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六十二章:故地重游

第六十二章:故地重游


      白曼声听得似懂非懂,说道
  
      “是不是说这些审判骑士,本质就是丧尸?而且是你说的第二种,被某个母体控制的丧尸。”
  
      “我也只是猜测。”
  
      唐闲记得古代有部名为《黑客帝国》的电影。
  
      人类在虚拟世界与机械对抗。
  
      看起来虚拟世界里有很多的单位,但这些单位其实都是来自于主体。
  
      如果真如晶鹤所言,秩序者是一群机械体,那么它们的意志必然是统一的。
  
      看起来它们势力各不相同,阵营复杂纷繁。
  
      可实际上,这个世界只有两个种族。
  
      玩家和非玩家。
  
      唐闲举丧尸的例子,也是想到了某个可能。
  
      在以前的射击游戏里,有一种对抗体验叫生化模式。
  
      人类最开始是一队的,共同面对电脑控制的敌人。
  
      而一旦人类死去,就变成了电脑一方的敌人。
  
      这个世界能让唐闲恐惧的事情不多。
  
      只是如果一场游戏里,非玩家可以通过吞噬玩家来制造非玩家。
  
      这种恐惧和灾难就会像滚雪球一样,随着时间的累积,会越来越可怕。
  
      一顿饭吃完,唐闲便带着白曼声离开。
  
      接着又去逛了逛街,让白曼声彻底熟悉人类的世界。
  
      来金字塔的机会不会很多,白曼声也想尽兴。
  
      只是一路上唐闲有些闷。
  
      底层的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审判骑士。
  
      而这些青铜机械体,根本无法开口,谁也没办法拆穿这个谎言。
  
      这就是潘多拉的魔盒。
  
      从古至今,人类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改造人”的探索。
  
      甚至可以追溯到太古时代的秦始皇。或者还有比这更早的。
  
      可代价往往很惨痛。3333
  
      到了如今,更是一个扭曲的时代。
  
      金子塔的世界里,有进化区在研究人类的进化。
  
      有领主将人类改造为机械体。
  
      即便是在矿区,万兽法庭势力的人,也在做着让万兽进化的邪恶实验。
  
      秩序者利用人类解锁更高层级,是否也是与进化有关?
  
      唐闲这般想着,愁眉不展,想到了袋子里的祖顿圣树的果子,好像也是与进化有关。
  
      不知怎么的,这种本该经历长时间自然改造的过程,几个世界的生物都想着加速完成。
  
      唐闲摇了摇头。
  
      白曼声看在眼里,走在大街上,说道
  
      “你今天心情很不好。”
  
      “所以我要带着美女逛街,这是能让男人心情愉悦的行为。”
  
      白曼声没有说话,只是抿嘴轻笑。
  
      这一路上倒也有不少人看着她。
  
      金字塔内的确很难见到白曼声这样的美丽的女人。
  
      跟在唐闲身边,尤其是伴着老绅士的唐闲身边。
  
      很多年轻人都眼冒柠檬的对着唐闲鄙夷道不过如此。
  
      或者感叹一下,这女的真拜金。
  
      两个人逛街到很晚才回到了住宅,原以为唐飞机会等得很无聊。
  
      但唐闲着实没有想到,乐高积木居然带给了唐飞机难以想象的快乐。
  
      在十个小时的时间耗完后,唐闲带着唐飞机和卿九玉前往了底层。
  
      传送门在底层,想要去“新手村”,便只能通过传送门前往。
  
      底层里的审判骑士海报贴的到处都是。甚至连罗六眼的杂货铺子招牌旁都有好几张。
  
      唐闲还特地去了一趟堕落街。
  
      原本晚上应该很热闹的堕落街,却显得有些冷清。
  
      街道上的人群不再熙熙攘攘,而是走一阵才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在窃窃私语。
  
      不过就几个月的时间,唐闲的确没有想到底层的变化如此巨大。
  
      唐闲隐约想到了什么,便前往了矿区。
  
      数十盏巨大的探照灯将夜晚照的如同白昼。
  
      一些矿工还在开采矿物。
  
      唐闲的扮相就像是从高层来底层巡视的官员。
  
      服装上看就知道身份尊贵,加上唐飞机和白曼声气质出众,很多小队长都没有靠近,任由唐闲巡视矿场。
  
      再次回到了自己昔日工作的地方,唐闲已经找不到丝毫过往的熟悉感。
  
      几个月前,他成为正式工之前,基本都是晚上六点左右就离开了矿区。
  
      大家的节奏也都是如此,夜晚的矿区比较危险。
  
      而如今则不一样,至少以前的矿区,不曾在这么晚的时候,还有如此多的矿工。
  
      唐闲略微思索,很快便明白了问题所在。
  
      大量的底层临时工成为了审判骑士。这也导致了挖矿人员不足。
  
      黎家的堡垒要负担起八层的能源,自然矿物的消耗也就比较大。
  
      这么一来,人数变少了,为了不减少产量,自然只能增加临时工的工时。
  
      终究是在这个地方待了六年,人生的四分之一便是在这里度过。
  
      唐闲不可能没有一点感情。
  
      他想要找到一些熟面孔,可看了一圈,却也见不到当年一起吹牛的那些老临时工。
  
      伊甸魔童事件,让很多与唐闲有关的人,都受到了牵连。
  
      有身份有能力的人,大多都幸免了。
  
      比如柯冶商路,都还在原来的岗位过着原来的生活。
  
      但很多没有身份的人,却变成了审判骑士。
  
      白曼声很少看到唐闲这个模样。
  
      倒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只是看着这个背影,觉得唐闲有些孤独。
  
      他走在夜色里,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将目光扫过每一个临时工的脸。
  
      唐闲并不怀念以前的日子,即便是以前的一些人,他也不怎么怀念。
  
      或者他以为自己不会怀念。
  
      但至少这些人得活着。
  
      “干他娘的麻婆豆腐,去他奶奶的豆瓣酱,我只要乃子和屁股!还有矿!最好是他娘的紫色的矿。”
  
      唐闲仿佛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他转过头去时,却并没有看到说话的人。
  
      唐闲记得这句台词。
  
      来自于他曾经当临时工时的一位老矿友。
  
      当时唐闲总是喜欢聊一些食物,忙里偷闲。
  
      这老矿工虽然对吃的不感兴趣,却也愿意听唐闲掰扯。
  
      今天他见到了一些熟人,如姜明白灵商路。
  
      但有一些人,他再也见不到了。
  
      “你们听到了声音吗?”
  
      “什么声音?”白曼声疑惑的看着唐闲。
  
      唐闲有些落寞,摇了摇头。继续往夜色深处走去。
  
      除了挖矿的声音,什么也没有。
  
      他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像是带着隐隐的愤怒。
  
      “唐飞机,还记得那次在三十九堡垒第二层时与你战斗的那些机械体吗?”
  
      唐闲忽然又开口问道。
  
      他们已经来到了新手村的边缘。
  
      唐飞机点点头,说道
  
      “当然记得。那些玩具一样的渣滓,哪里是本大爷的对手。但它们的攻击手段,确实有些烦人。”
  
      唐闲倒是疑惑唐飞机所理解的玩具,跟他玩的魔方和乐高积木的区别。
  
      不过自大如唐飞机,都来了个转折句,想来审判骑士的那个诡异射线,的确是个麻烦。
  
      唐闲还记得小九被击中后,用了近一个月才恢复。
  
      安全区域边缘的守卫不多,宋缺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得手,唐飞机就更容易了。
  
      “我们今晚要捕获一名审判骑士。”
  
      “易如反掌。”
  
      “可以,你都会说成语了。”
  
      唐闲点点头笑道。
  
      白曼声也跟着笑了起来。
  
      唐飞机得意的说道
  
      “是信手拈来。”白曼声摇头说道。
  
      唐飞机干咳了两声。
  
      嗅觉的反馈让唐闲从极远的距离感知到了审判骑士的位置。
  
      他很快与唐飞机和白曼声商定好作战计划。
  
      天灾级生物与浩劫级生物要对付一名审判骑士,实在是太过容易。
  
      尽管这些审判骑士处于警戒状态,但唐闲的嗅觉可以覆盖整个绿色区域。
  
      不多时,唐飞机便一手提着审判骑士的躯体,一手提着审判骑士的头颅出现。
  
      白曼声也捕获了一名审判骑士,时间略慢于唐飞机,而且破损较为严重。
  
      当然,唐飞机带来的这名审判骑士也不怎么完整就是了。
  
      一人一龙一蛇在绿色区域的边境线汇合。
  
      唐飞机说道
  
      “我与它们交战多时,发现这些东西几乎是不死的,除非拧断脑袋。”
  
      “或者弄断脊椎。”白曼声补充了一句,随即将自己抓来的审判骑士扔在地上,嘲弄着唐飞机。
  
      唐闲听着二人的话,思考起来。
  
      “一般的机械体,在矿区是没办法运作的。因为这里有着隔绝大多数机械的特殊力场。”
  
      “但用生物制作的机械体,却似乎突破了这一点,这也许就是审判骑士需要生物来制作的原因。”
  
      白曼声和唐飞机都听不懂,他们也对此不感兴趣。只是看着唐闲摆弄着。
  
      唐闲翻动着审判骑士的残骸。
  
      他注意到审判骑士身上的多出纹路,都表明着其搭配了许多机械科技运用。
  
      比如夜视仪,热感应生物监测器。
  
      所以如果在金字塔,这些审判骑士会更难对付。
  
      但在这里却不一样。
  
      它身上的这些设备会失去作用。也因此,唐飞机和白曼声可以不被察觉的接近审判骑士。
  
      唐闲越发觉得奇怪。
  
      因为审判骑士身上没有任何的……人类的血肉,脏器。
  
      但是有一个模拟的脊椎。
  
      唐闲顺着脊椎摸过去,最后视线落到了那枚断掉的头颅上。
  
      虽然他无法弄清楚审判骑士的头颅里有什么,虽然审判骑士的残骸里也没有血液和肉躯——
  
      但唐闲的确嗅到了。
  
      “藏得很深,应该只是少数的人体身上的器官。”
  
      “丘脑于大脑皮层发达的动物而言,是最重要的感觉传导接替站。
  
      它只占据很小的一部分,真可惜,看来下次得询问一下脑科医生钟秀秀。
  
      或许她能样本,让我确认丘脑的气味是什么样的。”
  
      “也是,你没吃过人。”唐飞机骄傲的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这次总算没有卿九玉插嘴了。
  
      唐闲没有理会。
  
      审判骑士的制作方法极为复杂。
  
      他不关心原理,就好像古代人如果在没有数学基础的情况下去学微积分,就等于看天书。
  
      秩序者手中还原有比审判骑士更复杂精巧的机械体。
  
      即便有制作图纸都未必能够明白其中涉及的高级物理原理。
  
      但他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
  
      “审判骑士的能力,也就是那古怪的射线,也许是天赋。”
  
      “天赋?”白曼声不解。
  
      “天赋者的天赋,乃是遗传。非天赋者被制作成审判骑士,在改造过程中或许是通过某种手段强行植入了一种恐怖的天赋能力,这种能力,专门用来对付我的。”
  
      唐闲摇了摇头,要是宋缺和黎小虞在就好了。
  
      或者于小喆和林森在,起码能有个人帮忙分析着。
  
      倒并非白曼声和唐飞机太笨,而是这里面涉及的东西,他们作为万兽根本不懂。
  
      “为什么是针对你?”白曼声虽然不懂,却很感兴趣。
  
      “因为我很难死,而审判骑士的这种能力,恰好是把我最强的倚仗给抹除了。”
  
      唐飞机点点头。
  
      曾经被审判骑士的死亡射线击中过,他深知这种射线对唐闲的克制。
  
      因为他还与唐闲交手过,正常来说唐闲早就该死一千次了。
  
      被冰锥贯穿都不死,这自然不是苍龙的攻击不强,而是唐闲的命太硬。
  
      但如果把唐闲的生命恢复速度移除,在濒死状态下,唐闲即便不死,身体各项机能也因为无法恢复而降到冰点。
  
      “你乃伊甸之子,难道不能防御住?”
  
      “这就得看审判骑士到底是归属于机械体还是生命体。”
  
      只要是生物,唐闲便能够产生抗性。
  
      但如果是没有生命的机械,这就没有办法了。
  
      就像是人类也可以用枪械对自己造成伤害。
  
      如果真是后者,唐闲对于伊甸一族败北与秩序者也不感到奇怪。
  
      检查摆弄了许久,唐闲确信看不出其他线索,便没有再管,吩咐唐飞机将这一切融毁干净。
  
      他并不是一个任由危机发展的人。
  
      审判骑士成了自己的威胁,同时也隐隐威胁到整个人类的未来。
  
      只是就算他说出去,人们也不会相信他。
  
      谁会愿意放弃这种听话又强大,成本又低廉的机械体不去用?
  
      只是对于审判骑士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些。
  
      而且要让底层的人们意识到这个骗局,他还缺乏一些话语权。
  
      可宋缺不缺,于小喆不缺。
  
      想到此的时候,唐闲心里有了计划。
  
      “接下来干什么?”看到唐闲的情绪慢慢恢复,白曼声轻声问道。
  
      唐闲摸出了祖顿圣树的果子。
  
      “事情很多,不过现在让我们找一只猎物来观测一下,这颗果子到底有什么效果。”
  
      (两万字,按照两千字一章来说,今天算是十更,工作党实在挤不出时间写更多的,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