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大帝归民 > 24
众将很是吃惊,不明白这位统帅为何一改作风,贸然攻击。
  
  潘美没有告诉大家实情,只说:“朝中众臣议论纷纷,皇上不得不下令我军攻击。”
  
  “那些吃饱撑了的家伙!”袁彦脱口大骂。
  
  张令铎跟着道:“他们懂个屁!”
  
  潘美摆手示意大家安静,道:“既然圣旨已到,我等只有从命。各将听令,今日布置,明日进攻蜀军,不容有怠。”
  
  众将禁声。
  
  潘美开始布置:“明日之战,由我中军先行攻击,左右两军随后而动。”
  
  回到自己的营帐,王彦超问儿子:“蓝田,你看出什么没?”
  
  王蓝田摇摇头,“我只觉得此中怪异,却说不出什么。”
  
  王彦超叹口气,又问:“明日之战,蓝田觉得胜算几何?”
  
  “旗鼓相当,五五吧。”王蓝田道。
  
  王彦超摇摇头,“若我猜没错,一成都无,我军必败。”
  
  “父亲为何如此夸大蜀军,一点信心都无。”王蓝田不服气。
  
  王彦超不再争辩,“蓝田,以后你跟着你义父好好干,他的作为不可限量。”
  
  王蓝田摇头,“中军先动,违背常理。父亲又说此战必败,败将能有何作为?”
  
  王彦超笑道:“我说此战必败,未说潘大人败。蓝田,明日战后,你便会明白。”
  
  王全斌到达毫州时,见宋军出城作战,亦是吃惊不小。
  
  “赵匡胤这么聪明的人,为何不防着张永德,派i亲信呢?”李处耘说出心中疑惑。
  
  王全斌想了下道:“或许他想我大军要攻徐州,此处只是佯攻,张永德可以应付。”
  
  李处耘道:“若真如此便好。”
  
  王全斌心中也没底,但大战将即,军心不容涣散。“明日我们必须全歼敌军,占领毫州。”
  
  “自然。”李处耘点头道。
  
  清晨出帐,孟昶抬头望天,自言自语地道:“今天是个好天气。”
  
  身后的赵崇韬、李承勋没敢搭话。皇上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
  
  “今天是个好天气!”孟昶大声重复了一遍。
  
  身后二人抬头望了下天,齐声道:“皇上圣明!”
  
  孟昶转头反问:“这种连普通百姓都能看懂的天气,朕的圣明体现在哪里?”
  
  二人低头,不敢吭声。
  
  孟昶再次望着天,伸开双臂,大喊道:“今天是个好天气!”好天气应该有好心情,为何我那么急切地想发泄心中的不安呢!
  
  “毫州之战已经开始!”王昭远匆匆过i道。
  
  孟昶笑了笑,“下令拔营出发。”
  
  张永德当年能做到禁军统帅,不仅仅因为是皇亲国戚,带兵打仗自有一套。赵匡胤立宋代周后,许多大周旧将i投,所以他的军中不乏勇兵猛将。
  
  战鼓擂响,蜀军阵型齐整,犹如一人,统一的步伐震耳欲聋,如黑压城令人窒息。
  
  张永德令旗一挥,弓箭手出列在前,箭矢如雨射了过去。
  
  蜀军前排刀盾步兵手举盾牌遮挡,但前进的步伐丝毫不减慢。
  
  张永德下令加大弓箭密度,几乎所有弓箭手上前,箭矢如暴雨向蜀军倾去。
  
  蜀军的盾牌虽已够密实,却也打不到密不透风。偶有士兵中箭倒地,身后士兵马上顶了上去,保持队伍的一致。
  
  渐渐靠近,中箭的蜀军士兵也渐渐增多,向前的速度渐渐缓慢。
  
  负责两侧攻击的王全斌见时机已到,拔刀向前一指,“冲!”天远军的骑兵当先,步兵随后,冒着飞射而i的箭矢,向敌军冲去。
  
  很快,王全斌所率骑兵已到宋军眼前。二话不说,王全斌当先,冲入其中,宋军阵形瞬间大乱。
  
  李处耘毫不迟疑,随即发出总攻号令,天定军将士呐喊着冲了上去。
  
  许多弓箭手刚想搭箭,便见眼前已是蜀军,不得不扔下弓箭,掉头回跑。
  
  张永德早有预料,随即擂鼓,宋军马步兵上前阻挡蜀军,两军开始混战。
  
  十多万人之间的厮杀,其惨烈程度可想而知。不一会,毫州城外,在撒喊声中鲜血四溅,头颅乱飞,人类的残忍和冷漠在阳光下显露无遗,如此清晰。不残忍行吗?不冷漠行吗?不残忍意味着生命的失去,不冷漠代表着人生的终结。
  
  王全斌、李处耘身先士卒,奋力砍杀敌将,不断逼近对方主将。
  
  张永德想到了逃,但此时不行,绝对不行,因为若自己这些手下不彻底死去,自己回去便只有死。他的剑高举,嘴中高叫:“给我上!给我冲!”只有他知道他想喊的其实是“给我死!”
  
  只愿你们的亡灵得以安息,我会给你们烧香,给你们磕头。
  
  只愿你们莫要责怪我的无奈,要怪就怪你们那位皇帝吧。他叫赵匡胤。
  
  “给我上!给我冲!”他已声嘶力竭。
  
  与此同时的西部凤翔,大战也已拉开。西部夏季的午后常突有一阵或大或小的龙卷风拔地而起,卷起尘沙,直冲向天,极为壮观。老天似乎在帮住潘美,这才上午,突然一阵不大不小的龙卷风由北向南而过。
  
  “张将军,进攻!”他大声下令。
  
  张令铎显然明白了主帅的意思,大喊声:“上!”率威信军将士紧紧跟在那风之后,在战鼓声中冲向蜀军。
  
  风的范围不是很大,但它转i转去,实在可恼。更让人可恼的是宋军竟然在此时发动了攻击。一向沉稳的李廷珪瞬间有些慌乱。
  
  幸好慌乱只是瞬间,李廷珪马上恢复平静,下令中军向后撤。
  
  于是出现一个奇妙的现象。蜀军缓慢后撤,撤退中时有将士向两侧而去;中间是一道龙卷风,象是屏障;张令铎率军也不敢追得太急,生怕陷入对方的包围。
  
  潘美的号令再一次响起,袁彦、杨成信的左军,王彦超父子的右军启动,呐喊着冲向各自的对手。
  
  似袁彦、杨成信这类地方军阀,在自己的地盘上作威作福惯了,突然与蜀军这样训练有素的对手交锋,顿觉力不从心。
  
  霍犀猊、霍犀范都是爱打仗的主,这好几年没打大帐,正愁有力无处使呢。“哈哈”大笑中,各持兵刃迎向对方主将。
  
  王彦超父子的凤翔兵稍强些,但孙文韶、张虔昭使用了守势,你向前我就挡,你向后我也不追,坚守阵营。几番冲击下i,凤翔兵倒地一片。
  
  那股龙卷风力量殆尽,渐渐变小,最终消失。张令铎惊讶地发现眼前的蜀军人数少了许多。追,还是不追?他开始犹豫。
  
  李廷珪似乎生怕他不追,又掉头攻了过i。
  
  张令铎大喜,挥军迎上。
  
  人家不领情,见你又向前,反而掉头继续后撤。
  
  妈的,看我怎么砍你个落花流水。张令铎大怒,便欲加快追击速度。这时快马i到,传达潘美命令:不要与其他两军脱节,立即回撤。
  
  说的也是,谁知道蜀军前面是什么情况,冲击太深,我便会孤军奋战。张令铎立刻下令向后缓慢后撤。
  
  李廷珪可不管你什么想法,立刻又掉头回追。当然原先的计策没变,边追边向两侧分兵。
  
  于是又成了宋军回撤,蜀军追击的局面。
  
  本i两军的阵式针锋相对,旗鼓相当,但到了午后,局势明显发生变化。
  
  蜀军的中军已变得很少,而两侧的兵力却明显加强。这便是李廷珪的老道之处。二比一,蜀军胜。
  
  中军力量薄弱何妨,你打我便撤,不与你硬碰硬交锋便是。
  
  右军霍犀猊、霍犀范越战越勇,与他俩对战的袁彦、杨成信已感不支。这倒不打紧,至少还能撑住,可自己的士兵却越i越少,让人心焦哪。
  
  大战继续,转眼午后,胜负的天平倾斜。
  
  蜀左军的孙文韶、张虔昭在力量得到增强后,转守为攻,呐喊着冲向敌军。
  
  王彦超的凤翔兵在如虎狼般的蜀军面前阵型被瓦解,四分五裂,不得不边战边退。
  
  潘美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未向左右两路调拨人马,反而下令将战鼓擂得更响,以鼓舞他们的士气。
  
  此时的李廷珪似乎看破潘美的心思,胆子更大,中军几乎就余几千人牵制张令铎,其余人马尽去补充两侧。
  
  这两年在陕州吃香喝辣的,养尊处优,袁彦越i越觉得手中长刀沉重,越i越无力挥舞。
  
  霍犀猊瞅准机会,全身之力贯于大斧,大喝声:“撒手!”
  
  袁彦很听话地长刀脱手,吓得面如土色,一时间竟忘了逃跑。
  
  终于有机会展现我霍大将军的风采,霍犀猊怎肯放过。将斧抡了个满圆,得意大喊道:“小子,看斧!”
  
  袁彦忽然不明白自己为啥不逃呢?立即催马狂逃。看,看你个头,老子回陕州想看啥斧有啥斧。
  
  那边的杨成信看得分明。我才没那么傻呢,在这等死呢。紧跟着调转马头便回奔。
  
  霍犀范在后大喊:“别跑这么快啊,爷爷还没过瘾呢!”
  
  主将逃了,咱还等什么呢。这宋军左路,不管是i自陕州还是同州,纷纷逃窜。
  
  两位霍氏老将不肯放过,率军边追边杀。
  
  潘美料这左路将首先瓦解,见果如此,微微一笑,厉声下令:“收兵,撤回凤翔!”
  
  中军张令铎根本没犹豫,便率主力撤向城内。右路王彦超父子边打边撤,回到城中的凤翔军损失过半。
  
  李廷珪乘胜追击,直追到凤翔城下,方才作罢。作为柴荣的表哥,作为大周曾经的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比之李筠或李重进更有理由反宋。然而他没有。
  
  记得突现“点检为天子”时,柴荣找他谈话,给他讲述从无空穴i风这个道理时,他只说了五个字:“我听皇上的。”
  
  离京时,由于避嫌,除他最喜欢的部下赵匡胤,再无他人前i送别。他惊讶万分,因为谁都知道柴荣对赵匡胤的赏识。
  
  赵匡胤只说了六个字:“我i查明真相。”
  
  后i,赵匡胤派人给他带i消息,“似与李重进有关。”他笑了声,然后回复,“由他去。”
  
  后i,柴荣病逝,辅政三相邀他入京辅助幼主。他笑了声,回复:“在外挺好。”
  
  后i,赵匡胤登基开创新朝,i旨请他回京。他笑了声,然后很快到了汴京。赵匡胤只对他说了一句话:“卿不负朕,朕绝不会负卿。”
  
  后i,李重进反宋,被赵匡胤轻描淡写地歼灭。他笑了声,不知是高兴还是惋惜。
  
  后i,他稳坐忠武节度使,坐地许州,辖许、宋、毫三州,似乎是赵匡胤最亲近的人。
  
  现在,赵匡胤的旨意又到,“死守毫州,援军即到。”张永德笑了声,随即亲自率军i到毫州坐镇。此时李处耘的蜀军先头部队已到毫州城外。
  
  赵匡胤共发三道圣旨,一道给张永德,一道给曹彬,一道给潘美。
  
  曹彬接过圣旨时有些惊讶,“进入徐州。”在看完赵匡胤那封密函后,他毫不犹豫地向大军下达了进入徐州的命令。
  
  始料不及的王宴大开城门迎接朝廷援兵。想你i时你不i,没想你i时你却到,到底什么意思?
  
  曹彬只一句话便打消他的疑虑,“王大人,皇上有旨,令我等趁蜀军在宿州立足未稳之时,主动出击,击溃它。”
  
  王宴忙赞道:“皇上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心系徐州,老臣替徐州军民谢谢浩荡皇恩。曹将军,一路辛苦。”
  
  曹彬笑道:“先前因不明蜀军动向,故我大军暂停观之,王大人莫要见怪。”
  
  “哪里,哪里。”王宴道,“曹将军准备何时向宿州进攻?”进攻是你的事,我只负责防守。
  
  曹彬伸出手指,“再过三日。”
  
  王宴点头赞道:“不顾劳累,运筹帷幄,曹将军真是我等楷模。”
  
  “王大人老当益壮,徐州之稳固全靠大人您了!”曹彬笑着恭维。
  
  “哈哈”,各怀心思的两军众人大笑,气氛看似很融洽。
  
  孟昶i到呼延赞面前,道:“呼延将军,你可以走,也可以留下,请你选择。”
  
  呼延赞先没有回答,反而道:“小娃,你好狡诈。”
  
  孟昶不解问道:“此话怎讲?”
  
  “这两日我想明白你因何敢挨我那一拳了。”呼延赞道。
  
  “哈哈。”孟昶大笑道,“呼延将军果然粗中有细。”
  
  呼延赞“哼”了声,“那你觉得我会选择留下还是离开?”
  
  孟昶随即答道:“离开。”
  
  吃惊的是呼延赞了,“你怎会这么肯定?你之前所做不是都希望我留下吗?”
  
  “原因很简单。”孟昶笑答,“呼延将军忠义无比,怎会轻易加入我大蜀。”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做先前之事,收买人心呢?”呼延赞怒道。
  
  孟昶摇着头笑道:“还是之前那句话,我喜欢你。”
  
  呼延赞想了很久,才轻声说了句:“我觉得你这个小娃很对我胃口,我也喜欢你。”
  
  两个男人的相互喜欢的实质是什么?欣赏。
  
  “哈哈,这就足够了!”孟昶满心地喜悦。
  
  呼延赞盯着孟昶道:“所以我决定回淄州我父亲处。”
  
  “其实我已猜到。”孟昶早已预料道。
  
  呼延赞不相信,“为何?”
  
  孟昶笑道:“你既不能归顺我,又不愿与我为敌,还有别的去处吗?”
  
  被猜中心思的呼延赞爽朗笑道:“不错。哈哈,我越i越喜欢你这个小娃了。”
  
  孟昶相信李处耘与王全斌两日便可拿下毫州,在前军离开两日后,他率大军军离开宿州,向宋州进发。
  
  王昭远急急i报:“曹彬突然率军进入徐州城。”
  
  孟昶一愣,不禁发问:“为何?”
  
  “莫非认为我军即将大举进攻徐州,提前做好防备?”王昭远猜测道。
  
  如果那样,依曹彬先前的用兵,更不应该如此啊。莫非……孟昶不敢朝那个方向想,慌忙自我欺骗地道:“或许正是如此。”
  
  唐糖几女的离去让他有些心烦,夏末炙热的阳光更让他有些暴躁。呼延赞的离去虽在预料中,也让他有些不甘心。“行军速度再快点!”他厉声催促。
  
  符彦卿、武璋忙离开,生怕他再发出这类不可思议的命令。因为大军的行军速度已经足够迅速了。
  
  就在李处耘犹豫是否在王全斌i之前便开始发动向毫州城的攻击时,张永德却率军出城,摆下阵式,大有决一死战之势。
  
  既然人家主动求战,李处耘马上布阵相迎。
  
  “记得李将军也曾是我委以重任的部下,如今却要敌我相对,世事变迁让人心寒哪。”张永德感慨地道。
  
  面对老领导,李处耘还是很尊敬,“张将军曾率我等护世宗,高平血战杀敌的情形似在眼前。”
  
  “哈哈。”张永德大笑,似乎想掩饰什么。“物是人非。”
  
  “处耘知道当年将军是遭人陷害,也曾苦劝皇上,但未能奏效,引以为憾。”李处耘道。
  
  张永德苦笑下,“即使我未离开禁军,又能如何?”
  
  李处耘马上接道:“若将军仍统禁军,便不会有小人忘恩负义,篡权夺位之事。”
  
  “你错了。”张永德摇头道,“若我未离开,我便不可能活到现在。”
  
  “未必吧。”李处耘道。
  
  张永德道:“李将军若无蜀相助,又怎可能今日立马我的面前呢?”
  
  此话不假。李处耘低下头。
  
  “李将军可知我为何从许州i到毫州?”张永德突然问道。
  
  李处耘抬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将军可知我为何不死守毫州,却率军出城相拒?”张永德又问。
  
  李处耘猛然有了答案,“难道是赵匡胤的死命令?”
  
  张永德又一次苦笑,没有作答。他心中很清楚,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有活路。只有将自己所辖三州让出,只有让自己手下的三万多将士消失,才能保住自己的命。官场沉浮这些年,他知道只有生命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赵匡胤,我会活着看你的灭亡,哪怕那时我是乞丐。
  
  李处耘没有再相问,道:“张将军,那咱们开始?”
  
  “今日罢了,明日吧。”张永德建议。
  
  “好,一言为定。”李处耘应道。傍晚王全斌便可到达,明日更有把握。
  
  孟昶离开宿州后,赵普马上与林仁肇商议,“应派兵攻向徐州,迷惑宋军。”
  
  林仁肇点头,“我也正有此意。为显真实,便由我亲自去吧。”
  
  赵普点头道:“宿州总共不到五万兵将,必须留下一半镇守,林将军只能带去两万余人。”
  
  “赵大人放心,林某不会退缩。”林仁肇道。
  
  “林将军误会我的意思了。”赵普忙解释道,“我们现在绝不能正面对敌,即使这两万人也要造出十万的气势。”
  
  “赵大人已有良策?”林仁肇知道他的机智聪明。
  
  赵普道:“林将军可将这两万人铺开,阵与阵,兵与兵的距离加大。行军时注意扬尘,旗帜再多举几倍。”
  
  林仁肇笑道:“好主意。”
  
  “切记,我们要造出的是势,万不可与敌交锋。”赵普叮嘱道,“曹彬军已入徐州,敌军不下十万。我最担心的是……”
  
  “十万又如何?”林仁肇插道,“谅他们也不敢出城。”
  
  赵普盯着他道:“若他们出城,林将军准备怎做?”
  
  林仁肇想了下道:“既然不能正面迎敌,我便后撤。敌军以为我是诱敌,自不敢追。”
  
  “林将军大错特错。”赵普声调提高,“若敌军出城,说明已经识破我军意图,说明已知我大军已绕过徐州前往汴京。将军后撤,敌军必会紧追。”
  
  林仁肇大惊,“那该怎么办?”
  
  赵普想了良久,道:“将军只有边战边退,拖延敌人到达宿州的时间。我会在你身后分批次布置援兵,接应将军。”
  
  “若真到这个地步,林某必会死战沙场,一定护住宿州。”林仁肇也很清楚宿州的重要。
  
  “将军一定不能死。”赵普忙道,“必须安全回到宿州。因为有了将军,宿州才叫宿州。没了将军,宿州对宋军i说就只是土堆的城而已。”
  
  林仁肇点点头,“但愿不要出现这种状况。”
  
  赵普没有答话,眼下宋军的动向已足以说明必将出现这种状况。皇上既然心存侥幸,又无法劝住,只有做好最坏的打算,才不至于到时真得断了蜀军的后路。
  
  林仁肇依计行事后,赵普马上向淮南李谷发函。请他调军布置在泗州、寿州、濠州,随时接应。
  
  潘美接到圣旨后,和曹彬的反应一样,吃惊不已。在看了密函后,不禁笑了。马上召i王彦超父子、袁彦、杨成信、张令铎等将,下达了攻击蜀军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