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别人的坟墓不要踩 > 第五章 三日前的回忆

第五章 三日前的回忆


  “莫沣,我的名字。”那男人走到我身边,还特别自来熟的坐在了我的病床上,随即身体前倾,在我耳边用只有我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我知道闻戊泉在哪里,想让他活着回来的话,就乖乖听话。”
  从我耳边传来的痒,以及威胁的话,都不及他自报姓名让我震惊。
  莫沣……
  我知道这个名字,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那他刚刚说的“温柔的”看着他,轻抚“他的脸庞”,以及说着惋惜的话,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真的对他做过。
  这个事情需要从三天前说起了。
  三天前,是我们家去给姥姥姥爷上坟的日子,由于今年是迁坟之后第一次上坟,所迁之地又是一个新的墓地,无论从环境上还是墓碑的创意上,都是值得观看的。
  当然,这样想的只有我跟我爸。
  我俩先是在周边走了走,顺着水流,发现了一处很宏伟的建筑。远远看去,像是一座人工的小岛,坐落湖心,有八棵高耸的石柱,一座双层石亭。
  随着越走越近,那建筑越发让人感觉宏伟,那八棵石柱约有6层楼高,八条龙缠绕其上,栩栩如生;而被它们环绕的石亭,约有4层楼高,第一层隐隐约约可见一方石桌,再之后就被遮挡住了看不清楚。
  通往小岛的,只有一座石桥,左右两侧各放置了一座麒麟瑞兽,可是石桥被封,过不去,向后一条石桥是唯一的通道,但是被拦截着。
  再走几步,就看见了一座“独木桥”。
  这座桥与其说是桥,不如说是一块较厚的长木板。
  “不会从这过去吧?”我看着那窄木板,心里略有些打鼓。
  我爸连理我都没理我,踩着木板子就过去了,还走得十分平稳。我只好跟上了他的步伐,而我的步伐也十分平稳,看起来这看起来不怎么靠谱的木板子,还是可以很好的当做桥来使用的。
  “匸匸,快来看!”我爸爸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兴奋,就像是看见了什么新大陆一样。
  我也躲过那些树木和青草,登上了石梯,那石梯上好像雕刻着什么纹路,但是看不太清楚,肯定不是什么动物或者神兽之类的东西,更像是……符咒。
  当我身处石亭的时候,才知道,这座石亭是一座坟墓,并且是全石构造,每一寸都雕刻着不同的纹路,而唯一没有被雕刻的,便是那一方石桌,看它的形状,像是拜访祭品的供奉台,可是上面却一尘不染。
  没有供奉香火吗?
  石桌前,是一尊玄龟,龟背上背负着巨大的墓碑,约有我的两人高,并且墓碑上只有一个名字“莫沣”。
  我伸出手,轻轻抚摸过那冰冷的墓碑,和普通的墓碑材质不太相同,并且雕刻着暗纹,不知怎的,我心里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浮现出来“真是可惜,年纪轻轻却英年早逝,应该是一个不输于泉泉的绝世美男吧。”
  墓碑上,没有其他的字,没有生辰没有死期,没有任何的标注,但是我却知道,TA是个年轻的男人,一袭长发,襦裙随风肆意飘扬。
  默默对着墓碑,深鞠一躬。
  “走啦!”我抬起头,就看见我爸已经上了岸,离开了这座小岛。
  我赶紧小跑两步,踩上了那座“桥”,一只脚刚刚踩在边缘,耳边却传来一声叹息:“哎……别走可好?”
  “嗯?”我下意识的回过头,没有看见人,应该是错觉吧……
  可是,当我另一只脚也踏上木板的时候,却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木板忽然剧烈的摇晃,仿佛要把我摇进水里,逼我后退一样。
  一阵风吹过,空气中传来阵阵梵音,像是有人在诵经,渐渐的木板停止了摇晃,而我也赶紧大步的走上了岸。
  我爸看看我,略微蹩眉,却没有说一个字。
  而我,再一次回头看向那木板,心里一阵后怕,万一真掉水里,鞋子湿了难道要这样回家吗?
  不一会儿,我跟我爸和大家汇合,一起去了自家的墓区。
  4排4号!
  我不由得抽抽眼眉,略带幽怨的问我妈:“这个号码……啥情况?”
  我妈没接话,却是我老姨接到:“最靠外面,价格还便宜,就选这啦~四平八稳啊!”
  强词夺理!
  这四个字从我脑子里飘过,但是,我却什么都没说,因为我也知道,这座城市的地,无论是活人住的还是死人住的,都是一般家庭负担不起的,特!贵!
  我们用清水把墓碑擦拭干净,重新换了装饰,点好香,走到焚烧区烧纸。
  大家嘴里都是阵阵有词,有报平安的,有报忧愁的,就像是平时和姥姥聊天一般,而我,却什么都没说。因为,一个饱受肺癌折磨又患有老年痴呆症的人,到了地下,就别让她再操心了。
  然后,我们回到坟墓前,行礼,三鞠躬后抬起头,看到墓碑上的名字眼眶发涩,四个老人,最疼爱我的姥姥,也没能熬到看着我结婚,看着我幸福。
  ……
  离开时,我们一起绕路到了那座亭子处,大家也被那份庄严宏伟震撼住了,纷纷踩着木板上去参观,又踩着木板下来,口中都是赞美这座建筑的独具匠心,以及墓主人的壕。
  而我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没有再上去,因为……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这座双层的石亭,没有通往2层的楼梯,那为什么二层的雕刻要比一层还要用心呢?
  回去的路上,确切来说,是刚刚离开这片墓地的大门,我眼前忽然一黑,一股寒气从内散发而出,坐在车上,我没有声张,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便知道自己发烧了,还是高烧。
  历经一小时的路程,终于到家了,我连饭都没吃,一头扎进被窝,并且给老公发送了一条微信:“老公,媳妇先睡了,发烧了,求抱抱。”。
  思绪到这里,就被莫沣的行为强请拉回了现实,他臭不要脸的躺在了我的腿上,仰视我的下巴,随即轻笑道:“呵呵呵,双下巴!”
  我——敲狸猫(请自行谐音)个双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