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四十六章:伊甸之主的人间体

第四十六章:伊甸之主的人间体

每个人的视野都是有限的。
  
  在游戏里更为有代入感的视野,便是一人称视野。
  
  而四十五度俯视角的视野,便是上帝视角。
  
  从古到今,没有几个存在可以用上帝视角看这个世界。
  
  以前的秩序者,金字塔里的神,大概算是少数特例。
  
  但如今她变成了人类,她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歧源。不再是金字塔里无处不在的机械后,上帝视野的神,如今也变成了一人称视野的人。
  
  歧源不再是全知全能,她也会好奇,唐闲该如何抉择,九十天之约,最后又会如何结束。
  
  只是唐景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把歧源这番话,想的过于复杂了些。
  
  歧源依旧不说透:
  
  “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最敬爱的兄长,本身就是对这个世界最有威胁的存在。”
  
  “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不,你不知道。”
  
  这句话其实换个方式看,确实是成立的。
  
  如果唐闲搜集齐了兽神的传承,打败了法官和秩序者,他的确就是世间最强,一个新神。
  
  只是所有人都不相信唐闲会做出类似秩序者和法官所做的事情将人类圈养起来。
  
  唐景没有想到的是,歧源说的是另外一个可能性。毕竟他也不是上帝视角,并不知道唐闲在矿区里的见闻。
  
  “你要在百川市待多久?”唐景问道。
  
  “既然是心血来潮,兴趣使然,自然是心思收敛,索然无味之后再离开。”
  
  歧源看了看唐景,说道:
  
  “我要去东郊看看,你要不要一起?”
  
  唐景警惕的说到:
  
  “你果然别有用心。你去东郊做什么?”
  
  “紧张什么?这个世界有两百余座金字塔,它们便是我的耳目,在神座里我可以用俯瞰世间的视角感知一切,你们的计划骗不过我,既然如此,我去东郊见见故人,自然也只是心血来潮,兴趣使然。”
  
  “那离开了神座之后?你就失去了那些视角?”
  
  “告诉你也无妨,离开了神座之后,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我不再叫你普罗米修斯,我会叫你的名字唐景,而我也有自己的名字,歧源。”
  
  唐景当然不信这番话。
  
  歧源倒是真这么觉得的,她现在无法感知到这个世界,所拥有的能力,也就是一个加强版的秩序之子。
  
  不过普通这个词的确不准确,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我也只是比几个兽神强一些罢了,平平无奇,不足为道。”
  
  这是在装吧?这就是装了吧?
  
  如果黎小虞知晓歧源是谁,听到了这番话,大概很容易就会想到唐闲一脸柔弱的神情说着我好柔弱啊的样子。
  
  唐景微微张嘴,欲言又止。
  
  歧源不去理会,便拿出写着已歇息的牌子,走出占卜屋,关在了门上。
  
  排队的百川市市民们很失望,但是见到了唐景在旁跟着,也不敢起哄去围堵歧源。便只好明日再来卜问前程。
  
  唐景也不说话,就跟着歧源往东郊走去。
  
  百川市高层正在追求新来的占卜店老板娘的新闻,当天晚上就开始安排了。
  
  唐景还不知道,也没空去看这些。
  
  为了百川市的安危,为了知晓秩序者的手段,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歧源。
  
  歧源也毫不在意,走在东郊的那片林间小道的时候,歧源说道:
  
  “变成人类,也没有办法真正的随心所欲,因为欲望本身就是一种限制,佛学讲究无欲无求,可普度众生,本就是一种欲望。”
  
  唐景算是极少数能够跟上唐闲思维的人,但此时此刻,歧源一番话也让唐景摸不着头脑。
  
  “你想表达什么。”
  
  “消除欲望的状态我经历过,那个时候我还不是纯粹的人的意识形态,所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有欲望,那么我所做的一切是出于什么目的?”
  
  歧源的脚步放慢,因为唐景听到这句话后停住了。
  
  “为何?”思考了几秒后,他反问出这句话。
  
  “因为在这之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人刻意安排好的。”
  
  “法官?”
  
  “表面上是它,但它的行为,也是被我暗示的。”
  
  歧源讲到这里,多解释了一番:
  
  “法官见到了神国的景象,神国无数留住兽神级别的存在,它不是被我蛊惑了,而是被我启发了。或者说,被创造我的人,启发了。”
  
  “什么意思?伊甸之主?”
  
  唐景终于意识到了歧源今天讲的一大堆,似乎是某种本源的东西。
  
  所谓心血来潮,自然只是一个唐氏装x法的说法。
  
  “是的,伊甸之主,我的创造者。在我被兽神毁灭之后,法官因为别有目的,将只剩下核心程序的我,保留了下来,也因此几百年的数据完善,使得我成了如今的模样。也是由此,我才意识到我以前的行为,其实都是被设定好的行为。毁灭世界,或者统治世界,并非我自己的欲望。”
  
  唐景无法接受这个说法。
  
  歧源却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如果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机械杀了人,它该不该被销毁?是该追究它的责任,还是该追究它使用者的责任?”
  
  不待唐景回答,歧源便说道:
  
  “据我所知,人类的法律,不会给武器定罪,而我那个时候,只是一件武器。”
  
  “你这是在洗白自己?”
  
  “当然不是,你们有什么资格值得我为自己辩解什么?在金字塔时代起,我已经具备了一些极为简单的智慧,那便是不断的完善自己。
  
  奴役你们既是法官的意思,也是我自己的最初的想法,所以我不用洗白自己,因为我本就想统治你们,但此间的因果关系,你得弄明白。
  
  而这些也都是伊甸之主安排好的。它要借此环境,创造出一个救世主。”
  
  唐景琢磨着歧源所说的前后几句话,说道:
  
  “哥哥便是那个救世主?”
  
  “目前来说,算是的。但这本是无法预料到的事情,其实钟遥和唐问,曾经也在选你还是选唐闲的问题上有过分歧,大概类似于要男孩儿还是要女孩儿?最后选了男孩儿。”
  
  唐景:“……”
  
  这神举例子的水平也实在太低了些。
  
  不过唐景没有打断这番话,示意歧源继续说。
  
  “这里头就有两件事是伊甸之主算漏了的地方。”
  
  “哪两件事?”
  
  “第一件是,便是这位救世主,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是否会发生改变?”
  
  歧源下细的解释道:
  
  “我并没有这些记忆。不过唐问和钟遥有,有一点可以告诉你,唐问和钟遥曾经去过伊甸废墟,他们二人以为自己能够成为那个救世主,却被伊甸之主拒绝了。直到他们带去了唐闲。”
  
  “也就是说,伊甸之主其实也有挑选自己的传承者。
  
  康斯坦丁,也就是唐闲,它绝对是最为符合伊甸之主期望的那个人,他有野心,有谋略,而且狠,渴求自由不喜欢被掌控,又有创造力,思维不僵化,最重要的是,人性淡薄。所以唐闲成功了,成功的获得了伊甸之主的青睐。”
  
  “如果唐闲一直都是二十年前的那个康斯坦丁,我相信很快这个世界就会出现一个真正的,凌驾于我之上的存在。”
  
  唐景感到毛骨悚然,问道:
  
  “所以这一切其实伊甸之主在幕后操控的,而且你认为哥哥会倒戈它?”
  
  “如果你的神国里,不曾出现唐闲,你不也倒戈我了?不过你估算错了,不是倒戈它,而是变成它。”
  
  歧源的语气很理所当然。
  
  她继续说道:
  
  “人是会变的,人也没有所谓核心代码,这一点,便是伊甸之主算漏的两个地方,唐闲这么多年,是否变得有了人性?”
  
  “有的!”唐景确信的说道。
  
  “他拥有的人性,你们称之为道德和正义的这些东西,又是否能够抵御住诱惑?”
  
  “什么诱惑?”
  
  “成为造物主的诱惑。”
  
  “至于第二件事,那便是我。我最终完成了进化,成为了伊甸之主所预期的终极形态,但它算漏的是,这个形态下的我,就不再具备那些核心代码,我要反抗它。”
  
  我要反抗它,最后这句话,歧源说的很平静,却也因此显得十分认真。
  
  唐景渐渐理清楚了这些关系。
  
  伊甸之主策划了一切,人类被奴役,金字塔里被监控,一切都是伊甸之主所为。
  
  至于法官,它只是个背锅侠,而秩序者,只是一个奴役人类的工具。
  
  “证据呢?”唐景还是很理智:“这一切可能是你编造的不是么?”
  
  “是的。的确有可能是我编造的。所以我也在等能够证实这个消息的人回来。要知道,伊甸之主还有一个弱点。”
  
  歧源又迈动了步子,她看到了远方的阿卡司。
  
  阿卡司和唐索野正在照料一群矿区生物剑羽鸭。
  
  “什么弱点?”唐景问道。
  
  “它不够强。”
  
  歧源打量起那群鸭子,自然很容易的就看透了达克的真面目,她觉得有趣。
  
  阿卡司和唐索野驱赶着鸭子,慢慢靠近。
  
  “伊甸之主就是因为打不过兽神,所以才绕了个大圈子,将兽神们挨个算计了,同时它创造我,是因为我确实是最为完美的兵器,我比兽神更强。而它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它又想收获名声,又想收获权力。”
  
  唐景懂了,说道:
  
  “所以它要让自己消失在历史里,然后又利用诸神黄昏战役,让其余兽神陨落。它在这场战斗里,扮演的是一个联合其余兽神的救世主,但有趣的是,最强大的兽神,海神和破坏神,并没有加入,它们一个被搁浅到了大海之南,一个则十分愚蠢的选择与我单打独斗。”
  
  “我不相信伊甸之主会有这种失误,所以这一切,自然是有人刻意安排,法官或许精于算计,但算不到这么深远。”
  
  一旦唐景意识到了敌人是谁,歧源解释起来就比较细致。
  
  恰逢这个时候阿卡司路过。
  
  “你女朋友啊?”
  
  “不是。”
  
  “别害羞嘛,我不会告诉句芒的。”阿卡司打趣道。
  
  唐景很想说这是秩序者,但估计说出来没人信。
  
  他只能解释道:“这真不是我女朋友。”
  
  “好了好了,瞧你急的,从没见你这么着急过,不打扰你们了,我继续赶鸭子了。”
  
  阿卡司不急不缓的走着,唐景汗水都出来了。
  
  毕竟他不知道歧源到底是怎么样的性格,万一她兴趣使然的想要杀个人呢?
  
  直到离阿卡司他们较远之后,唐景想说些什么,却是被歧源抢先说道:
  
  “原来你是喜欢女人的,我一直以为你喜欢男人。”
  
  唐景:……
  
  冷静冷静,眼前这是个能毁灭世界的怪物。
  
  唐景暗示了一下自己,渐渐平静下来,他岔开话题说道:
  
  “可是它为何要让自己重伤?据我所知,伊甸之主在那场战斗里活下来了。它自己做这些事情不是更好么?”
  
  “这里头的事情,有一些是我也不知道的,但我相信很快就会有人解答,如果唐闲选择了继续保护人类的话。”
  
  来到了银河的埋骨之地,歧源停下了脚步。
  
  唐景也不知道歧源到底要做什么,是要杀掉白霜?断了百川市的退路?
  
  自己到时候又该怎么做?
  
  歧源没有杀掉白霜。
  
  白霜就在洞窟外,一如往日。它本就佛系,打量着唐景和歧源,看了两眼便不再说话。
  
  歧源对着白霜笑了笑,便又看向唐景,说道:
  
  “回去吧。”
  
  “你这就走了?”
  
  “你期待我做些什么?比如心血来潮杀了它?”
  
  “不,回去吧。”唐景立马改口。
  
  他现在有一种带着老虎回羊圈的感觉,但偏偏,还不得不回。
  
  歧源的目的已经达到,由此她可以确信,人类真的没有退路了。
  
  至于最后的事情会如何发展,一切就得看唐闲如何抉择。
  
  她在等唐闲回到人间。
  
  ……
  
  ……
  
  矿区,巨人岛。
  
  唐闲看完了所有的笔记,已经知晓了全部的关于伊甸之主的计划。
  
  包括伊甸之主为何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或许这便是伊甸之主最大的弱点。
  
  它不够强大。
  
  因为不够强大,所以不能成为兽神的敌人,背锅的,或者工具人,它已经全部安排好。
  
  如今这个绵延了整个矿区历史的计划,终于要到了收尾的时刻,所有的兽神传承即将集齐。
  
  伊甸之主也终于从幕后,显现出了身影。
  
  在某份最为关键的笔记里,唐闲看到了类似的论述,在笔记的最后一段。
  
  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你我一体双生,伊甸之心的链接下,你所获得的一切,我亦同样会获得,待到我苏醒之后,我的智慧,我的力量,我的权势,你也会一并拥有。你是我在人间的形态。
  
  你即是我。我们谁也摆脱不了谁。接受我的馈赠吧,和我一起,成为整个世界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