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侠影见风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江花辞已

第三百一十二章 江花辞已


  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
  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到大地上。
  偶然一声鱼跃,冲破江夜的寂静,接着又陷入无边的静谧。
  袁媛摘下了头顶的小帽子,悄悄躲到了城中的一个角落,这时的袁媛忽然间发现,那驻守城门的那些丧尸都已经倒在了地上,袁媛小心点走向一个丧尸,简单的视察了一下,这丧尸已经是死了,而且已经死了很久了,只是这赶尸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能够一直控制住这些尸体的精气,而且能够保持着肉身不腐……
  袁媛捂上口鼻,渐渐离去了这里,这些丧尸很快就会极速腐化,产生的尸气会渐渐包围整个解城的城门口,若是不出意外,这些尸气会包围这里一段时间,甚至可能持续到天亮……
  袁媛只好离去这里,藏好自己……
  疲倦的月亮躲进了云层休息,只留下几颗星星像是在放哨。
  夏夜,热气笼罩着大地,皓月高悬在天空,稀疏的星星快活地眨着眼睛。
  袁媛在无人的街道中走着,走的都是小道,不知道廷飞一行人何时才会出来,探听外面的情况也是必要的……
  忽然间,袁媛听见了屋檐上的脚步跳动着,抬头一看,那人潇洒的在空中翻身,稳稳的站在了袁媛面前……
  “廷飞……?”
  袁媛虽是在黑夜里,但是看着眼前的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袁媛感觉到了廷飞的气息,不过却是有点奇怪……
  “你们成功了?”
  袁媛跟了上去,果不其然就是廷飞,但是廷飞看起来却是极度的闷闷不乐,甚至都不说话……
  “怎么了?”
  袁媛刨根问底的问着,她已经知道了这事态的严重性,为什么只有廷飞一人出来……?
  一瞬间,狂风大作,尘土飞扬,黄豆大的雨点狠狠地砸在地上,紧之后倾盆般的大雨从天上倒了下来,风刮得更猛,雨点被大风吹得打转。
  “哈……哈……哈……”
  廷飞面前响起了啪叽啪叽的间断掌声,那赶尸人的尸体还是尸骨未寒,不曾想这里的万圣阁还有人……
  舒心看着这里的幻境似乎产生了变化,万千鬼火冒起了起来……
  整个九宫法阵已经变得亮堂堂的……
  头发看着里面走出来几个人来,有个女的面熟,身上燃着火光,便是那日在街头与之对战的火女……
  她正依偎在一个霸气无双的标准壮汉旁边,那男人裸露着半身,左眼下闪着一道蜘蛛脸痕,身上缠满着铁链,链头像是一个狂蛇獠牙一般……
  左边的却是一个巫婆一般的老奶,手持一根极寒木杖,眼神低迷,佝偻这蜷曲的背,一件老式长袍,走路踉踉跄跄的,看起来已经有七八十岁了……
  看来,这万圣阁的人还是没有出去啊,廷飞一行人都算错了……
  “想不到你这小子这么狠毒啊,居然三招两式就干掉了我们的前锋大将呢……嘻嘻……”
  那火女挑逗着眼里充满着杀气的廷飞,看起来一点也不关心死去的同伴,而且居然还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
  “小爷我既然能三招两式干掉他,就能三招两式干掉你……”
  廷飞怒目圆睁,龙吟剑直指着那三人……
  “哟,你看看你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火女忽然撒娇到,但是他身旁的那家伙并没有说话……
  “怜香惜玉,你现在能活着有资格在这里和小爷说话,就说明小爷我已经是怜香惜玉了……”
  廷飞的状态又比以前兴奋了起来,他似乎闻到了鲜血的气息……
  “廷飞……”
  舒心打算上前陪着廷飞一起面对着这眼前的三个强敌,但是江花辞却是紧拉着舒心……
  “还是我去吧,你们两个在这,保护好自己……”
  江花辞放开了舒心的手,只身走向前去手中的云河剑熠熠生辉……
  舒心还是停在了原地……
  江花辞缓缓走向廷飞,没几步就站在了廷飞身后……
  但是廷飞并不在意,只是一心一意的看着眼前的那三人……
  忽然间,随着一声轻微的刺如廷飞后背的声音,一切都陷入了寂静……
  廷飞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身上的热量渐渐开始消失……
  廷飞忽然间跪在了地上,江花辞刺入的位置正好是廷飞的心脏……
  舒心忽觉的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上……
  云河姑娘忽然间也失去了自身的控制,被定格在了原地……
  廷飞吐着血,头吃力的转向身后的江花辞……
  “为什……么?”
  廷飞已经快失去了意识……
  “我和你说过,不要相信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江花辞冷眼一笑,拔出了血淋淋的云河剑……
  只见那霸气无比的人走了过来,
  “上天创造出生命,也许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看这个世界究竟可以残忍到什么地步。”
  那人呵呵一笑,廷飞便往后一倒,失去了意识……
  可以宽恕,因为她拥有人所没有的东西,时间和永恒,而他,即使想要赎罪,却已没有多余的力量和生命。
  云河姑娘不知所措,一切都来的太快,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
  她到底也是没有办法……
  江花辞的云河剑渐渐失去了刀尖上的血滴,刀身入鞘,一切都结束了……
  轰隆隆的雷声铺垫后,大雨如期而至,还伴随着一道道击破长空的闪电。
  狂风呼啸,乌云滚滚,大滴大滴的雨水落到地面上,使地面上到处都是跳跃着的水花,像一个个白色的精灵在喧闹地举办舞会。
  雨丝密密麻麻,模糊了人们的视线,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远处的山岗在雨的遮掩下,只露出那一点点绿色的轮廓,仿若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用纱巾遮住自己绿色的衣襟,深怕被别人看见。
  世间万物好似被一层白色的薄纱给笼罩了,透露出一种只属于白色的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