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侠影见风 > 第九十四章 战路无可退

第九十四章 战路无可退


  傍晚的天色越来越昏黄,天上只有飘荡的残云,已空无活物,风儿渐渐变得凉爽,拂过人们的脸庞,似有一种提神醒脑的效果。
  可是在风起云涌的战场上,所有的人都有一种麻木的脸庞,他们分泌着油渍,眼神茫然,他们有时甚至感受不到风的来袭,似乎已经过早的走进了死亡……
  决斗场上终于出现了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人物,魇血殿的罗刹使以及魇血兵,这将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罗刹使牛头从帐营前缓缓走了过来,傲视着一切……
  弓箭手齐刷刷的倒下了,每一个倒下的弓箭手背后,都出现了一个魇血战士,他们带着一模一样的鬼泣面具,迈着相同的步伐,手持小骷髅弯刀,锋利无比,杀人不见血。一袭黑袍,玄之又玄……
  向石虎走来的便是那自带气场的罗刹使牛头。
  魇血殿的罗刹使负责传递各个阎王之间的信息,涉足外交,同时处理一些必要的杂碎,听命于各个阎王,直属于大护法,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魇血殿一般由他们出手,几乎未尝败绩,可想而知罗刹使的实力。
  只见牛头也不掩面,脸上的刀疤可见江湖履历的丰富,脖子上戴着一个项圈,上面全是些牛鬼蛇神,手提大环刀,腰间铜环锁,着衣随意宽松,但霸气外露。
  “少主,接下来就交给我了,你流的血我要让他们百倍偿还……”
  牛头信步朝着石虎走去,完全没有把石虎放在眼里。
  已经歇斯底里的小虎模糊的眼神里出现的是身材魁梧的牛头,他便也放心了,即使蒋叔叔不来,牛头一人也足够了。
  昨晚的小虎与蒋涛秘密谈论的便是这事,小虎心里知道,光靠钟翎和自己是没有胜算能从这么多人手里救出廷飞的,因此他还是与蒋涛签订了协议,这是魔鬼的契约……
  蒋涛答应小虎让他们全身而退,就一定会做到,即使付诸一切,这就是所谓的不成功便成仁的魇血守则的另一部分。
  小虎麻痹的全身正在缓缓的恢复,渐渐的气息逐渐平缓,手指逐渐能动弹……
  “你就是魇血殿罗刹使之一,刘傍?”
  即便是九宫阁的殿主石虎也从来没有见过魇血殿的罗刹使。
  石虎站在一旁,只是听说过魇血殿罗刹使在江湖上的各种谈判,据说没有达到他们要求的,都会在第二天失踪,江湖人称鬼门判官。
  “既然你知道了还不让开。”
  牛头双手插腰,傲气凛然,比那肥矮的石虎远远高出一个头,他站在石虎跟前,完全没有好脸色看,这若是在魇血殿,如果有一个人敢对少主做这种事,早就暗地里被满门抄斩了。
  此时的石虎虽已只有一半的作战能力,但是偏偏那石虎性情暴躁,反应过激。
  “区区一个罗刹使就敢如此嚣张,你们魇血殿还能捅破了天不是!?”
  石虎用尽了所有的气力再次回到了狂虎状态,强烈的罡气又散发出来,围绕在场上。
  “渣滓,找死。……”
  牛头还是一如既往的走向那发力的石虎,脸色平静自然。
  石虎只眼前之人不简单,便将全力集于一记狂虎拳上,若此拳一出,那牛头没有中伤,那便是输了。
  只见这一拳只是如电光一般从小虎眼前掠过,速度之快与之前交战时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石虎也只是正面进攻,完全没有偏移任何一个角度,因为他知道,眼前的那个人根本就不会躲!
  如一声惊雷,纹丝未动的刘傍接住了石虎的全力一拳,罡气在残空中激荡,回旋,扑打在了所有人的脸上。
  石虎刚烈无比的狂虎拳竟然丝毫没有起到打击作用,石虎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气力正在消逝,全身发软,即使是强制恢复战斗状态也不可能消逝如此多的气力。
  发慌的石虎想拔出击到刘傍掌心的铁拳,却被深深黏住了一般,无法动弹。
  “你!可恶……”
  石虎的声音发软,罡气渐渐消失,决斗场上渐渐平静下来,留下的只是石虎痛苦难忍的脸庞。
  “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废物。……”
  刘傍的手一伸一缩,石虎便被远远甩向了身旁围着钟翎的护卫兵们。
  那护卫兵们惊恐未定,众人手忙脚乱的接住石虎,钟翎趁机逃出……
  趁场面混乱,钟翎疾步跑向囚车,廷飞欣喜若狂,憋屈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大干一场了。
  钟翎正跑着跑着,那囚车竟越来越远,直到到了一个人身后……
  看着不高不矮的身材,透露出的气息,这便是罗寒了。
  “罗寒,怎么是你!?”
  钟翎停在了原地,眼前的罗寒散发着一股从未有过的气息,变得更加瘆人,冷峻,像是一个鬼魂一般。
  “钟翎,这一次绝对不能让你救走。……”
  罗寒挡在囚车前面,冷漠异常。
  “可恶,又是你!”
  廷飞咬牙切齿,恨不得炸开这囚笼与罗寒决一死战。
  钟翎身后的照胆剑竟然忽然阴冷起来凉透了钟翎的后背。
  “小姑娘,让开。”
  令人充满窒息的声音从钟翎身后传来,让人惊恐万分。
  刘傍挡在了钟翎身前,钟翎几乎处于一片阴暗中。
  “刘特使,你背信弃义!”
  罗寒此时也还是冒着冷汗,但还是心中愤慨万分。
  “纸场犹可谏,战路无可退!……”
  刘傍面不改色,只是冷冷的说道。
  “你!……被摆了一道啊,哈哈哈……”
  罗寒自知无法挽回,不过那声阴险的笑声又在隐藏着什么……
  “只要你把身后的家伙交出来,从此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刘傍给足了罗寒面子,这是为数不多的跟刘傍交谈的家伙。
  “战路无可退。……”
  罗寒淡然吐出五字……
  倒地的石虎还在艰难的爬着,不知中了什么邪术,全身竟失去了战斗的力气,此刻便如软泥一般任人宰割。
  帐后的火势已经散去,不过和铁虎他们躺在一起的,又多了一批人,水库还在失着水。
  弓箭手们齐刷刷的倒在地上,拦住了帐道,旌旗没有了风的眷顾失去了飘扬的威风,瘪成了一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