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五十七章:和白霜的私密对话

第五十七章:和白霜的私密对话


  黎小虞是不认识这张脸的,只是觉得亲近。
  
  这种亲近没什么由来,大抵上二人更像是师徒。
  
  尽管黎小虞觉得,在这么一个看似末世的时代里,认识一个教厨艺的师傅好像有些偏题。不过仔细一想,这或许是某个时代的末世,也有可能是新的时代的开端。
  
  第二个月下旬的时候,天气已然很冷,在人类大幅度减少了几百年后的这颗星球上,温室效应全球变暖这些问题就不怎么存在,原本很多历史上少于下雪的城市,也下起了雪。
  
  黎小虞穿的很厚实。
  
  白色的棉绒高领毛衣包裹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外面套上了黑色的羽绒服。
  
  抗寒其实是一个大问题。
  
  因为一年四季不曾有过大温差的金字塔,人们不需要操心衣物御寒的问题。而如今,抗寒的最大手段,便是躲进地下避难所里。
  
  那里头就像是一座倒悬的金字塔。发电设备修好后,大家住在里头倒也暖和,而御寒的衣物,便留给了需要在地上工作的人。
  
  因为这些衣物真的不多,类似方面的人才,也在加紧培训中。
  
  二十万人的衣食住行,衣竟然成了最大的难题,对于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第一次经历真真正正的冬天。
  
  在地下避难所里,事情又累积了不少,黎小虞的时间越发不够用,但依旧会每天抽出时间,前往东郊外,与白霜交谈,或者说学习,这俨然成了她的一个习惯。
  
  她与那位贵妇人似乎成了一种很特殊的朋友。
  
  阿卡司和唐索野不怎么怕冷,剑羽鸭也一样,它们到底是精锐级生物,放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是生物里霸主。
  
  偶尔路过那边鸭鹏的时候,黎小虞会看到阿卡司和唐索野依偎在一起,或者是数鸭子,或者是在做些别的充满酸臭味的事情。
  
  这个时候,黎小虞就格外的思念唐闲。
  
  唐闲每次回来,多多少少会聊一阵子,但总是很快的又离开。
  
  他在矿区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黎小虞也没有问太多。
  
  当然唐闲也问的很少,哪怕第一次回来的时候,百川市乱成一锅粥,与元雾所表述的大不相同,他也猜到了大概是有人在暗中挑事情。
  
  但这一切,他信任黎小虞。这种信任是相互的。
  
  黎小虞虽然渴望见到唐闲,但只要每隔七天,元雾来报个平安,她也感到心满意足。
  
  今日,大概是这些天里最冷的一日,天黑的很快,黎小虞没有再抱出那只黑猫了,而是提着一盏灯,走向白霜的去处。
  
  她感觉到冷,即便穿的很厚实,百川市的严冬也让她有些抵御不住。
  
  来到白霜面前的时候,黎小虞搓了搓手,呵气成霜,问道:
  
  “今天学什么?”
  
  “脱衣服。”
  
  “什么?”黎小虞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霜重复了一遍,语气平淡,说道:
  
  “脱衣服。”
  
  “我拒绝。”黎小虞的语气同样平淡。
  
  尽管白霜有一种长辈的气质,有一种来自师傅的威压,但这个世界能命令黎小虞的,也只有唐闲,提一些无礼且荒诞的要求的,同样只有唐闲。
  
  她是百川市的女王,虽然逐渐开始掌握与人交流时,正常人该有的情绪,但本质上,黎小虞还是一个寡言少语,内心骄傲的人。
  
  她甚至有些生气。
  
  白霜也不在意,她是那种懒得解释太多的人。
  
  她轻轻的挥手,一片霞光一般的光芒笼罩在了黎小虞和她身上。
  
  黎小虞微微皱眉,随即猛然间睁大了眼睛。
  
  因为上一秒还在百川市的东郊,看着飞雪连天,下一秒,忽然来到了蒸汽腾腾的温泉里。
  
  这赫然是一间温泉旅店。而且是被打扫整理过。
  
  黎小虞惊呆,即便内心再怎么强大,这种神通也让她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
  
  接下来的画面,就更让她惊讶。
  
  因为白霜脱了去了衣服。
  
  那身素白的袍子其实不能用脱字来形容,倒更应该像是消散。原本就是白霜用魂晶拟变而来,如今也只是将其变回去。
  
  她的身形比起黎小虞要显得更为丰满高挑,但皮肤的白皙水嫩上,丝毫不输给黎小虞。
  
  看起来岁月只是给了白霜一种沧海桑田等闲观的气质,却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而这种气质在这具女人味十足的身体上,更有一种特殊的,黎小虞乔珊珊冬染这些女孩子所不具备的诱惑力。
  
  黎小虞这下才明白,白霜让自己脱衣服是怎么一回事。
  
  “你……”
  
  “极寒一旦入骨,便会留下很多病症,这间温泉里泡泡,会驱散你体内的寒气。”
  
  黎小虞可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脱过衣服,即便对面是一个女人,她还是有些扭捏。
  
  白霜也不在意,本着你爱泡不泡的态度,她不再搭理黎小虞,自顾自的清洗起来。
  
  氤氲水雾中,黎小虞看了一眼白霜,想了想,大概这种事情,也就小时候和娘亲一起做过。
  
  最终黎小虞还是褪去了衣物,但不像是白霜那般,黎小虞没有当着面,褪去自己的衣服。而是小心翼翼的背过身,来到了帷帐的后面,不让白霜看见,然后缓慢的脱下了自己的一件件衣物。
  
  女人和女人间,一起洗澡的情谊该算是什么等级的情谊,黎小虞是不清楚的。大概白霜也不清楚。
  
  她只是看黎小虞很冷,而自己恰好想洗澡了,便带着黎小虞来到了此间的温泉。
  
  白霜虽然不是黎小虞这样生在大富之家,但若这个世间没有比她更强的存在,而世间任何地方,她又都可以瞬间抵达,那么衣食住行方面,便必定是按照最高的规格来做。
  
  比如吃最好的食材,饮最澄澈的水,看最美的风景,泡最舒适的温泉。
  
  她这么想了,便这么做了。
  
  不过白霜也不知道,黎小虞为什么脱个衣服还要扭扭捏捏的,还不让自己看见。
  
  当将贴身的衣物全部褪去,并且折叠好之后,黎小虞还拿来了一块干浴巾将其盖住。
  
  之所以这么小心翼翼的原因,是因为这位黑猫一样的姑娘,她平日里给人的感觉,都是有些神圣和带着威严与孤独感的。
  
  黎小虞不怎么喜欢和人亲近,即便是乔珊珊和冬染,也很少和黎小虞做一些普通女孩子之间的亲密举动,比如手牵手,相互依偎,一起整理头发,讨论化妆这些。
  
  她很小的时候开始,这些属于正常女孩子的事情,就与她绝缘。
  
  尽管如今改变了很多,在百川市里不再如同往日一般霸道,也显得更有人味儿烟火气儿。
  
  可在很多人看来,黎小虞依然是黎小虞,不管她在唐闲面前是什么样子,那都不能说明老虎变成了猫。
  
  不过如果乔珊珊在这里,大概还是能够明白黎小虞为什么要把贴身的衣物全部遮住。
  
  因为那次穿的很可爱很可爱之后,藏到了甜头,尽管表面上这位百川市女首领很有手段,骨子里还是一个有些微少女心的。
  
  黎小虞贴身的衣物,和外边的衣物截然不同,外边的衣物基本都是深色系,里边的衣物,却是粉粉的……还印着一只小猫爪,连袜子也是极为可爱的猫爪袜子。
  
  这是她只想给唐闲看的,可不能让别人看见。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西装革履的精英白领,回到家后,露出了小猪佩奇的纹身一样有强烈的反差感。
  
  褪去了衣物,黎小虞裹着浴巾,有些紧张不安的来到了温泉,洁白干净的小脚丫,在水边试探了一下,意外的,感觉温度很合适,便慢慢来到了温泉里。
  
  舒适的水温瞬间褪去了黎小虞的寒意,让黎小虞感觉很舒服。
  
  黎家有着私人的泳池,但和这种纯天然的温泉相比,效果还是差了不少。
  
  “谢谢,刚才对不起。”
  
  这种事情就像是跟男朋友一起去了一次秋名山,或者说女装定律,一旦有了第一次,就很快会喜欢上。
  
  白霜还是那般淡定,她的姿势比起黎小虞要自然的多,半靠在边缘,悠然的享受着。
  
  不过与黎小虞不同的是,白霜裸露出来的,不止是脖子以上的部分。
  
  黎小虞虽然后面也该用了一样的姿势,半靠在温泉的边缘,一眼看去,却还是只有脖子以上的部分。
  
  男人都是嫌平爱f的。谁不喜欢e波未平e波又起呢?
  
  黎小虞下意识的就把自己的身子往下沉了些,营造出一种,并不是我没有,只是我故意沉在水里的感觉。
  
  其实白霜压根儿没有注意这些的。
  
  但黎小虞还是觉得,娘亲那么大,自己怎么就没有遗传到呢?
  
  商路就在百川市,下次可得去问问商路,那些木瓜西柚奇异果,到底有没有用。
  
  这个世界很多的东西,如果出生的时候没有,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有,不止是奋斗一辈子买不起的跑车,还有自身零件上的配置。
  
  一个保底五百多岁的女人,和一个十**岁的小姑娘的泡澡,很沉默。
  
  黎小虞不怎么爱说话,白霜也一样。
  
  不过泡了十几分钟后,黎小虞觉得大概自己和白霜算是关系更近了一些。
  
  “白霜姐姐。”黎小虞小声说道。
  
  “嗯?”
  
  “你能给我讲讲百川市的事情吗?”
  
  “终于忍不住问了吗?”
  
  “倒也不是,只是觉得这样的沉默,虽然不尴尬,但有些浪费时间。”黎小虞实话实说。
  
  “百川市没有什么好说的,尽管你现在在治理这座城市,但这座城市的死活,却不是你能改变的。”
  
  “什么意思。”
  
  “你们,或者说你男人,并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白霜对黎小虞,就不像对唐闲那样,尽管这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女人,有着足够的智慧,一瞬间就能明白黎小虞过来,是谁的用意。
  
  但她也不在乎,她乐得说便说,与是不是中了谁的计谋,随了谁的意愿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只是白霜说的也不是很多。
  
  “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运数,我的主人也在等待着一个可以终结这些运数的人,但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你的男人,暂时还不够格知道这些。”
  
  “那要怎么样他才够格。”
  
  白霜能够识破自己是唐闲安插过来打探消息的,黎小虞一点不意外。
  
  白霜说道:
  
  “我愿意说的,会跟你说,不愿意说的,你就不要问。”
  
  “我知道了。”
  
  黎小虞没有显得有一丝不甘心。
  
  因为现在她很确定一件事,那就是白霜的的确确是站在人类这边的,她有她自己的安排,既然对方认为哪怕知道这件事,本身就很危险,那一个聪明人的做法,就是不要去知道。
  
  黎小虞能够合理的控制住自己的求知欲,让白霜还是很喜欢。
  
  不过她并不知道,这也只是限于唐闲以外的人。毕竟……曾经的黎小虞,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多分钟里,无时无刻的掌控着唐闲的一举一动。
  
  人终究是会成长。
  
  黎小虞以为这个话题该是断了,或者该聊些生活上的话题,但白霜却还是补充了一句:
  
  “你的男人在变得越来越强大。但这样的强大还不够。摇篮里的小孩,想要爬出摇篮是好事情,可这之后,他必须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感受到唐闲在变强的,不只是卿九玉唐飞机阿卡司等人,还有白霜。
  
  每一次唐闲出现在鸭棚的时候,白霜都察觉出,每过一个月,唐闲的实力都有了极大地提升。
  
  单论战斗能力,他很快就会超越百川市的几个兽类。
  
  但还是不够。
  
  万兽界里的生物太多了,在圣山的禁地里,谁也不知道还会被放出什么样的异兽来。
  
  “伊甸血脉或许是至尊的血统,但曾经败北过,就还能再败北,他必须有一些比伊甸血脉本身更强大的东西。当他找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够资格知道这个世界的秘密了。”
  
  这些晦涩的话,黎小虞听不懂,只是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矿区世界里,还有着足以让唐闲陷入险境的存在。
  
  白霜守护着一个末日级生物的残躯,也许也只是在等待,某个存在有资格来继承一些衣钵。
  
  温泉泡了约莫三十分钟,黎小虞很少在清洗这么久,只是在这么一个绝对安静的地方,在白霜的旁边,有一种久违的温馨感。
  
  白霜内心其实也比较喜欢这个小姑娘,想着日后的岁月里,多带着黎小虞去这个世界的各个地方逛逛。
  
  前提是,小姑娘的男人,真的能够将百川市给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