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在仙侠世界拍电影 > 一百零六丝丝希望

一百零六丝丝希望

    医院之中手术在紧张的进行着,门外面一个女人在哭泣着。那是伤者的母亲:“她才刚刚实习律师啊,我教会了她去保护别人,却没有教会她保护自己啊。”女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种伤口怎么可能救得回来了呢?
  
      旁边有护士安慰着:“赵阿姨别哭了,当时有人救了她,现在也没有很紧急。虽然下了病危通知,可是病人真的很安全。送到医院的时候,心跳什么都正常,也没有大失血……”
  
      旁边的男人一直在忍着,不断的安慰着妻子。自己的女儿芳华之年,人生才刚刚开始,就碰到了这种事情。男人坚强正直,可面对这种事情还是很愤怒,身为父亲恨不得去手刃仇人。
  
      一个多小时的手术结束了,医生也走了出来。女人立刻围了上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哪位小兄弟的医术太可怕了,整个手术过程没有失血,甚至都没有麻醉。现在银针还没有取下来,等观察稳定了在取下来。换做平时已经……真的是太厉害了,这一手针灸真的是让人震惊,我从医二十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你们要感谢就感谢那位小兄弟,真的是太厉害了。”手术中女孩居然清醒了,可也没有剧痛的感觉。手术当时他还在问女孩,疼就拼命眨眼可却没有想到没事。
  
      “医生放心好了,回头我们一定会感谢那位小兄弟。”没有别人的施救,怕是女儿已经死去多时了。
  
      说着病人也被推了出来,可是银针依旧没有取下来:“那个银针不要取下来,这会让她减少很多痛处。两个小时之后没有问题,在取下来就可以了。”
  
      女人和男人立刻围了过去,看着女儿眨眼流泪,却是安慰道:“萱萱不要紧了,已经好了好了。”看着女儿眨眼,一路被送入到了病房。
  
      随着病房安置,父亲出去寻找那个青年。其实在王晨护住她心脉,给她吃下去丹药扎针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过来。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失,她不甘心自己还很年轻。没有过恋爱没有经历过社会,她真的很不甘心啊。可是意识在消散,直到王晨一脸严肃的给她扎针,到最后一句没事了……
  
      活着的希望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在那一刻王晨给她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对希望的诠释。勉强晃动了手,要过来了自己的手机打了一行字:“那个小哥哥呢?”
  
      母亲赵悦儿看到这里连忙说道:“你爸爸去找了,他救了你之后就走了。”看着女儿上半身那么多的银针,人家都没有收回去。
  
      有那么一点失望,今天实在是太惊恐了,可没有想到居然还遇到了高人。如果没有王晨,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现在安静下来了,女孩才觉得有点异常。为什么自己可以记得那么清楚,之前的所有事情自己都回忆起来了。甚至注意力还变得敏锐起来了,隔壁病房的说话,外面的鸟叫……
  
      代表着希望的光芒,在女孩的眼中绽放。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女孩却安静的睡了下去。歹徒并没有给她带来恐惧,相反她第一次觉得希望是如此的真实。
  
      韩立去了警察,找了许久才找到了王晨的资料。可惜却没有居住在那,好不容易调查才从监控里面找到男孩又回到了星巴克。从监控里面可以看到,哪个男孩还在星巴克和一个女人在聊天?
  
      警察带着韩立一路朝着这边而来,王晨还在和陈思商议着事情。那边的事情王晨想听听别人的建议,自己猜测的那点东西实在是不够看。有个人出谋划策,自己在做上一些判断就应该没有问题吧。
  
      翻看着陈思给自己弄好的条例,这些东西王晨看的有点晕。说白了还是要组织一个自己的势力,哪怕是没有势力也要有一个根据点。王晨现在的修为也不是很低,如果能突入筑基那就更好了。可惜的是筑基目前有点距离,这让女人觉得还是实力的问题。
  
      这边看了一会儿,王晨就发现警察带着一个男人朝着自己走来。男人看到王晨立刻跑了过来:“恩人啊……”
  
      这一幕让正在看文件的王晨有点懵,感觉上大家在吃饭,突然一个人冲出来爹啊。这尼玛谁扛得住?陈思却是说道:“你女儿怎么样了?”王晨的行踪并不难查,当时凑过热闹他就过来了。
  
      韩立马上说道:“已经抢救回来了,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王晨笑了笑说道:“小事,那个男的到底是什么情况?”当街杀人,该不会是男朋友吧?这也太渣男了吧?王晨看过那女孩很漂亮呢。
  
      一边的警察苦笑道:“说出来可能不信,这种人就是觉得人生没意思,想要报复社会了。”
  
      王晨有点无语,果然这个时代生活的太好了,很多人连自己的德行都没有了:“这种故意杀人的罪行会判多久?”
  
      那警察却是笑道:“这你放心很好了,肯定是死刑了。故意杀人罪还是没有的说,除非对方很有势力不然跑不掉的。不过可能要延缓执行……”
  
      王晨点了点头,好在是自己拽了那人的头发。既然这样那就让他倒霉一点,王晨虽然愤怒可还没有到杀人的地步。可这世界上有很多办法,比杀人还要残酷的多。王晨觉得霉运连连并不适合他了,那就到了血霉吧。等自己回去之后,王晨在去做这事。
  
      “不用感谢那么多,这都是力所能及的事情。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王晨并不想耽误那么多,至于自己的医术也不需要提。
  
      韩立连忙说道:“小兄弟这要吃个饭吧?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女儿,无论如何请给个机会,不玩的话心里过意不去。”
  
      这实在是有点盛情难却,看看时间也的确到了晚间。王晨想了想回去也没有饭吃:“那就随便找个饭店吃点就好了,走吧我们也去吃点饭。”
  
      这边陈思也饿了,她们这种人饿的还是非常的快。可惜警察却需要回去了,虽然他也忙前忙后,可实在是因为公职有点难。饭店也就是一般的饭店,主要是王晨也懒得找了。了解之后才知道,女孩是个实习律师,母亲是一个老师。父亲也就是一般的职员,家境不算差一般富裕的人家。
  
      如果女孩死了,对于这种家庭可以说非常大的打击。现在女孩救回来了,那就不得不说一切万幸。对于王晨可能是随手为之,可对于他们就是一家的幸福。
  
      饭菜非常的丰盛,可以说可劲的点。没有太多外人,只有王晨和陈思、韩立三个人。最后女孩的母亲赵悦儿也匆匆忙忙赶了过来。众人落座稍稍介绍了一下,在得知王晨居然还是陈思的老板,这两个人真的是有点惊讶。一手高超救命的医术,这边居然还是个创业老板。当然他们还不知道陈思是刘冬语的经济人,不然的话……
  
      有点多可是却足够吃完了:“我的医术……咳咳家传的,就是以前的东西。我也练武,所以吃的也多一点。”王晨下筷子的速度有点快,有点尴尬的解释了一句。反观陈思却是慢条斯理的在吃着,等下回去她还是要点外卖的。
  
      “不要紧不要紧,一点饭菜而已。”说着韩立又加了几个菜,王晨赶忙阻止了。
  
      “吃完去医院看看吧,看完我也准备回去歇息了。”王晨伸了个懒腰,现在晚上人也少了,王晨也就不用担心有记者什么的。虽然网络上已经爆发了,当然更多的是王晨的医术。针灸第一次出现了超出人们想象的东西,这种伤势已经快要死了,居然还能把人给救回来?各种医学的人才在分析,那种情况十有八九就已经死了。
  
      吃过饭王晨就跟着她们去了医院,本来是没打算去的,可不知道为何心里就突然有了个念头。然后王晨觉得去看看也不是坏事,然后就跟着韩立去了。医院是临近的一个公疗医院,虽然没有第一人民医院豪气,可在资源上也不是不差的。
  
      一路来到了医院,路上不少的护士都在看。这些事她们其实已经知道了,尤其是银针在下午的时候才取出来。那个时候女孩才慢慢恢复了疼痛的感觉,不过已经可以在接受范围之内。挂上一些消炎水,等待着慢慢恢复就可以了。
  
      不过伤口还是很难受的,那种肉体被撕裂的感觉,尤其是脖子那种地方。恐怕以后女孩的脖子上,要留下难看的伤疤了。随着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女孩也看了过来。真的是疼的有点难受,回头看到了爸妈进来了,以及后面的男孩。当然陈思她也看到了,他的女朋友吗?很干练的一个女人,有那么一些失落。好感这个东西,真的是控制不住,对于女人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