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三十六章:纵与横

第三十六章:纵与横


  漆黑的入口里走进去后不久,唐闲就看到了光。
  这里明明处在饿海最深的区域里,但随后不久,海水越来越浅,像是被某种力量隔断。
  唐闲并不意外,对于兽神们来说,这种手段很常见。
  他行走了一阵子后,海水渐渐只能没过他的膝盖。他就像是走在某处溶洞里,那些珊瑚看起来就像是钟乳石一般。
  洞内的视野也越发开阔。再往后走,唐闲发现了光源。
  那是深海里特有的荧光海藻,它们存在于漆黑的地方,光源不会让它们吸引来大型的海兽,反而因为因为色泽,会给其他生物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不过在饿海,这种植物已经被吞噬的快要灭绝。
  让唐闲没想到的是,这些生物极为整齐的战列着。
  赤橙黄绿紫灰。一共有六种颜色的荧光兽,将整个漆黑的溶洞分成了六个色块区域。
  唐闲目前就在一片暖黄的光芒中。
  没有什么陷阱,也没有其他的动物。唐闲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
  “看起来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墓穴。”唐闲这么想着。
  倒并非是放松了警惕,如今他的感知能力已经到了一种很变态的境地,除却这些海藻,几乎没有活物。
  “只是它为什么要留这么多荧光海藻?”
  唐闲有些疑惑,过于动脑子的考验,应该不是破坏神的风格,而且就在溶洞的尽头,他便感受到了某种异样的类似魂晶的气息。
  他没有直接走过去,但已经猜测到或许破坏神的传承,便是其魂晶?一位兽神的魂晶自然是很稀有,但破坏神作为浩劫级生物……
  唐闲没有想太多,开始仔仔细细的观察着这些海藻。
  荧光海藻并非像其他海藻一样成细条状,形状更像是一面旗帜,不断地摆动着。整个洞窟也因为这种摆动时而明亮时而昏暗。
  “咦。”
  唐闲注意到一块最为显眼处的摆动的海藻,在其背面看到了某些类似文字刻印的痕迹。
  他瞬间来了兴趣,走近那片海藻。
  唐闲的手触碰到荧光海藻的瞬间,海藻的光芒瞬间变得更加刺目,但因此那些字迹也变得明显起来。
  “这居然是人类的文字?”
  并非是什么冷门语言,否则唐闲都忍不住会想,自己老爸是不是也来过这里?
  荧光海藻上的文字,是人类使用最多的英语。字迹相当的潦草。虽然唐闲不懂书法,尤其是书法也很少有写英文的,但透过字里行间,还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傲气。
  唐闲没有直接阅读,而是目光扫了一圈,发现只有这块海藻上记录着文字,大概便有了一个推断。
  “看来是在显眼位置的海藻上才有记载。不过这是破坏神的笔记?”
  唐闲无法想象破坏神居然会讲人类的话语。
  他开始阅读海藻上的内容。
  暖黄色荧光海藻上写的,其实是关于六兽神之一的银河的描述。
  主要记载了银河的种种能力。
  类似于时零兽的时停领域,空间挪移,瞬间移动等等强大手段。
  每个招式都记载的很详细。虽然银河已经不在了,但唐闲看的很认真,主要是破坏神的记录实在是太过详细,银河在施展不同招式之前,各个部位的肌肉如何变化,周围各种能量的波动,一些很抽象的感觉都被破坏神记录的很清楚。
  所有的记录都是与战斗有关的,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其他方面的记载。
  比如银河这个人怎么样,它跟白霜之间的关系是否不是单纯的主仆关系等等。
  唐闲倒是更关心这些八卦,虽然他还是将这些记载一个字不漏的背了下来。
  最后倒是有一句关于银河的评价,只有两个字——略弱。
  唐闲笑了,走入了下一个区域,橙色区域。
  不出意外的,他找到了又一个记载着兽神资料的海藻,在其背部,是关于失落之鸟的信息。
  这也是最为神秘的一个兽神,在玄鸟的情报里,关于失落之鸟的资料很少。据说在战斗数值上,乃是六大兽神最弱的一个,但唐闲看着海藻上破坏神的记载,发现这位失落之神的能力非常多。
  最为恐怖的能力是万物破灭领域。
  “小黑鸟能够将万物分解,与法官不同。法官可以分解的是魂晶所蕴含的力量,但却无法分解真正的物质。而小黑鸟将万物消融。”
  “如果真要与其对战,最好的选择还是用压倒性的速度,在小黑鸟来不及施展各种能力的识海将其打得魂晶爆裂。”
  “……”唐闲忽然觉得自己对这位破坏神好像有某种错误的认识。
  前面的银河还好,字里行间看得出它对银河还算客气。
  但失落之鸟似乎和破坏神有些交情?
  小黑鸟这个叫法,听着怎么那么亲昵呢?
  最关键的是,将其打得魂晶爆裂,太狠了。难怪过个招,赤帝这家伙就直接跟自己拼命……主子就是个打起架来下死手的,仆人自然有样学样。
  关于失落之鸟的能力,唐闲看的有些头大,因为失落之鸟的力量基本都是各种debuff性质的。
  甚至可以让魂晶直接发送变化,让浩劫级的生物退化为天灾级,甚至更低的等级。
  恐怖的念力直接作用到现实里,是一个超级强大的异能者。
  唐闲想到了元雾的镜之眼。
  也是一种极为强大的攻击方式,可跟失落之鸟相比,范围就小了很多。
  简而言之,失落之鸟是一个血少防低,但毁灭能力极为强大的兽神。如果说六个兽神组成小队,那么海神和伊甸之主谁才是真正的唐很肉还不好说,但失落之神绝对是唐法师这个角色。
  对于失落之神的评价,破坏神依旧用了俩字——凑合。
  真的很狂妄,但破坏神的确有狂妄的资格。
  甚至可以说,几个兽神里最依赖魂晶的失落之神,最被破坏神克制。
  “参考价值不大,甚至相对来说,这只小黑鸟对我威胁最大。”
  唐闲摇了摇头,往更深处走去。
  绿色的是伊甸之主,赤色的是法官,紫色都是冥凰,灰色的是海神。
  对于伊甸之主和冥凰以及海神,唐闲都只是大略看了一遍,几个兽神都有着可怕的能力和几乎立于不败之地的领域。
  但它们都已经陨落,这份战斗笔记在唐闲看来,参考性不那么大。唯有法官的,唐闲看的最为细致。
  虽然每一个兽神的能力唐闲都记得,但只有法官的能力,他一边记忆,一边寻思着破解之道。
  六大兽神,破坏神是公认的最强。
  海神其实无法参与这种排名,它太巨大,六个兽神里破坏神对海神的态度也算友善。
  这之外,最值得忌惮的生物便是法官。
  因果领域唐闲领教过一次,但那个时候法官怕是连皮毛都没有展露出来。
  六个区域的所有笔记看完之后,唐闲的疑惑来了。
  破坏神为什么会用人类的预言?
  海妖和赤帝也是一样,讲着人类语言。甚至整个竞技场的万兽居然语言互通。
  这一切并没有解答。
  即便在最后,一片白光的区域里,唐闲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这是最后一片区域,一片片白色的荧光海藻,将整个空间照的极为亮堂,巨大的青铜棺占据了空间的一半,也将后路封堵死。
  青铜棺前是一尊铜案。
  唐闲知道这便是目的地,识海和嗅觉所感应到的两样物品,便存放在这里。
  至于破坏神的遗体……唐闲想着,也许要揭开破坏神为何会写人类语言的秘密,得开棺……
  他没有这样做,只是看着两颗魂晶,若有所思。
  唐闲来回踱步,想来想去,破坏神一生没有朋友,但也许这只是指的兽类?
  或许它拥有人类的朋友?
  棺材。陵墓。语言。
  这些都是人类该有的东西。
  说起来赤帝应该也知道一些东西,在决斗的时候,赤帝称呼自己为人类。
  其他生物可都是怀疑自己是某种兽类。
  唐闲很想解开这个谜题。但真要开棺,他又不敢。
  这个世间便是这样的,很多事情它只是会留下痕迹,让你明确的感受到它来过存在过,却始终无法探寻其轨迹。
  摆放在棺材前的魂晶有两颗,一颗是赤红色的结晶,一颗是橙黄色的结晶。
  它们摆放在铜案上,像是等待着人取走的两颗果子。
  甚至这尊铜案,都让唐闲感觉非常像是人类雕刻的。
  自己的父母?
  “不应该……爹妈又不是穿越人士。看来这个谜题是没办法解开了。至少在这里没有线索。”
  掀人棺材板这事儿,唐闲还是干不出的。
  他现在纠结的是另外一个事情。
  铜案上是刻有字的。
  在红色的结晶下,唐闲看到的是一个纵字。
  在橙色的结晶下,唐闲看到的是一个横字。
  联想到海妖说的话,破坏神具备纵之力和横之力,唐闲开始疑惑起来。
  纵横之力到底代表着什么?
  这两颗魂晶到底怎么使用?
  “为什么是两颗魂晶?”
  唐闲越发无语。
  “您看起来不像是个爱动脑子的人,对于几位兽神的评价,也都是略弱,凑合,还不错之类的评价,但为什么疑团比冥凰和海神还多?”
  对着棺材,唐闲提出了问题。
  棺材自然没办法回答。
  破坏神跟海神不同,它已经死透了几百年。
  唐闲拿起了象征着纵之力的红色魂晶。
  末日级生物,便是红色的魂晶。这也是唐闲第一次真真正正见到红色的魂晶。即便数百年过去,他也能够感受到魂晶里蕴含的强大力量。
  可如何提取这部分力量为己用?
  极限手套这种工具利用率太低,那是自己不具备战斗能力时用的,如今极限手套已经不适用于自己。
  唐闲想不出来,便又拿起橙黄色的魂晶,这种色泽的魂晶他见得多,浩劫级生物的魂晶便是这个颜色。
  只是很奇怪,拿起这颗魂晶的时候,唐闲有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
  似乎周围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可闻,眼中的事物也变得更为缓慢……
  这种玄妙的感觉唐闲不曾经历过,他觉得自己一呼一吸间,就能够感受到万事万物变化的轨迹。
  大多时候如果知道获取真相的路径,唐闲会选择寻找最佳路径去探寻真相而不是去猜。
  但如果一个事情只能去猜的时候,他也会尝试着去猜测。
  他隐约有了一个猜想:
  “兽神是神级的存在,它们的魂晶是红色的。而破坏神大人本身是橙阶生物。一个生物不该有两颗魂晶……但假如,这所谓的纵之力和横之力,其实只是一颗魂晶呢?”
  这个想法一蹦出来,就魔性般的吞掉了唐闲想到的其他可能性。
  是了,如果这两颗魂晶,其实本就是一颗呢?它们或许只是被强行分开了。
  唐闲顺着直觉继续想。
  “但为什么呢?”
  “破坏神为何要让中止自己的进化?”
  魂晶从橙色变为红色,是进化的象征。而一半橙一半红,是否意味着这种进化被中断了?谁也没办法阻止破坏神完成进化,它一生纵横,能够阻止它的,只有它自己。
  “噫……”
  唐闲像是在解决某种猜想的数学家,手指轻轻的敲打着铜案。当魂晶拿得久了,唐闲发现自己本该停滞一阵子的生命恢复能力,竟然在缓缓地治愈自己。
  很缓慢,但的确二段天赋燃烧后的恢复时间变短了很多。
  “生物的进化,会大幅度的提高某些能力,但等级阶位越高的生物,其进化的方向,就越小。就像是一个单细胞生物,如果它注定经历进化,其进化方向谁也无法预测。但一个已然进化到了一定程度的生物,其进化方向,却可以通过其某种需求推测出来。”
  唐闲忽然想到了这纵横二字,也许便是答案。
  “纵……横……”
  “纵代表着突破,横代表着延伸……”
  “破坏神大人为何停止了自己的进化?为何又说自己的能力分为纵之力和横之力?”
  “也许是它在进化为兽神的过程里,看到了自己的极限?进化或许会带来力量的提升,但也会带来更多的限制……是了,它追求的道路,便是自身的锤炼可以超越进化本身。这与破坏神大人的理念相同,所以它终止了进化,是因为看到了极限所在。”
  “那么横之力到底是什么?”
  唐闲猜测,如果取得了纵之力,或许自己便会大幅度的提升某些能力的数值,比如力量,速度,体能。可横之力既然有别于纵之力,自然是提升其他能力。
  横之力或许代表着某种可能性,某种创造性的能力。
  正是因为破坏神极少依赖这种能力,过于依赖肉搏之力,所以进化的过程里,也会有退化。
  它是不是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才终止了自己的进化?
  破坏神是一个战斗的天才,世人皆知它肉搏之力举世无双,以一法破万法。
  但通过赤帝,唐闲明白了一件事,也许破坏神大人……是一个被严重低估了的惊世之才。
  因为它只是与伊甸之主一战,便参悟出了破解伊甸法则的领域,这种事情,无数年来,矿区无数强大的生物里,只有破坏神一人知道。
  横之力,或许是一种破坏大人更为看好的能力,只是它发现的有些晚了?
  唐闲思考了一阵子后便没有继续想了,因为他忽然发现一个事情:
  “不对,我何必纠结,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