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一章:黎小虞的重要的一天 上

第一章:黎小虞的重要的一天 上


      ——写在第二卷开端:本故事发生在虚构的平行世界,一切内容纯属娱乐,不影射任何现实。
  
      三十九号堡垒,第层。
  
      比戏剧还要戏剧的一幕结束很久后,黎万业最先清醒过来。
  
      他的神情变化也是最大。
  
      黎家一直以来以全堡垒的利益为先。作为金字塔的领主,黎万业更是贯彻了这一点。
  
      在唐闲被红光笼罩时,他不断的试图停住审判骑士。
  
      但在那一道道巨大的狐狸尾巴出现时,黎万业纵然震惊与惋惜,却也不得不痛下决心,决定将所有可能的祸根铲除干净。
  
      他是黎铮和黎小虞的父亲。
  
      整个黎家最高明的人,六年前黎家替唐闲掩盖作弊的事情起,他就开始关注唐闲。
  
      甚至比黎铮更早。也一直知道黎小虞真正的心思。
  
      在狩猎盛会结束后,黎铮数次来书房建议他招揽唐闲。
  
      尽管在狩猎盛会期间发生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提及唐闲。
  
      但黎万业确信,唐闲或许有着不亚于宋缺的表现。
  
      直到今日。
  
      今天的事情发生后,他才终于确信自己的某个推断是正确的。
  
      ——那颗天灾级bss生物的结晶,正是来自于唐闲。
  
      一切事情也都因此而解释的通。
  
      黎万业的神情彻底变了,目光冷冷的扫过了黎铮,说道: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唐闲有着自己猎人队伍,其队员也都被邀请来了?”
  
      黎铮看了一眼黎小虞,眼神为难。
  
      黎小虞没有说话。
  
      冬染和乔珊珊也没有说话。
  
      只是二人如今才明白,唐闲临走之时,歉然的眼神。
  
      原来是算到了这一茬。
  
      今日发生的事情,对黎铮来说也有些过于猛烈,以至于他还是有点不相信。
  
      他有些发愁的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我问你话呢!”黎万业低声喝道。
  
      黎铮无奈的点点头。
  
      乔珊珊和冬染也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乔珊珊说道:
  
      “领主大人,我是唐闲的队员。”
  
      乔珊珊已经能够想到自己后面的日子,大概会过得会很难。
  
      原本是很恐惧的事情,却说不清原因的,整个人并没有特别害怕。
  
      冬染望着黎万业说道:
  
      “老爷,我也是唐大……唐闲的队员。”
  
      黎万业点点头,说道:
  
      “我会尽可能的给你们一个公正的处理,但现在我必须收押你们。”(、域名(请记住_三<>
  
      这话一出,最着急的是黎铮。
  
      他倒是不担心两个外来人。哪怕冬染是自家下人,在黎家也只是可有可无,除了长得好看些,在黎铮看来也没什么可惜的。
  
      他担心的是黎小虞。
  
      方才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她平静的可怕。
  
      如果说这群人里,有谁是最在乎唐闲的,那必然是黎小虞。
  
      所以她越是如此,黎铮越觉得有问题。
  
      黎万业身边的护卫开始押送冬染和乔珊珊前往第二层的审讯室。
  
      黎万业这个时候说道:
  
      “还有谁与唐闲私交甚密的,自觉站出来,我会尽可能的还你公道,但若你此时有所隐瞒,藏有侥幸,可别怪我手段残忍!”
  
      一改往日儒和的气质,黎万业此刻如同一个铁血的君王。3333xs
  
      黎铮没有觉得父亲做错。
  
      红色光柱里发生的事情,每个人都看到了。唐闲是不是伊甸魔且抛开不说,但身边那个小女娃,却绝对是矿区生物。
  
      如果换做是自己,大概也会跟父亲一样,将这件事情彻查清楚。
  
      将唐闲整个人的过往,人脉,全部彻查一遍。
  
      往小了说,这是对堡垒负责,往大了说,这是对整个人类种族负责。
  
      于是不多时,商路也站了出来,同样被带了下去。
  
      见到没有人再站出来,黎万业却并没有完结这件事。
  
      既然要查,那便得彻查。
  
      “黎铮,带你妹妹回第六层宅院,没有我命令,不准她出来,也不准任何人见她。”
  
      黎铮惊讶的看着黎万业。倒是黎小虞平静的开始迈着步子。
  
      “还愣着干什么?我说话不好使了吗?”
  
      “是……”
  
      黎铮走到黎小虞旁边,在黎铮身后,还有一名被黎万业激活的审判骑士。
  
      那震动的金属声让黎铮都觉得父亲对小虞有些苛刻。
  
      看着黎铮一脸为难,黎小虞轻声说道:
  
      “大家族要的是面子,哥,父亲这么做没错,他从小就教导我们不要犯错,因为我们犯了错,会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口诛笔伐,要堵住悠悠众口,便需要受到更严厉的责罚。”
  
      黎铮不知道该说什么。
  
      痛定思痛再斩断过往,这种魄力他相信黎小虞是有的。
  
      唐闲今日过后,大概就是人类的敌人了,妹妹应该是很清楚这一点。
  
      看着黎小虞平静的样子,他有些欣慰。
  
      但这种欣慰很快便消失。
  
      黎小虞又说道:
  
      “可对错不该由他来裁定。我没有错。”
  
      第二日。
  
      一切如同黎铮所想的那般,黎万业没有藏私,因为他堵不住一百多个人的嘴。
  
      谁都有可能在无意中泄露伊甸魔童的秘密。
  
      所以他大大方方的将昨日发生的事情公之于众。
  
      这一消息的公布,造成了影响整个世界两百多个堡垒的超级大新闻。
  
      末日级生物的存在,也一度震惊了全世界。
  
      学术界们甚至都没在关注大浩劫的盖棺定论。
  
      因为末日级生物携带者浩劫级bss生物入侵金字塔这件事,几乎引爆了所有人的思维。
  
      两个相隔遥远的世界,因为这一事件,忽然间仿佛没有了距离。
  
      仅仅只用了不到两小时,相关消息就传遍了所有能使用络的堡垒层级。
  
      即便是各个堡垒底层的人,也有不少人得到了消息。
  
      大规模的抓捕,一刀切式的搜查也开由此展开。
  
      所有和唐闲有关系的人,都被搜查名单中。
  
      曾经在底层与唐闲相谈甚密的老矿工们,也都被安排了。
  
      三十九堡垒铁匠铺子的老板柳浪,在得到消息罗六眼已经被带走问话后,便收拾了一番自己的店铺。
  
      忙完这一切后,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凉椅上,喝着盖碗茶。
  
      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
  
      许久之后,他才自我解闷道:
  
      “我以为大家都是吹牛b,没想到你是真的牛b。哈哈哈哈……好一个末日级生物,老子也是跟末日级生物有交情的人了。”
  
      不多时,柳浪的门外便有了来客。
  
      “这水表查的可真够快的。”
  
      柳浪从容的走了出去。
  
      天守阁堡垒。
  
      在天守阁堡垒准备脱离联邦制度后,于小喆便伪造了身份,来到了天守阁堡垒准备搜集情报。
  
      与往日无异,他惯例的会在早上散步。
  
      在天守阁堡垒第三层的天空树大街上,于小喆看到了巨大的电视塔里播放的消息。
  
      他皱起眉头:
  
      “啧啧,我的悬赏价格忽然高了一倍?”
  
      自己这阵子可是安分的很。他有些搞不清状况,这莫非又是哪宗造假案破不了,甩给了自己?
  
      于小喆便用手机搜了一番,这一搜可把他给惊着了。
  
      “联邦通缉犯于小喆,疑与末日级生物进行过危害全人类的交易?”
  
      末日级生物是谁,于小喆也很快的查到了。
  
      看到唐闲的证件照时,他笑出了声:
  
      “不愧是你啊,迈入犯罪界的起点,都比寻常人高这么多。”
  
      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压了压帽檐,于小喆继续赶路。
  
      赏金在道上代表着地位。
  
      于小喆倒也不是太在意赏金变高,但瞬间从金融界的罪犯变成了类似勾结外星人迫害地球的罪犯,这逼格上的太快。
  
      他担心以后跟人合作,对方不见得肯答应。
  
      好在,于小喆终究是躲过了一劫。
  
      但柯冶就没有那个运气了。
  
      他给唐闲做的手套没办法大量制作,但如果将部分内容切掉,做个阉割版的话,倒是有可能成功。
  
      原本就在尝试这一点的柯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的构造设计图。
  
      但因为代达罗斯之屋里的老学究王启夸大其词的举报,使得给柯冶送快递的都是一个排的正规军。
  
      柯冶被带出的时候,李震江震怒了,他痛骂了王启一顿。
  
      但王启的一番全人类大义的言论,也让人无话可说。
  
      柯冶的罪名说起来很荒唐,却也着实不小——给矿区生物提供战争装备,泄露人类战争装备配方。
  
      在被押送去三十九堡垒的过程里,柯冶都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好在武器和载具,是男人的浪漫,作为武器大师,柯冶很快通过讲解武器保养与改造,包括一些只有设计师知道的弱点讲解,让押送他的正规军告知了他怎么一回事。
  
      这个莫名其妙的罪名,柯冶万万没有想到来自唐闲。
  
      在得知了来龙去脉后,他倒是没有像于小喆和柳浪那般看得开。
  
      柯冶努力的回想着自己与唐闲的过去。
  
      在第三学年,唐闲虽然性格忽然变得柔和了许多,他相信这样的唐闲,跟那个描述为性格极其残忍的魔童,根本不可能是同一种存在。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得知唐闲去了矿区逃亡后,他担心的倒不是自己,而是唐闲。
  
      第一堡垒。
  
      在被确定是人类指挥官后,宋缺的行程就被排满,前日参加了三十九堡垒的晚会,与唐闲一番交谈后,第二日清早便赶回了第一堡垒。
  
      随后便是一系列繁琐的事情。但宋缺也都认认真真的处理。
  
      唐闲是一座他认为值得一辈子去超越的高山。
  
      他满心期望着能够在约佩拉平原,和唐闲来一场战绩上的比拼。
  
      这些天宋缺脑海里的声音安分了不少。
  
      人便是这样的,一旦有朋友愿意一起背负某些负担,哪怕是无孔不入的混乱意志,似乎也能够将其克服。
  
      直到这一日,末日级生物侵略三十九堡垒的消息传开。
  
      宋缺看到这一消息的时候,比所有人都惊骇。
  
      他与唐闲没有太久远的交情。
  
      但无论是于小喆,还是商路或者柯冶,又或者唐闲在底层的那些朋友,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都没有宋缺的反应激烈。
  
      这个世间的友谊是讲究相性的。
  
      有的朋友需要磨合很久,才能获得彼此的信任,有的人却是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唐闲眼里宋缺便是如此,宋缺眼里唐闲亦然。
  
      他看着屏幕上的种种报道。
  
      得知了整个事件来龙去脉后,宋缺的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割裂。
  
      刹那间,脑海里那个声音开始发出渗人的笑容和低语:
  
      “他明明是这个世界的英雄不是吗?他可是真正拯救了全堡垒猎人的救世主啊!你看看他的下场,所有的成就被全盘否定,整个存在也被定义为怪物。他的朋友们全部被当做危害世界的异类,承受着不公!”
  
      直到许久之后,声音才慢慢的消失,宋缺也渐渐的恢复过来,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
  
      他回忆起前天晚会上,与唐闲的一番对话。
  
      “你对这个世界的一些规则感到失望。这种失望感慢慢会演变为厌恶,而厌恶,暴戾,等等情绪会成为你脑海里那个声音的养料。”
  
      “可我应该任由自己逐渐接受这些规则吗?”
  
      “这就是你需要寻找的答案了。这是小丑留下的一个近乎无解的难题。”
  
      是任由对不公规则的愤恨与失望吞噬自己,还是将自己变得麻木,与所有人一样渐渐适应这样的规则?
  
      他终于理解这个问题为何被唐闲说成是无解。
  
      因为无论怎么选择,自己都会改变,变得更糟。
  
      要么变成一个自己讨厌的人,要么变成一个疯子。
  
      宋缺怔怔的看着镜子。镜子里那张脸写满了疲惫,不安,惶恐,愤怒,质疑。
  
      他忽然有些惊诧,自己的脸上何时会有如此多的情绪?
  
      宋缺尝试着露出笑容,这笑容却没有半点往日的憨傻,显得古怪而扭曲。
  
      就像是一张面具。
  
      他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找来了纸笔,开始涂鸦起来。
  
      作为真真正正的人类天才,宋缺在每一门学过的技术上,都有不俗的造诣。
  
      绘画对他来说更是简单无比。
  
      一张白纸上很快就呈现出一张带着古怪笑容的面具。
  
      他入神的看着画上的面具,脑海里闪过许许多多的念头。
  
      隐约间,他仿佛想到了不让自己堕落的答案。
  
      三十九堡垒,末日生物入侵堡垒事件一周后。
  
      黎府如今守卫森严,原本与唐闲相关的人员都被看押在第二层的审讯室。
  
      但黎万业知道这些人中有不少是人才。
  
      他拿出了足够重视的姿态,却也不希望委屈这些人。
  
      如他之前所言,他尽可能的给予这些人公道。
  
      于是之后又将这些人转移到了第六层的黎府,好生安顿着。
  
      黎万业的处理手段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即便是柳浪这些底层人,也能够感受到这位领主大人的谨慎态度。
  
      被监禁变成软禁,也算是黎万业能够给到的最人道的处理了。
  
      黎小虞所在的小院子是看守最严的。
  
      这段禁足的日子,黎小虞一直没办法离开,也没办法和任何人说上话。
  
      外界的一些消息,也都是黎铮亲自告诉黎小虞的。
  
      明面上,黎万业不允许任何人接近黎小虞。但这一周里黎铮还是见过黎小虞好几次,黎小年也来过一次,作为黎家的公子,下人们总是不好阻止的。
  
      黎万业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院子的大门缓缓推开,
  
      黎铮支开了他身后的一队人马,在院子里小声说道:
  
      “等下父亲问啥,小虞,你知道的就全说了。这样也好早点出来。”
  
      黎小虞点点头。她一直在等黎万业召见自己。
  
      黎铮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怕自己妹妹到时候说说傻话。
  
      便最后叮嘱道:
  
      “就当那个人死了。这样对大家都好。他已经去了矿区一周了,这一周,每一个传送站检验口都安排了人,他使用便携式传送裂缝的地方,也是二十四小时巡查。”
  
      “全联邦的神经现在都是紧绷的,每个人的出入矿区记录都会做备案,并且紧急出台了新的法律,严禁交易传送裂缝,且所有便携式传送裂缝暂停供应。并开启堡垒内的定位追踪。”
  
      黎铮说了许多,黎小虞也平静的应下了。
  
      “婚姻乃是人生大事,也许你不会满意,但老爹肯定不会委屈你。今天也算是你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天。”
  
      黎小虞淡淡笑了笑。
  
      黎铮发现自己倒是很少看到妹妹露出这样的笑容,还挺好看的。
  
      与往日里一脸深闺怨妇的样子完全不同,简直就像是变了个人。
  
      “我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天?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能这么想就很好。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