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侠影见风 > 第一百零七章 行动开始

第一百零七章 行动开始


  天空的霞光渐渐地淡下去了,深红的颜色变成了绯红,绯红又变为浅红,然后便被吞噬了。
  陈州城已经闭关了一个七天了,人群的躁动还在不安的持续着,许多人们开始有点不习惯这样的陈州城,在客栈看戏的叶齐城主时常被追问道,叶齐城主也只是敷衍的回答。
  时间一久,叶齐城主与小虎也算是老熟人了,叶齐城主一来便与小虎一起看戏,聊聊人生,这对于叶齐城主来说,小虎虽然年纪轻轻,却是一个难道的知音。
  人头攒动的街上,百姓们正在哄抢着蔬菜,这些蔬菜还都是蔫了的,城门一关,城民们吃不到新鲜的蔬菜,摆地摊的商贩也趁机哄抬物价,大家还是抢的不亦乐乎。
  罗寒穿着便衣,带着两个随从,急匆匆的从街边经过,天气异常的闷热,天上露出一点阳光,空中漂浮着热气,还时不时的在晴空中飘点小雨,“真是见鬼。”
  罗寒轻声说道。
  不久他们便抵达了翠霞楼,计划有变,阁主传下来的密令罗寒不得不通报,谁知道街上的谁,谁,谁便是阁主的耳目,现在是罗寒在九宫阁巩固地位的重要时期,一旦出了差错,便会输。
  罗寒咬咬牙,坚持了这么久,失去,得到,理智,他知道他不能输。
  门口的两个清秀女侍卫认得了罗殿主,便直接领了他们进去,一直到阁楼前,女侍卫才将三人拦住,通报之后才能踏入这入口。
  也不知道是时间变得漫长还是罗寒的错觉,许久之后,罗寒才被邀请进去。
  两个随从便守在门口,享受着毒日给他们的馈赠。
  罗寒一进去便看见粼姐病怏怏的躺卧在榻上,一脸惆怅,妩媚。
  “伏粼殿主这是不舒服……”
  罗寒看着粼姐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心情有点紧张。
  “小女子身虚体弱,如此这般水土不服得病也是意料之中,不过还是多谢罗殿主关心,小女子感激不尽。”
  粼姐说罢便虚弱的咳了几声,疲惫的靠在了花边枕头上。
  “在下倒是有个好消息,怕是能安慰一下伏粼殿主。”
  罗寒诡异的脸上呵呵一笑,眼睛撇了撇粼姐还有粼姐身旁的顾影和顾莹。
  “是什么消息让罗殿主亲自来跑一趟。”
  粼姐将头妩媚的扶了起来,好奇的看着帘布外的模糊的罗寒。
  “还是请这两位特使取给伏粼殿主……”
  罗寒拿出一个小盒子来,那便是他不久前收到的夜行八卦令……
  “不用了……”
  话音刚落,一股体香向罗寒铺面而来,转眼间盒子便腾空而起,穿过帘缝落到了粼姐手上。
  罗寒嘴角一扬,轻蔑一笑。
  只见帘帐内的粼姐优雅的坐了起来,将那盒子倒腾翻转了一下,一张崭新的纸条便掉了下来。
  粼姐看着纸上的内容,脸色先是一黑,然后便虚伪的向罗寒笑了笑,“这可真是利索,我也可以早点回我那迎水城,调养下身子。”
  粼姐呵呵一笑,将盒子又扔了出来,正好砸在了罗寒手上。
  “那小的就告辞了,这事就不劳烦伏粼殿主了,伏粼殿主只顾休息便是,在下告退……”
  罗寒便脸上得意的走了出去,轻轻的掩上了门。
  “殿主……”
  顾莹扶起粼姐,粼姐手一挥,“顾影”便倒在了榻上……
  “这罗寒居然拿个假的夜行八卦令糊弄我,得让这贱骨头吃吃苦头,否则他都不知道伏粼这两个字怎么写。”
  粼姐抖了抖肩膀,其实她并没有生病,只是化妆了一个假的顾影,用了轻微的魅惑术制造了傀儡才耽误了时间,为了不让罗寒这心机崽子起疑,才装作生病。
  果然,这天还是要下雨的节奏,当这一切红光都消失了的时候,那突然显得高而远了的天空,则呈现出一片荒灰的颜色。
  唯一透露出一丝朦胧的光亮,在这灰色的天幕上闪烁起来了。它是那么显眼,那么亮,整个广漠的天幕上只有它在那里放射着令人注目的光辉,活像一盏悬挂在高空的明灯。
  它照进了廷飞所在的牢狱……
  一个披着红袍的兵士走进了牢狱,便是铁虎了。
  铁虎拿着今天的午餐毫无阻拦地走进了牢房,来到了廷飞面前。
  廷飞正在草席上睡着觉,监牢中所有的人都一样,第一次看见众人齐刷刷的在睡觉,包括那个沉稳的大叔。
  “起床了!……”
  牢里的几个兵士重重地拍打着铁门,渐渐的,众人从睡梦中清醒来,“怎么回事?”
  众人拍了拍各自的额头,昨天的一切似乎都想不起来了,一回想,脑子便一抽一抽的,像是宿醉了一般。
  廷飞缓缓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分身似的铁虎。
  待到廷飞缓过神来,他忽然失去了记忆一般,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接过了铁虎的饭盒,呆坐在了原地。
  “怎么,小子,那两个貌美如花的姑娘呢,今天来个糙汉子,坏了老子的兴致。”
  大牛又在一如既往的叨叨着,即使他的牢房离廷飞很远。
  廷飞的肚子叫了几声,身体的本能开始督促他吃起饭来,他坐在一角,默默的吃着饭,无助的看着周围的人。
  刚吃完几口,顾影便就走了进来,这次她带了许多的酒菜,包了牢狱的所有人,却见廷飞已经在吃着饭了。
  顾影正边发着饭边好奇着。
  大牛见顾影递过来的饭,便春心荡漾的握住顾影的手,笑眯眯的说道:“嫂子,你可真漂亮,那小子命可真好。”
  顾影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了过去,“别胡说八道,吃你的饭去!”
  大牛好久没有被女人打了,竟笑眯眯的连声答道:“是是是,吃吃吃……”
  魁梧的大牛乖巧的坐了下来,大口吃起饭来。
  “对了,那小子的饭是谁送的?”
  顾影朝廷飞挥了挥手。
  “他啊,是个披着红袍的糙汉子,不知道是哪个家伙。”
  “哦,披着红袍的糙……!”
  顾影一想到是罗寒的手下,便已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廷飞,放下!”
  话音刚落,廷飞的眼神逐渐飘忽起来,四肢无力,呼吸困难,胸口发痛。
  顾影亲眼看着廷飞倒在了眼前,顾影疯狂的抢过牢房的钥匙,打开牢门,在廷飞身前跪了下来……
  廷飞已经没了呼吸,身体开始发凉。
  “廷飞!醒醒!”
  顾影摇着廷飞,不一会儿,廷飞的眼睛,耳朵,鼻孔,嘴巴都流下了血,顾影吓的瘫软在地上。
  客栈里还在演着戏,小虎正与城主看着戏,钟翎靠在窗前,望着人来人往,等待着顾影姐妹的通知,她眼里的每一个背影,每一双眼睛都是廷飞的样子……
  今天的这出戏,如此凄凉,低调的音,缓慢的节奏,仿佛正诉说着什么。
  音低调得略微有些抖动,听起来似乎心也有些抖动,使人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沉闷气息,是否已凝结在这空气中……
  许多客人都提前散了场,阴闷的天气加上这种压抑的戏曲,会加重人们的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