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十七章:第二道门

第十七章:第二道门

被几十只浩劫级围住的体验过于刺激,如果有可能,唐闲希望一辈子都不再有第二次这样的经历。
  
  远方的玄鸟就像是被洗脑了一样。匍匐在冥凰的王座前,如同一条狗。
  
  原本的倚仗再也发挥不了作用,唐闲心想着还不如带上元雾,一眼瞪死这些怪胎,不过话说回来,元雾在这里,也活不过五秒。
  
  激烈的厮杀与搏斗开始。
  
  原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一旦受伤就会瞬间痊愈的“究极铠甲”如今也伤痕累累。
  
  数十只浩劫级生物,随便一个都有着毁天灭地的实力,在这群boss里肉搏,尤其是幽冥涧这样的地方,即便是唐很肉这样的存在,也开始渐渐吃不消。
  
  持续开启流光炼影,对于唐闲来说也处于一种超负荷的状态。
  
  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身边陆陆续续有浩劫级生物因为被三叉戟贯穿魂晶而死,但他和唐很肉,身上的伤,恢复速度已经赶不上新伤增加的速度。
  
  唐闲眼中的景象,由于身体失血过多甚至有些模糊起来。
  
  “糟糕,现在的情况,别说是和冥凰打,我连这群喽啰都摆脱不掉。”
  
  浩劫级的生物,即便放在现在,对于唐闲来说也是需要小心应对的,何况数十只浩劫级?。
  
  凭借着海神三叉戟的无坚不摧,以及种种之前对战万兽时的特性,唐闲还能勉强支撑一会儿。
  
  他的目光是不是会穿过兽群看向冥凰。
  
  冥凰却并不在意唐闲,似乎这终究只是一个食物。
  
  战斗变成了拉锯战。
  
  唐闲和唐很肉的组合原本无往不利,不死的特性让他们立于不败之地。
  
  而如今,随着冥界气息越发浓厚,随着这些怪物不断地进攻,唐闲身上的伤口,恢复速度已经变得极其缓慢。
  
  唐很肉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这件无伤的铠甲此刻也千疮百孔。
  
  终于,在梼杌的撞击之下,唐闲被击飞,整个人撞在了蓝色的水晶里,那些被水晶割破的伤口,即便是唐很肉也没有再恢复。
  
  非但没有恢复,甚至还在越发恶劣。
  
  就像一朵花的凋零。
  
  唐闲的意识已然有些不清醒。
  
  这个时候的唐很肉,也无法再维持柔化的铠甲形态,过于严重的伤势,让唐很肉不得不从唐闲身上剥离出来。
  
  亡灵执念大军的进攻并没有因为二人陷入困境而停止。
  
  唐很肉咬着牙,面目狰狞。他虽然无法化作铠甲,但却依旧站在唐闲面前,体格也变得魁梧了些,为的便是要变作一道门墙,将所有针对唐闲的进攻给挡住。
  
  但说到底,唐很肉也不过只是天灾级boss生物。
  
  面对高了自己一个甚至两个等级的怪物们,他能做到的并不多。
  
  银色狮子的獠牙瞬间贯穿了唐很肉的肋骨。以唐很肉比唐闲还要变态的回复能力来说,只要给唐很肉几分钟歇息的时间,这伤不至于痊愈,但绝对不致命。
  
  可唐很肉哪里有歇息的时间?
  
  这些猛兽们也看出来了,这是两个有着变态生命力的猎物,简直就是诸神对亡灵们最大的赏赐!
  
  它们开始撕咬唐很肉的血肉,仿佛吃掉了这些血肉,就能获得新生。
  
  于此同时,一股若隐若现的蓝色气息,从冥凰身体里涌出,慢慢的连接着所有的亡灵执念。
  
  亡灵们感觉更饥饿了,似乎怎么啃食唐很肉也啃食不饱。那种饥饿感不断加剧,仿佛再不吃些什么,原本死过一次的它们,会再一次经历因为饥饿而导致的死亡。
  
  唐闲爬了起来,看着唐很肉全身被撕咬的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他只感觉到理智开始渐渐的消退。难以抑制的愤怒从胸腔里升腾出来。
  
  他将唐很肉拉开,触碰到唐很肉肩膀的时候,才发现鲜血淋漓之下,摸到的居然是唐很肉的骨头。
  
  这个有着赤子心性的少年,此刻已然失去了意识。
  
  他只是靠着意识最深处的本能保护唐闲,这一个念头在支撑着。
  
  看着唐很肉裸露出的白骨,唐闲的眼中瞬间布满了血丝。
  
  他再次挥舞起三叉戟,眼神已然有了变化。
  
  如果说此前唐闲并没有真正将冥凰视作敌人,那么这一刻起,他看向冥凰的眼神,便带着不死不休的狠厉。
  
  他已然意识到了,也许数百年来的死亡里,这道执念的初衷已经发生了变化。
  
  它等待的,根本不是能够接过其传承的某个人,而是一个复活的机会。所谓传承这个说法,本就没有实证。
  
  说到底,没有一个兽神甘心真正的死去,即便是银河。
  
  只是愤怒带来的短暂的体力并不足以改变战局。
  
  卿九叶嘲弄的笑声响起,断金兽,戈尔贡,梼杌等凶兽魔兽也纷纷发出讪笑,对于它们来说,谁先死去都一样,反正都是食物。
  
  冷静下来。
  
  每逢最为危险的时刻,唐闲都会本能的强迫自己镇静。
  
  这种习惯让他一次又一次逃离了死境。
  
  恰如此刻,在用三叉戟逼退敌人的时候,唐闲忽然意识到了某个情况。
  
  自己的速度和力量本不该能够对抗这么多浩劫级敌人的。
  
  “是了,此前我没有意识到,但我应该变得强大了不少。”
  
  唐闲隐约想到了什么。
  
  这一刻的局面,本该更为恶劣,但由于力量和速度的提升,使得唐闲在面对浩劫级生物的围剿时,不至于如同唐很肉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并非不能打,但我必须将所有可能发挥作用的能力都运用上。”
  
  食髓知味,越伤越强。这是饕餮和梼杌的技能。
  
  原本唐闲觉得这两个技能是比较鸡肋的。尤其是后者,因为过往的战斗中,唐闲很少有过受伤的时候,即便有也瞬间痊愈。
  
  过于强大的生命恢复能力,让唐闲根本用不上梼杌的技能。但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变强了不少,若非靠着梼杌的能力,这场战斗早就结束了。
  
  而且这种变强还在加剧。这意味着自己的伤势也越来越重。
  
  眼下的情况,唐闲也不知道是自己先变得比这些生物更强,还是会先被吸食干净生命。
  
  他不想去赌,人事未尽岂可听天由命?
  
  “还不够,还得变得更强。”
  
  巨大的剑齿蜥蜴张开了嘴,贪婪的目光盯着唐闲,想要将其吞噬。
  
  唐闲看着这一幕,眼中精光一闪。流光炼影催化到极致,在剑齿蜥蜴恐怖的咬合力碰到自己前,他率先冲入了剑齿蜥蜴的口内。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亡灵。
  
  直到剑齿蜥蜴发出痛呼的那一秒,亡灵们才从震惊中醒过来。
  
  剑齿蜥蜴的体内,果然没有任何的分泌物。体内的脏器看似存在,但全部都是腐朽之物凝聚。
  
  就像之前唐闲挥舞三叉戟,不管怎么击杀,只要蓝色的水晶不破裂,这些执念们的身体都会再生。
  
  而唐闲要做的,才刚刚开始,站在空空如也的胃里,唐闲开始大口的咬噬着剑齿蜥蜴的脏器。
  
  就像他曾经对冬染说过的一样,生存不是跳舞,要顾及优雅的话,就无法在矿区里长久的存活。
  
  这些由腐朽之物凝聚的躯体脏器自然是极为难吃,唐闲也根本不管能否消化。
  
  他已然被逼迫到了绝路。
  
  现在他想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利用所有能利用的能力,将自己的战斗力提升到最大值。
  
  这些无法消化如尘土一般的腐朽躯体,很快就在唐闲的胃部堆积起来。
  
  如果不是眼下他根本找不到食物,唐闲绝对不会选择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情,这些凝聚出执念身体的尘埃,带着一股子浓重的腐烂味。
  
  但为了生存,唐闲没有停,因为在“撑”和恶心的感觉到来时,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双目变得清明,嗅觉,听觉,力量,速度,体能都在不断变强。
  
  终于,在唐闲一顿狼吞虎咽的操作,感觉胃都要被这些污秽之物撑破的时候,他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用三叉戟破开了剑齿蜥蜴的背部。
  
  如果说此前的流光炼影,那些金色的闪电只是缠绕着唐闲,那么这一刻的唐闲,则完全是笼罩在一片金色的火焰之中。
  
  他的速度奇快无比,攻势也一气呵成,在破开了剑齿蜥蜴的背部后唐闲没有任何停留,一个冲刺直接贯穿了剑齿蜥蜴的头颅。
  
  冥蓝色的魂晶破裂,一只浩劫级的生物就这么被唐闲两招击杀。
  
  断金兽骇然的发现,唐闲的速度又有提升,自己已然快要跟不上了。
  
  由于方才那一幕,再也没有生物敢在唐闲面前张口,但唐闲的蜕变却已经完成。吃饱之前和吃饱之后,唐闲的战力有了极大的变化。
  
  不仅仅是战斗力,连生命恢复速度也有所提升。
  
  只是唐闲没有趁着时间恢复伤势,他的进攻越来越莽撞,面对梼杌和断金兽的时候,唐闲甚至是故意在让自己受更多的伤。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算计的,哪怕是自己。”
  
  重伤的感觉唐闲并非第一次体验,他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所以如果这场战斗有人能够观测到唐闲的生命力,就会发现唐闲在做一件他十分擅长的事情。
  
  控分。
  
  如果将血量比作分数,那么他现在正在做的,便是将自己的血量严格的控制在某个“及格线”以保持自己时时刻刻拥有最大的战斗力。
  
  这一刻的唐闲,宛若杀神降临,因为只有梼杌和断金兽跟得上他,所以这两个凶兽唐闲没有搭理,他疯狂的屠戮着周围的怪物们。
  
  卿九叶的笑声变成了悲鸣,戈尔贡的双目被三叉戟戳穿。银狮子的獠牙被唐闲斩断!
  
  一片哀嚎声中,冥凰终于抬起了头,用复杂的目光打量着唐闲。但冥凰始终没有说话。
  
  也是在这个过程里,唐闲渐渐的发现,自己的伤势开始恢复了。
  
  原本是恢复速度压制不住新伤,但现在则反过来了。
  
  一边的唐很肉,恢复速度也有了提升,那些裸露出来的白骨,终于又被新生的血肉给护住。
  
  局面在一点一点的变化。
  
  即便是玄鸟,也没有想到唐闲居然真的能够逆转。
  
  唐闲确信,随着浩劫级生物执念的不断消亡,这片幽冥涧的生命吞噬速度便会变弱。
  
  也因此,唐闲的打法越来越激烈,越来越钢莽!
  
  在断金兽和梼杌终于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支援它们的伙伴时,唐闲才冷冷的回头。
  
  没有任何言语,这一刻的唐闲,其实已经无法将自己的战斗力维持到临界点,因为幽冥涧的生命吞噬速度已然压制不住唐闲和唐很肉。
  
  这场战斗也没有了悬念。
  
  不在大海上,唐闲无法使用海神的力量,但这把三叉戟,的确是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
  
  断金兽和梼杌也就如同前面的敌人一样,都是被贯穿结晶的下场。
  
  巨大的战场上,只有一地腐朽污秽之物,那些蓝色的水晶在方才的恐怖对决李,破碎了一地。
  
  这里刚经历过惨烈的战斗,但这方景象,看着却是带着一种破碎的凄美感。
  
  唐很肉再一次站在了唐闲面前,尽管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但至少看起来已经走出了鬼门关。
  
  唐闲的呼吸也开始慢慢恢复平稳,他冷冷的盯着玄鸟。
  
  玄鸟被这眼神盯得有些恐慌,它到底是活物,如果说那些死去的浩劫级生物都无法杀死唐闲,那么作为生灵的自己,现在更不可能替冥凰大人赶走唐闲了。
  
  不过唐闲的目光最终还是挪开了,他望向了冥凰,说道:
  
  “冥凰的传承是什么?”
  
  【你只不过是一个猎物,不配知道亦不配拥有我的传承。】
  
  “那要怎么才配拥有?”
  
  唐闲并没有感觉到失望,他虽然理智,但战意却并未消退。
  
  冥凰说道:
  
  【面对区区一堆腐朽之物,都要耗费如此之久的时间,你又哪里配拥有我的力量。】
  
  “也就是说还是得打一架?”唐闲的三叉戟,对准了冥凰。
  
  【你虽然愚昧狂妄,但终究是幸运的,因为接下来,你的一生会迎来最荣耀的时刻,成为我复活的祭品!】
  
  随着冥凰的话音落下,唐闲和唐很肉感觉到一股恐怖的风暴袭来。
  
  振翅而飞的冥凰终于离开了王座。
  
  它只是一道末日级生物的执念,也许论及真实实力,远远不如生前的冥凰那般强大。
  
  但数百年来在幽冥涧里吞噬了无数生物后的这道执念,已经拥有了远超浩劫级生物的实力。
  
  它用君临天下的姿态看着唐闲和唐很肉,翅膀挥动的瞬间,周围的蓝色水晶开始疯狂的生长。
  
  但这些水晶并没有触碰唐闲和唐很肉,而是将这其彻底围住。
  
  在围堵完成的一瞬间,就像是被竭心射线给击中一样,唐闲和唐很肉猛然感觉到那种气血恢复的过程戛然而止。
  
  这是第一秒钟,接下来的一秒,这些蓝色水晶又陡然变得更为耀眼刺目。
  
  蓝色的光芒之下,唐闲和唐很肉身上的伤口再一次开始恶化起来。而且恶化的速度极为惊人。
  
  如果说方才的数十只浩劫级亡灵执念所带来的生命吞噬是一道破空而来的闪电,那么眼前由冥凰带来的生命吞噬,则完全是万雷灭世。
  
  唐闲和唐很肉的生命恢复力完全无法与领域内的生命流失速度相比。
  
  不多时,唐很肉便因为疼痛而发出痛苦的嚎叫,他伤势极重,即便躯体补完,但那些伤口却并没有彻底痊愈。
  
  在冥凰的领域里,每一个伤势,都开始无限的放大。
  
  唐闲也并不好受,只是这个过程里,他的伤势在增加,战斗能力也在增加。
  
  “不能拖!”
  
  唐闲知道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流失生命力,自己和唐很肉坚持不了几秒钟就会死去。
  
  金色的光芒将唐闲包裹住,速度和力量提升到极致之后,唐闲纵身一跃,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用三叉戟贯穿向冥凰。
  
  他的速度和力量越来越强,但在冥凰的执念体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冥凰的执念体轻而易举的闪避开,甚至不需要动手,急剧加重的伤势就足以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要了唐闲的性命。
  
  在对手闪躲之后,唐闲的攻势并没有结束,而是借着越来越快的速度开始连续发动进攻。
  
  但是无论他多快,最终都追不上冥凰的执念体。
  
  这位天空与冥界的霸主,本就是破坏神和银河之后,最快的那一个。
  
  在唐闲的所有进攻落空之后,急剧加重的伤势,终于让唐闲露出了破绽。
  
  【你的能力,根本不足以得到我的传承,就现在的你,即便拿到了所有的传承,你也改变不了什么,既然如此,倒不如献祭给我,让我重临天下。】
  
  冥凰飞向唐闲,那如同水晶一样的羽翼只是轻轻的划过唐闲的身体,便在其身上留下了一道恐怖的伤口。
  
  唐闲跌落在地,再次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着。
  
  冥凰留下的伤口里,没有让他流出血液,但那道伤口却在不断扩散,唐闲能够看到这伤口如同蛊毒一样在不断侵蚀自己脏腑。但这并不是毒,杀死疫源之后,他便百毒不侵了。
  
  他可咳出一口血,气色也变得十分差。脸上开始也蒙上了一层死寂腐朽的气息。
  
  那如同蓝水晶一样的羽翼里,蕴含着无比浓烈的死亡气息,仅仅触碰到的一瞬间,唐闲的生机就快被吞噬殆尽。
  
  耳朵里只有一片耳鸣之声。
  
  嗡
  
  似乎是心跳停止时,仪器里传来的声音被无限拉长。
  
  死亡就像是一道领域,在唐闲的体内不断的扩张,冥凰看着唐闲,微微有些诧异。
  
  这种情况下,一个人早该死去了,但唐闲居然还活着。
  
  它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决定再补上一刀。
  
  冥凰伸出爪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弧线的终点便是唐闲的心脏。
  
  唐闲已然听不到什么声音,也无法做出防御,伊甸一族最强的力量便是生命力,但如今这道力量被彻底的压制住。
  
  面对这半步末日的存在,唐闲发现自己已经将能做的都做了。
  
  会死。
  
  这个念头忽然生出的时候,唐闲说不出内心的感受。有些恐惧,眼前的这一幕很缓慢。
  
  缓慢到他能够看清冥凰的每一帧动作。
  
  缓慢到他能够看到唐很肉咬着牙,再一次挡在了自己前面。
  
  他虽然听不到声音,却还是忍不住大喊着让唐很肉离开。
  
  一股恐怖的气流将唐闲撞到了周遭的水晶障壁上,一阵晕眩之后,唐闲缓缓睁开眼。
  
  鼻息里的气味,已经变得有些混乱,他最强的嗅觉甚至都有些分不清味道。
  
  因为浓稠腐烂气味仿佛钻进了灵魂里,整个世界都只有一股子死亡的气味,只有唐很肉破碎不堪的身躯里,还流露出越来越淡的生机。
  
  那道身影再次挡在了自己面前,随着死亡气息的腐蚀,唐闲还是听不到唐很肉说什么。
  
  他甚至听不到自己说什么,只是重复的叫喊着,让唐很肉离开。
  
  唐很肉没有离开,他坚定不移的堵在了唐闲面前,如同一面能够挡住所有进攻的盾牌。
  
  只是这面盾牌如今已快要崩碎。
  
  冥凰的执念体看着这一切,并不觉得怜悯,它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生机在自己的体内流窜。
  
  它再次发动进攻,羽翼划过唐很肉的脖子,左肋,肩膀,四肢。
  
  每一道进攻都没有留手,即便冥凰的执念体远没有末日级的实力,可在这样的领域里,那些死亡气息便足以吞噬掉唐很肉。
  
  终于在连续进攻之后,唐很肉倒在了地上,他侧着身子手臂微微伸向唐闲,手指也微微弯曲着,像是在没有力气的当下,也要尽可能的保护唐闲。
  
  耳朵里的嗡鸣之声终于在这一刻,被一道声音打断。
  
  “我来……保护……唐闲……”
  
  唐闲看着这一幕,忽然喊不出声了。
  
  这个向来说话生硬的家伙,难得说出了一句语态完整的话语,如果是放在平时,大概不会因为虚弱显得不连贯。
  
  眼前的这一幕似曾相识,自己本来应该听不到什么声音的,可偏偏就是能够听到。
  
  曾几何时,他也有过这样的时刻。
  
  许多年前,也有一个小女孩,在水中折腾的时候,明明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他本不该听到那个女孩的声音,但他就是听到了。
  
  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像现在一样无能为力,谁也救不了。
  
  他无声的张了张嘴,但仍旧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很想责备一下唐很肉,在生命的最后,狠狠的数落一下这些烦人的家伙。
  
  这些人为什么总是这么不听劝?
  
  自己为什么总是会遇到这些擅作主张的笨蛋?
  
  这个世界确实是有这样的人,他不知道怎么表达对你的好,但如果这辈子有一次为你拼命的机会,他绝对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
  
  眼前的这个为了自己而就将死去的唐很肉是这样的。
  
  因为自己一句话,便不管被怎么欺负也不肯哭和笑的颜小铃也是这样的。
  
  因为自己的一个请求,孤身闯入了圣地堡垒被丢入天坑的宋缺还是这样的。
  
  也是因为自己,黎小虞这样的一个富家女,在矿区里过着生死难料的日子。
  
  唐景那个白痴挣扎了二十年,最终还是选择了帮助自己。
  
  生物的本能是趋利避害。
  
  由此而展开的进化才叫进化,这种为了另一个人去奔赴死境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
  
  ……
  
  百川市。
  
  宋缺是很不想去找句芒的。句芒自打离开了金字塔,不再做秩序之子后,画风就逐渐科学怪人化。
  
  张口闭口就是什么解剖、生孩子、切片之类的话题
  
  但一些问题始终困扰着宋缺的问题,如今也只有句芒可以解答,宋缺不得已,便只好来寻找句芒。
  
  “天赋?我以为你终于想通了,觉得乔医生的智慧配不上你,今晚我们就可以造人了,没想到你问的是天赋?”
  
  “……”宋缺显然不像商路,没有足够的应付这种科学怪人的经验。
  
  句芒想了想,说道:
  
  “你的问题是,想要二次燃烧天赋,却发现找不到那扇门了对吗?”
  
  “是的……第一次燃烧天赋的时候,在生死极限之间,我才隐约看到了那扇门,推开之后,似乎有无限的力量奔腾入体内。虽然这种力量是一次性的,但我预感到……将来会遇到更强大的敌人,我想……我如今虽恢复了天赋,但还是应该有所准备。”
  
  宋缺一脸疑惑,说道:
  
  “可是明明我的天赋因为唐闲的血清变得更强了,我却……再也感知不到燃烧天赋的那道门了。句芒小姐,我知道你也燃烧过天赋,我如今能询问的便只有你一个了。”
  
  句芒皱起眉头,很是不理解宋缺,这个男人脑子有坑?
  
  拥有了唐闲的天赋居然想着燃烧掉?
  
  虽然并不是真的想燃烧掉,只是为了面对强敌时有一个足以翻盘的手段。
  
  句芒摇头说道:
  
  “这件事,没有人能够做到。至少以我们的资质,办不到。”
  
  “为什么?”
  
  “我还可以燃烧天赋,是因为我还留有一半。但如果全部燃烧之后,即便后来再移植天赋,也不会再找到你所说的那扇门了。”
  
  句芒点了一根烟,看着宋缺,认真说道:
  
  “好好打磨你现有的天赋吧,那可是康斯……那可是唐闲的天赋,别想着用来做一现的昙花。秩序者是可以通过更换身体来进行反复的天赋燃烧。
  
  但人类不行,至少现在还没有更换身体移植灵魂的技术。羲和能够做到天赋移植技术,就已经是最大的成就。而燃烧过一次天赋后,再想要燃烧,这……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做到,但历来的秩序之子,没有一个办到。也许只是我们资质不行。”
  
  宋缺有些失望。
  
  句芒笑了笑,说道:
  
  “历来的秩序之子里,唐闲其实不是最强的那个,也不是最聪明的,但对天赋的掌握是最好的,他两三岁的时候便依靠燃烧天赋打败了唐景。如果真的有人可以办到这种事情,那也是唐闲,但唐闲会第二次做这种傻事。至于你?虽然我很馋你的基因,但就这方面来说,你不如他。”
  
  宋缺倒是没有生气,不如唐闲并不丢人。只是有些遗憾,将来面对那些恐怖的生物,自己能发挥的战力,终究有限。
  
  句芒又说道:
  
  “当然了,这件事你可以继续努力,毕竟我们之前也没有想过,秩序之子之外的人可以燃烧天赋。或许你真的能够做到二次燃烧。”
  
  吐了一口烟后,句芒带着思考的表情说道:
  
  “不过二段天赋燃烧,到底会是怎么样一个领域,我们也不知道。开启二段燃烧之后,身体的机能会如何变化,也同样不知道。这倒是一个有趣的课题。”
  
  句芒似乎陷进了这个问题里,一时半会儿得不到答案的她,由于过于专注,甚至连说服宋缺跟自己结婚这件事都暂时抛在了脑后。
  
  直到夜晚的时候,宋缺都走了许久,句芒才回过神来……可她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她也并不知道,在矿区深处,世界的极西边缘里,这个新诞生的问题,已经被人给解开。
  
  ……
  
  ……
  
  冥凰自然能够感觉得到唐闲和唐很肉之间谁更强。
  
  尽管它现在什么也不做,唐闲和唐很肉也会因为流失全部生命力而死。但身经百战的兽神执念,并不会犯下轻敌的错误。
  
  而且它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一股难以形容的危机感在一点一点的浮现。
  
  冥凰开始对唐闲发起进攻,最为致命的一道爪击带着贯穿一切的力量袭向唐闲。
  
  在这一刻的唐闲,却已然看不到眼前的生死一线。
  
  死亡总是到来之前恐怖。
  
  他听说自杀跳楼的人,最后的姿势其实都是想要用双手护住自己。
  
  在急速跌落的瞬间,感受着与死神相近的刹那,没有几个人会不害怕。
  
  唐闲此刻的感觉也像是从无尽的深渊里跌落。
  
  在这失重的过程里,他听到了许多的声音:
  
  “我要……保护……唐闲!”
  
  “因为只有唐闲允许我跟在后面,我走不到其他人身边的……”
  
  “唐闲,被人欺负的时候,我没有笑也没有哭。”
  
  “我已经跟金字塔告别过了,唐闲,带我走吧。”
  
  “唐闲……我没有背叛你呢……它们呐……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真要和一个男人经历生死,我也希望那个人是你。”
  
  “那你会跟我们一起走吗?我还想见到你……哥哥。”
  
  “如果将来,与我一起生活的那个人是唐闲,我不会遗憾。”
  
  ……
  
  难以计数的声音从识海里一一浮现,带着那些人当时的音容笑貌。
  
  像是黑暗的山洞里忽然亮起了一道火光,于是蝙蝠们不断地飞出,哗哗啦啦的展翅之声此起彼伏。
  
  他很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压制住种种情绪,让自己能够寻找破局的办法。
  
  但这一刻他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即便是在颜小铃死去的那天,即便是在得知了唐景真相的那一天里,他也都始终在不断地克制自己。
  
  生病也好,咳嗽也罢,说到底,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表达过对一个人的喜欢。
  
  如今即将死去,那些不怎么有趣也不曾说出口的话,竟然成了自己人生里唯一的不甘。
  
  什么世界末日人间格局,什么万兽法庭秩序阴谋,在弥留之际,都已经不再重要。
  
  愤怒和不甘,悲伤和恐惧所有他认为与理智无关的情绪都开始肆无忌惮的蔓延起来,他再也不想要去克制任何情绪,在真正的死亡到来前,任由自己被这些情绪淹没。
  
  仿佛一道毁灭一切的浪潮将他整个人推向了另一个方向最终抵达前所未见的领域。
  
  在冥凰的利爪将其贯穿之前,唐闲也终于从无尽的失重里解脱出来。
  
  潮汐淡去,他站在潜流中,看着那道巨大的门。
  
  这道门许多年前他见过,只是印象里,多年前那道门并不像如今这般巨大。
  
  他缓缓向前,许多年前他便有推开这扇门的机会,他选择了推开。
  
  于是他与唐景的命运,由此而改变。
  
  许多年后的如今,唐闲再次见到这扇门,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哪怕以后将失去一切。
  
  ……
  
  ……
  
  就像是无边无际黑暗里,忽然有一道门被打开,另一个世界里的那些光线开始疯狂的涌入这片空间里。
  
  呈现在唐闲眼里的,是那些铭刻进了人类基因里的天赋数据,每一道天赋,都在猛烈的燃烧着。
  
  没有任何的保留,从推开门的一瞬间,再次感应到天赋燃烧之力的时候,唐闲如同疯子一样,直接燃烧了所有的天赋。
  
  于此同时,仿佛有磅礴的生命力灌注在唐闲身上,那些原本在不断恶化的伤势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恢复。
  
  冥凰的爪子也忽然间停住,因为三叉戟不知何时横亘在了唐闲的胸前。
  
  这一幕让冥凰感觉到不可思议,那恐怖的力道让它的爪子无法再向前半分。
  
  尽管它的实力还远不如末日级,但力量与速度相比浩劫级来说强上太多。
  
  可如今在正面对上,自己竟然无法强过这名人类。
  
  唐闲缓缓睁开眼。
  
  他全身被一股白色的如同烟雾一样的气流包裹着,便连呼吸也仿佛在严冬中一样带着雾气。
  
  来不及思考唐闲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冥凰一击不成便立马再次发动攻击。
  
  它于低空中盘旋着,寻找重创唐闲的机会。
  
  但下一秒却发生它难以想象的事情。
  
  一股恐怖的气流瞬间自唐闲脚下奔涌而出,地面也迅速浮现出蛛网一样轨迹的裂痕。
  
  便连周遭那些封堵住唐闲的水晶也被一并震碎。唐很肉被风暴刮向了远方,这恐怖的风暴带来的巨大推力,几乎将他的骨头全部撞断。
  
  但在那片水晶崩碎之后,唐很肉虽然陷入了昏迷,伤口却在一点一点的恢复。
  
  这一切只在眨眼间,冥凰只感觉到唐闲动了,却根本看不清唐闲是如何行动的。
  
  当它感应到唐闲的时候,唐闲已经出现在了冥凰的正上方,拿着三叉戟贯穿而来。
  
  这就像是最开始它与唐闲交手时的情况一样。
  
  只是同样还是这样的两个存在,战斗的局势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冥凰本能的振动双翼,试图如同上一次一样避开。
  
  但这个念头方动的时候,它便已经感觉到了一股炸裂般的力量将自己水晶一样的翅膀贯穿。
  
  恐怖的冲击力让它迅速从空中跌落,顾不得撞击地面的疼痛,冥凰想要再次飞向空中,才发现自己的羽翼居然被三叉戟给固定住!
  
  唐闲站在冥凰面前,原本愤怒的表情渐渐敛去,他拔出了三叉戟,又对准了冥凰的头部,说道:
  
  “原来,门后的世界是这样的。”
  
  没有如同倒计时一样逐渐消融的不安,在生命的最后里推开了那道门之后,唐闲感觉到的
  
  是生生不息取之不竭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