曾真正接触韩奕工作的圈子,余清越难免没有安全感。
  
  她一直很小心的掩盖自己的不安,不想还是让韩奕察觉到了,主动提出带她进圈子。
  
  余清越脸上滚烫,“韩奕,我还是不去了。”
  
  这些聚会一定很重要,她什么都不懂,怕耽误了他的事。
  
  韩奕转过头,“你别多想,这是私人的聚会。”
  
  神色微顿,他补充,“只是一个挺隆重的生日聚会,会有不少人参加,我带你去玩玩。”
  
  “那会不会影响你的工作?”余清越还是有点担心。
  
  韩奕低声笑了笑,曲起食指轻刮她的鼻尖,宠溺道,“别紧张,就是一个吃喝玩乐的聚会。”
  
  他眼中的温柔和安抚让余清越心情平复不少,接着脸上浮现羞赧。
  
  两年了,韩奕对她总是这么有耐心,事事温柔体贴。
  
  两人回到韩奕家里。韩奕松了松领带,把手中的袋子递过去,“清越,你先去洗漱。”
  
  ……
  
  一个多小时候后,穿着嫩黄色裙子的余清越跟在韩奕身边,抓着他的手用力,双眼露出震惊。
  
  已经昏暗的天幕下,她面前的是一艘灯光通明的豪华游轮,船身上标着一个“谢”字。
  
  余清越终于有了点印象,她在微博上见过谢家这艘价值过亿游轮的热搜。
  
  京市谢家,谢氏集团的掌权人刚挤入了福布斯富豪榜前十。
  
  这艘游轮,她记得网上说是属于从国外回来的谢家三少。
  
  余清越心跳如鼓。京市谢家,代表着绝对的话语权,资源和财富。她再不懂商场上的弯弯绕绕,也知道今晚这场聚会,是韩奕扩展人脉的好机会。
  
  国内的不少生意,总是会在玩乐中和酒桌上达成共识。
  
  韩奕出示邀请函,两人上了游轮。
  
  游轮上,余清越脸色拘谨。身边不时经过打扮光彩夺人的男女,还有不少穿着比基尼的女人。
  
  她悄悄看了几眼,惊讶的发现,这些人中有她经常在网上看到的明星。
  
  韩奕一直游刃有余的和别人交谈,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挑不出一丝错处。
  
  余清越觉得这样的他有点陌生,离她很远。
  
  “清越,我有事要去处理。”韩奕挂了电话,“你就在这附近等我,不要乱跑。”
  
  “你去忙吧,我没事。”余清越乖巧的点头,“你去做自己的事,不要担心我。”
  
  韩奕神色显然有着担忧,他低下头,吻了下她的脸颊,叮嘱道:“清越,我很快回来。不要吃别人给的东西,也别和陌生人走。”
  
  韩奕很快便离开。
  
  余清越小心避着人群,找了一个挺安静的地方。
  
  今晚对于她来说,是真正的有钱人的聚会。第一次参加,她总是忍不住频频观察来往的人。
  
  余清越发现,她所见到的女人,穿衣打扮都异常性.感,她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两眼。
  
  安静的气氛维持不了多久,余清越听到了震耳的音乐声。游轮上的灯忽然变得五光十色,灯光闪烁。
  
  这里原本就是谢家花费巨资建造的人造“海”,十分安全。此刻在音乐和灯光的蛊.惑下,现场人声鼎沸,嘈杂混乱。
  
  余清越见到有人直接脱掉外衣,跳入水里,她惊得双眼瞪大。
  
  震惊过后,余清越收回了视线。等了一会,她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指尖颤了几下,最后还是没有把号码拨出去。
  
  韩奕已经离开半个小时了,他一定是在忙工作,她不能耽误他。
  
  身边的嘈杂声让余清越很不习惯。她随意抬头,一张轮廓分明,英俊逼人的脸,猝不及防闯入她的眼中。
  
  余清越仰着头,将这张脸看得一清二楚。
  
  男人站在游轮的二层,口中叼着一根烟,剪着板寸头,五官凌厉,硬朗而帅气。他的左耳戴着两颗耳钉,左边的手臂上,是她看不懂的黑色纹身。
  
  他的身材极好,此刻赤.裸着上身,腹肌上也和左手的手臂一样,占满了大片的黑色图腾纹身。
  
  男人身边围着一群白皙瘦弱的男女,衬得他整个人都充满着阳刚与野性。
  
  余清越的目光匆匆略过男人身上的纹身,秀眉微蹙,心里极其不喜欢。
  
  有的人天生气场不和,第一次见面就会产生反感的情绪。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余清越莫名的就是很抗拒。他身上每一处地方,似乎都透着股咄咄逼人的气息。
  
  这个男人很讨厌。
  
  游轮二层。
  
  谢琛扔掉手中已经空了的酒瓶,猛的吸了一口烟,只觉得无趣。
  
  如果不是被家里老头子骗了,他根本不会回国。处处受着限制不说,还要被逼接手生意。
  
  扫一眼身边众多眉眼娇羞的女人,谢琛暴躁的踹了一脚围栏。
  
  连女人的胸都比不上国外的大,这枯燥无味的日子真他.妈.操.蛋。
  
  “砰”的声音,让一群说笑的男女噤若寒蝉。
  
  “谢哥,谁惹你不高兴了?”卫動拿过谢琛夹在手指间的烟,笑嘻嘻道,“不如玩点刺激的?”
  
  “滚。”谢琛烦躁的扒了下头发,“这是国内。”
  
  “国内又怎样?谁敢动谢家和卫家?”卫動满脸无所谓,“再说了,谢哥你什么时候害怕过啊?”
  
  不说在京市,在国内至国外,也没人敢惹谢家的人。谢琛从小就是霸王一样的人物,圈内谁遇到他都得绕路走,就怕被他缠上。
  
  谢琛肩上隐隐传来疼痛,那是在部.队里被他家正直刻板的小叔训的。
  
  真他.妈疼。
  
  “你给我安分点。”谢琛撂下一句话,又点了根烟。
  
  红色的火焰微闪,谢琛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视线扫过游轮下方,最终停在某处。
  
  疯狂舞动的男女中,有个娇小的身影皱着眉,乖乖巧巧的站着,看着有点傻气,和周围格格不入。
  
  她穿着黄色的裙子,过肩的乌黑头发,松软的披在她的身后。
  
  她脸上偶尔闪过惊慌,身体悄悄的躲开别人的触碰,仿佛森林里突然出现的动物幼崽,面对一群凶狠的野.兽,不知所措,纯真惹人怜爱。
  
  谢琛感到身体涌上一股热气,微软,带着酥.麻和奇怪的躁.动。
  
  他的目光无法从女人身上移开。
  
  “谁带来的?”谢琛指尖夹着烟,指着女人问。
  
  卫動顺着他的手看了一眼,心里一动,“谢哥你等着。”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不到一分钟,女人的详细资料就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卫動笑了,“谢哥,这是范北带过的女人。”
  
  “范北?”谢琛低声,看见女人被微风吹起的头发,喉咙有点痒,“他什么时候换女人了?”
  
  “不是他马子,跟着他朋友过来的。”卫動摇头,吹了个口哨,“谢哥感兴趣?把人弄过来玩玩?”
  
  至于这个女人是范北合作伙伴的女朋友这种小事,卫動选择性忽略。
  
  能被谢琛看上,爬上他的床,从中获得的好处,没有女人能拒绝。尤其是这种普通人家出身的女人。
  
  谢琛紧盯着女人,身体里的燥.热一点点攀升。
  
  他突然记起了好友说的话。
  
  “有的女人呐,即使她什么都不做,第一眼就能让男人产生最原始的冲动。”
  
  谢琛舔了下唇。原来这世上,真的有女人天生合他眼缘。只一眼,就能激起他的欲.念。
  
  让他想.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