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卡思塔利学院 > 初来乍到——1.3禁地之行

初来乍到——1.3禁地之行


  “啊呜啊呜,真好吃!”
  食物的咀嚼声在这个刀光剑影的战场上显得有些诡异,让人不由想起猛兽进食的场景,真的是让人汗毛倒立。
  湖泊在于星光下显得那样的宁静美好,湖水散发深蓝色的神秘的光泽,让人不由想去探索里面的奇妙。点点繁星的倒影点缀着湖面,看上去宛如一片星海,而背景是神秘的幽蓝。
  因为格斗术不及格而被迫狼狈逃窜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摆脱追杀者的玄风再也不想亏待自己了,她此时的处境也确实很让人羡慕到牙酸。
  在湖边坐着的女孩将双脚都泡在湖水里,以此来缓解奔跑带来的酸痛,因为光线太暗,湖面上倒映出女孩子的脸看得不太真切,增添了一种朦胧的美感,恐怕最显眼的,就是她的两排翼型发饰。
  湖边很平静也很空荡,这么大的地方,竟然只有她一个人,本是一片让人痴迷的美景,可是对于玄风来说,还不如她手上的野果更吸引人。
  风景很美,但是作为一个每天要检查纪律要四处乱飞的纪委来说,所有学校的场景她都看过,早就看腻了。
  还是赶紧补充能量,真不知道这场决斗要什么时候才结束,其他一班的小可爱们也不知道有没有带食物,这黑灯瞎火的,一边打架一边觅食……这滋味真是爽爽!
  野外生存让人愉快。
  “玄风,终于找到你啦。”这声呼唤显得极其清晰。
  玄风因为长期奔跑而紧绷的神经让她几乎是的瞬间就反应过来,随手拿起自己手边的果核就丢了过去,一丢一个准。
  突然想起了什么,打了个哆嗦,战战兢兢地向一个方向看去。
  手上抓着果核的伊鸣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女孩,突然感觉什么话都不说比较好。
  “别藏了,我都看的了。”伊鸣抽了抽嘴角,班级赛里不准携带食物,这条规矩,反正早就如同虚设,这个时候他装作没看到就好了。
  “哼唧,我咋又不能在这里找吃的吗?”玄风索性不藏了,抓住野果大大地啃一口,还丢了一个给伊鸣。
  “尝尝?我那里的特产,你绝对没吃过。”
  “……”嗯,味道还不错。
  “玄风,我有事情要你帮忙。”
  “校规第六条,班级赛过程,外来人不能干扰比赛成员,主席大人您是不是要公然违反呢?”
  “……”
  “有人闯禁地了!!!”
  玄风瞪大了眼睛,原本有些戏谑的表情也变得严肃,她知道,这绝非小事,怪不得就算打破校规也要把她带回来。
  “谁?”哪个小可爱?吃熊心豹子胆了?敢在百里的监督下触霉头,不会是咱班的吧。
  “茗……”
  “……”
  “你也知道,因为她不是一班和二班的同学,所以在进入决斗场的时候并没有被地图锁定,百里和诺卡也无法找到她的具体位置,只能确定她在禁地附近,如果她是走进去的话……现在……”
  “我明白了。”玄风一边说着,一边闭上眼睛。在星光下,她的面容姣好,透出了几分往日没有的恬静。
  玄风拥有着这世间最自由叛逆的风系异能,虽然没有大的攻击力,但是在找人和锁定方面无人能及。
  周围无声无息,玄风一言不发,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她的思绪已经随风而去,在四处找准那个女孩儿的痕迹。
  “跟着它走,你会找到她的。”玄风双手合一,一条丝带从她的手中凭空飘出,落在伊鸣手中。
  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多谢。”伊鸣丢下了这么一句话,片刻都不敢耽误,直接用能量飞行,往禁地的方向冲去。
  人命关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禁地的情况,那里有沼泽,有猛兽,有各种各样的危险,九死一生啊。
  “希望你能快点走出来……”玄风的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原来的云淡风轻,一股阴云出现在了她的眉角。
  这么多年了……
  茗……
  这是连星光都不愿意眷恋的死之绝境,树木虽然生长得密密麻麻,但却没有森林里的那种清香,反倒泛着一股腐烂的气息,那是来源于沼泽里,成年累月积累的腐烂的尸体和其他因为无人清扫而堆积的枯枝烂叶发酵,形成的气味,让人恶心的,根本就不敢在这里再呆下去。
  树木投下的阴影,远远看去如同无数形态扭曲的怪物,那苍白的灯光下,禁地两字鲜艳的就像是用血涂上去的。原本封闭的大门上缠绕着锁链,经不起时光的反复蹉跎,已经灯尽油枯,终于在某一天,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那扇大门打开了,露出了里面黑得到看不到光的世界。
  风声卷起着地上的枯枝,发出令人恐惧的声响,大门里面的黑色和门口那唯一一盏灯,散发的微弱光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里面的无尽黑暗,仿佛带着极大的诱惑,蛊惑着人走进去。
  无人能想象里面的危险程度,因为进去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死了。
  伊鸣的丝带到这里就已经停止了,无论怎么样都不肯再向前了。
  “怎么了?快点啊……”时间拖得越长,茗的处境就会越危险。
  伊鸣有些焦急的晃动了一下丝带,丝带的一端轻微颤动了一下,仿佛是在指向一个方向。
  这是那开启的大门。
  最后一点侥幸心理也不负所存。
  茗……
  唉……伊鸣轻叹了一口气,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后背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让伊鸣还来不及反应,甚至都没有往后看一眼,就感觉后颈一阵刺痛,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栽倒。
  这时出现的少年和倒在地上的伊鸣长得很像,但是有所不同的是,他的眼睛是宝石蓝色,透出了几分冰冷。
  百里·雷帝斯!
  他回头看了伊鸣一眼,眼瞳里酝酿着情绪,转过了身,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那敞开着大门,他金色的背影渐渐的被黑暗所吞噬,无声无息。
  ……
  “这个混蛋!!!”诺卡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桌上,她仿佛是已经没有了痛意,在那咬牙切齿的骂道,但是双眼却蒙上了一层雾气。
  看到百里·雷帝斯的名字变成了血红色,并且在慢慢消失,她已经彻底慌乱了。
  两个!已经有两个人闯入禁地了!
  这只是一次再简单不过的班级赛,没想到竟然会发展成这种地步……事情已经超出了她能控制的范围,不能再拖下去了。
  “歌夜!”诺卡回头大喊了一声,语速飞快。
  “我去把亦澜老师找来,你看得懂地图,也懂法阵操控,马上!中止班级战,把在战场上的所有人都给我叫回来!”
  “悠然,去三班寝室,找溟焉,让他赶紧给我过来,把他的鬼火借我用一下。”禁地里有一层现在还无法解释的神秘阵法,导致在那里所有的光线都不能存在,只有溟焉的鬼火,是那里唯一可以照明的工具。
  “其他人全部回到自己的寝室,不许声张,否则处分!”诺卡丢下这三句话,自己先冲出了这个房间,片刻都不敢耽误。。
  她已经不敢去想着最坏的结局了,如果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她就应该说服校长给禁地下禁锢,而不是就上了一把破锁,锁链断了,都没有人去处理。
  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只希望,茗不要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