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假装是个boss > 第五章:狗言狗语与狗肉

第五章:狗言狗语与狗肉


  按照寻找地狱三头犬的方法,唐闲在下午的时候,也找到了骨豺的洞穴。
  骨豺比地狱三头犬更怕水,它们也属于犬科,却是跟地狱三头犬完全敌对。在红土林这个地方,算是食物链顶层。
  但骨豺并不是boss级生物,论作战能力,六只骨豺也未必能打倒一只成年的地狱三头犬。只是它们的数量远在在地狱三头犬之上。
  唐闲也不急着做些什么。
  直到黄昏的时候,才开始小心翼翼的将搜集起来的红土,慢慢的放在某些红尾树附近。
  冬染似乎看明白了一点。
  只是觉得这个过程有些恶心,唐闲为了确保能够气味覆盖,还会贴着土壤去闻。
  唐闲远远瞥见了冬染的表情,说道:
  “没有强大的战斗能力,就要学会各种技巧,生存又不是跳舞。人类虽然比其他生物聪明,但其他生物也有很多值得人类学习的地方,比如臭虫,因为臭,没人愿意捏死它。”
  冬染脸红了一下,这个人怎么……仿佛能够看透人心一样?
  唐闲没有办法看透人心的,不过冬染的当前需求分析里,有了作呕的显示,他一眼就能猜出女孩子的想法。
  大体上的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骨豺出洞穴还有不到一小时,沾染了地狱三头犬尿液的红土,气味要彻底消散至少得两三天,所以他不担心会失效。
  只是等会儿有些变数,他必须在变数到来前确保一切完成。
  唐闲看了看天色,尽管在矿区新手村就开始试着观察天色,六年来慢慢总结出不少经验,
  但时间精确到秒上,还是有些压力。
  “今晚会下雨,我们得赶紧。”
  “下雨?”
  冬染有些不信,矿区气象观测你也懂?
  唐闲加快了脚步。
  返回的地点是地狱三头犬巢穴所在地。
  沿途唐闲一直在抖抖撒撒,每行进百来米,便会在一些红尾树地下撒上一些泥土。
  冬染小心翼翼的跟着唐闲,竟有些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地狱三头犬也好,骨豺也好,这样的生物对于人类来说,是难以战胜的存在。
  这个世界有着人类需要的一切,但要索取这些资源都要付出代价。
  只是唐闲的想法有些疯狂,他似乎在用这个世界本身,来算计这个世界。
  ……
  ……
  黄昏时分,红土林的气温开始慢慢降低,金色的阳光像一层薄薄的粉雾,均匀涂抹在天地间。
  让唐闲不禁想到了一种名为烧烤的烹饪方式,也是一大堆佐料,不断地涂抹在烤的轻微有些焦脆的食物上。
  唐闲有些饿,期待着晚上的狗肉。
  红线草的气味让唐闲和冬染很容易就被引来的野兽察觉,但二人一动不动,藏在巨大的岩石后面,距离三头犬的巢穴,也不过只有百米的距离,其实已经在三头犬和骨豺的嗅觉侦测范围内。
  骨豺一共来了十一只。它们和地狱三头犬不对盘,一个在红尾树下标记领地,一个在土寄树下标记领地,虽然互相敌对,但很难遇见。
  抬腿撒尿宣示主权这种事情,也不止是犬科动物会做,老虎这种大猫也是一样。
  唐闲曾经在一本书看到过,很多年前的古代动物园里,老虎也会抬腿撒尿,甚至还喷到过游客脸上。
  这种事情其实就是挑衅。
  在唐闲的安排下,骨豺认为被挑衅了,一个巢穴里一般五六只骨豺便差不多了。但显然,这些骨豺对于老对头的气味也不算陌生,于是开始呼朋引伴。
  冬染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记得唐闲叮嘱过,涂抹了红线草,如果遭遇矿区生物,保持低调就不会被攻击,就跟人类会拍死蚊子,但不会拍死臭虫一个道理。
  对于骨豺和地狱三头犬这样的存在来说,唐闲和冬染还真就是两只小臭虫。
  地狱三头犬体型庞大,算的上是一头大象的体型了,与神话里描写的全身布满了地狱熔岩的描述有所差异。
  唐闲此刻在远处看到的地狱三头犬,三只脑袋也好,庞大的身躯也好,看到的都不是无法入口的火焰。
  而是实实在在如骏马一般健硕的筋肉。
  狗肉。
  这是唐闲今晚的目标,至于骨豺,他并不在意。
  骨豺骨头上的肉仿佛结晶体一样,唐闲暂时没有在烹饪里学到处理类似物质的技巧。
  战斗开始了。
  巨大的成年地狱三头犬,和十来只骨豺瞬间开始撕咬。
  两种犬类发出咆哮的时候,整个巢穴附近,都在微微颤抖。
  这便是人类在矿区里最大的阻碍。这些神奇而又强大的生物,有着地球现实世界生物完全无法抗衡的力量!
  速度,力量,破坏性。全部都不在一个级别。
  即便动用武器,也很难对地狱三头犬造成重创,倒是有天赋者能够在矿区觉醒强大的技能,但这样的天赋者何其稀少?
  战斗的过程触目惊心。
  地狱三头犬与骨豺超乎人类想象力的撕裂和咬合力,让冬染瞪大了眼睛,神情写满了惊恐。
  倒是唐闲,一脸平静,偶尔微微抬头,看看天空。
  他们在战场的一百多米外,为的就是不被波及。骨豺和地狱三头犬打起来,也必然是不死不休。
  所以唐闲真觉得无需在意。
  不管两种犬科动物打的多凶,地动山摇也好,天崩地裂也好,在唐闲看来,终究是……
  狗咬狗而已。
  地狱三头犬很快负伤,骨豺们也不好受。有些骨豺甚至被活活给拍死。当然,地狱三头犬的一个脑袋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冬染不禁想到,如果是人类要在地狱三头犬的一个脑袋上造成触目惊心的伤口,那必然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吧?
  可能还会用到高级武装矿转变的武器,可能需要觉醒强大的战斗技巧。
  地狱三头犬对于人类来说,算是不那么陌生和神秘的boss级生物。但也因为熟悉,所以重视。
  没有谁会去轻易得罪这样的生物,新人们为了功勋和证明自己,也都是寻找弱小一些的生物。
  可唐闲此刻就这么优哉游哉的趴在岩石后,算计了这个人类惧怕的生物。
  两方的伤势不断加重。
  冬染在想,按正常流程,这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
  只是……骨豺和地狱三头犬,不管谁赢了,恐怕都会将对手吃的干干净净,唐大哥到时候怎么去取出魂晶矿?
  刚好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地狱三头犬也好,骨豺也好,哪怕受伤了,也依旧危险。
  唐闲看出了冬染的疑虑,但已经解释过的问题,他不会再解释。
  ……
  ……
  骨豺与地狱三头犬的大战还在继续,天空中已经开始出现阴云。
  “居然……居然真的要下雨了?”冬染在不久前听唐闲说过,今夜会有大雨,只是没想到真的会有。
  在六人小队里,的确有人可以判断天气,也有人精通地形分析,或者有人对植被和动物比较了解。
  每个接受生存教育的人,会在十五岁的时候开始分科。因为知识量实在太大。
  即便拥有几千年人类文明的地球,在各个领域上,也有很多未知,更何况一个只出现了几百年的新世界?
  冬染看着唐闲的侧脸,带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稳重感。
  仔细回忆,她才发现唐闲的作战其实涉及到很多知识。
  利用植物的气味驱散野兽,成为不被主动攻击的状态,随后利用地理知识找到三头犬的巢穴,然后利用动物的领地意识,成功引来天敌。
  加之对天气的精准判断,等来大雨坐收渔翁之利?
  这个过程这么一想似乎很简单,可涉及到的领域是在太多了。一个人怎么可以掌握这么多学科?
  唐闲对矿区的知识掌握也太……太全面了些。
  “准备了,地狱三头犬重伤,雨势还会维持很久,骨豺很快会撤离。大雨会清洗掉我们身上的红线草散发的气味,不过三头犬的魂晶矿,毕竟是boss级生物的内核,会有一定震慑作用。”
  “这也考虑进去了吗?”冬染张大嘴巴。
  雨滴落在了二人身上,尽管有着巨石挡雨,但并没办法将二人的身体完完全全的遮挡住。
  唐闲看了一眼冬染,衣服被淋湿后,竟然有些透明。
  冬染能够看到紧贴着唐闲肌肉线的衣服,才发现这个男人的身材非常不错,过了好几秒,她意识到了什么,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护着胸。
  “啧,不是都打算卖给我了吗,遮挡什么?”
  “不要取笑我……”
  唐闲转过头,雨势越来越大,地狱三头犬和骨豺都发出虚弱的哀嚎。
  这两种生物虽然怕水,但也并非沾染不得。只是如今天敌相遇,不死不休,恰好又全部遭受重创,水对于这两种炎系生物来说,自然更加致命。雨水的出现,极有可能驱散其中一方。
  又过了几分钟,天空中传来雷鸣,雨势还在加剧。
  最后五只骨豺奄奄一息,准备拖着伙伴尸体逃走,而地狱三头犬两边的脑袋也都被咬去了大半,中间的脑袋也遭受了重创,甚至露出了头盖骨上部分蓝色的魂晶矿。
  唐闲站起了身。
  冬染双手抱着胸,跟在唐闲后面。
  唐闲的脚步很慢,骨豺明明看到了唐闲,却也不加理会,大雨对它们来说是难以忍受的东西。
  明明还想将地狱三头犬彻底吞噬干净的,如果受伤不重,即便强忍着雨水冲刷,它们也会将地狱三头犬吞噬的骨头都不剩。
  但眼下这几只骨豺太虚弱。
  地狱三头犬也同样是奄奄一息的样子,唐闲走到这只巨大生物旁五米处,才停了下来。
  看着精锐级boss生物棕褐色的胸膛还在起伏,他也不着急,任由大雨将自己淋成落汤鸡,蹲坐在地上,等着这只大狗断气。
  冬染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到三头犬这样的生物,哪怕衰弱到极点,随时可能殒命在大雨中,boss级生物散发的气势,依然让人头皮发麻。
  但看着唐闲淡定的样子,以及那平静深邃的眼睛,冬染忽然觉得……
  这才是人类该有的姿态。
  曾经统御了地球的霸主,创造了数千年文明的高智慧种族,用智慧站在所有生物的顶端。
  唐闲看着地狱三头犬的目光,明明与往日的眼神无异,却有一种君王面对臣子的霸气。
  雷雨交加。
  地狱三头犬终于快要不行了,闪烁着蓝色光芒的魂晶矿开始变得黯淡。
  唐闲准备起身,取出魂晶矿,完成任务。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睛微微睁大。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仿佛在寻找什么。
  冬染不解的问道:“唐大哥……你找什么?”
  “你有听到声音吗?”
  “别吓我……什么声音?”冬染以为唐闲说的是某种野兽。
  唐闲慢慢将目光望向将死的地狱三头犬,脚步却是退了一步。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不要杀我……”
  脑海里再次响起了刚刚听到的声音,虚弱,疲惫,无助。
  冬染还是第一次看到唐闲这样什么事情都成竹在胸的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救我……你也是强大的存在……为什么……”
  “你在跟我说话?”唐闲开口问道。
  周围没有人,风雨之声冲刷着耳膜,即便是冬染在自己身边,也需要大声说话才能听到。
  但方才的声音却是清晰干净的响彻在脑海里。
  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后,无论最后一种情况多么荒诞,那也必然是真实的。
  这么一想,唐闲恢复了往日的神情。
  他从来没听说过boss级生物可以跟人类沟通。就好像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眼里的这些数据,为何跟普通人差别这么大,但对于不能改变的事情,唐闲便选择接受。
  “是的……救救我……我快要死了……”
  “抱歉哦,我肚子有点饿。”
  地狱三头犬睁大眼睛,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加上唐闲忽然开口,仿佛在跟谁说话,种种合在一起,让冬染感觉到了诡异的气息,吓得瑟瑟发抖。
  “你也是……强大的存在,为什么要与这样弱小的生物待在一起?”
  “你管我?什么弱小强大,我只知道我饿了,而狗肉很好吃。”
  “……”
  地狱三头犬大概是没想到能够与自己对话的存在,居然会帮助人类,尽管他与人类长得一样。
  它有些不甘,但它的确没有任何力气了。
  雨势不见停,冬染打了个喷嚏,在地狱三头犬彻底闭上眼睛后又过了十几秒,唐闲看着这庞然大物断气儿了,才缓缓走向地狱三头犬。
  但猛然间这只生物睁开了眼睛,boss级生物用着最后一丝生命力,试图将这个见死不救的家伙拖着陪葬!
  那残缺不全的脑袋发出怒啸,布满牙印和血迹的爪子挥舞起来。
  唐闲的反应很快,但身体却跟不上思维。
  眼看要被恐怖利爪撕碎的时候,冬染却娇喝一声,一股强大的力道从她手中释放出,竟是隔空将唐闲推开了数米远。
  地狱三头犬再次发出不甘的呜嚎,但这一次,它巨大的身体终于彻彻底底的倒在了大雨之中。
  魂晶矿也变得黯淡无光,彻底失去亮度。
  “唐大哥……你没事吧!”冬染跑过去,将唐闲扶了起来。
  唐闲点点头,呼吸有些急促,但神情上还算平静。
  “刚才谢谢你了,是我大意了,看来boss系的生物彻底死亡的判断标准还是得再改改,普通生物即便死亡后,魂晶矿也会过一会儿才彻底失去光芒,但boss系生物不一样。”
  明明才死里逃生,唐闲却开始一脸正经的做起学术研究了,冬染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人。
  “这么大的雨,我们该怎么办?”
  考虑到冬染到底是救了自己,唐闲语气稍微温和了些,说道:
  “大雨会冲刷我们的气味,也会冲刷三头犬和骨豺战斗的痕迹,包括一路上我留下的那些东西,所以我们大大方方的住在三头犬的巢穴里,吃狗肉就好了。”
  “你早就计划好了?”
  冬染内心其实有了答案,还是忍不住一问。
  唐闲点点头。
  一个计划,自然得有头有尾。在进入矿区前,他便已经计划好。
  不过他的确算漏了一些事。
  例如,如何将庞大的地狱三头犬,搬进洞穴里。
  说到底,猎杀地狱三头犬的最大动机,还是想吃一次狗肉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