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异界传说之刀说风雨 > 第七章 狩猎四方

第七章 狩猎四方


  “你说的可是真的?”听了属下汇报的曹正淳问道。
  “属下不敢欺骗都督,已经命人将尸体运到京城,再过几日应该就到了。”
  “黑鹰,此事你好好盯着,查清楚那个人,不能为本督所用,就去死吧。”面白无须的曹正淳平静的语气,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杀意。
  “属下遵命。”东厂大档头说完就带着人出去了。
  等人离开后,曹正淳自言自语道:“会是你的人吗?铁胆神侯!”
  此时护龙山庄铁胆神侯朱无视也得到了,东厂之人被神秘人杀死的消息。
  他眉头紧锁,是因为信中说死的人疑似死于吸功大法手里。
  “吸功大法?古三通?”朱无视将信毁掉。
  离开护龙山庄,他要去天牢找那个人问个清楚。
  到了天牢,朱无视畅通无阻来到天牢第九层。
  “老朋友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吗?”
  “呵!朱无视,好不好你进来就知道了。”
  牢房里传出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那就不必了,本王来此想问你一件事。”朱无视内心没有必胜古三通的把握,而且就算胜了也会元气大伤,到时曹正淳必然会像疯狗一样咬上来。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古三通嗤笑一声说道。
  朱无视不理会古三通的言语讥讽,直接问道:“我问你,世上除了你我,谁还会吸功大法。”
  “怎么你碰到会吸功大法的人了?”古三通大笑问道,但其实他心中也是很惊疑。
  牢房外的朱无视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除了我确实还有一人知道吸功大法。”
  “是谁?”
  “可惜啊,知道的人中了你半掌已经死了。”古三通说完大笑。
  朱无视自然知道古三通说的人是谁,而且那个人也没有死,但他并不会告诉古三通,就让古三通以为她死了好了,那素心就是自己的了。
  “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离开了,你就一辈子住在天牢好了。”
  朱无视说完就离开了,他知道古三通的性子,他不想说的事谁都问不出来。
  回到护龙山庄,朱无视将自己的命令通过,机关传给护龙山庄的人员。
  “可惜我选中的大内密探还在成长中,不然他们会是最好的人选。”
  神侯的命令很快就通过各种渠道传到各地,护龙山庄的人不管是明的暗的都开始追查那人。
  三天后,朱无视在曹正淳身边的暗桩就传来消息,那个神秘人是之前在福来客栈杀死锦衣卫之人。
  “竟然是他。”朱无视得知消息很是正经,一个本该死去的人,不仅没有死还疑似会吸功大法。
  朱无视感觉有人在算计自己。
  “将这个人的档案列为一级机要,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查看。”
  朱无视将这个命令传给各级人员。
  而这时正被护龙山庄和东厂列为重要目标的赵进,他和阿莹正在一间房间中易容。
  “你怎么什么都会?”
  阿莹看着眼前已经完全不一样的赵进说道。
  “如此才能在江湖上生存下去不是吗?”
  赵进在给自己易容好后,就开始给阿莹易容。
  一切都做好后,两个改头换面的人走了出去。
  “我还是叫赵进,你得换个名字。”
  “为什么?”
  “赵进本不是我的名字。”
  “那好吧,我叫莺好了。”
  “不行,有一个字重复了,你就叫惜月吧,是我的丫鬟。”赵进说着将手中的扇子打开。
  没错赵进把自己易容成一个翩翩公子,白色长衫,褐色腰带,腰间还悬挂着一枚玉佩,手上是一把折扇,上面写着四个字“天道酬勤”。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还是去苏州吗?”
  “当然,我们找一辆马车直接去苏州。”赵进对阿莹说。
  阿莹没有什么意见。
  半月后,赵进和阿莹,不对应该是惜月来到苏州城。
  “这就是苏州啊。”
  “没错。”
  “说的好像你来过似的,曾经来过,不过变了不少。”赵进说的其实是在上一个世界,多次经过苏州,还确实来过,只是两个世界的苏州又不太一样。
  “我们到苏州了要干嘛?”
  “先买一处庄园,然后在这定居,过一段平稳的日子。”
  阿莹听到这话脱口而出:“好。”
  赵进看向阿莹说道:“怎么想和我生个孩子?”
  阿莹闻言好似突然想起来什么说道:“我和你那个好几次,但是我还没有怀上,是不是因为我生不了小孩啊。”
  阿莹说着说着就把头低了下去,赵进神偷拖住她的下巴说道:“不是,是我的原因,我修炼了一种武功,已经不能生育了。”
  阿莹露出遗憾的表情,但只是微微一瞬又说道:“那就好,我才不要怀上你的孽种。”
  “就算是怀上了,也有你一份,何必这样说自己的孩子。”
  “哼。”
  “走吧,也找一家酒楼,祭拜一下五脏庙。”
  “哦。”
  两人在街上悠闲的晃荡,不一会就看到了一家酒楼叫醉仙楼。
  赵进走了进去,小二上千招待。
  赵进说道:“你们这什么最有名啊。”
  “当然是我们醉仙楼的醉仙酒。”
  “以酒名为店名,想必不差,上一坛酒,在上六个拿手好菜,先这样吧。”
  “好嘞,您二位先坐着。”
  阿莹等小二离开后说道:“你自己喝就好了,叫一坛这么多干嘛?”
  “是我的钱,自然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赵进直视阿莹的双眼。
  阿莹不敢和赵进对视只是撇过头轻轻说了一句。
  “难道没有我的份吗?”
  赵进听清了,但是假装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
  不一会儿酒菜一个个上桌了,赵进也就没有再说话。
  很快两人就吃饱了,赵进就带着阿莹去买了一处庄园,接着又要人去清扫。
  两日后办了进去,庄园的名字被赵进改为“赵园”。
  又找了几个必要的家仆,负责生活起居。
  之后赵进就再次开启潜修生活,阿莹也常常向他问一些东西,他一般都会告知。
  还教阿莹几门杀伐功夫。
  半年后,赵进功力稳步上涨,但是学了吸功大法的他,怎会,没有一点想法呢,只不过是在准备罢了。
  这日半夜,赵进起身准备出去。
  “你要去哪里?”
  “杀个人,再拿点东西。”
  “杀什么人?”
  “‘金刀’胡三。”
  “就是那个横行无忌的金钱帮帮主。”
  “没错。”
  “你小心。”
  “没事,不过是一地帮派的首领,统领一个帮派,也不会有多少精力练功。”
  “嗯,我等你回来。”
  阿莹说完这句就闭眼翻了个身继续睡,脸颊发烫,心想还好没有点灯,不然真是羞死人了。
  而听到这话的赵进深深看了一眼阿莹的背影,而后说道:“那是当然,我还没有享受过齐人之福呢。”
  阿莹没有搭理他,见状赵进就出门了。
  出门的赵进已是变了一个模样,毕竟那张公子脸要是被发现可就无法安稳发育了。
  虽说可以换个面容换个地方,终究还是麻烦。
  赵进在苏州城上飞掠,吸收了那个档头十年的功力,赵进自己得到化为己用的不足一成。
  大概是自己修炼十个月的量,但如此也已经很惊人了。
  至于为什么半年后才出手,是为了看看自己吸收功力后有没有什么负面症状。
  而半年已经可以让他确定,只要不一昧吸收他人功力应该不会有事。
  他也已经规划好之后的行动,就是等自己吸收炼化吸收的功力后,再进行下一次的吸功。
  至于为什么选择“金刀”胡三不是因为金钱帮欺压良善,而是有一次他和阿莹去醉仙楼吃饭,和此人碰上,那人的眼神他不喜。
  自是只能请他去死,倒不是别人看不得阿莹,他只是不允许别人肆无忌惮的看着阿莹。
  自那次相遇后,赵进就开始偷偷收集胡三的情报。
  很快赵进就摸到了胡三的庄园,比他的要大一些。
  他通过收买下人得知胡三居住的院子。
  悄无声息的进了院子,只不过院子有人守护者,他无法直接进入只能先杀死护卫。
  虽然两刀就解决了,但发出的声音还是惊醒了胡三。
  胡三拿起床头的大金刀,来到门口一刀劈开,发现门后没有人埋伏微微松了一口气。
  接着就看到了院子中的黑衣人,怒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来杀我,吃我一刀。”
  胡三说着就提起大金刀砍向院中之人。
  赵进握刀以叠浪式一息三刀,砍在金刀上,金刀断。
  接着赵进近身一掌打向胡三。
  胡三大叫:“来的正好,爷爷刚闯荡江湖的时候靠的就是一双肉掌。”
  两人开始对掌,胡三扔掉手中的断刀,右掌也打向他。
  他心中一笑,想到:“真是求之不得。”
  胡三雄厚掌力汹涌的攻向他,原来成立金钱帮后,因为管理帮派武艺有些退步,但又因为帮派做大,吃了不少上等的好药,才有胡三现在雄厚的功力。
  赵进刚开始没有吸得很猛,只是将涌入体内的内力,吸收到丹田储存。
  胡三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发现事情好像不对,对掌许久对方竟丝毫不落下风。
  想要撤退喊人对付此人,竟是发现自己的双掌被一股吸力牢牢吸住。
  却是赵进感觉,胡三掌劲没有后续了知道他想撤退,于是全力运转吸功大法。
  胡三此时惊恐万分欲要开口喊人,却闻“看着我眼睛。”
  胡三心神已是不平,闻言看了过去,顿时被赵进以摄心术控制住。
  没过多久,胡三二十几年功力全数进了赵进体内,赵进一掌震碎胡三的心脉就挥袖离去。
  第二天,胡三的尸体被下人发现。
  刚开始只是衙门捕快介入调查,过了几天锦衣卫出现在庄园,接管这个案子。
  金钱帮上下都被东厂抓走问话,同时金钱帮的产业也被划入某位千户的名下。
  护龙山庄朱无视和东厂曹正淳几乎同时得知了这个消息。
  苏州顿时戒严,气氛紧张。
  而吸收了功力的赵进则是回到自己的赵园,开始消化吸收的内力。
  一个月后赵进确认自己的内力运转无误,也没有暴走的迹象准备再次出手。
  至于苏州的紧张气氛,他也是知道的。
  他已经确认在杭州狩猎下一个目标。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成功炼化内力的赵进对着阿莹说道。
  “你要离开?”阿莹内心有些不安,她怕赵进一去不复返了。
  接着又有一个声音在脑中想起。
  “他不回来了不是更好,你就自由了。”
  就在阿莹胡思乱想的时候,赵进说道:“不会去太久,最近有些冷落你了,是我不该。”
  说完赵进一把抱起阿莹,往房间走去。
  阿莹脚乱蹬大叫道:“放我下来,坏蛋。”
  确实对她来说,赵进已是大半年没有碰她了,所以有些不适,有些恐惧,也有些期待。
  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赵进留下满脸潮红的阿莹独自一人躺在床上,自己连夜出了苏州城。
  确认没有人跟踪后,赵进运起轻功在无人的地方飞走。
  对赵进来说,实力提升带给他的快感还在房事之上,更何况实力带来的安全感是其他所有东西和事情都比不了的。
  苏州到杭州还是有些距离的,他现在功力还不算深厚,赶了两天才赶到。
  之后小小的修整一下,换上他为了吸人内力而专门做的一张面孔。
  接着他在杭州晃荡了几日,确立了下手的目标。
  杭州衙门总捕头苍直,至于为什么选他自然是做了一些伤天害理的大事。
  毕竟吸一个无辜人的内力,赵进还是下不了手的。
  对付恶人也就没什么好纠结的,自己提升功力的同时顺带为民除害,一举两得。
  苍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春香楼放松一下,这是赵进选择下手的时间和地点。
  因此他心安理得的在春香楼付了一个月吃喝玩乐的银两,至于是不是他欲望起了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春香楼的姑娘还是很不错的,很会伺候人,他点了虹影的名。
  他在春香楼玩了五日后,赵进等到了自己想等到的人,至于为什么他能知道,自然是苍直是虹影的常客。
  在妈妈的一阵劝说,赵进装作无奈放弃虹影,换了一个姑娘。
  随意瞥了一眼苍直,哪怕是来妓院也带着腰刀,不知和虹影做事的时候还有没有那分警惕。
  赵进如此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