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六十八章:杰出的教育家唐闲

第六十八章:杰出的教育家唐闲

进化区的实验体通过注射矿区生物血清,异能觉醒。但这种异能与唐闲其实有所差别。
  
  唐闲对于自身的一些谜题,也是没有答案的,眼下便是随口一说。
  
  不过畜牧业和种植业在他看来的确是最有必要发展的,哪怕是在没有了原生土地的当下。
  
  虽然华科院研究植物的院士们一直工资不怎么高,但保不齐,将来人类入住矿区,或者回到金字塔外,面对大片空置的土地,到时候商路这样的人,就成了爆款,是各个国家争相招募的人才也未可知。
  
  杜克博士的表情很错乱,作为学术研究者,一生都在试图将人类改造成可以被驯服的生化武器,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案例。
  
  诚如唐闲所言,自己的研究在唐闲这样的存在面前,根本没有价值。
  
  假如造物主真的创造了能够百分百同步于矿区的人……那么唐闲自身基因的价值,便超过了所有进化区实验体的总和。
  
  “组织一定会找到你的……你不要以为你能逃得掉!”
  
  “好的。我会定期去割一波韭菜的。”
  
  杜克博士不知道韭菜是什么,只是神色不善的看着唐闲,双臂被断的痛苦让他面容扭曲,却始终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
  
  科学的研究,其实都该有一个与道德底线相挂钩的剂量。
  
  对于发生在阿卡司他们身上的事情,唐闲认为这是超出了剂量的。
  
  阿卡司他们只是侥幸活下来的少数,但更多数的人,已经被血清给彻底腐蚀,在成为实验体的过程中,就直接死去。
  
  不过博士这种人的体质也明显强过普通人,想来他们手里,还有一些真正能够造福正常人类,进行微改进的剂量公式。
  
  阿卡司捡起了死去守卫的武器,开始破坏试验区里沿路见到的所有容器。没有一处漏下。
  
  每一个进化区里活下来的实验体,在完成血清注射后,并不会直接投入到使用当中。
  
  都会进行名为“笼中试炼”的残酷生存考验。
  
  将一群实验体放置在一间屋子里,以微剂量的狂暴袋鼠血清刺激杀戮**。
  
  只有最后活下来的那个,才会成为进化区所需要的单位。
  
  值得一提的是,“笼中试炼”的结果,其实在开始之前就已经得知,过程只是进一步测试实验体的能力,同时慢慢的让实验体习惯杀戮。
  
  大多其他笼子里的弱小实验体,他们的同步率大概在百分之二以下,注定是牺牲品。
  
  阿卡司破开这些容器,还他们以自由。
  
  唐闲不关心这些。他没办法改变所有人的悲惨命运。
  
  搜罗起一些进化区的研究报告,唐闲开始阅览各项实验数据。
  
  在试验区的仪器里,有大量的数据可供查阅,杜克博士的账户则拥有这个地区的最高查阅权限。
  
  唐闲将其一股脑全部复制到自己的存储设备里,随后将本地数据彻底删除。这不在他原本的计划里,只是临时想到的。
  
  阿卡司的物理破坏,唐闲的数据摧毁,直接让第二堡垒进化区分部这些年的研究毁于一旦。
  
  杜克博士心如死灰,看着那些不断被删除的数据,整个人陷入了绝望之中。
  
  面具男在他眼里,就跟一个正在不断烧杀劫掠的土匪一样。那些可都是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啊!
  
  是人类知识殿堂级的瑰宝!
  
  唐闲也会翻看一些文字笔记。
  
  “这些研究人员,其实水平都不差,可惜了,科技树点歪了。”
  
  杜克博士疯狂了,他叫嚣道:“你看的懂?你懂什么?你知道你让人类的文明倒退了多少年吗!你毁了我的心血,还要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唐闲扬了扬手中的u盘,说道:
  
  “你们的数据都在这里,让你们的人尽管来追捕我就是。另外我大概是比你懂的。”
  
  “原本在我看来,这些技术一文不值,你们费尽心思试图让人类在金字塔内拥有矿区时的能力,想着的却是将人类改造成人型的矿区生物,这便是从思路根源的错误。”
  
  阿卡司和唐索野正在发泄这些年来积攒的怒火。
  
  唐闲已经做完了手头的事情,寻思无聊之下,教育一下眼前这个邪教头目之一的博士。
  
  用社会主义的思维感化他。
  
  “一派胡言!简直一派胡言!”博士怒喝。
  
  唐闲说道:
  
  “阿卡司是十天赋之人,如果我没有猜错,唐索野也应该是,他们是真正的天选之子,所以有别于你的很多实验体,他们从出生起,就一直拥有自己的记忆,你没有选择用安艾清空记忆,便是因为想要研究这种原因,对吧?”
  
  博士愣住。显然没想到面具男居然可以看到这一层利害。
  
  “唐索野应该是觉醒了没多久,人类天赋觉醒的年龄大多数是在十二岁到十岁这个过程,极少数例外,所以此前你们一直没有对她下手,她只是作为阿卡司的搭档,说起来,我算是赶了一个好时机。”
  
  无视了博士不可置信的神情,唐闲继续分析道:
  
  “你们其实一直在说同步率,但这并不是同步。矿区的能力带入现实世界,和矿区生物的能力带入人类体内,这两者是有本质差别的。同步率,倒不如说是矿区生物能力的转换率。所以学术上来说,你们用词不严谨。差评。”
  
  唐闲没有停止打击。
  
  “真正的同步,应该是跟在矿区时一样,眼里能够显示各种天赋数据,比如生命值,生命恢复速度,暴击几率等等。说你们研究没到点子上,是一群业余选手也别不服。你们真正应该研究的,该是矿区和现实世界的力场差异。”33电脑端:https:///
  
  “到底是什么东西使得人类在矿区有了天赋,是矿区的某种独有的元素能够激活人类基因序列,还是特殊的力场对生物有一种进化功效,你们研究的应该是这个。”
  
  唐闲每多说一句,博士脸上的错愕就增加一分。
  
  他不想承认这个人的说法,但却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找到金字塔和矿区之间的环境差异的原因,找到人类天赋觉醒到底是潜藏在哪一个基因序列里,找到现实机械设备为何无法在矿区里使用的根本,种种正确的研究道路你们没有选择,偏偏去选择做杂交实验。”
  
  “甚至就连这个实验本身,都是错误的。”
  
  博士睁大眼睛,失去了双手,他甚至没办法做出抓狂的动作。
  
  “或许你说的有些道理,但这个实验哪里错了?阿卡司和19号可都是最杰出的作品!”
  
  唐闲摇头说道:
  
  “你们的实验方式错了,血清的融合,说到底还是一个匹配度的问题,你们不先弄清楚血清本身的匹配规则,而直接实验,到现在为止,所谓的实验体,也都只是瞎猫遇到死耗子。随便抓一个实验对象,你们也没有办法百分百断定实验对象是否能够承受住即将注射的血清不是吗?”
  
  杜克想要说点什么,却发不出声。他只是用一种你行你上的表情看着唐闲。
  
  唐闲便说道:
  
  “为什么不尝试将人类的血清注入到矿区生物体内,而是将矿区生物的血清注入到人类体内?为什么不尝试驯服矿区的动物而是选择驯服人类?“
  
  “医院有大量的血样抽验报告,通过排异检测,慢慢的摸清楚哪些矿区生物与人类血清的匹配度高,先从基因相似度高的生物开始,用人类的血清注入进去,检测矿区生物的反应,无论法律还是道德层面上,甚至效率上,不都更可行?”
  
  杜克哑口无言。
  
  唐闲看着杜克博士的眼神,就像在看白痴,而且是比看冬染和黎小虞时更加不屑的那种。
  
  “学了一点知识就喜欢卖弄,那么喜欢研究数据,就用自己做实验啊。用自己做实验有很多好处,毕竟不管你的实验体如何配合你,有些感受都没有自己亲自体验来的细致。”
  
  杜克看着唐闲,仿佛看着一个疯子。谁会拿自己做实验?
  
  “比如你现在去写知乎上发表一篇:双臂断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你就能比别人写的更细致。是一种由内而外,旁人无从通过观察而得出的细致。”
  
  作为一个能够以身犯险亲自体验矿区七天生存极限的人,唐闲认为在亲力亲为这一块儿,自己是有教育杜克的资格的。
  
  “人人生而并不平等,但联邦既然有法律,且底层的人们也受法律保护,那么在你们强到能够让联邦给你们单独修订法案,允许你们合法捕捉底层人类前,你们所做的事情都是邪恶的。有着更好的合法的研究途径你们不去用,不禁邪恶,还蠢。”
  
  所有的资料载入完毕,手中翻阅的各种实验数据也被唐闲全部记在了脑海里。
  
  他看着杜克,轻笑道:
  
  “我偶尔也兼职铲除一些愚蠢的恶势力。”
  
  随后发生的事情很顺利,唐闲的闯入是意外事件,在这个意外来不及扩散开之前,他便已经将这里的一切都毁灭掉。
  
  那些守卫与一些同步率较低的实验体,基本都放弃了抵抗。
  
  阿卡司砸破了所有的容器,但面对那些意识浑噩,对外界几乎没有什么认知的孩子,他能做的也仅仅如此。
  
  唐闲不会带这些人走,在第四层发生的这些事情,很快就会引起巨大的骚动。
  
  这是真正会惊动世界的大事件。
  
  联邦也好,华夏也好,包括一些独立国家,对于第二堡垒里发生的事情,都会摆明自己的态度。
  
  这会给各个堡垒的进化区带来极大的麻烦,但唐闲确信,这个组织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杜克博士这样的知识分子,在其中也只是一个中层管理。
  
  唐闲准备将杜克博士交给黎小虞的人处理,所以一直扣押着他。
  
  这位替进化区制造了阿卡司这种超级猎人的天才学者,此刻已经有些自闭。
  
  在唐闲离开的过程里,他向唐闲提了很多问题,毕竟唐闲方才说的那些内容,都是一些大的框架,如何落实到细节,才是真正考验功夫的。
  
  唐闲对答如流。这种轻蔑且又让人无从反驳的知识量碾压,让杜克博士怀疑起自己的智商。
  
  他甚至有时候会听不懂,因为唐闲经常会从提及其他领域的知识。
  
  原本以为这个年轻人只是知道一些简单的概念,却不想他的知识量比起强大的体质更加惊人。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唐闲。
  
  这个世间怎么能够存在知识量和体能都这么强大的存在?
  
  猛然间想到了自己曾经的猜想。
  
  他像疯子一样的叫喊着:
  
  “你是来自上面的存在!我懂了!你一定是来自上面的存在!”
  
  杜克博士从容时,看起来是一个斯文而又邪恶的学者。
  
  但当唐闲将其毕生所学贬的一文不值,将整个组织的研究,用一种不容质疑的口吻和逻辑定性为一个错误后。
  
  他很快崩溃了。
  
  布景开着车,唐闲阿卡司唐索野,坐在小型堡垒内用载具的后面。
  
  “这个人很吵,不能打晕他吗?”布景说道。
  
  阿卡司也觉得杜克博士很吵。
  
  唐闲则有些好奇,杜克博士说的上面的存在是什么意思。
  
  但杜克博士现在已经有些疯癫癫的。
  
  “疯狂是一个人洗心革面的前兆,你能够听我一番教育后,有如此振聋发聩般的反应,我很欣慰,我会去监狱里探监,并给你寄一些畜牧业相关的书籍的。”唐闲拍了拍杜克的脸。
  
  杜克并没有疯掉,只是情绪太过激动。
  
  “你是上面的人!你来自上面!”
  
  他依旧重复着这句话。
  
  唐闲一扳手ka晕了杜克博士。扳手是之前问柳浪借的,走的时候顺手放进了道具袋里。
  
  “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行驶在第四层的路道上,布景问道。
  
  约莫还有五分钟,就到达了他在第四层的藏身点。
  
  “先在你这歇一阵子,等到你家老板弄好了五十一堡垒的签证。我们就会离开,不会麻烦你太久。”唐闲说道。
  
  “倒也不麻烦,不过您今天做的这件事……可能会给我老板带来麻烦。”
  
  “她自找的。我一说她就同意了,怪不得我。”
  
  布景想了想,大概二小姐的贵客和二小姐能够聊得来,是因为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一套强盗逻辑。
  
  “放心吧,过程比我想象中顺利,这件事解决起来虽然繁琐,但并不困难。你不会有麻烦,你老板的麻烦也不会太大。”
  
  布景点点头,没有说话。眼神有意无意的看了两眼阿卡司与唐索野。
  
  他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但作为一个全职间谍,他懂的知识不少。3333xs
  
  “您的朋友好像情况不大对。”
  
  唐闲看着唐索野。
  
  小姑娘脸色痛苦的哼哼着,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意识。
  
  阿卡司很担心,唐闲已经得知了唐索野在今天被注射了另外一种天灾生物的血清,她是进化区里头一号多种血清的注射者。
  
  “到了藏身处后,立马前去去矿区。在矿区她的体质会更加强大。你不用太担心,进化区的鬼扯研究虽然害死了不少人,但你跟她的确是受益者。”
  
  唐闲神色认真的说道:
  
  “她在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