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三十二章:孤男寡女小树林

第三十二章:孤男寡女小树林


  懵逼这种状态唐闲甚少有过,惊醒之后又立马冷静的思考了几秒钟,便回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对句芒做过什么。
  在被白霜的神秘力量传送到了此这片林地后,内心紧绷的意识终于有了放松,大量失血的作用下,唐闲记得自己没来得及交待什么,便昏死了过去。
  句芒燃烧了近一半的天赋,但还留着一半,而自己则是一个废人。没道理这样自己还能把她怎么了。
  看句芒双腿夹着自己下身的位置,唐闲整个人脸色有点难看。
  他想起了一句话,男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
  自己自然不是什么柔弱小男孩,但句芒也不是什么正常女性。
  他轻轻的推开了搂着自己的句芒,然后将她两条雪白大腿从自己身上挪开。
  他坐起身来思考人生,一脸抽事后烟的表情。
  “你这表情,就像是进入了贤者模式。”
  句芒的声音忽然传来。
  唐闲有些头疼,身体的伤势已经恢复,但他实在记不得自己有没有做过什么,或者被做过什么。
  句芒看着唐闲那蛋疼拘束的表情,忽然笑出了声:
  “你放心,我并没有对你做什么。不过这种事情你就对别人做过,自己也不也应该有类似的觉悟吗?”
  唐闲内心松了一口气,因为鼻息里的气味,的确没有什么荷尔蒙分泌的味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毕竟对于这种事情似乎也不需要太在意。
  唐闲镇静下来,说道:
  “我什么时候对别人做过类似的事情?”
  “商路啊,他不也是被你妹妹强……”
  “打住!”
  揉了揉太阳穴,唐闲感觉额头疼。这件事现在想来真是荒唐。
  “所以你为什么会跟我靠那么近?”唐闲说道。
  “因为你快要死了。”句芒看着唐闲,脸上的表情带着些微的鄙夷和玩味。
  “所以你的伊甸血脉,也没有比我们强多少。至少在应对秩序者上,你比我们显得更弱。”
  唐闲没有说话,而是继续以询问的目光看着句芒。
  句芒没有藏着掖着,说道:
  “你救我一命,我便救你一命。最后逃亡的时候,你本没有必要让那头白鹿救我,但你还是花时间这么做了,考虑到你当时的状态,这也算是拼尽全力,我终究还是人类,也有感恩之心。”
  唐闲心说这叫感恩?
  你这看起来像是感恩?更像是馋自己的身子,你下贱。
  内心的吐槽自然没有说出来。
  毕竟他严格意义来说,还是一个守身如玉的好男人。
  哪怕已经二十四岁了。
  哪怕各方面知识他都比很多人清楚,因为这方面的玉望算是很多人的弱点,所以唐闲也研究过不少类似的东西。
  尽管没有亲自体验就是一个云玩家,但他真的是一个颇有研究的云玩家。
  “竭心射线是一种能够抑制生物生命力的射线,里面含有多种致死性质的放射物质。即便是你,也无法抵抗。
  你当时奄奄一息,虽然把你救了下来,但是若放着不管,还是会死。
  那头白鹿真奇怪,居然看了你两眼,用鹿蹄子踢了你两下就不管了。”
  唐闲没想到还有这一茬,随后他想到,自己应该是没办法说动白鹿救句芒的。
  在白霜看来,我爱救不救,万事与我何干?
  之所以救下了句芒,恐怕只是觉得麻烦,索性顺手救一下句芒,就当给自己找个血瓶?
  这自然是推测,但唐闲觉得以那头鹿的懒惰和佛系来看,完全有可能是这样的。
  他摇了摇头,说道:
  “我感觉自己好像恢复了不少。”
  “植物能够不断给我提供生命里,在起源和自然之眼里,我便用类似的方法给很多实验体注入生命力。
  这个地方生命气息极为浓郁,植被也生长了许久,在这里我的能力会变得更强,也由此才能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虽然消耗了不少植被。”
  句芒的表情还是很平静,唐闲看着句芒的眼睛说道:
  “所以一定要用那样的姿势?”
  “我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东西而已,我只是把你当枕头。”
  这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唐闲点点头,说道:
  “你不欠我了。”
  “是的。”
  “而且我们只是有着共同的敌人,连连利益共同体都算不上,并且我们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果然不习惯跟人隔得太近,所以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意外。大家最好谁也不要再提起。”
  唐闲其实也知道这件事只是很小的事情,但就是莫名的焦虑。
  句芒没好气的说道:
  “我看不上你。”
  “那真是太好了。”
  两个秩序之子陷入了沉默。
  天色昏沉沉的,今天有日食,尽管早已经结束。
  但日食之后,天色也没有显得很敞亮。
  动物们也小心翼翼的,远处的树木枝干上,两只小松鼠在望着唐闲与句芒。
  似乎好奇这两个人怎么一动不动的。
  “我们真的安全了吗?”
  暮色沉沉的气氛,在百川市郊外的林子里,句芒虽然喜欢植物,却还是觉得这种静谧很不适应。
  “应该是。”
  “那头鹿去了哪里?”
  “我以为你知道。”
  “我不知道。它神神秘秘的。我没想到在矿区之外的地方,金字塔同纬度的世界里,还能有这么强大的生物。它为什么要救我们……不,为什么要救你?”句芒其实内心也有些羡慕唐闲。
  作为一个科学怪人们的领袖,她手底下都是一群类似商路和钟秀秀这样的怪咖。
  生活也都是各种实验数据,她知道的非常多,但不知道的也非常多。
  唐闲这个叛逃出神座的人,这二十年来是如何度过,会否人生就跟自己的一样无趣?
  他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尽管对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兴趣乃至性趣,但她很想知道,这个从一开始就算计秩序者,与命运抗争的人,他的人生……到底和自己有哪些不一样。
  唐闲说道:
  “你能变出果子吗?”
  “能。”
  “所以其实你可以自给自足?”
  “不,我变出一颗果子,将这颗果子吃下去所得到的能量远不如我召唤一颗果子所消耗的能量。”
  唐闲点点头,觉得这也合情理,他眼下很饿,食髓知味这个来自于饕餮的能力,让他跟饕餮一样,很容易饥饿。
  尤其是刚刚受了极重的伤。但料想着句芒此刻也是极度虚弱,只是强撑着,他也就没有再说果子的事情,而是回答道:
  “我并不知道白霜为何救我,上次其实我与她还有些冲突。你就当是运气好吧,因为我一度以为今天我会死掉。”
  “冲突?它说什么你难道还能听懂?”句芒惊了。
  “也许对于我和秩序者来说,都是知晓万物之声的。”
  句芒看着唐闲,稍微来了些兴趣:
  “在矿区只有极少数生物能够与所有物种无障碍交流。你听到的声音,是人类的语言,还是兽语?”
  “人类的语言。”
  “也就是说你的脑子里,有着某种转化能力?”
  “大概?”
  “我解剖脑子的本事很不错,能够开颅之后完美复原,我想挖开你的脑袋看看。”
  句芒说的很有礼貌,至少她自己认为自己的语气很诚恳。
  唐闲心说难怪自己的妹妹被当成怪胎,跟着这样的人做事情,怎么可能不是怪胎?
  “你跑题了。而且,即便我让你解剖我,你也没办法做到。”
  “为什么?”
  “我对于人类来说,金刚不坏。”
  句芒若有所思,伊甸魔童的能力她知晓一些,但也从来没有见过。
  唐闲不想句芒继续想一些疯狂的事情,便站起身准备找点食物。
  他站起来的时候,大脑还有些晕眩。
  “白鹿不会走远,大概是等到我恢复之后,就会来找我们。她既然救了我,这次总该解释些什么。”
  唐闲这么说着,心里其实没底。仿佛救完人之后一走了之,也完全符合白鹿的画风。
  他往溪边走去,准备捕鱼。
  这里的确是百川市的外围,但是距离百川市也十分远,甚至无法看到百川市的轮廓,他也无法联系到百川市的人,想要回去,便只有先吃饱肚子。
  “你要去哪里?”
  “弄些吃的。”
  “我跟你一起。”句芒同样站起了身,整个人却比唐闲还要狼狈,似乎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唐闲看了一眼句芒,句芒也看着他,他知道句芒是不想一个人待着。
  对于自己而言,只是打了一场败仗。
  但对于句芒而言,她把整个人生都输掉了。
  没有了身份,也没有了未来。
  她现在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立场是什么。这个时候如果有个人陪着该是会比较好过。
  她没有说出来,但很奇怪,唐闲就是能够懂。
  沉默了好几秒,唐闲说道:
  “你保证不会喜欢我。”
  “呵,有人跟你说过你自我感觉很良好吗?”
  “没有。喜欢我的人觉得我哪里都好,疯狂迷恋我。”
  “我要吐了,真恶心。”
  “实话实说。”
  唐闲又用等待确认的目光看着句芒,句芒直言道:
  “我喜欢商路这样的。”
  这好像问题更大。
  唐闲皱起眉头,说道:
  “他结婚了。”
  “我可以克隆一个,只要设备齐全。”
  “打住,走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唐闲摇了摇头,百川市的问题少女很多,再多添一个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扶着句芒,这才感觉到句芒的虚弱,原来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被强,因为句芒的体力根本干不了这事儿。
  “你不该这么虚弱的。”
  “要还你的人情不容易,何况为了活命,我耗费的东西不比你的少。”
  唐闲点点头,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天赋燃烧了一半,这种事情宋缺昏迷了近一个月。
  句芒能够清醒,还能够靠着剩下的天赋将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必然是筋疲力竭。
  他没有矫情什么。
  就如之前所言,二人互不相欠。
  但唐闲还是补充了一句说道:
  “我做饭的本事还不错,你在金字塔未必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
  “口腹之欲只是低级玉望。”
  “越是低级的东西,带给人的感受越强烈。反而很高级的东西,略显寡淡。”唐闲说道。
  就像是上层人喜欢听古典乐,喜欢看文学性质的作品,这些所谓的高级趣味,在唐闲看来都得是低级趣味得到了满足的情况下才能体会到的。
  现在他很饿,句芒亦如是。
  这个时候丢一本《癌症楼》,《羊脂球》或者《海边的卡夫卡》,他顶多将其当柴火烧,来烤熟一条没有文学价值的鱼。
  抓鱼的事情很简单,唐闲体力恢复了一些后,体内竭心射线残留的物质被稀释,生命恢复能力有所回复。
  整个人处于越来越饿,但生命力越来越强的状态。
  他抓了四条鱼,很肥的草鱼,肉质不怎么好,但是果腹有余。
  道具袋已经残破,好在一些东西还能用。
  他忙活了一会儿,在句芒的帮助下,做了一个简易的架子。
  很快篝火生起,温暖的火焰和鱼肉炙烤时的香气让句芒心里舒适了一些。
  “我以后没有地方去了。你也必须赶快带走你的朋友。”
  这是一个怎么懂聊天氛围的人,唐闲翻动着烤鱼,说道:
  “你现在应该聊一些轻松的。”
  “圣地堡垒很快会被大清洗,你所公布的消息,也会被全面推翻。我们是错误,被纠错程序清理掉了,现在一些残存的程序,它也会一并的清理掉。”
  唐闲叹气,说道:
  “这不过是输了一次而已。如果秩序者真的就这么被我一次性给铲除,我想人们也不会被骗几百年,不是吗?”
  “你看起来一点不失望?”
  “我当然失望,但是我在这次计划之前,就考虑过这种可能性,所以一切也都有安排,对我来说,只要没有减员就还有希望。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
  “你不害怕它吗?它轻易的就能杀死我们。”
  “它进不去矿区,甚至可能暂时离不开金字塔。它已经开始暴露,以后只会暴露出越来越多的弱点。
  而且不要小看人类本身,他们明悟过来的时候,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句芒说道:
  “那你呢?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现在和你都是落水狗,我们得消停一阵子,金字塔去不得了,矿区倒是可以去逛逛。我也该……找找真正知道一切的人问问了。”
  唐闲想起了那只不周龟,他笑了笑说道:
  “这个世界比我想象中有趣复杂。这也不是坏事。至少我们的敌人没有一家独大。而人类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玩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