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之无敌仙尊 > 第2073章 诡异的破阵手段

第2073章 诡异的破阵手段

少年的声音从那一丛丛的麦浪之中响起。
  
  处于阵眼位置的夜秋还以为出现了幻听。
  
  “你等了那么久,难不成就是等着秋之阵成型?”
  
  夜秋脸色一变,终于明白那种不安来自于什么地方。
  
  实在是太过安静,这一点和刚刚这个海州林大师所表现出来的样子,相差极大。
  
  就算是之前海州林大师有了不小的消耗,然而他依然还是还是那个海州林大师。
  
  不可能坐以待毙。
  
  “动了!”
  
  有人惊呼而起。
  
  众人眼中,上一秒还很平静的麦浪,此刻突然涌起了一阵阵的狂风。
  
  那风吹拂着麦浪,此起彼伏,金色的麦田,一眼看去,有无数的麦穗在空中飞舞。
  
  狂风如刀,刀刀往前,斩开那丛丛麦浪。
  
  麦浪折断又复苏,生长的速度奇快,然而麦浪生长的快,但是劲气长刀的切割速度更快。
  
  被巨大麦浪彻底遮掩住的少年,此刻踏步往前。
  
  他的周围,劲气彻底狂躁,一圈圈的劲气长刀所向睥睨,丝毫不在意那些斩断了麦浪的劲气,再次被眼下的秋之阵给吸收。
  
  麦浪在疯长,劲气在狂舞。
  
  这是纯粹的以劲气开道。
  
  “疯了吗这是。”
  
  林北寻眉头皱起,自语喃喃:“他所消耗的劲气悉数都成了秋之阵的养料,此消彼长之下,这个海州林大师能有多少的劲气供给他消耗?”
  
  “如此托大,怕不是真的以为这个秋之阵像是前两个阵法一样,可以简单破之?”
  
  这个阵法,如果换做林北寻前来破阵的话,他会在阵法尚未成形的时候,一举破之。
  
  这样一来,非但省下时间,更是可以减少自身的消耗。
  
  像是林亦这般,等着阵法成型,再以阵法最为擅长的一点去作为对抗阵法的手段,在林北寻看来,就实在是太过愚蠢。
  
  林亦双手背负,与那一丛丛比人还要高得多的麦浪中前行。
  
  他的身旁,纷舞着的劲气长刀,所向睥睨,根本不需要他过多的去控制。
  
  前有麦浪,便就直接斩开。
  
  麦浪重生,更为繁茂,那便继续斩开。
  
  这一路往前,林亦脚步平缓,速度悠然,就那般于麦浪丛内,硬生生的开出一条道来。
  
  新生的麦浪,都拥有着更为强劲的劲气屏障作为防护,然而对于这些麦浪而言,无论它们的劲气防护如何的强大,面对着突兀而来的劲气长刀,依然是干脆利落的倒伏而去。
  
  倒下,再重生,再倒下。
  
  林亦的脸色平淡,而作为秋之阵阵眼的夜秋,此刻整个人已经彻底僵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啊。”
  
  “秋之阵内,你用了多少劲气,都会被阵法所吸收,换而言之,与你对抗的不单单是这个阵法,更是与你自己为敌。”
  
  “一个人,怎么可能强悍到如此地步,怎么可能在对抗阵法的同时,还可以比你自己的劲气更强?”
  
  夜秋第一次见到如此的局面,秋之阵的运转速度越来越快,那新生的麦浪,远比最开始的麦浪来的强大。
  
  然而无论那些麦浪之中,拥有多么强大的劲气屏障,似乎都无法阻止正从麦浪丛中,闲庭若步而来的少年。
  
  他步履不停,身旁劲气纵横,一步一步,踩踏着倒地的麦浪,就那么直接的走了过来。
  
  “这就是秋之阵?”
  
  林亦到了夜秋跟前的时候,身后的麦浪已经足足有十多米之高。
  
  麦浪相比最开始,长了足足一倍,劲气同样得到了极为强大的加强。
  
  但是即便如此,依然无法阻止眼下的这个海州林大师。
  
  “你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
  
  夜秋望着林亦,又转眼,看向依然正在疯狂吸收着林亦劲气的秋之阵。
  
  阵法内的能量越来越强。每一丛麦浪的强度也是越来越大。
  
  可是没用。
  
  在眼前海州林大师的劲气之下,那些麦浪的劲气屏障根本就像是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一丛丛的麦浪倒下,那些本是编织成牢笼,封堵住眼前这个少年的麦浪,此刻更像是毫无用处的玩意儿。
  
  要不是夜秋此刻,依然可以感觉到秋之阵的强大,感觉到那些麦浪中所蕴含着的强大劲气,他恐怕是会觉得眼前的这个秋之阵,就是一个冒牌货。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没什么能够阻止我往前。”
  
  林亦摇头:“我给了你时间,也给了这个阵法时间。”
  
  “但是如我所言,这个阵法,真是烂的可以。”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何它在吸收我的劲气,我却可以源源不断的以劲气相抗,而且毫无半点费力迹象?”
  
  言及于此,夜秋猛然将视线盯在了林亦的身上,似乎是想要将他彻彻底底看穿一般。
  
  “为什么?”
  
  夜秋感觉喉咙有点干涩,说话的声音也是多了分沙哑。
  
  “很简单。”
  
  林亦伸出手,打了个响指。
  
  啪。
  
  声音一出。
  
  所有人便就是见到,上一秒还在随风摇曳,不断来回涌动,一丛接着一丛被收割,又重新生长的麦浪,在林亦这一个响指之后,悉数停在了原地。
  
  劲气不再切割麦浪,麦浪也不再随风摇曳。
  
  整个秋之阵内,时间像是突然停滞,这一切都好像陷入了某种说不出来的微妙的境界之中。
  
  “这是什么意思?”
  
  夜秋看着眼前一幕,满是茫然。
  
  他脸色一变,尝试着催动着秋之阵,可是那些麦浪再也不去主动封堵林亦的去路,它们就安静的存在在那里,像是最为寻常的麦子一般。
  
  只是它们比麦子来的更加高大,它们的麦秆之中,蕴含着极强的劲气与生命力。
  
  但是此刻,秋之阵像是突然停了下来。
  
  “停下来了。”
  
  “麦浪不动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
  
  武战军等人一眼的茫然。
  
  “不管怎么样,现在看来,他没事儿了。”
  
  居兴安呼出一口浊气,看了眼武诗蓝,武诗蓝刚刚还想着要去秋之阵那边看看,现在见得如此,俏脸顿时放松了下来。
  
  “那个阵法,怎么感觉像是停了?”
  
  居家老爷子望着那边,有些迟疑的问了出来。
  
  他刚刚还曾想着,那个海州林大师是不是没有能够找到破阵的方法,所以不得不逗留在那里。
  
  而秋之阵着实是有些诡异,是以或许那个海州林大师就会战败于此,那也说不定。
  
  然而现在看来,海州林大师非但没事儿,反倒是这个秋之阵看上去出现了问题一般。
  
  “我……看不出来。”
  
  总管摇了摇头,以他三品指玄的见识,都难以看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话落在居家老爷子的耳中,让他不免又对那个海州林大师,更加看重几分。
  
  “什么情况?”
  
  鹿鸣湖好奇的问着,眼前突然变得这么静谧,着实是让他有些不安。
  
  “秋之阵被强行停了下来。”
  
  林北寻身子坐直,此刻说话的时候,即便他刻意的掩饰,然而话语中的惊讶还是难以掩饰。
  
  之前林亦破开春之阵的时候,林北寻只觉得有趣。
  
  林亦破开夏之阵的时候,展现出了火灵凡体,让林北寻颇感讶异。
  
  而这一刻,见着林亦强行将整个秋之阵给停了下来,林北寻内心已经多了些震惊。
  
  他了解这种四季长阵,当初从上品林家传出来的时候,就根本不带有任何控制阵法的方法。
  
  换而言之,夜星四人组成阵法之后,只能够依靠阵法本身的能力去与人对战,他们提供劲气,帮着运转阵法,可是对敌的永远是阵法本身。
  
  也正是因为如此,四季长阵很难停下来。
  
  就算是组成阵法阵眼的四个人,同样很难让这个阵法停下来。
  
  哪怕林北寻现在走入阵法中,他可以有充足的自信从阵法内完好无损的走出来,但是却是一点点将阵法停下来的信心都没有。
  
  原因无他。
  
  是因为林北寻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停下这个阵法。
  
  但是眼前,这个海州林大师,居然可以做到?
  
  破开秋之阵,与让秋之阵停下来,这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停下来了?”
  
  鹿鸣湖见着林北寻的脸色有些不对,没敢深问。
  
  林北寻没再开口,视线牢牢的锁定在林亦的身上,似乎是想要从眼前这个海州林大师的身上,看出来他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从最开始的被秋之阵的麦浪团团包裹,再到刚刚劲气纵横,以一种无敌的姿态,硬生生的从麦浪丛中开了一条道来。
  
  这一切都在林北寻的视线之中。
  
  然而他还是无法理解,无法明白刚刚那个海州林大师,到底做了什么,可以停下这个秋之阵。
  
  “意思就是你的阵法破了。”
  
  林亦淡淡开口,随后伸出手去,手掌拿捏在跟前的一丛麦秆之上,缓缓收捏。
  
  随着林亦手掌握起,众人眼中,不单单是那一束麦子以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矮小,周围所有的麦浪都在这一刻,迅速的缩小。
  
  它们生长的时候速度极快,此刻缩小下去的速度同样不慢。
  
  原本十几米高的麦子,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成了脚旁不足三寸高的麦苗。
  
  秋之阵内,劲气缓缓浮动,但是却再也没有最开始的那股子强大的威势。
  
  现如今,有的只是安静。
  
  麦浪在变小,越来越小,乃至于秋之阵也在不断地变化。
  
  而林亦就是站在那里,直到手中所握着的那个麦秆彻底缩小成了麦苗,劲气不显,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他转眼看着作为秋之阵阵眼的夜秋。
  
  夜秋嘴巴大张,整个人哑口无言,望着眼前这般诡异的一幕,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
  
  他的脑子还是懵的,耳畔更是嗡嗡响。
  
  这一幕看上去着实太过诡异。
  
  作为阵眼的夜秋,分明感觉到,在林亦握住那个麦秆的时候,整个秋之阵的劲气,都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流失。
  
  它们不断朝着那边的林亦涌动而去,除此之外,整个秋之阵内,麦浪的生命力也在飞速消逝。
  
  以至于原本正值秋季,处于成熟季节的麦浪,此刻已经褪去了金黄,成了一片片青绿的颜色。
  
  整个秋之阵内,生机不见,劲气不显,这个阵法再也无法运转的起来。
  
  “你……你怎么做到的。”
  
  夜秋脑子宕机,可这一刻还是不忘问起这个问题。
  
  “很简单,但是你不懂。”
  
  林亦摇头。
  
  从入了这个阵法的时候,林亦就感觉到了这个秋之阵的运转规则。
  
  是以在刚刚那些麦浪朝着他席卷而来的时候,林亦动用了木灵凡体,整个人与这些麦浪融为了一体。
  
  麦浪毕竟还是植物,而木灵凡体,更是足以操控这些东西。
  
  所谓的劲气开路,不过就是林亦想要看看这些处于秋之阵的麦浪,能够承受多么大的劲气攻击,以及整个秋之阵的恢复速度。
  
  而用木灵凡体与麦浪沟通完毕的林亦,也早就有了将整个秋之阵内,所有麦浪植被的生机彻底吸收的权利。
  
  控制植物,本就是木灵凡体的拿手好戏。
  
  只不过在林亦显露出木灵凡体的时候,周围已经布满了麦浪,外面的人压根就没法看清楚这里面的一切,自然也就无法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秋之阵,归根结底用的还是植物。
  
  “你……”
  
  夜秋听着林亦的话,本想说点什么,可是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秋之阵,只能一阵无奈的苦笑:“你赢了。”
  
  “虽然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像你这样轻轻松松的破开三个阵法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阵法,我自己停不下来,需要你帮我一把了。”
  
  夜秋说完话,林亦点头,屈指一弹。
  
  一道劲气袭去,干脆利落的就把夜秋整个人从阵眼的位置给轰了出去。
  
  夜秋的身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摔打在了夜夏和夜春的身旁。
  
  “太诡异了。”
  
  夜秋咳嗽一声,看着身旁的夜夏和夜春。
  
  后者相顾无言。
  
  他们三人面色苍白,此刻更是没有半点多余的力气去说些什么,亦或者是求证些什么东西。
  
  只是从开始到结束,这三人全都输的干脆利落。
  
  哪怕是有着阵法相伴,他们依然无法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怎么做到的。”
  
  林北寻坐在那里,望着已经走向最后一个阵法的林亦背影,眼神闪烁不定,还在兀自喃喃,满是不解与茫然。
  
  他的眼中,更是多了几分莫名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