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五十一章:友善的拜访

第五十一章:友善的拜访


  古猿僵住。
  连卿九玉和唐飞机都有些惊讶唐闲的出尔反尔。
  “唐飞机,愣着干什么,动手吧。”
  这一路行来,似乎与万兽法庭有关的,一律是杀无赦和吃无赦。
  唐飞机倒是没纠结。在古猿的哀嚎声中,干净利落的让猿猴的脑袋转了七百二十度。然后扯下了猿猴的脑袋,装进了道具袋里。
  “那两具尸体怎么处理?”唐飞机说道。
  “两个浩劫级boss生物的魂晶,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开启第九层金字塔的关键物品,不过我现在对金字塔更高层没有兴趣,先专心对付万兽法庭,你们要不要魂晶?”
  唐闲看向唐飞机,同时也在问卿九玉。
  魂晶对于万兽来说算是极为滋补的物品,足够多的同阶生物的魂晶,甚至可以加速进化,或者说提高进化的几率。
  但越是强大的生物,之间接触的可能性就越低。
  卿九玉其实还是第一次看到橙色光泽的结晶。
  唐飞机不是第一次,深海下的神殿就有,但它没有吃,那是让海神巨大躯体保持着部分生机的能量来源。
  商量了一番后,唐飞机和卿九玉各吃了一颗魂晶。
  吞下了橙色的魂晶之后,卿九玉的气色好了一些。
  而唐飞机也感觉到战斗的伤势和疲劳通通消失。
  “如果能够再多几颗,我或许会变得更强。”唐飞机说道。
  “我也是。”
  卿九玉也轻声附和。
  她感觉到力量恢复了一些,便不再由唐闲背着。
  虽然这间接的算是完成了骑龙的心愿。
  但物非人亦非,饕餮变成了魔童。卿九玉也不得不改变一下自己的狐生期望。
  唐闲点点头说道:
  “万兽法庭会来找我,我也会找万兽法庭,机会还多。”
  浩劫级进化为末日级这种事情不大可能。
  但浩劫级与浩劫级之间也有很大的区别。
  无法改变整体战斗数值,但大量吞噬橙色品质的魂晶,或许会增加一些特质。
  “接下来你要干嘛去?”卿九玉问道。
  体力恢复了一部分后,卿九玉的神情也渐渐恢复往日的从容,此前那种将死之时,柔弱无助的姿态也再难看见。
  “去圣地堡垒,把最后一个麻烦解决掉。”
  “现在?”
  “是的,而且我需要在圣地堡垒制造一批传送裂缝。目前那边能阻碍我的,便是圣地堡垒的领主。”
  唐闲说着看向唐飞机。
  “你今日表现非常不错,但今日还有一场战斗,这次很容易。此间事了,你的龙元血誓便算完成。”
  “本大爷对你的话表示怀疑。”
  唐飞机其实还是有些高兴唐闲的夸赞的,但他不会表露出来。
  而就在方才,他和卿九玉可是亲眼目睹了唐闲出尔反尔的过程。
  唐闲说道:
  “杀战俘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往往情况会比较特殊,我们的行踪,战斗能力等等情报都被这只猿猴观察到,故而不能放它走。”
  猴脑自然是很美味的食物,但即便这些生物能够变成人形,唐闲也会杀掉它们。
  唐飞机与卿九玉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他们本就不是善类。也没打算给法庭的生物活路。
  只是唐闲的真实想法,却也略有偏差。
  在这次的格杀勿论的几场战斗里,他多少都有些私人的愤怒。
  亦如他所言,万兽法庭是一个非常让他讨厌的组织。
  倘若自己来晚一点,情唐小九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可能便死了。
  未来还有很多风雨,不是每一次都能那么幸运的力挽狂澜。
  故而出现这样的情况,自然当把一切可能重蹈覆辙的因素掐灭干净。
  今日的愤怒,算是一怒为苍生,也是一怒为红颜,但他虽然这么做了,内心却不会承认。
  “与敌人不同,我对自己人的承诺,一向说话算话。杀掉圣地堡垒的里那只万兽领主,你便算完成了誓言。”唐闲笑道。
  唐飞机沉默着点点头。
  回到金字塔堡垒里,灭掉一个法庭的小角色一点也不难。
  这件事完成后,便能解除龙元血誓,这对他来说也是喜闻乐见的。
  至少在深海初遇唐闲之时,他没想过恢复自由会如此容易。
  但眼下似乎也没有太高兴。
  唐飞机想了想。
  唐闲也的确没有让自己做一些很为难的事情。
  虽然被迫立下了龙元血誓,却也是将自己从另一个龙元血誓里解放了出来。
  他神情古怪的看着唐闲,随后说道:
  “解除誓言后,还能有肉吃吗?”
  “当然。”
  唐飞机没有再说话,只是满意的点点头。
  唐闲也很默契的没有多做补充,他不着急,有些事情要一点一点来。
  接着唐飞机再次变为龙形,带着卿九玉与唐闲飞往通向圣地堡垒的传送门处。
  巨龙的身姿在空中被无数远方的生物瞧见。
  重山狱在浩劫级的战斗中被摧毁,重叠的山岭也遭到了巨大的破坏。
  矿区的圣地已然毁灭。
  附近的生物也都开始一一逃离。
  这些生物并没有显得太难过,它们虽然震惊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能够对付审判长的强大生物。
  只是原本就想逃离去别处,迫于烬龙和疫源的威胁才留在这里,奴隶一样的活着。
  巨大的传送门就建立在天坑的上方。
  卿九玉还是第一次去金字塔里看,颇有些兴奋。
  但唐闲似乎在顾虑一些问题,一龙一狐一人便都站在门前,没有行动。
  唐闲皱着眉头,仔细梳理了一番蛟龙临时前给的信息。
  “这做堡垒虽然接受来客,但网络封锁,实际上是一座封闭的堡垒。”
  “什么意思?”卿九玉说道。
  “网络是人类用来传递信息的东西,有机会我会在百川市教你们怎么使用。这次我们需要低调的行动。”唐闲说道。
  “低调?不是一路杀上去吗?”唐飞机不解。
  目前守备最强的三十九堡垒都拿他毫无办法,其他堡垒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我的确想要尽快解决事情,但未来,天坑底下的百姓便没有机会再回到金字塔,在这之前,我觉得该给他们一个机会。”
  ……
  ……
  圣地堡垒。
  美好的一天又将结束。
  从正常的传送门里返回来的天赋者们,骂骂咧咧的抱怨着挖矿真不是人类该干的事情。
  同时商量着晚上去哪一层的哪个地方消遣。
  对于第一层到第五层的人们来说,虽然只是黄昏时分,但他们的工作大多简单而轻松。
  已经可以提前计划今晚的活动。
  吴夫人正和邻居家的女主人一起聊着一些有的没的。
  邻居家的女儿已经十一岁,不久前就偷偷做了天赋检测,万幸有天赋,能够去第三层学习几年。
  吴夫人其实不太想聊这个话题,但陆朝岸跟陆明还有邻居家的男主人和小孩一起在玩着。
  两个家庭主妇在一起,也只能聊天,便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
  吴夫人这些天,一直在做一个噩梦。
  她梦到陆铃衣长大了。
  只是那个地方实在太黑,吴夫人看不清陆铃衣的那张脸。
  只看到一个轮廓,眼眸里有幽幽的光。
  她不知道女儿这些年怎么过的,虽然梦里的场景很黑,但她设想的却又是另一幅画面。
  大概是在某个被太阳暴晒的地方,没日没夜的工作着?
  没有人去过另一个传送门。
  他们只知道那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矿区区域。
  他们问心无愧或者问心有愧的在金字塔里过着舒适的生活。
  每个人对矿区的认知,都是恶劣而严苛。
  但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在那个世界的最深处,还有比那更加恶劣千百倍的地方。
  他们所以为的恶劣,甚至是那些流放之人渴求的天堂。
  吴夫人又想起了另一个梦。
  那个带着面具的怪人。
  那真的只是一个梦?
  说起来,宋指挥的一些东西还在自己这里放着,虽然只是一些衣物,但料想着他总该来取。
  吴夫人这些天心神不宁的。总觉得宋指挥去了第六层一周没下来,该是发生了些事情。
  她甚至在想,那天从上头送下来去另一个传送门的人,是不是就是宋指挥。
  对此,陆朝岸嘲笑道这女人就是爱瞎想。
  毕竟那个地方是关押非天赋者的,宋缺则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天赋者。
  吴夫人还是觉得很怪。
  总觉得会有大事情发生。
  母女连心。
  她觉得这些天每天都做梦,是因为陆铃衣出了事情。
  但她也只能为之祈祷,并不能做别的事情。
  她眼皮不断地跳动着,总感觉要有大事情发生。
  也不知怎么的,便不大愿意搭理邻居家的女主人,而是回头看了一眼远方漆黑的传送门。
  依旧是被巨大的帘布遮挡住。
  但忽然间,她惊住了。
  “吴姐,咋了,你这神情跟见鬼了似的。”
  邻居有些好奇,这吴姐怎么一惊一乍的。
  她顺着吴夫人的目光望去。
  只看到了三个陌生人。
  一个好看到让人嫉妒的女人,一个英挺如龙的男人。
  相对来说,为首那个人就显得平平无奇了。
  “这三人你认识吗?那女人可真好看。应该是其他堡垒的人吧?”邻居说道。
  吴夫人诧异的回头,随后猛然反应过来,邻居没有见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幕。
  就在不久前,吴夫人看到了这三人居然从那个从来没有人走出来的传送门里走了出来。
  她跟见鬼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陆朝岸一家人所住的区域离传送门比较近。
  从帘布遮挡的传送门里走出来的,自然是卿九玉和唐闲以及唐飞机。
  这一人一龙一狐很快就来到了住宅区。
  唐闲是一个敏锐的人,当有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总是能很快发现。
  他看向陆夫人。
  端详了几秒钟,唐闲见到了一个有趣的面板。
  【当前需求分析:为前往圣地的女儿祈福(19%)】
  “这世间最大的讽刺,就是人们一边杀人放火,一边忏悔自己的罪过。”
  唐闲只是自言自语,这番话吴夫人并没有听到,她只是看到唐闲向这里笑了笑,像是一个友好的路人。
  “这个地方,就是那个小丫头养活的地方?”唐飞机说道。
  “是的。”唐闲说道。
  “养活?”卿九玉还不大明白。
  “在救你之前,我和唐飞机去了那个深坑下面,就是传送门下面,那里头住着人类,没日没夜挖矿,以提供这座金字塔所需要的能量。”
  唐飞机冷哼一声:
  “真是愚蠢且残忍的种族。”
  “人类有着劣根性,也有真善美,人性绝对不是单纯的用美好或者丑陋就能概括的。即便是这群人。”
  唐闲并非是替这些人辩护,但这些人说到底都是人类。
  对待兽类,他可以一杀了之。
  对待人类,唐闲多少会宽容些。
  一路上,唐闲发现圣地堡垒的守备很松懈。
  当然这里的治安也好的不像话。
  这种一部分完全被压迫,一部分则随意享受生活的和平,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他平静的前往第二层。
  层级入口处的守备们准备检查唐闲的证件,卿九玉和唐飞机的动作极为迅速,干净利落的将其击昏。
  ……
  ……
  第六层。整个圣地堡垒的网络,只有第六层是可以与外界交流联系的。
  但这一层的设备,只有身为领主的卓鹤可以使用。
  卓鹤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看着各处监视画面。
  看着人们幸福美满的样子,它觉得自己虽然是万兽,但也很可以很好的领导人类。
  在自己的努力下,几乎创造了一个人人快乐的圣地。
  同时也将那些真正能够生活在矿区,可以在矿区建立起新文明的非天赋者们,加以限制。
  陶醉于自己的成就,卓鹤越发觉得幸福。
  只是这些天比较麻烦,一直收到了来自第一堡垒的宋家的邮件。
  卓鹤算算日子,宋缺应该是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死透了。
  它正计划着怎么编排宋缺已死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数十张监视屏幕的某一处。
  屏幕里的画面,让卓鹤怀疑自己眼睛花了。
  他睁大眼睛,再回放看了一遍。
  第五层的守卫被击倒了。
  那些守卫可都是天赋者中实力较强的存在,但只是短短一秒钟不到,十来名守卫全部倒地。
  卓鹤倒是没有心慌,毕竟人的力量再强,如何面对天灾级存在的自己?
  只是这些人怎么来的?
  签证一直由自己亲自负责,他不记得有批准过这三人,这几天堡垒有没有外人拜访。
  卓鹤看着监控视频的画面,而这个时候,视频里那个男人似乎知道他被监视了一样。
  那个人歪着脖子,视线正对监控摄像头。
  卓鹤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
  那个男人礼貌的对着摄像头笑了笑,还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