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表妹有光环 > 第十四章
青楼楚馆这样的地方,魏临听过,却没去过。
  
  有些人喜欢在见识过尸山血海之后去温柔乡里找慰藉,魏临却只愿意埋在兵书中,再不然就是一遍遍地骑着踏雪去稳固城池,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趣。
  
  他也听旁人提起,那些红粉佳人出没的地方是个什么情形。
  
  乱世中的女子多的是可怜人,各有各的可怜。
  
  可无论如何,都不是自己才十四岁的小弟跑去青楼里寻欢作乐的理由!
  
  魏临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失态,他心里是感激霍云岚的,若不是自家表妹说要带着鱼圆回去吃,他们这会儿只怕已经进了广泰楼,也就捉不到老四了。
  
  不过那地方不是好姑娘该去的,魏临便对着霍云岚温声道:“出了些事,我要去瞧瞧,表妹先回去吧。”
  
  却不知霍云岚比他还清楚那聆音阁是个什么地方,里面的姑娘们个个娇娇软软的,霍云岚知她们大多苦楚,可这会儿她是绝不会走的。
  
  笑话,相公要去那地方,霍云岚自然要守在门口等他出来。
  
  若是一去不回,那冲进去抓人也方便些。
  
  面上霍云岚只是温软浅笑:“我等相公一起回。”
  
  只是霍大姑娘不知道,她心里有事儿,哪怕表情依旧,但是声音难免带出了几分不同,听在魏临的耳朵里那就是甜腻腻的,尤其是那声“相公”,直接叫到了心坎里,生生的把刚刚因为老四而暴躁的心安抚下来大半。
  
  魏临脸上也有了笑,点了点头:“我速去速回。”而后便转过身,深吸一口气,敛了笑意,沉声道,“四安,带上两个人跟我走,剩下的留下来保护三少奶奶。”
  
  “是。”
  
  走了两步,魏临猛然想起上次成亲路上,差点被匪人摸到了花轿的事情,他脚步顿住,回过头,声音淡淡:“若是再出纰漏……”
  
  话没说完,越是这样说一半藏一半的最吓人。
  
  这位魏大人在霍云岚面前是个好脾性的,可是在场的都是他的亲随,谁没见过他浑身浴血犹如杀神的模样?
  
  威胁,点到即止,就够他们吓死自己。
  
  几人挺直背脊,回道:“大人放心,我等定然尽心竭力。”说到最后都有些破音。
  
  魏临这才点点头,郑四安紧紧跟在魏临身后,引着他走向了聆音阁。
  
  其实郑四安的心里也有些忐忑。
  
  在书里,对魏家四郎并没有多少笔墨,只说他早早亡故,连名字都不曾提起。
  
  不过男主都能铁树开花娶老婆,魏四郎生龙活虎也没什么奇怪的。
  
  真的让郑四安记挂的,是他穿书以来,学得多见得多,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带着男主逛青楼。
  
  还是当着三少奶奶的面拽走人的……
  
  郑四安觉得自己也算得上是胆子比天大了。
  
  等到了聆音阁前时,郑四安已经整理好了心情,露出了几分笑意,缓步进去。
  
  魏家四郎来逛青楼不是好事儿,不过也不好这么闹起来,能心平气和的带走才是好的。
  
  而两人刚一进门,就引起了老鸨的注意。
  
  她是不认识魏临的,只听说过魏家出了个校尉大人,但是魏临刚回来时间不久,除了剿匪就是娶亲,轻易不出门,老鸨并不知道他的长相。
  
  但是在风月场打混的大多是人精,只是打眼看看他们的打扮气度就知道这是两位有闲钱的主儿。
  
  老鸨立刻摇晃着帕子走过来,见他们面生,便猜到可能是头回来的,声音格外热情:“两位公子瞧着面善的很啊,进来坐坐,我们的茶水点心都是上好的。”
  
  只说吃喝,不说姑娘,省的把人家公子哥给羞臊走了。
  
  魏临却半分没有领老鸨的情,声音冷硬:“二楼最东边是谁的房间?”
  
  老鸨笑起来:“一瞧公子就是眼光好的,那是红梢。”
  
  “红烧?”魏临微微皱眉,莫不是自家四郎是来这地方吃饭的?
  
  老鸨笑盈盈道:“红梢姑娘可是我们这里的头牌,可惜这会儿已经有贵客了,两位可要瞧瞧其他姑娘?”
  
  郑四安忙道:“不必,寻个清净屋子,上些茶点便是,银钱不会少你的。”
  
  老鸨笑容依旧,半点不觉得奇怪。
  
  她这聆音阁说是青楼,也是消遣之处,有些面皮薄的公子来了以后还要端着,头两回都是要装模作样的瞧瞧看看,然后才能放开胆子。
  
  这会儿老鸨只管笑着让人引着两人上去,就去红梢旁边的房间,多的半点没问。
  
  却不知,两人刚一进门,魏临就站起身来,翻窗出去,扒着房檐,直接去到了隔壁厢房。
  
  郑四安本以为魏临会走门的,没想到自家大人这么不走寻常路。
  
  别无他法,郑四安也只得跟着魏临一起顺着窗户过去。
  
  不过他翻窗的动作不够利落,很是耗费了一番工夫,等进去时,就看到屋子里已经是一片狼藉。
  
  身着薄纱的女子瑟瑟发抖的躲在墙角,想来这便是红梢,旁边是一张翻倒的古筝,看样子就知道是被人踢翻的。
  
  而地上躺着蓝衫少年,瞧着模样是晕过去了。
  
  郑四安以为是魏临气不过把他打晕,赶忙上前,道:“大人,四少爷还年轻,手下留情。”
  
  魏临手里拿着个白瓷酒盅,闻了下,声音平缓:“不是我做的,这酒有问题。”
  
  话音刚落,刚刚还被吓成鹌鹑的红梢就突然起身,跑向了大开的窗户,作势要跳楼。
  
  魏临直接把手上的酒盅扔出去,精准的打在了女人的膝盖窝。
  
  红梢脚下一软瘫坐在地,再想起身时已经被郑四安给制住了。
  
  也不用魏临吩咐,郑四安干脆利落的卸掉了女人的下巴防着她自尽,而后抽出绳子,把红梢捆了个严实。
  
  此时红梢脸上已经没了瑟缩模样,眉目间隐隐能看出几分凶狠,还有些绝望。
  
  魏临却看都没看她,直接在房中翻找起来,甚至一掌劈了架子床,终于在床板的暗格里找到了几封信。
  
  没看内容,光凭信封上那个似鱼有翼的图腾便知道这信的来路。
  
  魏临将这几封信塞到怀里,而后大步走到了红梢面前,声音低沉:“你是齐王的人。”
  
  这话魏临说得十分笃定,显然是有了十足把握,一旁的郑四安背后却是一层冷汗。
  
  如今三国鼎立,北方成国雄霸一方,南方则是楚国、齐国割据对立。
  
  算起来,这楚王与齐王间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不过大势当前,谁对谁都没留过后手。
  
  现如今,有个齐王派来的女子在青楼里迷晕了楚王手下校尉的弟弟,其中用意不难猜出,或威胁或暗害,假若今日不来这么一趟,只怕以后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甚至还会丢掉命去。
  
  郑四安打了个寒颤。
  
  剧情里只说魏四郎因故身亡,可是却没提过到底何故。
  
  现在想来,这次的事情应该就是在书中被隐去的魏四郎的劫数了。
  
  魏临也想到了这些,面上分毫不显,只管对着郑四安道:“带走,想办法撬开她的嘴。”
  
  红梢急了,可是她的下巴被卸掉,这会儿只能发出些“啊啊”的声音。
  
  郑四安招呼了一声,楼下等着的两名亲随就现了身,飞身接住了被捆成粽子的红梢,而后就趁着夜色快步离去。
  
  魏临却没有往那边看,他知道郑四安是会处理好的。
  
  他只管缓步走到了魏四郎跟前,低头瞧了瞧依然昏厥的四弟,一言不发的伸手拿过架子上的水盆,直接泼到了魏四郎脸上。
  
  水冷得很,魏四郎登时就被激醒了。
  
  他的脑袋有些晕,一时间分不清楚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梦中。
  
  魏临却不跟他客气,一把拎着他的脖领子,从齿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居然敢来这种地方。”
  
  被他抓着的四郎魏宁有些懵,晃了一下神,才愣愣开口:“你是,三哥?”
  
  魏临眉头紧皱,“嗯”了一声,却没有松开他。
  
  却没想到魏宁认出他来后,立刻梗着脖子嚷嚷:“我就来,我和红梢两情相悦,我要娶她!”
  
  郑四安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小少爷当真是年纪小,什么话都敢说。
  
  这副模样,用郑四安的话说,那就是叛逆期到了,明明啥事没有,非要熊一下子才高兴,越是在亲近的人面前就越熊。
  
  魏临却没笑,而是瞧着他道:“你碰过她了?”
  
  魏宁脸上一红,小声道:“还没有。”
  
  他年纪尚轻,又是一只在书院里,接触的人不多,心思也单纯,被人引来了这聆音阁,红梢又是个会说温声软语的,一来二去魏宁就爱慕起人家来。
  
  郑四安见他这样就知道,四少爷这是不走肾,走心了。
  
  想来也是,魏宁才十四岁,怕是什么都不懂呢。
  
  魏临点点头,声音淡淡:“还有救。”
  
  魏宁愣了一下:“……什么?”
  
  魏临瞧着他,道:“那女子是别国来的,为的就是引诱你,不然你当真以为就你这副柴火杆模样,瘦,还矮,真能让姑娘喜欢?”
  
  魏宁:……
  
  一时间,魏四郎不知道是难过他的爱情梦碎,还是伤心自己又矮又瘦。
  
  魏临表情平板,盯着他问道:“你以后,还想不想来这种地方?”
  
  魏宁还有点没搞清楚状况,只是下意识点头。
  
  他这个年纪正是躁动的时候,有点花花心思再正常不过。
  
  魏临嘴角微动,只是这个笑让魏宁觉得背脊发麻,手脚冰凉。
  
  下一刻,魏大人一甩手,就把魏宁给扔到了软榻上。
  
  从一开始,让魏临气恼的就不是自家四弟引来了个女细作,毕竟派人的是齐王,下手的是红梢,硬说起来四郎也就是个识人不清,不过在魏临心里,四弟一直都是傻乎乎的,被骗很正常。
  
  真正让魏临生气的是,这人小小年纪却不好好念书,满脑子想的都是乱七八糟。
  
  不早早收拾一下,只怕以后就要成了祸害。
  
  祸害自己,还会祸害家人。
  
  于是魏临利落的把魏宁的胳膊捆了,又沉着声音问了句:“以后还来不来?”
  
  魏宁年纪轻,经不起激,这会儿叉开腿坐在软榻上,就算心里已经怕得发抖,可是嘴上依然嚷嚷:“为什么不能来?别人都能,我也能!”
  
  魏临没说话,只是从袖中抽出了一把匕首。
  
  上面有着漂亮的绿宝石,郑四安认出是楚王送给他的那把。
  
  下一秒,魏临就将匕首扎在了魏宁的两腿之间!
  
  这匕首虽没开刃,但是架不住魏临的力气大,这一扎,居然直接扎透了软榻,直接戳在了魏宁面前,刀背闪烁的凛凛寒光,瞧着格外瘆人。
  
  魏宁登时愣住了,而后便是冷汗直冒。
  
  三哥,三哥这是要作甚……
  
  就听魏临沉声道:“如今世事艰难,行差步错就是万劫不复,不但自己受累,还会牵连家人。你若不改,那我就帮你改。”
  
  魏宁刚才鼓起来的小躁动早就没了影子,这会儿吓得牙齿打颤:“怎……怎么改?”
  
  魏临看了他一眼:“断了孽根,也就安稳了,放心吧,哥哥们待你好,会给你过继的孩子的。”
  
  ……什么!
  
  此话一出,魏宁吓得差点又晕过去,一旁的郑四安也是一脸懵。
  
  不过很快郑四安就反应过来,魏临这是吓唬他的,匕首压根没开刃,真的想下手,魏临只要长剑一抖,说切哪里就切哪里。
  
  而且看魏临那模样,也是故意做出姿态来,准备一次就把魏四郎给收拾服了。
  
  孩子犯熊老不好?抽一顿就好了。
  
  可是魏宁看不出真假,扯着嗓子就要嚎:“啊啊啊唔……”
  
  刚开口,就被魏临一把捂住了嘴,把他所有声音都堵了回去。
  
  郑四安则是转过身,表情淡定的往外走,还贴心的关好了门。
  
  魏临忙着教育弟弟,自己没必要围观,反正危机尽去,剩下的就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事了。
  
  不过郑四安还记得魏临劈了一张床,便拿出几个小银锭当做赔偿。
  
  路过老鸨时,他听到这位风韵犹存的妇人乐呵呵的道:“还是咱们红梢有本事,瞧瞧,把四少爷伺候的多好。”
  
  ……叫的这么惨,哪儿好了?
  
  郑四安眼皮一跳,心里道,这青楼楚馆他是再也不想来了。
  
  等出了门,郑四安就准备去找三少奶奶的马车守着。
  
  哥哥收拾弟弟,收拾完了只怕魏临心情也不会多好,与其到时候撞到枪口上,倒不如去保护三少奶奶,反正郑四安也看透了,自家大人铁树开花以后就是蜜里调油,对着三少奶奶总是没脾气的。
  
  算来算去,还是霍云岚身边最安全。
  
  可是郑四安没想到,霍云岚并没有留在原地等候,而是让人把马车赶到了聆音阁不远的拐角处。
  
  霍云岚就安安稳稳的坐在马车里,神色淡定,眼睛却一直在往外看,心里算着时辰,时刻准备让人进去把表哥拽出来。
  
  见郑四安来了,霍云岚笑容依旧,只是指尖微微收进:“表哥怎么没来?”
  
  郑四安忙道:“大人……跟四少爷说道理呢。”
  
  霍云岚不信:“他还会说道理?”自家表哥分明是只动手不动口的。
  
  郑四安轻咳一声,道:“可能也稍微吓唬了一下。”
  
  没想到这话反倒更让霍云岚相信,她点点头,放下了心。
  
  就在这时,从小巷子里走出了两个人。
  
  为首的是个佝偻身子的妇人,身后跟着个小姑娘,穿着破烂,年纪不大,只有脸面被擦得干干净净,还捆了手,看两人模样就能猜出这是人牙子带人去发卖的。
  
  就在这时,小姑娘脚下一绊,跌倒在地,原本褴褛的衣裳撕了个大口子,引得妇人张口便骂。
  
  郑四安想要把马车带远些,不让这事儿脏了霍云岚的耳朵,却听霍云岚道:“等等。”
  
  霍云岚下了马车,细细的瞧,远远的看到女孩露出来的小臂上有块烫伤。
  
  形状,像极了那天魏临拿给她看的天马图案。
  
  霍云岚记性好,立刻想起魏临说过,那副图是从徐承平交出来的铜饰上拓下来的。
  
  见人牙子拽着女孩要走,霍云岚忙对着郑四安道:“那小姑娘我瞧上了,烦劳把总帮我去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