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逍遥神武外传 > 第九章 真正的领头人

第九章 真正的领头人


  三枚蕴含着狂暴灵力的丹药,在周皓宸的疯狂咀嚼下,几乎在瞬间进入肚腹,旋即庞大的药力迅速扩散,一股股极端恐怖的能量,自周皓宸体内疯狂涌动,竟引得周边树木疯狂摇摆,山石崩碎。
  紧接着,一片嗜血的红光,徒然浮上了周皓宸的皮肤表层。
  “嗜血丹!”
  但望着这恐怖的一幕,宁源的眼中并未出现震惊或是忌惮,反倒是嗤笑一声,戏谑地望向那被嗜血之力缠绕的周皓宸。
  “蠢货,你以为嗜血丹是什么灵丹妙药吗?三枚嗜血丹,就算是我也不敢吞噬,这般强大灵力,足以要了你的命,如今不用我们出手,你便会命丧黄泉。”
  “可惜了你旁边那位,虽然年纪尚小,但如果圈养起来,过几年还是可以用的。”
  深山密林,并无他人,使得那所谓的正派宗门弟子,将人性中最残忍的一面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望着那年仅7岁的凌霜月,竟是充满了欲望。
  “是吗?”
  周皓宸冷笑一声,缓缓抬头,望向宁源,猩红的双眸中,一抹奇异的火红色隐隐闪动。
  “可姐姐执意要让我杀了你们。”
  “所以,你们必须死。”
  话音落下,冷笑消散,疯狂的执念徒然降临,周皓宸不再废话,手中印法猛然变幻,对着那星空凶狠一点,旋即一声低沉的龙吟,便是从其体内赫然发出。
  这一声龙吟,极具威严,仿若俯视万物般带着不可阻挡之势,不仅将其体内暴动的灵力镇压,甚至使得那于星空中弥漫的滔天血雾都是有所忌惮,悄然远离。
  “镇压!”
  周皓宸低喝一声,手中印法骤然变幻,紧接着,一股股充斥着邪魅的蓝紫色灵力从其体内涌出,肆动之余,竟将那狂躁的嗜血之力尽数笼罩,旋即将其运送至血脉之中。
  如若是三枚嗜血丹,周皓宸当然无法吞噬,毕竟他现在只有6级兽灵师的势力,他的体魄远远不能支持他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
  但如果是一枚增灵丹、增速丹,再加上嗜血丹,凭借着火琼的血脉威压和自己的夜战天赋,足以将其镇压。
  “各位,如果歇够了,开始吧。”
  周皓宸缓缓抬头,暴虐之气狂涌,血红之光一闪而过,对着宁源三人戏谑笑道。
  “此子不能留!”
  望着那将三枚嗜血丹完美镇压的周皓宸,宁源心中杀机暗涌,这般年纪就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手段,若是让其成长起来,那还了得?
  不知为何,望着少年那坚毅的面容,宁源忽而想起了三年前那位屹立在清河镇最高峰的强者。
  水灵蛇王!
  那样的强者,绝对是火兽宗不允许的存在!
  “金宁,催动本门秘法,准备拼命,不要留手!”
  一念至此,宁源面色阴寒,身形徒然前行,犀利的武学招式再度施展开来,带动着狂暴的灵力,狠狠地朝着周皓宸撕裂而去。
  金宁虽然在听闻前者的话语后有些震惊,但他也并非无能之人,几乎在瞬间领会其意,脚下一抹,迅捷地追随宁源而去。
  两人齐至,纵使周皓宸也不敢大意,脚踏黑土,手握成拳,两枚蓝紫色的箭矢,骤然从其体内暴虐袭出。
  “一箭双雕!”
  蓝紫色的灵力,夹杂着许些邪魅的红光,竟蕴含着一丝吞噬天道,但在与那魔掌、鬼爪相抵时,却是轰然炸裂,化为无数光点,依附在宁源两人身上。
  光点为虚,肉体为实,在接触宁源二人的瞬间,光点化为气雾,迅速涌进后者的体内,旋即两人面色一红,一口乌黑的鲜血喷涌而出。
  “毒!”
  如论实力,即使有着三枚丹药的加持,周皓宸也方才达到7级兽灵巅峰,想要诛杀宁源三人几乎没有可能。
  但他的底牌,可不仅仅是丹药和夜战天赋。
  那火琼所给予他的,也不仅仅是刀法传承和修炼秘籍,还有人类少见的灵根天赋,冰、风、雷、毒!
  这般灵根天赋,不仅可以使他操纵天地之间的多种元素,甚至能将其附加在灵力武学之上!
  “火兽宗的弟子,还真是垃圾。”
  周皓宸并非心软之人,见得两人受伤,杀机瞬间抵制,执起锋利的短刀,便朝着两人的头颅砍去。
  但就在这时,一只全身被火焰缠腰的野猪,突然从灌木丛中奔袭而来,带着极度狂躁的或灵力,朝着周皓宸狠狠撞去。
  “兽灵战宠!”
  见得此兽,周皓宸大吃一惊,赶忙驱动灵力拍击而去,但前者来势凶猛,且身躯庞大,使得没有完美发力点的周皓宸,直接被撞飞出去。
  “胆敢侮辱火兽宗,受死吧!”
  周皓宸被击落的瞬间,那先前在灌木中观望许久的庄河,终于寻得机会,大叫一声,便是手持青色长剑,身形猛动,朝着周皓宸的胸膛狠狠刺去。
  “风!”
  然则,就在他的长剑快要落在周皓宸的身上时,后者竟是身形一动,徒然消失了踪影。
  “不要!”
  几乎在同时,两道凄惨的叫声自庄河的身后响起,使得他急忙回头,奔袭而去。
  但为时已晚,庄河回头的瞬间,那锋利的短刀,早已结束了宁源两人的性命,只是两者似是心有不甘,即使死去,其双眸之上,仍旧存有浓浓的难以置信。
  他不相信,不相信那个诛杀他的人,仅仅是一少年,而这样的人,竟然不是清河镇第一天才,闻子镇。
  “只剩下你了。”
  收起短刀,周皓宸的脸上,一抹极为忌惮的神色划过,望着那始终沉稳的黑衣青年,早已气势外放的他,竟是没有主动出击。
  “你似乎并不在意他们两人的死活。”
  “当然。”
  庄河肃然点头,望着那满身鲜血的周皓宸,竟是极为欣喜地笑道。
  “其实,即使你不杀掉他们,他们也要死,与叶家又沾染的人,都要死。”
  “这样说来,其实在你们三人中,你才是火兽宗指派的领头之人,也是实力最强的人了?”。
  “聪明。”
  “不过,没有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