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二章:与神的第二次见面

第二章:与神的第二次见面


  通往神座之前的这些天,唐闲一直有在准备。
  从此前的种种消息上来看,唐闲确信了一件事,冥凰当年其实可以活下来。
  灵薄狱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空间,看起来与现实无异,破坏神可以在灵薄狱里和冥凰打个五五开。但如果冥凰或者玄鸟这些冥兽,不将对手拉入冥界,对方即便强如破坏神和法官也没有办法进入冥界。
  只是躲在冥界里,对于大多数生物来说,终究不现实。在冥界里,生命急速流失的速度没有几个生物可以承受得住。
  截至目前为止——除却几个兽神,也只有唐闲和唐很肉二人,再无其他。
  而步入冥界,在是视觉上来说,并不像是其他的空间术一样遁入远方。
  冥界像是现实空间的倒影,唐很肉和玄鸟进入冥界之后,并非不可见,只是蒙上了一层灰色。
  这便是唐闲的筹码之一。
  所以不带唐飞机,倒也不是真的出于智商上的考虑——虽然唐飞机的确不怎么聪明就是了。
  为了避免与那位神交战,带上一个随时能够带自己遁走的玄鸟,便是唐闲的第一重准备。
  第二重准备则是唐景留下的注射液。
  虽然在圣地堡垒,唐闲直言这些天赋没有意义,但那时的拒绝,多少有些武断。
  如今想来,对付审判骑士,唐景的天赋再好不过。
  控制金属的能力足以让青铜审判骑士和白银审判骑士在领域内任由自己摆布。
  这几乎就是一个专门针对秩序者手下这些兵将的手段。
  没有多想,唐闲将这管试剂注入了自己的体内。
  负责照料唐闲的便是宋缺和乔珊珊。
  因为上一次宋缺注射了这管试剂后,可是昏睡了许久。所以料想着唐闲也会进入昏迷状态。
  结果唐闲直接略过了这个过程,这让宋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概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吧?
  他哭笑不得,自己当初接受唐闲的天赋,身体适应了许久,昏睡了许久。而后彻底掌握能力,适应这种大幅度提高后的数据,也用了许久。
  唐闲就显得效率多了。
  或许是因为唐闲本就是秩序之子的缘故,他注射完天赋基因后,只是稍微歇息了几分钟,随后周围的金属便开始随着唐闲的意志开始变化。
  起先只是一些细小的金属部件儿,随后慢慢的扩大范围和力道,到最后,连远处的铁塔都开始扭曲。
  最终这一切又变回了原状。
  百川市民风淳朴,这里的人们跟狐狸啊,龙啊,蛇啊都很友善,异能人士也不少。至少最早一批进入百川市的人们对这些很熟悉。
  所以当那座标志性的电视塔忽然扭曲的时候,一些不久前才从金字塔出来的人都大呼小叫,仿佛末日降临。
  而那批天坑住民和后来圣地堡垒住民反应就很真实。
  “嘿,你看那铁塔,扭的真好看。”
  “哎?这就完了?还没看够呢!”
  对于第一批百川住民来说,大概便是这么个反应。他们是被龙驮着带离天坑的,啥稀奇古怪的事情也都见过了。
  也由此,尽管人类势力在百川市被分化为好多股,但后来者们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别去招惹那批土著。
  ……
  ……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唐闲便寻来了玄鸟,告知了计划安排。
  【那个地方便是秩序者的巢穴?】
  “说到秩序者……我有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知道秩序者的?”
  唐闲至今记得那只天坑里的洞穴蛟,提及到秩序者时的反应。
  他很奇怪,洞穴蛟如何得知的秩序者?
  玄鸟回答道:
  【这个名字,最早本就是由法官大人定义的。】
  玄鸟开始慢慢讲述一些作为审判长才知道的密辛,曾经险些毁灭万兽界,不知由来的机械生命,在战斗结束之后,便被法官命名为秩序者。
  虽然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像是对敌人的称呼,但知晓的万兽,也都是法官的亲信,故而没有异议。
  只是内心深处,玄鸟等万兽也不愿意承认这个叫法。它们还是将其称之为机械生物。
  听到是法官定义的,唐闲内心也就更加确认了。
  “难怪我一直觉得,审判骑士,审判长,这些听着好接近,敢情跟我一样,是个起名废啊。”
  唐闲也就是这个时候,承认自己是起名废,大多时候他是不愿意承认的。
  【你要想好,如果真如你所言,机械族已经复活,那么它的实力,根本不是你能够抗衡的。】
  “矿区那边我们就能抗衡了吗?”
  【似乎也不能,其实法庭的审判长们换过很多次,在圣山的禁地,似乎有着某种实验。】
  “我已经看出来了,整个圣山的那群猴子们,其实都只是一群工具猴,它们所做的,大概便是制造生物。”
  唐闲忽然想到了这么一个可能性。
  许多年前,伊甸族制造生命,惹怒法官和其他兽神。
  于是伊甸族放弃创造神话生物,改为了研究机械生物。
  结晶和机械的完美结合,引发了后来的诸神黄昏。
  在玄鸟等人看来,这些机械生物是来自异时空的侵略者,而唐景那边得来消息,其实这些机械生物,也就是秩序者,不过就是伊甸族弄出来的怪物。
  伊甸族有着强大到过剩的创造力,险些把几个世界都折腾没了。
  其余几个兽神都在制止伊甸族,法官也是一样,但法官内心也嫉妒着伊甸族。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嫉妒,才导致法官走上了伊甸族的老路。
  在圣山的禁地里,培育着各种怪物,唐很肉便是其中之一,只不过被当做是失败品给流放到了别处。
  同时,法官还想捡起伊甸族曾经做过的事情——操控秩序者。
  曾经伊甸族作过的死,法官全部作了一次。
  但它大概是有着某种底气的,这种底气是什么,唐闲得弄清楚。
  他看向玄鸟,认真的说道:
  “危险肯定是有些危险的,但有些地方反推敲下来,我想这位‘神’,其实也在等我跟她谈谈。”
  【为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
  唐闲没有将唐景的事情告诉玄鸟。
  只是想到最后为何唐景能够在那样的状态下逃离到圣地堡垒?
  如果不是那位神有意为之,唐景根本不可能离开。
  那么神为什么要有意为之?
  这一推敲下来,唐闲便觉得一切很好解释。
  他要去找她,而她也在等他。
  ……
  ……
  启程是在下午。
  要在浩瀚的天空里找到神秘的神座堡垒,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玄鸟带着唐闲,很快便飞过了云层。
  曾经不知高度的金字塔,也在许久之后,就见到了尽头。
  骑着凤凰在天空中翱翔,过于高的高度,一般人也无法承受的住,但唐闲很适应。
  根据康斯坦丁给的情报,神座堡垒的位置,大概是在两百多座金字塔的中心地带,虽然缩小了范围,但依旧是难以寻觅。
  再高空之上看这个世界,一切都显得死气沉沉的。
  【人类的世界,远比我想象中要破败,也就只有你的城市看起来还有些生机。】
  “当年法官驱使了一大批万兽入侵,审判骑士和一些精锐生物兽群,尽管数百年前人类科技还算发达,但要抵御这些人型兵器和矿区野兽,尤其是在人口密度极高的城市里,就显得十分困难。”
  玄鸟对于人类历史的确不怎么了解。
  飞行寻觅的途中,出于解闷,它倒也有兴趣了解下。
  唐闲大概也是一个目的,便继续讲道:
  “在我们之下的城市里,其实都是累累白骨,玄鸟,我们并不是敌人,银河前辈死前的话你应该听到了,他渴求的,是一个两个世界和平共处的局面,人类为万兽界提供知识,万兽则保护人类。”
  “早些年代,伊甸族虽然也利用古人去制造神话生物,但从伊甸族将大多数生物的共用形态变为人类就能看出,即便强如伊甸族,也很羡慕人类的创造能力。”
  “诸神黄昏之后,一切都变了,法官出于某些原因,憎恶人类,带着审判骑士和兽群,摧枯拉朽的毁灭着人类居住的城市,文明被毁灭殆尽,人类不得不住进金字塔。目前来看,完整的历史线便是如此,但个中还有一些小细节我没有找到。”
  【找到了又能怎么样?现在的你,难道不是该专注于寻找几位兽神大人的传承?获得强大的力量来守卫这个世界?】
  “话是如此,但永远不要在心里觉得十拿十稳之前,就放弃寻找细节,因为细微的细节,可能将整个真相颠覆。”
  玄鸟记下了这句话,虽然无法理解,却也觉得有道理。
  唐闲和玄鸟接下来的日子便是不断地寻觅神座堡垒,以及聊些有的没的。
  要让玄鸟真正归心,不能纯粹的靠对法官的仇恨。
  他要一点一点的消融玄鸟对这个世界的误会。
  比如人类是食物链的底层这件事。
  银河临死前的一番话,让玄鸟已经有所改观,它没有想到一位伟大的兽神,会如此的看重人类。
  唐闲也就趁热打铁,让玄鸟明白人类和几位兽神其实是一个阵营的,都是法官和秩序者势力的受害者。
  寻觅一共用了七日。
  第七日的时候,唐闲和玄鸟终于在穿过一片云海之后,于云端之上,见到了巨大的神座堡垒。
  漂浮在空中的堡垒甚为壮观,但更为壮观的,是这片云海。
  神座堡垒就像是一条从云海里翻腾而起最终定格在空中的飞鱼。
  又像是一只巨大的深渊之眼,在默默的凝视着这个地方。
  在唐闲发现神座堡垒的时候。
  堡垒内部的主人,也发现了唐闲。
  她的眼神平静,早就想到了唐闲会到来。
  巨大的玄鸟相比于神座堡垒,就如同圣山上的一只古猿。
  玄鸟有些纳闷,该如何寻找入口。但就在这么想的时候,神座堡垒的一道门便打开了。
  那是道门掩藏于堡垒外层的防御壁上,直到开启的时候,才显露出青铜的色泽,看起来就像是寻常金字塔里步入更高层级后会见到的大门。
  只是比之更为巨大。巨大到连玄鸟也都可以一并同行。
  【进去?】
  “当然。”
  【可得想好,说不定你这一进去,就是有去无回。】
  “你以后得多跟在我身边学习学习,就会明白人类和人类之间,哪怕身负血海深仇,也可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一起喝茶。”
  【里头的怪物可不是人类。】
  “她的确不是,但却有了人类的灵魂。”
  玄鸟听不懂,最终还是带着唐闲步入了神座堡垒。
  再进入堡垒之后,那道青铜巨门便很快的关上,那一刻玄鸟有一种仿佛无法离开这里的感觉。
  反倒是唐闲很镇定。
  神座堡垒的内部很大,玄鸟飞行于其中,本也不知道该如何行进。唐闲虽然小时候待过,可对底层环境也一样很陌生。
  但这个问题也没有困扰这一人一凰多久,在穿过了飞行轨道后进入了巨大的载具停放坪后,屏幕上便会有蓝色的箭头开始标注方向。
  唐闲没有犹豫,任由自己跟着箭头行走。
  玄鸟也紧紧的跟着唐闲,遇到危险后,方便第一时间拯救唐闲。
  而这一路行来,遇到许多类似青铜门一样的建筑,也都无一例外的为唐闲放行。
  这一幕和唐景第一次发现底层的时候一样,只是那个时候唐景带着赴死的觉悟,察觉到时间不多,一路上显得很急。
  唐闲不一样,他走的很慢,有时候还会停下脚步驻足,观察周遭的环境。
  他看起来更像是来谈判的,而且手里握着的牌还不小。
  在走了约莫近一小时后,唐闲兜兜转转,才终于来到了唐景与神对话的那间屋子。
  大门开启的瞬间,唐闲见到了那个女人的脸。
  对于生母的记忆,其实已经很淡,但唐闲还是第一眼就感觉到了一种熟悉,这种熟悉让他的从容淡定被瞬间打破,只是很短的时间里,唐闲又调整好了心态。
  他早就想过,这位神可能是以一个自己意想不到的形态出现的。
  如今看来,不是唐闲对唐闲就已经该庆幸了。表象是迷惑不了唐闲的。
  唐闲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停住不前。
  神也很略微诧异,唐闲居然如此快的就习惯了自己的样子。
  “不进来么?”
  “要不咱们就隔着们聊?”
  唐闲不想一只脚跨入那间屋子,因为眼前这个人太危险了。他也不敢靠的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