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四十章:打包的小女友和唐吉坷德

第四十章:打包的小女友和唐吉坷德

唐闲没有指望这个小孩子能够有多忠诚,但一个被虐待惯了的人,过上了正常人的日子,很快就会产生依赖的。
  
  元雾现在是出于对自己的恐惧也好,还是真心想要逃离,都无所谓。
  
  唐闲只是想带走这个孩子。
  
  元雾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难过的摇头说道:
  
  “我逃不掉的……大人,我逃不掉的。”
  
  唐闲微微皱眉,他并没有忘记这一茬,只是如今这个时间段,处理起来比较麻烦。
  
  “你的脊椎里,应该也有定位器吧?”
  
  元雾点点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唐闲。
  
  “正好,我也好久没去五十一堡垒了。”
  
  元雾不懂,唐闲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不用担心,有我在,进化区就没办法找到你,以前也有两个进化区的人,但现在他们已经安全了,再也不会被找到,而且活得很自在。”
  
  唐闲不急不缓的迈着步子,元雾赶紧跟上,看着前方,又恐慌的说道:
  
  “我们……我们现在要杀掉这些守卫吗?”
  
  极远处已经有了守卫的身影,正在成群结队的赶来,不过唐闲和元雾虽然发现了他们,他们却并没有发现唐闲,只是朝着监狱的方向行进。
  
  唐闲摇头说道:
  
  “立场不同,只是执行命令罢了,和那些要赚赏金的猎人不一样。说起来你的能力是什么?”
  
  元雾依旧有些怕,但还是战战兢兢的说道:
  
  “我的能力……很难看,会死人的。”
  
  “难看?”
  
  元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何难看,他并没有可以释放的对象。
  
  唐闲想了想,鼻子微微动了一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房子,说道:
  
  “那里面没有人,能示范一下吗?”
  
  元雾问道:“真的没有人吗,会,会死的……”
  
  “要试着相信我。”
  
  元雾点点头,在没有风的堡垒里,他卷曲的银发无风自动,目光聚焦向那栋如何盒子一样的矮房。
  
  房屋发生的变化很简单。
  
  就像有无形的力道,将原本有着几何美学的物体胡乱挤压。
  
  如同一张纸被揉成了一个纸团。
  
  一栋屋子,用的是普通的钢筋混凝土制造,但遭受到挤压的时候,这栋屋子明明是该碎裂掉,却并没有碎裂。
  
  在被念力包裹的瞬间,这栋建筑就像是变得柔韧起来,无论如何扭曲变化,也只是单纯的被改变了形状。
  
  当念力散去后,那栋房子就变成了一团莫可名状的样子。
  
  但神奇的是,明明材质没有变化,却也能够保持住这种奇特形状而不崩坏。
  
  简直就像是这栋房子最开始就是在某个同样扭曲的模具里制作的。
  
  唐闲瞳孔微缩:
  
  “这还真是罕见的能力,厉害。”
  
  想着如果不是自己免疫人类的能力,大概也会被这孩子缩成一团?
  
  不过非生物怎么改变形状都可以,生物被改变形状,便会遭受致死打击。
  
  元雾停住了,他有些惭愧,在进化区里,他无论做的多好,也只会被斥责做的还不够。
  
  唐闲说道:
  
  “还能复原吗?”
  
  元雾点点头。
  
  比起胡乱的将建筑揉成一个未知的形状,复原就简单的多了。
  
  他再次凝聚念力。不多时便将这栋屋子复原。
  
  亦如一张皱巴巴的纸竟然崭新如初。
  
  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那栋矮屋还是最开始的样子。
  
  “了不起,真的太了不起了。”
  
  唐闲忽然发现自己捡到了一个宝。
  
  唐索野的念力适合搬运,而元雾的念力适合改造。
  
  多让这个孩子接触一些建筑设计,在金字塔外边儿,他就是一名无法被人超越的建造师。
  
  元雾怔怔的看着唐闲,被人这样夸他还是第一次,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是该高兴的,但就是没办法笑出来,便越发的慌张,他想要解释一下自己现在其实并不是在惊慌。
  
  唐闲很体贴的说道:
  
  “我能看懂你的意思。不过守守卫们快来了,走吧。”
  
  托起元雾,唐闲射出钩爪。在第二层林立的楼宇里,不断地穿行。
  
  第二层的另一端,唐飞机正在酣畅淋漓的撕裂着不断赶来的审判骑士。
  
  他的实力明显强过这些机器,就像是羊群里出现的猛虎一般。
  
  只是也有麻烦的地方。
  
  这些审判骑士源源不断的从其他地方赶来。
  
  虽然力量速度防御等等属性在唐飞机眼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些审判骑士还是对他造成了一些麻烦。
  
  那些恐怖的射线,有两次命中了唐飞机。
  
  每一次被打中,唐飞机便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跌落了不少。
  
  但最可怕的是,以往会肉眼可见治愈的伤口,居然停止了恢复。
  
  这些射线很快,唐飞机的速度更快,但架不住审判骑士死了一波就又来一波。
  
  而且数量太多,他难免会有被击中的时候。
  
  如果是使用元素能力,能够轻易灭掉这些审判者,他们本就不再一个层级。
  
  但这无异于制造浩劫。上面的层级或许还好,第二层与第一层,也许都会被过于可怕的力量毁灭掉。
  
  这会造成大量非战斗成员的伤亡。唐闲不允许他这样做。
  
  好在唐飞机已经感觉到有些麻烦的时候,唐闲赶到了。
  
  一片巨大的黑暗瞬间降临,像是夜幕从天上倾落了下来。
  
  这便是信号。
  
  唐飞机意外的感觉到了一丝疲惫。
  
  在满是人类的地方,制约了手脚去战斗是一方面。
  
  这些审判骑士也并不强大,但那道射线,饶是作为龙族的强者,唐飞机也不敢承受太多次。
  
  若是换做其他完美级生物,任何攻击手段他连闪躲都不需要。
  
  只是审判骑士的进攻,却让他不得不避开。
  
  黑暗很快散去,守卫们与审判骑士再次见到光亮的时候。入侵者已然逃离。
  
  ……
  
  ……
  
  次日。
  
  顶层的黎万业看着监控画面。
  
  远方的林肯堡垒领主也听着下属的汇报。
  
  第二层周围的人,以及全世界各地的新闻社,都在用最快的速度报道这场忽然发生的入侵事件。
  
  带着面具的两个男人,一个人用无解的强大击退了三十九堡垒的所有猎人们。
  
  那些来自猎人们的进攻就像是小孩子吹的肥皂泡,根本无法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另一个人则在恐怖带点猥琐的笑声里,将数之不尽的审判骑士击碎。
  
  审判骑士的强大,无论是各地的天赋者还是堡垒的领主,心里都是有数的。可他们断然没想到,在人类的世界里,有人可以一己之力对付堪比进化区猛兽的存在。
  
  三十九堡垒的守备,虽然没有尽数的出现,但两个面具人似乎也没有拿出实力。
  
  他们到底有多强?
  
  这个问题很快就在第二天被刊登出来。像是具象化的恐惧。
  
  是否真的存在着某种怪物,有着一整个堡垒也无法抵御的力量?
  
  而这个怪物……不同于以往那般遥远,他似乎随时可以出现在人类生存的地方。
  
  面具怪人的行事风格,在矿区活跃的天赋者们,参与了约佩拉平原战事的猎人与守卫们,都有所耳闻。
  
  而这些也早就不再是秘密。在底层二层里,很多普通人也都知晓了面具怪人的存在。
  
  如果说之前的黎家二小姐被劫走,是一道补充恐惧的开胃菜,那么这次的两个面具人联手,则是真正的大餐。
  
  无论哪一个地方的领主,都期盼着这两个瘟神不要来到自己的堡垒。
  
  因为每一个堡垒都埋着一些邪恶的秘密。
  
  最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面具怪人的到来,就等同于给自己贴上了一个不义者的标签。
  
  ……
  
  ……
  
  劫狱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
  
  唐闲将元雾和柳浪安顿好在三月之泽后,并让唐飞机盯着元雾之后,便再次回到了三十九堡垒。
  
  堡垒的守备严密了很多。
  
  不过在底层的临时工们,似乎活跃了不少。
  
  也因此他可以混迹在人群里。
  
  风月场所着实是一个好地方。
  
  宋缺,于小喆,林森。
  
  这三人的配合也带给了唐闲极大地便利。
  
  宋缺已经回到了第一堡垒。
  
  唐闲拜托了宋缺一件事,希望宋缺能够帮忙调查一下,联邦两百多座堡垒里,哪个堡垒的民风“最淳朴”。
  
  最好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想着撂挑子不干了,三天两头就罢工要求涨工资的。
  
  宋缺大概也猜到了唐闲现在需要大量的人力,应承下来。
  
  只是这件事,在后来有了宋缺自己也想象不到的展开。
  
  也因此,宋缺与唐闲真真正正有了过命的交情。
  
  甚至被黎小虞视为了超越阿卡司的威胁。
  
  在那座没有人注意的堡垒里,蕴藏着所有堡垒都无法想象的邪恶。
  
  宋缺在接到了唐闲的请求后,很快就排出了日程。
  
  走出了改变世界的一步。
  
  只是如今,他与唐闲都还不知道命运的安排。
  
  除却宋缺,唐闲还拜托了于小喆。
  
  造假大师的本事不小,证件造假反而是比较次级的。
  
  真正的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才是他的拿手绝活儿。
  
  灰白的络腮胡,英式卷发,外加一套昂贵的定制西装,以及常年跛脚的所穿的软底皮鞋,配上镶了金的单镜片夹鼻眼镜——
  
  风月场所里,姑娘们明明记得进去的是两个年轻男人,出来的时候却只有一个年轻人,另一个则是老派扮相的英国风老绅士。
  
  “记住习惯,唐吉坷德是我们国家的人,只是从小迁去了伦敦堡垒。
  
  他在泰晤士街工作,但幼年时因为顽皮,有了腿疾。不抽烟不酗酒,缺点是好色,不过撩妹这一块儿挺有本事的,能够闻出女人用了何种洗发素,何种香水,并通过这些香水对这个女人的大致气质和性格加以揣测,每次都还能揣测的八九不离十。
  
  这也是为何说这个人是最难扮演的。可你也有着类似的看穿人心的绝活儿。只要你演的像,不会有人怀疑你。
  
  走路的时候一定要跛出气质来,他生前是一个很体面的人。
  
  他的死亡并没有人知道,现在你就是他。不过千万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你们的脸有六成相似,但你的通缉令满大街都是,还是有被人认出来的可能性。奥,对了,他在思考的时候,会习惯性摸手上的戒指。”
  
  走在底层的街道上,于小喆小声的叮嘱唐闲。
  
  唐闲在金字塔还有几件事要做。
  
  带走柳浪的小女友柳布丁,以及前往第四层问商路祖顿圣树的生长进程。
  
  再就是前往五十一堡垒,准备给元雾做手术,摘掉元雾脊椎里的
  
  隐患。
  
  这一切做起来都需要一个新身份。
  
  于是唐闲就有了第二个身份,唐吉坷德。
  
  默默的记下了于小喆说的新身份原主人的种种习惯。
  
  很快,影帝素质的唐闲,就有了唐吉坷德的神韵。
  
  于小喆惊叹道:
  
  “顶级间谍也不过如此了吧?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你不会的事情?”
  
  “生孩子。”
  
  唐闲把天聊死了之后,就准备告别于小喆,临走之前,他忽然开口说道:
  
  “对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去另一个世界。”
  
  于小喆摇头说道:
  
  “晚一点吧,你要是不出现,我就打算退隐了。但现在你要做的事情,需要很多人帮助,要对付统治和欺骗了我们数百年的势力,你一个人是办不到的。”
  
  唐闲点点头。
  
  “只有在金字塔里,我才是那个能颠倒黑白以假乱真的人。保重。”于小喆说道。
  
  “保重。”
  
  唐闲与于小喆道别之后,二人各自离开。
  
  随后在柳浪提及的一间裁缝铺子里,唐闲找到了柳布丁。
  
  这个女孩子正在用食欲来消磨悲伤。
  
  因为并不认识唐闲,柳布丁说什么也不肯走,即便唐闲说了很多柳浪的事情。
  
  柳布丁也警惕的说道:
  
  “柳浪跟我说过,现在除了宋缺,谁也不能相信!”
  
  不得已,唐闲将柳布丁打包塞进了箱子里。
  
  “放我出去!”箱子里传来柳布丁的声音。
  
  唐闲没有搭理,饶有兴趣的贴了封条,写上:
  
  “你要的女朋友已经送到了,请查收。”
  
  不知为何,对待这个未曾谋面的小丫头,唐闲竟然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就与柳浪一般,似曾相识。
  
  所以也就不顾及那么多,就像他把黎小虞或者唐小九从厨房里提出去一样。
  
  想来,把这个小姑娘装进箱子里打包运送,她也一定能够理解的。
  
  唐闲甚至颇有一种“你也有今天”的爽快。
  
  在做完了这件事之后,唐闲在公用话亭,给商路打了电话。
  
  “是我。”
  
  电话接通后,依旧是这么两个字。
  
  “闲哥?你终于出现了!”商路的声音,疲惫中带着兴奋。
  
  一如既往,他一定是好几天没日没夜的鼓捣植物。
  
  然后又有了新发现。
  
  唐闲也没有寒暄,他说道:
  
  “我等下来找你,但是身份会不一样,你要机灵点儿。”
  
  “身份?哦……我懂了!”
  
  “对了,那颗天灾级植物怎么样了。”
  
  商路一听这个问题,瞬间来了劲:
  
  “闲哥,你来的很赶巧,可得快点来。”
  
  “怎么了?”
  
  “这棵树的生长速度快到吓人,它……结果子了!”
  
  唐闲一愣,圣树的果子可以给生物带来进化。
  
  但即便是祖顿圣树,要结一次果也很不容易,他断然没想到……离开了矿区的祖顿圣树,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从一颗种子,成长到结果。
  
  唐闲不再耽搁。如今他的身份,配上于小喆给的假证件,前面四层可以说通行无阻。
  
  挂断了电话,便立刻前往了第四层。
  
  (今天本来答应了要有个一万字爆发下,但是昨天喝酒太多,起的也晚,而且脖子最近疼的厉害,稍晚些要去找个师傅推拿按摩下……明天我一定回复两更,不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