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侠影见风 > 第二百六十章 无病之病

第二百六十章 无病之病


  城墙上的顾影姐妹做出一副不曾见过这些人的样子,姿势举高自傲一般的对着众人……
  “想进迎水城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顾影姐妹对视一笑,兴奋的拔出了剑……
  “九五二七,她们这是要打架……我来会会她们。”
  舒心说罢便拔出了钟翎的凤翎剑,一脸认真的看着这两个人……
  “你住手……”
  廷飞一把拉住了冲动的舒心,将舒心背上的两把剑鞘取下拔出了那把许久未打过架的龙吟剑……
  一股剑之寒气在空中嘶吼着,强大的威力还是与多年之前一样,这就是名剑……
  廷飞自信的看着舒心惊讶是脸庞,小心翼翼的将钟翎放在了舒心的背上,抖了抖肩膀,虽然有些酸痛,不过这种感觉才是最棒的。
  “来吧,先让你们三招……”
  廷飞走上前去,做出了虚幻剑法十六式的出招手法……
  “切……”
  顾影姐妹充满了默契,左右两边从两翼包抄下去,两年未见,两人的剑法速度还是增加了不是一个级别……
  廷飞似乎不得不应对了,廷飞往后退了三步,一刀劈砍下来,正挥砍到了两人的包夹剑势……
  “哟,你这少侠怎么说话不算话,不是说让我们两个小女子三招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手了……”
  顾影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开心的嘲笑着急忙出招的廷飞……
  “哼,你们两个欺负我一个,不仗义。”
  廷飞发力震开了二人,嘟囔着嘴回应着两人的夹攻……
  “可是人家是弱女子嘛……”
  顾莹也是像一位楚楚可怜的小家碧玉一般调戏着廷飞……
  “那就来宠幸宠幸在下吧……”
  廷飞先是使出了五成内力的芒煌之剑,顾影姐妹配合算是天下无双,一晃便到了廷飞后方,直接刺将过去……
  廷飞刀锋一晃,人便消失在了空中,顾影呵呵一笑,回身一挥剑便拦住了廷飞威力平平的龙吟剑……
  两人神秘莫测的嘿嘿挑逗一笑,顾影的剑便与廷飞的龙吟剑缠绕了起来……
  顾莹只是趁势一劈,两人的剑便掉在了地上,廷飞顺势将顾莹的剑一踩,三人的剑便都掉在了满是尘土的地上……
  三人双手空空的看着对方……
  “九五二七,你这个色鬼……!”
  舒心急得直剁脚,却见袁媛姐竟然一脸笑意的走了过去……
  四人相视而笑……
  “你们还知道回来这迎水城啊……”
  顾影姐挑逗起了廷飞,拨了一下廷飞脸上的刀疤……
  “是啊,你们也不来武功山看看我们……”
  廷飞切了一声,剩下的两人便哈哈的笑了起来……
  舒心呆呆的立在了原地……
  与城墙上的众护卫一样…完全不知道情况…
  “好了,好了……”
  廷飞众人听见一股邪魅的声音,便转身一看,妖娆的粼姐便从一旁走了过来……
  她还是原来的那样迷人,妩媚,只不过还没有个如意郎君…难道岚岭的人都是注定要孤独终老的吗,廷飞又在胡思乱想了起来……
  众人介绍了一下各自的情况,钟翎的身体也是粼姐她们没有想到的……
  “对了,袁姑娘你好歹跟丑婆混了两年,随我去渔村看看……”
  “是浮尸的事情吗?”
  “没错……”
  众人便直接先赶到了渔村……
  在渔村,时间仿佛静止不动,头上的云朵向西移去,而南街的房屋和树木十几年没有变样。
  午后的阳光照在街上,两边的房屋都没有现出衰老的颜色。太阳照得人身上微微发热,渔村里有人走过,脸上的皱纹都被太阳照开了。
  麻雀从南街上空飞过,迎风伸展着双翅,借助风力在空中滑行。麻雀甚至比廷飞一行人步行的速度还要慢一些,舒心走出几步再抬头看,它已经落到我的后面去了。
  舒心好奇的看着渔村的外围景色,这是她的第一次,这时的清漪河看上去有古旧的蓝色,比天空的颜色还要深一些,南街的房子也都笼罩了一层低沉的蓝光。
  “报,……”
  远处又跑来一个女兵,
  “刚捞上来一个……”
  “退下吧……”
  众人走了过去……
  这条河在群山间盘绕纠曲、百转千回在太阳的照耀下。鳞波闪闪。小河洋溢着满河的春水,带着来自上游的残萍碎块,高兴地流淌着。
  每一个小小的漩涡,都是一片笑意,映着蓝天白云,和两岸初春的嫩绿,流动着柔和欢快的声河水静悄悄地流淌,闪动着粼粼的水光,就好似闪动着明亮的眼波,凝视着这春天山野的秀色。
  不过一具浮尸使这景色……毁于一旦。
  浮尸静静的躺在那里……舒心等人恶心的捂住了口鼻,快要吐了出来……
  袁媛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检查了死者的全身,死者是一名中年男性,身体表面没有致死的伤痕……
  又吸了一口气,拉出了死者的舌头,也无半点信息……
  而后又观察了眼鼻,耳都无任何致死的迹象……这就让袁媛有点棘手了……
  “粼姐,这死者应该是溺水身亡,或者是被人丢进了河里,而且应该是很深的河……”
  袁媛只能知道这些了,粼姐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毫无所获之后,众人便回了去……
  一阵微风吹过,镜子一般的水面波动起来。鱼儿成群结队地游到水面,张大嘴呼吸着新鲜空气,像是水里的味道并不好受……
  偶尔也有跃出水面的鱼儿,翻个身又落入水中,激起一圈圈的波纹,使水中的倒影晃成一片。
  初夏的傍晚,一名光着膀子的汉子坐在宁静的河边,微风徐徐吹来,一旁的女孩子在柳树下照着镜子梳辫子,远处小朋友们嬉戏玩耍一片欢笑声,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傍晚,那汉子独自走在河边,心里无限的惆怅,柳树也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随风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为他擦去眼角那不易察觉的泪水,让伤心的他得到丝丝安慰。
  河水发出巨吼,吼声就像百门火炮在齐射轰鸣,也像整群恶狼,在放声悲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