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当挚爱遭遇转角 > 第二章执拗

第二章执拗


  带着烦躁的情绪,我跨上摩托车一路疾驰,穿越车流,任由口袋里的电话响着,时间过了半小时左右,我来到郊外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才停下来。
  电话早已不再响起,信息里是BGX发来索要身份证和毕业证的信息,她让我接电话,叫我不要找任何借口,想散便散,倘若真的不想在一起了,一切随我就是,再坚持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从摩托车上下来,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告诉她我在骑车,我想找一个地方清净清净,BGX说她现在只要她的毕业证和身份证,那些东西不好补办,其他的东西就算了。
  这时候,其实我是已经后悔自己说散了的话的,毕竟在一起很久了,我知道她真的爱我,我也真的很爱她,我希望大家可以冷静一点,我告诉她,我现在送不过去,晚一点给她。
  她说,不行,我现在就要,请你把我的身份证和毕业证给我,那些东西弄丢了不好补办,顺便把你的东西都给我拿回去。
  我说,你确定现在就要。
  电话里我感到她有了一丝的迟疑,我知道她对我有留恋,我知道她真的很爱我,是真心的愿意和我在一起过一生的那种。
  来不及等她说话,我又开口了:好吧,现在我就给你送过去,你给我等着。
  说完我挂了电话,骑上摩托车又是一路疾驰跑到医院,她正在上班,我打开科室储物柜,取出她的毕业证,当打开背包的时候,背包里刚好有一个塑料袋,我头脑一热就把背包里的东西一股脑都装在了塑料袋里,背包和钱包都是她买的,我把毕业证,身份证,钱包全部都塞到了背包里。
  就这样,我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提着背包出了科室。
  在去找她之前,我摸出手机犹豫了一下,看到她之前发的一条信息:再坚持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我毅然回了几条信息过去:是我的坚持在你眼里已经毫无意义
  你根本就不会想和我好好过
  你眼里只有你自己
  她那边回过来的只有两个字:是你
  我找到吸烟区一连抽了两支,回想之前总总,有刚开始的甜蜜,有争执不下的煎熬,还有她曾经为我流下的泪,和现在冷战月余的痛苦,身边的人已然不再看好,我并没有在乎,我只是想为什么好好的一份爱最终就变成了这样,除了苦涩什么也没有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得到过她的拥抱,她的吻,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她的笑,她的天真活泼,我们这样继续争吵下去,今后漫长的日子还怎么过,我知道是我不好,我没有耐心,不够包容,我知道她也会尝试着忍耐自己的脾气,但是我真的已经很累了,在她对我的冷淡里我也看到了她的疲惫,是我带给她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心伤……
  这种相爱相杀的感觉,我相信很多情侣都有遇见过,我始终是想不明白,曾经自己的恋爱经历里,并没有发生过争吵,为什么跟她在一起就可以争吵不断,互不相让,为什么我那么努力的去争取她的温柔却什么也得不到……
  丢掉烟头,我带着烦躁的情绪一路直奔她的科室,不计后果,只为痛快。
  到得BGX科室里,我站在护士站张望,当看到她的时候,我把她叫了过来,和她一组班的同事都在看着,我就这样一手提塑料袋子,一手提背包站在那里。
  BGX走到我的面前,我毫不犹豫的就把背包递了过去。
  那一瞬间,我看到她的怒火直接就燃烧起来,她说你有病吧,我让你拿毕业证和身份证给我,你听不懂吗?
  我说:你要的东西全都在背包里,现在都给你。
  BGX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进了护士站。
  我去到楼梯间站着不知道她怎么就不要了,是因为分手的事情太突然了吗,还是因为我真的应该只给她毕业证和身份证。
  过了几分钟,BGX来到楼梯间找我,我看到她特别不高兴,硬着头皮又说到:你要的东西给你拿来了,你收下我就回去了。说着又对她递了过去,她不接,我直接就给她挂在了肩上。
  BGX手一挥,任由背包掉在地上,转身再次走开。
  我捡起地上的背包,走到护士站,从背包里拿出她的毕业证和身份证放在站台上朝着里面张望,当看到她的身影的时候,我大声的叫了一声:来吧,把你的身份证和毕业证拿去吧。
  这时候她才走了过来,睁着大大的眼睛,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出了她们科室,我心里开始五味杂陈,拿出手机看到了她的一个动态: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滚蛋,再也不会可能。
  突然我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虽然无心伤害,可是却切切实实的打了她的脸,我不知道我自己怎么就会头脑一热做出这样的蠢事,这一次的伤害恐怕是我永远也弥补不了的了吧。
  接着她发过来一条信息:你会为你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我虽然内心有愧,但是这样的话怎么听也觉得是在威胁,对于威胁的话语,向来都比较不能接受,于是硬着头皮就回了一句:做什么事情前自己考虑一下后果。
  BGX:和你无关了
  BGX:你都让我这样丢脸,我也不会的
  MTN: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BGX:是你自己没有考虑后果吧
  MTN:是你自己讲现在就要的
  MTN:我没有选择
  BGX:你听不懂话?我说我要的是毕业证和身份证
  BGX:而你呢?
  MTN:不要玩威胁这种低级的事
  BGX:从来没有这样丢脸过
  MTN:反正都是要还你的
  BGX:你等着吧
  MTN:做得不对你就体谅一下吧
  BGX:晚上好好等着
  MTN:有什么冲我来
  MTN:不要过份
  MTN:不要逼我
  BGX:你做的时候你体谅过?
  MTN:是你叫我来的
  BGX:我逼你?是你来医院逼我的。所以,你晚上好自为之。
  MTN:我说晚上,你不干
  BGX:我要上班了,没时间和你扯
  MTN:你要是逼我,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MTN:算是警告你
  BGX:随便你
  BGX:我无所谓
  BGX:是你先逼我的
  突然之间如临大敌,我知道大家都是白羊座,白羊的脾气不但暴躁,而且还很冲动,并且她的性格是标准的白羊性格,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做出什么让我不能接受的事情,如果只是针对我,所有的后果我都愿意承受,我可以不要脸,任由她怎样报复,但是如果是身边的人,我真的承受不了。
  带着一点点侥幸,希望她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不要逼我,我也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MTN:我没有逼你的意思
  MTN:要是做的不对,我向你道歉
  MTN: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知道做错事以后,说多少对不起都无济于事,但是我真的很后悔。
  MTN: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单纯的想着你是要拿回你自己的东西
  MTN:你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划清界限,我也只能这样想了
  然而再也没有回音……
  带着忐忑不安和无限愧疚,我一直等着她的回音,一直到凌晨一点,我知道她并不是没有回复我的时间,她只是真的很受伤。
  我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希望可以缓和一下气氛,希望可以改变什么,当电话接通的时候,我问她有没有下班,她具体说的什么已经不记得了,总之就是很生气,很愤怒,甚至胡乱骂我,我这脾气一上来也是不管不顾就和她毫不客气的互怼,总之很槽糕,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而是更加激化了矛盾。
  挂掉电话以后,我悲愤欲绝,思前想后,慢慢的又意识到是不是应该冷静的说几句话。
  我发信息问她:我是不是一点也不好?你是不是从来也没有觉得我什么地方好过?我真的很差很差吗?
  没有任何回复,她这次真的对我彻底失望了吧,没有否定,也懒得肯定了。
  我带着一包烟,一瓶水走出门外,在黑夜的星空下独自沮丧,单薄的衣衫在阴冷的夜风里不胜其寒,四肢和躯体渐渐冰凉,外界的阴寒,躯体的冰凉并未对我产生任何影响,因为内心的寒意早已盖过一切。
  凌晨三点,BGX发过来一条信息,她说:你的东西,我明天白天会送还给你。再也不打扰
  看到这条信息,我没有做任何回应,也并没有去在意,一直以来她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也的确赌气归还过我的东西,不也还是没有离开吗。。
  对于她的任性我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在她的身上也早就已经真正见识过了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领,在这三板斧的杀手锏下,我唯一不服的就是她跟我闹,反正不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吗,她讲不过我的时候就会跟我犯浑,犯浑谁不会?我犯浑起来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无赖。
  既然她今晚不来叨扰我,我也便安心睡觉吧,说实话,我还真是很久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一下了,虽然全无睡意,我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在辗转反侧中渐然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