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侠影见风 > 第六十七章 夜听声

第六十七章 夜听声


  徐州城的黑夜,蔓延在一条条的街道上,走进了每一个人恐慌的心里……
  惨白的月光穿过重重树影,在黑墨无边的地面上映照出一个个浅白的斑点,诡异的流动着……
  小虎三人紧紧靠在一起,白月光下的影子覆盖了那惨死的剑客,他的身子已经凉了,小虎深沉的用颤抖的手盖上了那死不瞑目的眼神。
  可可害怕到发抖,她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刺激,居然有人在她眼前杀了人。
  口今坊紧紧闭着门,不过事态紧急,还不知道廷飞他们的情况,众人只能首当其冲。
  小虎走到那新颖奇特的木门面前,那木门似乎在召唤着他们,小虎的眼神迷离,他缓缓的伸出手,还没接触到那门,门便自己开了……
  小虎一晃神,回复了正常的眼神。
  “大家小心。”
  可可紧紧抱着袁媛,两人紧跟在小虎身后。
  路边萧瑟的树林,一棵棵屹立着,透着露水的湿痕,反射出月色的银白光。
  幽静无人的道路,默默流露出孤寂的味道,不时从巷道走出一些神秘的黑衣人,个个手拿刀剑,小心翼翼的在街道中穿梭着。
  那口今坊里一片漆黑,透露进来的月光忽的一下消失了,门诡异的关了上。
  可可身体一抖,脸色惊恐。
  整个口今坊弥散着一股腐朽的气息,好像已经荒废很久了,三人正前方只有一盏暗黄色的灯。
  从黄旧的灯罩中时不时闪出微弱的黄光,那光有些奇异,一会儿白,一会儿黄,但总是发着黯淡的哑光。
  原来是一只蛾子在追逐着灯源,不断拍打在那半圆锥的铁质灯罩上,弱小的翅膀有永不放弃的毅力,追随那可能令它死去的光,这是它无法放弃的光亮。
  “有人吗?……”
  小虎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不过没有人回应。
  蜡烛的光渐渐微弱了,似乎要燃尽了。
  “有人吗?”
  袁媛清澈的声音又一次回荡在封闭的空中。
  熄灭前的最后一滴蜡油悬在烛台上,半开着的雕花窗棂上隐隐地发出轧碎核桃的声音,白色窗幔开始不安分地飘动,惨白的月色阴森森地渗进来,纱幔上的褶皱波浮不定,渐渐地显露出一个小孩子的形状,木讷的眼神钉入小虎三人的骨髓。
  楼上响起了源源不断的敲门声,整个口今坊像一瓶要倾翻的血池,谁会成为下一个牺牲者呢,泡在惨淡的血红色中?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现在已经午夜时分,突然一个黑影掠过窗头,可是外面寂静的可怕,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人处在这种环境中,不敢多想只期待黎明的到来!
  忽然,屋内大亮,众人的眼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等到他们再睁开眼的时候,面前的一切都使人不敢相信。
  小虎三人背靠着背,眼前的是各式各样的纸人,纸偶,神魔,跑马,恶鬼比比皆是,烛台上供奉着一个没有任何字迹的木牌,二楼的阁板上悬挂着许多木偶人,坊间墙上挂着许多随风起舞的白绫,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请高人现身。”
  小虎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感觉这口今坊的主人正在某处观察着众人……
  “哈哈哈……哈,若是你们能开出楼上的生死门,便能见到我了。”
  这诡异的笑声比那屠城杀手的笑声还要凛冽,惊悚。
  回音散去,小虎感受到的压力渐渐缩小,直至消失,神秘人收起了威慑力……
  众人走向那所谓的生死门一看,这生死门不过就是平常的一头木门,只是贴了两道生死符,不知道是不是唬人的玩意,但是不同于其他门的是,这门只有一个黑漆漆的小孔,众人毫无头绪。
  墙上的烛光照亮了口今坊的每一处,小虎三人跑下楼看着各式各样的纸像找起了线索。
  小虎翻了翻这些鬼怪像,并无特别之处,只见那牛头下面躲着个球形物体,像个海胆一样,插满了小木棍,小虎在脑海里比对了一般,觉得大小还合适,便拿起这球状物体上了楼。
  袁媛见他一根一根拔着这些小木棍,存着侥幸的心里插着那木门上的黑孔,大多数都是插不进的,偶尔插进去,那门也毫无动静。
  袁媛也看着这群人鬼兽神,好像并没有线索,袁媛便走到了那无名的木牌前,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思路。
  那牌后并不是关公像,也不是天上的神仙,而是一个胖嘟嘟的小孩子,那孩子用白瓷雕铸而成,光滑细腻,不过两手却分离身体,似乎在诉求着什么,顺着伸手的方向看去也并无起眼的东西。
  袁媛疑惑的走了过去,只见可可正在翻找着小物件,如小纸片人,花脸面具,小泥人等等。
  她似乎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特别是这个小娃娃。
  “可可,有找到什么线索吗?”
  袁媛信步走了过去。
  可可正在摆弄着那锣鼓,这是她小时候的玩物,那锣鼓上的白胖子穿着喜庆的肚兜,与那供奉的瓷娃娃像是同一个人。
  鼓声咚咚的响着,这是清脆的声音。
  随着鼓声的声响,一阵阴风吹起了地上的纸片人,那纸片人被吹向了墙角,墙角上的四叶风车转动了起来,吹散了积攒在身上的灰尘……
  “这是……”
  可可心跳加速,向着那风车走去。
  偌大的府邸,看似平静,实则暗藏杀机……
  在另一边,廷飞和钟翎正穿着那府里的衣物,各自拎着一笼屉食物前往未知的地方,在前方带路的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一路上还跟两人讲着规矩,看起来厨房里那被放倒的两个人是新来的,他们正被廷飞两人脱了衣服绑在橱柜里。
  不知道走了几条长廊,拐过了几个拐角,走进了一个突兀的房间,看似是普通房屋,里面实则是一个牢房,那管家毫无防备的打开了牢门,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那管家一听后面没了脚步声,便觉得奇怪。
  管家一转身便被钟翎一拳击晕。
  牢房里各色各样的目光都向廷飞和钟翎投射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