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无限之大魔神王 > 106.谁与争锋

106.谁与争锋

那成昆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勾引阳顶天老婆,把阳顶天气的走火入魔而死。别人妻子内疚自杀,他居然还好意思深深不忿,利用徒弟谢逊的明教法王身份展开报仇计划,先害得谢逊家破人亡,激得其杀人如麻,再通过谢逊满手血污扰乱江湖,激起江湖上对明教的同仇敌忾。
  
  谢逊却也是个极品,虽然他是个受害者,但他做事更绝。不单滥杀无辜,一路自辽东杀到岭南,还每次杀人后都留下“杀人者混元霹雳手成昆”,企图引出成昆,结果不知道是不是能力问题,非但自己成了武林公敌,成昆反而得到了空见等人的同情,间接帮成昆打入少林内部。
  
  等谢逊把空见神僧也打死之后,明教已经可说跟整个江湖白道为敌了,当然这也是谢逊自找的。
  
  最极品的是,最后成昆也缩的好好的,根本没半点影响。
  
  这种天马行空一般的做事风格,简直可以树立个反面典型,搞得陆明都没什么吐槽的兴致了,只能说这是一对极品师徒。
  
  说起来,阳顶天也是一代英主,真会觉得以谢逊的智商情商来接任副教主是妥善之举?
  
  陆明反正觉得杨逍也只是管不好裤腰带,行事也不是完全不知轻重,殷天正更是姜老而弥辣。真当教主的话,这两人都远胜谢逊。
  
  当然明教行事也是随心所欲,当街杀人视若寻常,原著范瑶等人都暗自埋怨张无忌行事太过婆妈,不如以前爽快。可能阳顶天就看中谢逊这个不羁之才。
  
  “叮,轮回者已获得屠龙刀及六大门派盟主身份,符合武林至尊要求,隐藏剧情2已开启。”系统提示声响起。
  
  “‘隐藏剧情2:谁与争锋’:击败庞斑并得到张三丰的认可,独自前往皇城面见明帝。”
  
  “奖励视完成情况而定,注:隐藏剧情完成前无法离开此位面世界。”
  
  “当前为考核位面,放弃此隐藏剧情或任务失败,无惩罚。”
  
  这个任务看起来有点意思,尤其是最后一步。不主动改变世界线的话,就意味着要在这个剧情世界逗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陆明记得朱元璋攻占集庆路,将其改为应天府也是数年之前而已,但他称帝同年,方才攻下大都。前后时间足足有十二年。
  
  也即是说,按照历史轨迹的话,陆明还需要在这个位面呆个七八年。
  
  虽然不知道这个位面的朱元璋有没有什么更为强大的能力,但陆明觉得讲道理的话,时间消耗上也不会低太多。
  
  唯一的大变数可能还出在自己击杀了庞斑,蒙古缺少真正的至尊高手,很可能无法抗衡目前大概率已经进入朱元璋势力的浪翻云。
  
  至于张无忌当皇帝?陆明觉得除非主角光环开挂,否则目前的他还不足以成为历史上那绝代枭雄朱元璋的对手。
  
  当然没见到这个位面的朱元璋之前,一切也还不好说。
  
  至于自己当皇帝?且不说是不是符合任务要求,陆明这次的目的是实打实的提升武道,而不是为了毫无半点作用的人间帝王而奋斗。
  
  况且帝王涉及到万民的信仰和气运,这种玄学东西,陆明虽然不怕位面反噬,但也没事尽量不打算去招惹。
  
  陆明默默思考之时,谢逊和成昆已经听声辨位,打的不可开交。
  
  成昆大宗师修为固然可以御空而行,但他双目新盲,走路平衡都有些难度,自然不敢尝试高难度打法。
  
  至于跑路?且不说双目瞎了能不能跑掉,单单陆明说过“胜者生、败者死”那便等于定下了基调,自己跑路不要紧,陆明要是不开心,顺手一道剑气,那也是稳稳的扑街。
  
  成昆倒也是枭雄心智,片刻之后便收敛心神,果断放弃了这个有点诱人的想法,深吸了一口气,一拳一掌缓缓打出,虽是双目新盲,但他武功本在谢逊之上,短时间之内也跟谢逊打了个旗鼓相当。
  
  二人虽目不见物,但彼此武功都出自同源,谢逊的拳脚成昆固所深悉,而成昆诸般招数,谢逊也无不了然于胸。
  
  数十年来二人内功修为俱各大进,但如今双目皆盲,拳脚的招术却还是不自觉的用上本门从小拆解的烂熟的招式。
  
  差异大的地方则是,谢逊年纪比成昆小了十余岁,气血较壮,冰火岛上奇寒酷热的锻炼,于内力修为大有好处。
  
  成昆却动机诡异,明明自己身负混元劲、霹雳拳一类纯阳武功,又得空见神僧传了少林九阳功。按理说,成昆既然打了个不错的基础,就应该好好发展阳性功法才是,可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偏偏练起了玄阴指这纯阴指法。
  
  不得不说,幻阴指还是有点称道之处的,有点类似弱化版的生死符,一道阴寒内力附着在体内,而且会游走在中者的四肢百骸,不是专门克制的纯阳内力,倒是很难根治。原著杨逍修为也不弱于他多少,中了两指最后也是张无忌帮忙才祛除的。
  
  问题是,成昆一身纯阳内力,又练了玄阴指这种纯阴功法,他更不是什么百年一见的阴阳调和的天才,非但玄阴指难以大成,还白白将自己的纯阳内力耗去了几分。
  
  当然这也是成昆运气不错了,昔日鸠摩智等人强练武功还白白把自己练废了。
  
  陆明估计这也是成昆功力太弱,尚不足以把自己练废,才侥幸撑了这么多年。
  
  成昆对此自然一无所知,但他久战不下,精力渐渐不济,当下心中大急,猛然间一声怒吼,右手屈指弹出。
  
  玄阴指一经施展,空中自然形成一道白线,嗤嗤作响,以点破面,破开谢逊护体真气,点在谢逊肩膀之上。
  
  谢逊闷哼一声,只觉得全身一僵。
  
  但他临敌经验丰富无比,又在冰火岛常年生活,对寒气自然而然有着抗体,当下勉力反手破空击出一拳,身体才往后栽去。
  
  “七……七伤拳!”成昆一指点出,全身护体真气弱了七成不止,又双目失明,根本闪躲不开,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拳。
  
  这七伤拳威力无俦,成昆也不由脸色一白,坐倒在地,全身骨骼咯咯作响,一口血雾跟着喷出,
  
  “再来!”谢逊运功片刻,勉强站了起来,迈步来到成昆面前又是一拳挥出。
  
  成昆冷哼一声,一指点出。
  
  两人又同时闷哼一声,嘴角先后溢出血水,显然都极不好受。
  
  但谢逊这次有了防备,又默坐了一刻钟时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继续一拳换了一指。
  
  成昆这次终于惨叫一声,栽倒在地上,再无反击余地。
  
  谢逊也不客气,走上去对着成昆连出三拳,只打得成昆脑浆迸裂。
  
  “哈哈哈,痛快痛快。”谢逊仰天长笑,声音却越发嘶哑。
  
  片刻之后,他心神一松,身体一歪,也晕死过去。
  
  :。: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