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三十章:神魔之战终焉

第三十章:神魔之战终焉


  只有在最开始编织谎言的阶段,这位神算是比较健谈的。
  在神国逐渐显露出本质的时候,神就开始沉默起来。
  它的运算程序会分为很多思路,种种思路也都是模拟人类的思考习惯而设定。
  拟情绪的状态让神看起来与人类差别很小很小。
  大多时候,它是可以正常辨别人类的种种情绪,以及自身需要应对的情绪。甚至在中层算法里,这位秩序之神在自我编译的过程里,给自己加了性格。
  它的性格如同一个淡然超脱的智者,开口说道:
  【——神的启示已经传达给了你,你不相信我所说的,就必将承受神的责罚。我希望你能够留在神国,你将会得到你渴求的一切,同时这个世间所有的顽疾,都将被一一治愈。】
  “因为这个世界值得你忌惮的,大概便是我父母发现的那些秘密?我的意识留在神国,身体却被你所操控?就像是康斯坦丁一样?你这算盘打得还挺不错。”
  唐闲心说只要肯开口,就还有挖出情报的可能性。
  他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因为很可惜,通往伊甸废墟的路他不记得。
  而且当年父母为何只有九年的寿命也从未提及。
  这之中似乎有一个针对秩序者的局,尽管这位秩序之神看起来被自己摆了一道,但唐闲没有掉以轻心。
  毁灭了伊甸和人类的,便是眼前这团灰色的魂晶一般的存在,它既然自称是神,当然是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实力。
  甚至也许正是因为秩序之神的实力过于强大,才导致了伊甸文明在矿区世界布下了一道结界。
  这种结界便是科技的隔绝,使得整个世界只能使用最为野蛮的设备,绝大多数的高科技产物在矿区都会失效。
  “神”似乎并没有尝试放弃,它是机械,是智能程序,在它的设定里,唐闲的种种反应它都有应对方案。
  唐闲也知道这一点,甚至顺水推舟的说道:
  “我所说的一切,都是没有根据的,只是我的瞎猜,我还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向我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或者向我展示,你这里值得我留下来?”
  唐闲此刻的行为是第二百四十四种可能性,神开始按照设定应对。
  但下一秒,唐闲就做了一件神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旧的神国破碎,新的神国建立,在神的备案里,一共有三十四种留住唐闲的神国副本。
  这种世外的悬空岛唐闲若不喜欢,神还能换成别的。
  比如矿区,比如深海,比如伊甸世界在成为废墟前的景象,或者金字塔的某层,古代人类社会的某处。
  等等之类的,各种有代入感的副本它都预先制作好了。当下便准备要替换掉这个因为逻辑不通而破碎的神国。
  只是神国的2.0版本还在覆盖的时候,唐闲却忽然消失了。
  即便是多线程序运作的神,也没有想到唐闲的行为会直接从二百四十四跳跃到了五百零九。
  它在一瞬间生成了新的算法想要应对唐闲的举动。
  同一时间,在与康斯坦丁对视后陷入了神国的唐闲,忽然间睁开了眼睛。
  时间只过了四十秒钟。
  这种恐怖的梦境能力在等级上远远强过塞壬,时间的维度几乎等同于停止一样。
  唐闲再次回到现实,见到的第一幕,便是迦尼萨与乌拉诺斯之间的对决。
  这两个有着至高神称的秩序之子,都是霸道无比的压制类型战斗天赋。
  二人还是处在越来越小的空间里,那些诡异的黑色金属将整个空间密封成了囚笼。
  迦尼萨有着破除一切障壁的恐怖攻击力,不夸张的说,他在进攻能力是就是一只人形天灾级万兽。
  但要靠近乌拉诺斯,对于迦尼萨而言也十分困难。
  整个空间仿佛都处在一种迟缓领域下,他单单是要应付那些诡异的黑色金属便已经极为困难。
  更不消说还得应付乌拉诺斯。
  而囚笼里还有另一场战斗——使徒化的康斯坦丁与句芒的对决。
  “你能从神国里走出来,我很意外。”
  康斯坦丁的语气漠然,整个人属于人的情绪也越来越少越来越淡。
  唐闲没有解释什么,他的识海里总是会过一阵子才收到获取能力的提示。
  在步入神国梦境后一阵子,他才收到了提示。
  这种能力到没有塞壬那般夸张,可以入侵他人的意识,但却能够不被他人入侵。
  这些精神层面的手段,现在已经难以伤到唐闲。眼下最大的麻烦,便是逃离这里。
  植物的藤蔓组成了一道道的防御障壁。
  句芒与康斯坦丁的对决,根本就是单方面的被碾压。
  那些巨大的藤蔓就像是变了物种一样,被瞬间的切割开,甚至难以延缓一秒钟的攻势。
  康斯坦丁钻石一般的眸子里,似乎也蕴含着某种恐怖的威能。
  这四十秒的对决里,句芒已经被逼到了极限。
  “原来你不相信这一切,哪怕见过了神国。见过了世间最美的风景。”康斯坦丁的表情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副冷漠的样子。
  唐闲知道使徒化大概就是一种人类向机械的逆运转。
  秩序者一心想要成为人类,但它对于人类,却又试图将其改造为机器。
  唐闲懒得解释,康斯坦丁已经不再是自己认识的康斯坦丁。
  因为审判骑士的制作方法被公开,导致了秩序者的觉察,如今他成了那个纠错的程序。
  唐闲第一时间准备逃离,只是他打开便携式传送裂缝的瞬间,康斯坦丁已经发出了一道恐怖的射线。
  不仅仅是自身的操控金属的能力,按照康斯坦丁的说法,意志会被覆盖,那么使徒便是一种可以传承下去的秩序者兵器。
  它还拥有着其他“康斯坦丁”的实力。
  这道恐怖的射线远比审判骑士的竭心射线更具备破坏力,唐闲的便携式裂缝瞬间遭遇能量冲击而强制关闭。
  整个密闭的空间也在这一秒里变得更为狭小。
  “你走不了。今天的目的,本就是除掉你,你死之后,你安排的也会被清理掉,你们散播的真相,最终会被各个领主平息。”
  康斯坦丁就如同神明一般,淡定的看着唐闲。
  便携式传送裂缝再次遭到破坏,唐闲心说这下想要回到百川市便只有返回圣地堡垒,那就必须要解决眼前的人。
  当所有的可能性被排除,确信只有正面迎敌的时候,唐闲没有犹豫。
  第一时间,乌拉诺斯和康斯坦丁便被黑雾笼罩。
  视线里的一切被隔绝掉,让乌拉诺斯一瞬间乱了阵脚。康斯坦丁的下一个进攻动作也被迫中止。
  争分夺秒的时间里,唐闲的动作行云流水,他早已不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投机者。极限手套带上之后,六颗魂晶散发耀眼的光芒。恐怖的能量聚集在唐闲的手上。
  句芒与唐闲还算是第一次配合,但句芒很默契的给出了支援。
  她集中精神,召唤出了最为强韧的植物,将康斯坦丁与乌拉诺斯彻底为围困住。
  藤蔓就像是无数条蟒蛇缠绕一般,牢牢的锁住了二人。
  于此同时,迦尼萨的拳头再也没有了阻碍,乌拉诺斯疯狂的反抗,整个战场都变成了一片沼泽,而迟缓的领域也越发强大。
  但他无法挪动,只能感受着迦尼萨恐怖的气息靠近。
  唐闲的锁定完毕,没有任何的由于,他将手套里六颗魂晶汇聚的力量发出,一道比之康斯坦丁方才一击更为强大的射线击出!
  三对二,在唐闲突发制人的手段下,三人换来了一个击杀对手的绝佳机会。
  可就在这一瞬里,黑雾明明还未散去,康斯坦丁却同样的射出一道射线。
  两道射线精准的撞击在一起,两股磅礴的能量开始互相冲撞。
  猛烈的气流如同风暴一样席卷在这被金属封闭的空间里。
  句芒骇然,唐闲的这个装备她没有见过,但料想该是某种极为强大的人类自研的武器。
  六颗结晶的色泽最低也是紫色,其中甚至还有橙色的。
  天灾级浩劫级生物的魂晶汇聚所散发的射线足以毁灭一切。
  她没想到这位没有天赋的秩序之子,有着如此强大的“外设”支援。
  但更让她感到不可思议是的康斯坦丁。使徒化的康斯坦丁,居然可以单独抵挡这道射线。
  两道射线的对撞并没有持续太久,唐闲的极限手套固然是强大的黑科技,几次改良后,手套的材料终于可以承受住魂晶的巨大能量,但也只是极为勉强。
  雷枭的骨骼所制造的极限手套,也没有办法长时间调动六颗魂晶的力量。
  在两道毁天灭地的射线想触碰的第七秒,唐闲的极限手套便无法承受,魂晶的光泽也瞬间黯淡。
  同时间,康斯坦丁的那道射线直接再也没有任何阻碍,直接贯穿了唐闲的胳膊。
  唐闲整个人被这道射线的强大冲击力,击退到了金属墙壁上。
  康斯坦丁没有走出黑雾,似乎周围的一切变化,他都可以用另外的感官察觉。
  在唐闲被击退的同时,康斯坦丁再次发出射线。
  就在迦尼萨来到了乌拉诺斯面前,准备用最为强大的铁拳贯穿敌人的时候,那道射线穿过了迦尼萨的身体。
  句芒睁大眼睛,死亡的气息瞬间蔓延开来。
  让她感觉到些微恐怖,并非是康斯坦丁果决杀伐的手段。
  而是他的漠然和毁灭一切的意志。
  在那道恐怖的射线贯穿了迦尼萨后,并没有就此而停住。
  原本躲过了迦尼萨铁拳的乌拉诺斯,同样的被这道射线无情的贯穿。
  两个秩序之子的生命力急速的流逝。
  康斯坦丁似乎是知道他们所有的后手,他没有就这么的收回进攻,那道射线就是一把利刃一样,他轻轻的挥舞,划出了几道凌乱的轨迹。
  迦尼萨与乌拉诺斯的身体便如同被激光切割一样,瞬间被斩为数道肉块儿。
  两名强大的秩序之子,在这一刻彻底的死去。
  无论敌人还是战友,康斯坦丁都没有一丝犹豫,似乎今天聚在这里的所有人,必将以死而终!
  句芒的心跳加速,生死关头她的反应也前所未有的迅敏。
  同唐闲一样,句芒没有任何的拖拉,她做起事来甚至更加果断狠厉。
  一切就如同她所预料的,在乌拉诺斯和迦尼萨死后,第三道光线便是射向了她。
  但也在这个时候,句芒燃烧了自己的天赋。
  移动速度,防御力,生命力,生命恢复力。
  但凡是能够保命的能力,句芒没有丝毫不舍,全部的引燃。
  她已经察觉到了,康斯坦丁已经是一个实力和自己一行人万全不在一个层级的怪物。
  唐闲打开传送裂缝的瞬间,连唐闲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康斯坦丁的射线却已经射出。
  这说明了使徒化的康斯坦丁,有着超越了人类极限的计算速度!
  句芒的实力在一瞬间得到了极大地增幅。
  但就算如此,她所想的也只是如何逃离这里。
  战场的边界,唐闲捂着自己被贯穿的胳膊,大口的喘息着。
  敌人的强大超乎了想象。
  自己一行人从顺境到逆境,使徒只是用了一招便将局面扭转。
  两名秩序之子死去,一名秩序之子也已经开始燃烧天赋。
  感受着身后那黑色金属的坚不可摧,唐闲涌现出一种绝望感。
  识海里没有抗性的提示,这代表自己面对的的确不再是人类。也没有办法与康斯坦丁打消耗战。
  自己的极限手套也没办法承受方才那般强度的对决。
  唐闲所有注意力都凝视着那团黑雾,全力戒备着,即便胜算渺茫,他也不想就此死在这里。
  只是这一次,他意识到这场神魔之战,大概率自己是要死在这里。
  如果说神国的一切是一场神与魔的智斗,自己赢了。那么眼下这场学区的对决便是与武斗,神的实力远远没有发挥出来,却就是这么轻而易举的击溃了所有人。自己终究是过早的面对了最强的敌人。
  没有退路,在这么一个密封的空间里,谁也无法支援自己。尤其战力也难以抗衡,唐闲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局势。
  “伊甸生物很难杀死,而且你死之后,也许你体内的力量也会永远的沉寂,对我和这个世界而言,那是莫大的损失,我实在是不想杀死你,但你的举动过于愚昧,你亵渎了神明。”
  唐闲注意到康斯坦丁连声音都变了。那种神国里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他猜测现在康斯坦丁意志已经彻底的消散,正在与自己对话的,便是那位神。
  ……
  ……
  百川市外围。
  白鹿的蹄子总是很轻快,她对世间的任何生物都没有敌意,但见到她雪白的身躯时,动物们总是会敬畏的躲开。
  似乎都晓得这么一个存在,是喜欢安静的。
  她存在于世间已经很久,守护着一个万兽界与人类世界共同的传说。她的身后永远都有一座山,她去了哪里,那座山便到了哪里,数百年来从来如此,鹿与山不曾分离。
  在动物的世界里,她的地位很神圣。她仿佛不受空间的制约,能够出现在任何地方,这等神迹让很多动物时将其视作兽神。
  今日的白鹿正在看着天空。天空昏暗无光,明明还是白昼,却如同夜晚。动物们也显得很兴奋。
  因为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日食。
  白鹿看着日食,听着身后山洞里的那道声音若有所思。
  没有过太久,她点了点头,仿佛答应了某个看不见的存在,随后轻轻的抬了抬鹿蹄。
  又一次消失于世间,亦不知将出现于何处。
  只是这一次,远处的飞鸟与走兽们,注意到了那座山——依旧停留在原地。
  (感谢书友风间花音的打赏啊……惭愧啊,我最近这个更新,居然还有读者肯打赏,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