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青扬 > 第七章 陨落

第七章 陨落


  躲在不远处的青扬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愤怒起来,但他也帮不上忙,只能继续等待机会。
  “你想干什么?”青宁慌张地质问着。
  “我想干什么?这得问你啊!师妹!”穆原说着话,一只大手便朝着青宁抓去。
  “凝!”青宁打出了一道冰凝真气,然后飞速的退出去一段距离,而穆原的身躯瞬间结起了一层薄冰。
  “嘣!”穆原周身运气,身上的冰层立刻被震碎,冰块四散开来。
  “小小的冰系功法就想震住我,师妹你还嫩了些,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是不会顺从的!”
  “碎天掌!”穆原对青宁打出一掌,周围的花草立刻剧烈摆动起来,犹如飓风一般呼啸而去。
  此时的青宁只能用全身的力量去抵抗,但穆原这一掌太强大了,以自己目前的能力,根本承受不住。
  “呼呼!”青宁被掌风卷飞出去,一直到在悬崖边才落地,不过她并未因此受伤,显然也是穆原手下留情的原因。
  “怎么样?师妹!我看你还是乖乖顺从师兄吧!以后你在宗门内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多少人都羡慕不来!”
  “我呸!和文显蛇鼠一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青宁说完直接往悬崖跳,因为她明白,自己不是穆原的对手,再继续顽抗也只能被他控制,到时贞洁将会不保。
  “父亲母亲,爷爷,青扬,你们保重,宁儿不能陪你们了!”悬崖下传来青宁最后的声音。
  看到青宁直接跳崖,穆原吓了一跳,立刻冲到悬崖边,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
  “唉!师妹你这又是何苦呢?做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穆原摇了摇头叹道。
  眼见事情已发生,穆原也不愿过多逗留,一转身就走了,似乎很稀松平常的样子。
  不远处的青扬此时已经愣住了,这一幕来得太突然,他本想在千钧一发之际冲出去撞这个穆原,让他措手不及之时找准机会逃跑,不成想青宁竟会如此刚烈,这是他意料不到的,青扬的内心此时愤怒地滴血,如若自己有能力,真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杀了穆原。
  在穆原走远后,青扬来到悬崖边上,发出“咩咩!”的叫声,这是他心中发出的呐喊!
  “青宁!你为什么这么傻!”青扬的内心在哀嚎着,仿佛他的天已经塌了。
  青宁是他来到这个异世界里最亲的人,一起陪伴了三年,如果没有青宁,也许他早死了,也是青宁让他活出了“人样”,保存了“人”的尊严,更是让他有活下去的勇气!
  如今青宁陨落了,青扬自己也不知该何去何从,身处这个异世界里举目无亲,青扬也算是无牵无挂,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没有任何牵挂,那才是最大的痛苦,此时他在内心已经决定,结束自己屈辱的“羊生”!
  “青宁,我去陪你,让你黄泉之下不孤单,等我!”
  青扬慢慢地靠近悬崖,缓缓地闭上眼睛,走出了最后的一步……
  坠落中的青扬,再次感受死亡,但他已不再惧怕,然而等待他的并不是死亡,因为此时突然出现了一道灵力,迅速包裹青扬的身躯,让他稳稳的落在崖底,而青宁就在不远处,全身伤痕累累。
  “咩咩!”青扬此时已顾不上疑惑自己为何没死,立刻跑过去查看青宁。
  “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早死了,为了这个女娃值得吗?”在青扬的身后出现一位老者对着他问道。
  “咩咩!”青扬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老者,有些愤怒的叫着!
  “唉!你也该说话了!”只见老者掐着手印,直接往青扬的身上打了一道能量。
  “你为何救我?”青扬有些愤怒的说道。
  “嗯?我能说话了?”
  “你到底是谁?”虽然青扬渴望说话,但此时的他已经觉得不重要了,哀莫大于心死!
  “我叫白漠,是来保护你的!”
  “我不需要你保护,还有你为何不让我死?”
  “身为白泽大帝的后人,这样的死法不觉得憋屈吗?”白漠有些怒意的质问道。
  “白泽大帝?”
  “对!你父亲是我妖族大帝,被奸人所害!你母亲自己在身受重伤之际,用尽最后的精元把你生了下来,你倒好在此自寻短见,不觉得愧对父母,愧对妖族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最亲的人已经死了,我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不死还能干嘛?”
  “放心吧,有我在,这女娃死不了!但是你得给我振作起来!”
  “真的?你有办法救青宁?”青扬立刻来了精神。
  “对,我现在就把她的身体封印起来,不过她的魂魄已经进入冥界,这需要你自己亲自去把她救回来!”
  “我救?我哪来的能力?”
  “嗯!你是白泽大帝的后人,是神兽的后裔,天生不惧冥界的鬼物,只有你能去救她,我也已经唤醒了你的神兽血脉,不然你以为自己现在能说话?”
  “原来如此,那敢问白前辈,我该怎么去救青宁呢?”青扬客气的问道。
  “从现在开始,你就在这崖底修炼,直到进入筑体境化为人形,到时就能够去冥界寻找她的魂魄了,只要你把她的魂魄带回来,我就帮你复活她!”
  “多谢白前辈,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修炼,还望指教!”
  “待会我把妖族的功法传授给你,现在我先封印这女娃的身体!”白漠说着便拿出了一颗白色的珠子放在青宁的嘴里,之后又掐了几个手印往青宁的身体打出了几团能量。
  “好了,前面有个山洞,我把她带过去,你也一起来吧!”白漠说完之后,召唤出他的坐骑把青宁带到了山洞里。
  看着青宁安详地躺在山洞内,青扬的心也就放了下来,此时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尽快复活青宁。
  “白前辈,为何我无缘无故成为了白泽大帝的后裔?晚辈有些不明白!”青扬此时也不知该问什么好。。
  “你是想问你的身世吧?”白泽面带笑容地反问道!
  “嗯嗯!还望前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