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之无敌仙尊 > 第178章 截道

第178章 截道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都市之无敌仙尊最新章节!
  
  夜风微寒。
  
  半夜十一点半。
  
  有些僻静的公路上,一辆奔驰快速的行驶而过。
  
  车内,坐着四个人。
  
  三男一女。
  
  女的容貌俏丽,身姿袅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怀里抱着两个物件。
  
  一个是血玉,一个则是那株神药。
  
  只不过,此刻的神药,安静的躺在玻璃罩中,没有任何的动作,而那块血玉,在车内散发着淡红色的光,显得有些诡异。
  
  “灵槐师姐,这一次拍得神药,为什么这么着急的就要回去?我们可以在江城这边好好地玩几天再走啊,不是很多人排着队等着请我们玩儿的吗?”坐在后排的一个稍显年轻的男人,微微一叹,有些恋恋不舍的模样。
  
  刚刚拍卖会结束,就有不少江城的富商邀请他去各个地方玩。
  
  作为医王谷的人,无论到哪儿,都是香饽饽,在整个海州这这一带,医王谷几乎就是一种超脱于其他的存在。
  
  但是还不等他高兴,一向性子很淡的师姐直接发话,要连夜离开江城,立刻回谷,让他好一阵郁闷。
  
  “良筹,想要玩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将血玉和神药送回谷内。无论是神药还是血玉,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别看那些人平日里明面上对我们毕恭毕敬的,但是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窥窃着这两样东西。”
  
  “在明,他们不敢直接跟我们对着干,但是入了夜,就不一样了。”
  
  开车的司机年纪在其中,看上去最大,语气很平静。
  
  “知道了,俊峰师兄,唉,就是感觉可惜了,好不容易才出来一次。”良筹叹了口气。
  
  而坐在他身旁的另一个男生,此刻微微皱眉:“情况有些不对。”
  
  “怎么了?”正在打量着血玉和神药的灵槐,听到他的话,抬起头,目光警惕。
  
  那人名叫芍药,平时话不多,但是向来格外细心。
  
  “这条路是正路,但是从我们出城到现在,周围还没有一辆车。”芍药声音有些深沉。
  
  而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俊峰眉头一皱,看向车前的位置:“前排有路检。”
  
  车前,两辆警车闪着红蓝光,停在道路的一旁。
  
  道路中间位置,架起了两个栏杆,拦住了整条路。
  
  “靠边停车!”
  
  交警对着这边示意着。
  
  “停不停?”俊峰看了眼灵槐。
  
  “冲过去。”
  
  灵槐秀眉微皱,语气清冷。
  
  俊峰猛踩油门,奔驰S600黑色的车身如同黑暗中的幽灵,车身泛着金属的光泽,迅猛前行。
  
  那个交警见到车子没停下来的打算,吓的直接往路旁一跳,但是还是被车身带起来的风给刮翻在地。
  
  “前面有路钉!你个挨千刀的!”
  
  交警骂骂咧咧。
  
  而奔驰S600已经融入夜色。
  
  “没有追来。”
  
  芍药眉头一皱。
  
  “我看你们就是神经太紧张了,哪有人会跟我们医王谷过不去啊。”良筹叹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声音响起。
  
  原本平稳行驶的车子突然失去了平衡,车身左右摇摆,最后轰的一声,撞在了护栏上,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儿!”灵槐心底微惊。
  
  她看了眼自己怀里面的两个玻璃罩,装着血玉的那个玻璃罩子裂出了一些痕迹,有些破损,里面血红色的沙子流了几抹,到了灵槐的大腿上。
  
  而那株神药的玻璃罩,还是完好无损。
  
  没有太大的损失。
  
  灵槐松了口气。
  
  “车胎爆了。”
  
  俊峰下了车,看了眼,刚刚说完话,他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车前的黑暗位置,一脸警惕。
  
  不多时,黑暗中走出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是王帝豪,他的身旁跟着胖子厨师,走在最后面的是吴柏天。
  
  而林亦,则是和王帝豪并排的站在一起。
  
  “你?”俊峰眯了眯眼睛,看向吴柏天,随后脸色一沉:“吴师兄,大半夜的带着人来堵我们,是有什么指教吗?难不成,是想念谷中师尊,所以想要跟我们一起回谷吗?”
  
  “咳咳,那个,俊峰啊,我已经不是你的师兄了,这话说的,我这只是有点事情,想要做个和事老,你看,今天你们从江城里面的带走的那株药,实际上是这位爷的,他早就相中了的东西。”
  
  “所以,要不,俊峰,你们就通融一下,将神药留下,如何?”吴柏天卯足了劲儿,说话的时候,语气中还是带着几分的忐忑。
  
  灵槐、良筹和芍药这个时候也下了车。
  
  见到站在那里的吴柏天,良筹眉头一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在谷内跪了七天七夜都没有能够让师尊网开一面的糟老头啊?”
  
  “当年你偷了谷内的一株百生草去救人,之后谷内师尊念你给谷内当了十多年的狗,所以废你修为,逐你出谷,让你留下几分半瓶水的医道,好在俗世中混口饭吃,看来是做错了。”
  
  “狗,永远改不了吃屎。”良筹面色冷冷,他的话让吴柏天脸色有些失落,叹了口气:“这话说的,我的丝儿有病,我不能不治啊,但是后来,即便是有了百生草,丝儿的命还是没有救回来。”
  
  “医王谷不是向来以医道天下为己任吗?当初我恳请谷主救我结发妻子一命,被拒,之后无奈只能铤而走险。”
  
  “哈哈,糟老头儿,我们医王谷是医道天下不假,但是你难道不知道谷训中的天下人里,可没有你这般卑劣的身份的家伙。”良筹哈哈一笑:“而且你还不知道吧,百生草本身是剧毒之物,当初谷主无意透露给你,百生草单服便可救你妻子,实际上是看你对谷内是否衷心,但是最后的结果,是你自己自找的。”
  
  “你!”
  
  吴柏天闻言,脸色狂变。
  
  而这个时候,胖子厨师已经一下子往前一步,站在了吴柏天的跟前,肥脸有些不满:“哪那么多话儿,今晚不是管你那些陈年旧事的时候。”
  
  随后,胖子厨师,看向那边的灵槐:“那个,神药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了。”
  
  从头到尾,王帝豪和林亦都没有说话。
  
  王帝豪脸上带着几分的笑意,而林亦,则是面无表情,目光没有看向神药,而是看向了神药旁边的血玉。
  
  血玉之上,丝丝缕缕的血气,缓慢的弥散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