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别人的坟墓不要踩 > 第五十四章 神秘人

第五十四章 神秘人


  “我去找血珠了。”月染丝毫不隐瞒离去的原因,从怀里掏出一颗珠子,举到我眼前:“冉冉的复活,根本没有用上这枚血珠,我意识到如果不是我用错了方法,就是被那个神秘人骗了。”
  我的目光定在了血珠上,那颗红色的珠子,仿佛是由鲜血凝聚而成一般,透明的外壳里,是流动的血液,隐隐约约有紫色的电光在里面掠过,每掠过一道电光,就有一片凄厉的哀嚎声传出,听着就让人觉得十分哀伤。
  “这就是血珠?”我伸出手,想用指尖触碰它。
  月染略微闪躲,便不再动了:“你要小心,这里面的怨鬼虽然出不来,但是怨气却能透过珠子影响人心。”
  当我的指尖触碰到血珠的瞬间,我完全愣住了,这东西,是守魂铃的翻版,叫噬魂珠。
  它和开天的描述完全一样,有红色液体流动的玻璃弹珠,内有电光,可吞魂魄,炼其怨气已修魔道。
  可守魂铃吞噬魂魄,是将其净化,将魂魄净化为纯净的魂力,补充给主人。
  但是这东西是辟地的!
  辟地来过这里?
  “老婆,这东西?”泉泉拥有《开天法则》,又听过开天说过噬魂珠,看到这珠子时候就已经有了这种猜测:“这是噬魂珠,辟地的法器之一。”
  “果然是噬魂珠。”得到了泉泉的认可,我拿过珠子,放在手心,那刺骨的冰凉是怨气的实质化身:“月染……你从哪里得来的这个?”
  “这是紫电的本命魂器,它嗜血而暴政,为了充斥血珠的魂力,杀戮千万,吸收怨气修炼为神主。那个神秘人要我去偷,并且吸收一亿怨鬼,用来复活冉冉。这些你都知道了,但是之后的事情……”月染深吸一口气:“冉冉复活那天,神秘人来了,画了一个据说是失传已久的阵法,名为逆天聚魂阵,可以把血珠里的怨气炼化为魂力,帮助我复活冉冉。原本,血珠有巴掌大,我把它放在阵中央,随着冉冉的复活,这颗血珠也变成这般大小了。但是,凭借我对魂力的感知力,自然可以清楚看出来,这血珠的力量更加凝实。”
  我点头:“这才是噬魂珠应有的大小。”
  泉泉问道:“然后呢?”
  月染继续说:“然后?呵呵……我看到冉冉复活,高兴的什么都不想了,完全沉浸在冉冉复活的喜悦中,等到平静下来,那神秘人已经消失了,连同血珠一起。”
  所以,月染才说血珠被偷了。
  “后来,紫电追杀我们,要找血珠。我如果知道血珠在哪,肯定是会归还的!我们躲了些日子……”
  可是神主,是能够与整个世界沟通的存在,想找个人不会太困难。
  “你为了把血珠还给紫电,才去找血珠?”
  “嗯,不止是因为这个,我更想找到神秘人,不知道为什么,冉冉从复活虽然金丹犹在但灵力尽失,再也不能吸收万物灵气,修炼己身了。这就意味着,她的阳寿只有结丹期的300年左右,我们依然无法长久在在一起。”月染说完,拿回血珠放在自己怀里。
  我没有想霸占噬魂珠的意思,毕竟这东西,是致邪之物,在我的手里它的阴气灼伤了我的手掌,可在月染怀里,它温顺的像个普通的玻璃球:“这东西,有极大的可能性是噬魂珠,是我师傅的孪生弟弟的法器之一,但是它应该是新形成的,不是他原本的那个。”
  噬魂珠既然是辟地的法器,理应随着它的死亡,而沉寂,等待下一个有缘人出现。而不会变成原本掌心大小的血珠,借由冉冉复活吸收一亿怨鬼的力量,经过法阵重新凝成。
  泉泉接着我的话说:“原来如此,这个噬魂,额……血珠,并不属于辟地,只是和噬魂珠拥有完全相同的能力,但是却比噬魂珠要弱,是新凝成的属于冉冉的本命魂器,随着她魂飞魄散,才变为无主之物。”
  月染好像想通了什么,频频点头,自言自语的说道:“怪不得神秘人将它偷走,却不认主,他是在等冉冉死,也是在等我和紫电打的两败俱伤,他好坐收渔利。”
  他说完,笑了,笑容里含着泪光:“哈哈,哈哈哈哈……我被那神秘人的阴谋欺骗了一年之久!”
  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竟然利用血珠做出了噬魂珠,能够完全仿制上古神器的人,修为绝对不可小觑,却避其锋芒,一年之久没来杀月染,很奇怪。
  等等,杀月染?
  为什么……我会想到神秘人的目的是杀月染呢?
  我猛地抬起头,看着月染:“我吧,虽然人不咋厉害,但是有个特殊的能力,就如同拥有魂力的人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来通晓天机,我也会。但是,我不能知道太久远的事情,只能知晓冥冥之中即将发生的事情,在我的脑海中,神秘人想杀你。”
  月染停住了凄苦的笑声:“杀我?不是夺走血珠,而是杀了我?”
  “而草原灵族,也想杀了你。”泉泉毕竟是参加过草原灵族高层会议的人,多多少少更了解他们的计划。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红断忽然开口,她一直像个空气一般在边上旁听,却不插嘴也不乱动,搞得我们仨几乎把她忘记了。她没有理会我们略惊讶的表情,说道:“草原灵族并不算是多强大的家族,只是修炼速度较快,但怨气反噬导致他们大多陷入瓶颈,寿命不会太长,他们哪来的胆子杀月染。”
  我的目光不由得看向泉泉,那是圣巫的身体,这个人的城府极深,估计连月染都不知道他全部计划,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选择利用草原灵族,我们统统不知道。
  “老婆,我也不知道……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泉泉被我审视的目光盯的发毛,连忙解释。
  嗯?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红断好像说过“若你们圣巫还在”之类的话吧??
  圣巫不在了的事情,只有月染、我、泉泉知道,其他人的眼里圣巫还在,只是回家住了啊!
  我看着红断,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了月染的身边,勾起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