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之无敌仙尊 > 第2191章 我不姓云,我姓林

第2191章 我不姓云,我姓林

云稚说着话,林亦没有接过话茬的打算。
  
  听着林亦没吭声,云稚渐渐安静下来。
  
  坐在那里,等了半个小时左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你是……云稚?”
  
  不远处的位置,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停在广场上。
  
  车子一停,从驾驶位上来的男人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袖体恤衫,看上去很是年轻。
  
  那人一下车,本是打算到一处无人的地方等待,但是余光扫到这边的二人,当即走了过来。
  
  “你?”
  
  云稚原本在那里想着她自己的小心思,突然听到有人喊了她的名字,见着来人的时候,云稚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哈哈,云稚,想不到多年没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之前我去云家找你,你对我还避而不见,怎么,现在知道主动来我马家了?”
  
  男人站在那里,咧嘴而笑,低着头,看向云稚的目光中,充满了打量和鄙夷,话语讥讽。
  
  “怎么了,见着我不说话是干什么?”
  
  见着眼前的云稚不吭声,男人眉头一挑:“之前你们云家不是很高傲的吗?”
  
  “作为江浙一带有名的炼丹世家,你们云家的份量可是不轻的。”
  
  男人嗤笑开口,想来也是之前去找云稚的时候,吃了瘪。
  
  “马峰,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云稚沉声开口。
  
  “没什么好说的?”
  
  马峰正要说话,他身后的位置,保时捷车后座的车门被人推开,从车上而下来的是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中年人。
  
  那人面色倨傲,鼻孔朝天,倒是见着云稚的时候,目光多有几分停留。
  
  “云家?”
  
  他朝着那边走去,到了马峰身前,原本一副目中无人模样的马峰,立马退到一旁,露出一副很是谄媚的笑容来,看着那个中年人,便就开口:“没错,就是江浙云家。”
  
  “之前我曾被推荐进入云家练习炼丹技艺,但是被云家拒之门外,非但如此,他们云家仗着以往与某些家伙有些交情,更是不把我马家放在眼中。”
  
  马峰话语落下,那边的站着的男人微微点头,但是声音极为生冷:“江浙云家,不过就是一个偏安一隅的小小家族。”
  
  “自称为所谓的炼丹世家,不过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典型。”
  
  “你云家的炼丹技艺,在我眼中,就是一些不入门的手段。”
  
  听着这话,坐在那里本打算一声不吭的云稚当即皱起眉头,声音冷冷:“我们云家炼丹已有百年之历史,不知道你以什么身份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云稚话语才完,还不等男人开口,那边的马峰却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
  
  “忘记给你介绍了,云稚。”
  
  “这位是我新拜的师傅,是我古武马家从丹王那请来的丹王徒弟,丹勿念大师!”
  
  “你应该知道丹王是何许人也吧?”
  
  “他可是游走于古武世家之间,专门给各大古武世家供给丹药的丹药大师!”
  
  “你们云家那么点的炼丹技艺,在丹勿念大师眼中,自是不值一提!”
  
  丹勿念。
  
  听到这个名字,一直闭着眼睛的林亦微微睁眼,朝他看去。
  
  “丹勿忘是你什么人?”
  
  少年淡漠的话语声此刻响起。
  
  “是我师兄。”
  
  站在那里的丹勿念闻言扭头,这才看向林亦,上下一阵打量:“怎么,你认识?”
  
  “见过一面。”
  
  林亦点头回应。
  
  那般平静的姿态,让丹勿念眉头微皱。
  
  丹王坐下弟子,丹勿忘也好,丹勿念也罢,不管是哪个徒弟,走在哪个地方,几乎是没有被人直呼名讳的机会的。
  
  所有人都得对他们毕恭毕敬,像是眼前少年这般平淡的说出一个名字来的家伙,实属罕见。
  
  非但如此,更是有种被挑衅的感觉。
  
  “丹勿忘大师的名字,也是你小子配说出来的?”
  
  旁边的马峰面色骤然变化,看向林亦的目光,更显几分的冷硬:“你是跟着云稚一起来的吧。”
  
  “你叫什么名字,在云家是个什么身份地位。”
  
  “你知不知道,你们云家现如今几乎成了我们马家的狗?再在这里乱说话,没大没小的,我把你舌头给割了!”
  
  马峰眼中凶光闪烁,看向林亦的视线,恨不得现在就把林亦给吞了一般。
  
  “你姓马?”
  
  林亦转移目光,看向马峰。
  
  “废话,我好歹也是古武马家的人,古武马家出来的人,自然是姓马的!”
  
  马峰挺直身子,说起马姓的时候,一脸的骄傲。
  
  古武世家的身份给了他自负的底气。
  
  “可惜了。”
  
  林亦摇摇头。
  
  “可惜?”
  
  马峰闻言一愣:“可惜什么?”
  
  “可惜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林亦声音淡漠,说完话后,倒也没着急动手。
  
  倒是马峰听到这个话起先一怔,随后哈哈笑了出来:“你和我说,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就因为我姓马,来自于古武马家?”
  
  “笑话,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马然哈哈狂笑,看向那边的云稚,当即往前一步,眼神肆无忌惮的朝着她看去:“云稚,怎么,你这是找了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小子,给你挡挡箭牌的?”
  
  “你的妈妈当年为了荣华富贵嫁入云家,本身就跟卖身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现在你云稚被你们云家推出来,作为筹码,换取我们马家对你们云家的支持,等你进了我们马家的门,我会让你尝一尝人尽可夫的感觉的!”
  
  “云稚,也不怕告诉你,早在你第一次来我们马家的时候,你这个小美人胚子,便就被云家家主私底下卖给我们马家了。”
  
  “要是没有这一档子的事情,你们云家家主本还打算毁约,把你换个卖家,卖个好价钱。”
  
  “但是没辙,谁让半路出来个海州林大师,那小子搅局,以至于云家家主不得不履约。”
  
  “你云稚的未来,早就注定,你生来就是一个卑贱的存在,和你那个为了钱跑去云家的妈一个样!”
  
  马峰声音很大,这些话像是针,扎在云稚的心口。
  
  “怎么,云家家主妥协了,你又从哪找了个看上去就像个傻子一样的小子来给你出头?”
  
  “这小子,他姓云吗他?”
  
  马峰嗤笑一声。
  
  云稚咬着牙,闷不做声,她攥着拳头,脸上满是怒意。
  
  “不好意思。”
  
  “我不姓云。”
  
  “我姓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