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炮灰女配要反攻 > 第5299章 我夫君受大委屈了 65

第5299章 我夫君受大委屈了 65

但顾浅羽不能告诉郁墨泽,她猜出了他的打算,要不然郁墨泽只会更加忌惮她,可顾浅羽又不能太傻,所以她说自己最近这几天才想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想明白了郁墨泽的计划。
  
  假话里掺着真话,真话里也糅着假话。
  
  现在迹部甘律已经死了,顾浅羽只要咬死这些话,就没人能证实她在说谎。
  
  郁墨泽还是没有说话,他看着跪在床上的顾浅羽,对方的额头抵在床沿,露出了白皙后颈,金色的光线里她的后颈仿佛覆着一层细细的绒毛。
  
  顾浅羽忍下伤口的疼痛,大脑飞快运转着,她在揣测郁墨泽,对方越是不说话,顾浅羽心里越是不安。
  
  这个时候顾浅羽是真心佩服王公公的,他能在心思深沉的郁墨泽身边活下来,并且待这么久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顾浅羽用余光看见郁墨泽走了过来,他站在床边后,然后伸手摁住了顾浅羽脖子里的伤口。
  
  郁墨泽的动作很轻,但他笼罩过来的阴影,以及那种喜怒不明的调子都给顾浅羽一种瘆人的感觉,好像郁墨泽下一秒就突然发疯撕裂她的伤口似的。
  
  “霍家变成这样,你真的没有恨过先皇?”郁墨泽问。
  
  顾浅羽斟酌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不是恨,而是不理解为什么祖父没有带铁蹄军反抗,现在多少明白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上要阿照死,阿照也不会反抗。”
  
  顾浅羽也不想这么骚话连天,但没办法她这处境只能拍郁墨泽的马屁。
  
  郁墨泽的指尖掠过顾浅羽的伤口,最后落到她下巴上的咬痕上,他开口,“四王爷醒了,你见到他怎么跟他说这个?”
  
  郁墨泽的意思是顾浅羽怎么跟她解释牙印,起初郁墨泽以为郁子染会死在那个晚上,谁知道人居然活了下来。
  
  顾浅羽抿了一下嘴唇,然后问,“我没有想过,因为我还以为皇上会安排太医……不让四王爷醒过来,您没有想过趁着这个机会下手吗?”
  
  顾浅羽这样说不是在提醒郁墨泽对郁子染下手,而是在试探他打算做什么,要是郁墨泽真想在这个时候下黑手,根本不需要顾浅羽在一旁哔哔。
  
  听见顾浅羽的话,郁墨泽笑了,他用指尖描摹着顾浅羽的唇线,“你这是在跟朕表忠心?”
  
  “我对皇上绝无二心,更不会做以卵击石的事,只有皇上能帮我们霍家平反,而且我的命也是皇上救回来的。”顾浅羽把头压得更低了,她不动声色地避开了郁墨泽的手。
  
  郁墨泽收回了自己的手,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细白瓷瓶,然后扔给了顾浅羽,“别跪着了,好好卧床养伤吧。”
  
  说完郁墨泽转身就走了。
  
  等郁墨泽离开后,顾浅羽才抬起了头,她拿过来郁墨泽甩过来的瓶子嗅了嗅。
  
  顾浅羽还以为郁墨泽给她的是慢性毒药之类的,暗示她毒杀郁子染,没想到居然是上好金疮药。
  
  顾浅羽皱了皱眉头,她试探了一圈也没有试探出郁墨泽想要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