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侠影见风 > 第二十六章 迎水城

第二十六章 迎水城


  斗天苍的筹备工作半月前就开始了,各地人士纷纷揭下散落在各地的江湖令。
  江湖令,朝廷统一监制,以青龙为翼,虎齿为辅,每逢初夏之时,由朝将李重进贴身组织易影卫散落在江湖各地。
  有的藏于辉煌的市锦,有的隐蔽于山间,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来自何方,进入天苍草原的唯一条件就是江湖令。
  许多为了有机会进入斗天苍的江湖人士都为了江湖令大打出手,因此,手握江湖令的人已经经过了第一轮考核。
  斗天苍已迫在眉睫,近几日江湖上又出现了腥风血雨。
  而俗世中的那一抹净土就是这与世无争的武功山。
  武功山上数不尽的诸峰,如笑如眠,带着紫苍的暮色,静躺在绿阴起伏的原野西边,你若叫它一声,好像是这些远山,都能慢慢走上你身边的样子。
  云海飘摇,一伸手就能触摸到似的,廷飞和钟翎正躺在夕阳下的暮色中,任脸上悠悠缓缓的色彩变幻。
  “可可,可可……”
  廷飞陷入了沉思,他完全不知道昨晚怎么会陷入那样的回忆。
  廷飞曾经试着忘记这些往事,但不想今天却又被提起。
  “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用在意的。”
  钟翎看着廷飞严肃的脸庞,很不是适应,她只觉得好像她犯了错。
  “她是我的妹妹。”
  廷飞平静的看向远方。
  “啊!你还有妹妹啊!”
  钟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但是话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小时候的我们生活在一起,我娘说这是爹领养的孩子,但是我们都把他看做是亲人,我当她是亲妹妹,每当有人说她是野孩子的时候,我就打他们,即便打不过。直到有一天我能打赢他们的时候,她却失踪了,我们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廷飞不禁想起儿时的欢乐回忆,不料在此时换来的竟是哀伤和感慨。
  “对不起啊……”
  感动的钟翎心里也感慨万千,眼里似乎圈了一层眼泪。
  “没事,我还有你呢,你长这么大了,可不要走丢了。”
  廷飞看着身旁的钟翎,心中有了一丝欣慰,嘴角微微一笑。
  黄昏晚霞下的廷飞靠在粗壮的苍松上,显得如此坚不可摧,钟翎依偎在了廷飞的怀里,原本干枯的眼角掉了两滴眼泪,钟翎藏着的故事亦或许更加悲悯。
  今晚过后,廷飞似乎换了个人似的,每天都充满着活力。
  每天坚持卯时就起床研读吐纳气谱,一边扎马步一边练习,这样有利于气息流动扩散,起到稳健身心,快速提升气位的效果。
  不过这只是基础罢了,功位的提升还需要实战,除非得到了惊天秘籍或者高人传授几十年的纯阳内功,不过这些廷飞都没有。
  每当到了钟翎练剑的时候,廷飞便会在旁边拿着根木棍比划起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安稳的时光好好享受,因为不知道哪一天就要踏上征程,时刻与危险做伴。
  不知道过了几天,从凉州城回来的粼姐正妖娆的走在岚场,突然间一只鹰像是从空中直线坠落一般,停在了粼姐诱人的肩膀上。
  “露羽青。”
  像是这只鹰的名字,粼姐取下鹰爪上的小纸条,边读着边走进了望风堂。
  不一会儿,露羽青从堂中飞出,迎着风儿扶摇直上,眨眼间,鹰儿不见了踪迹,一根羽毛缓缓飘落在了空旷的岚场。
  吱一声,门开了。
  望风堂里走出粼姐和师尊。
  师尊嘱咐清风去叫来廷飞三人,自己却在原地用手指头算着时间。
  忽然手指不再动了,师尊一皱眉,不知从哪掏出三枚铜钱,往地上一甩,只见三枚铜钱极速在地上旋转,转速渐渐的慢了下来,最终停在了不同方向,不同正反的位置。
  “天枢,贪狼。瑶光,破军。”
  师尊看着地上的铜钱,喃喃自语道。
  “落叶知秋。”
  粼姐居然接上了话,两人相顾无言。
  正当这是,廷飞一行人已经到了望风堂门口。
  “你们收拾收拾,我们可要走了哦。”
  粼姐妖娆的指着众人。
  “去哪儿?”
  廷飞一行人满脸写着疑问。
  “云海城。”
  说罢,粼姐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一个时辰后,山口在等待的还是廷飞一行人,同样的地方,等同样的人。
  天色还早,还没到午间,廷飞他们就感觉到了一丝炎热,即使身边都是茂密的树木野草。
  还没出发,廷飞的水已经喝了一大半。
  “不会又要等到天黑吧。”
  廷飞干燥的喉咙促使他又喝了一大口的水,你还别说,山里的泉水喝着还真能上瘾。
  “你在说什么呢,臭小子。”
  妖娆的粼姐从坡上走了下来,粼姐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廷飞赶紧靠在一旁,其实廷飞只是害怕粼姐身上那股神秘的气味。
  “走吧。”
  粼姐,廷飞一行人朝着山下走去。
  在凉州城里吃了午饭,廷飞都没来得及拜别母亲,便被一辆马车接走了。
  还好廷飞写了张纸条拜托掌柜的代交给袁府的大小姐。
  廷飞没时间写信,只在纸条上写了此次出门的目的,还有对朋友,娘亲的告别。
  经过了一天的颠簸,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乏力的众人从车上跳了下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云海城终于到了。”
  廷飞开心的笑了起来。
  “小子,云海城还远着呢。这是迎水城,你粼姐的地盘。”
  “啊!”
  众人一看这城,不由心生佩服。
  夕阳,欲坠,最后一息温暖的晚霞,湮灭在了这升起的袅袅炊烟中。
  阳光的消失,接踵而来的是这个城镇的夜晚。
  憨厚的车夫从马车上拿下了一件深色长袍,一个桃红面具,一顶针织巧帽子。
  粼姐优雅无比的换上了这些装饰,众人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这是粼姐。
  “粼姐,你干嘛穿成这个样子?”
  廷飞看着身后的桃花脸,不禁想笑。
  粼姐只捂住了廷飞的嘴巴,往那车夫手上扔了两银子。
  廷飞赶紧将那小手拿开退后了好几步,他还是受不了这股味道。
  正当廷飞捂嘴的时候,不经意的廷飞看见车夫开心的咬了一下银子。
  之后,时间似乎停留了一秒,车夫便像是大梦初醒一般,陌生的看着廷飞一行人,牵着马儿往城内慌张的走去。
  “走吧。”
  粼姐压低了帽檐,众人跟着粼姐进入了迎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