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侠耳 > 第三章 合力逃生

第三章 合力逃生


  锦衣卫迅速摆出御敌架势,旁边的树林里,又冒出了七八个人,一个又一个,倭寇从四面八方把他们两个人围住,锦衣卫粗略估计一下,大概有二三百之多,他额头流下了一滴冷汗,他用余光微微看了看身边的人,他还是一动不动,就算被人包围了他也视而不见,只注视着不远的那块阴影处,身体紧绷,眼神越来越冷。
  不知哪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一棵树突然从天而降!朝他们两人砸来,他们俩分别朝两边一跃,“轰隆”一声,树冠朝下直直的杵在了地上,掀起漫天尘土,怎么会有一棵树砸下来呢?锦衣卫仔细观察那棵树,这棵树大概合抱粗细,树干上的裂痕参差不齐,不像是被利器斩断的,更像是被...扭断的!锦衣卫心中倒吸一口凉气,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慢慢从阴影中现身,丈二身高,体态臃肿肥胖,光着上半身,满身战创疤痕,疤痕上叠着疤痕,密密麻麻,甚是恐怖,下半身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腿甲,沾满了血渍和肉屑,锦衣卫仰头看他的脸,满脸横肉,两只血红的眼睛就像中元节时放的河灯,赤红的头发胡乱的扎成一个冲天发髻,他的脸上带了类似骡马带的笼头一样的面罩,这东西深嵌入肉中,勾连着两边颚骨,勉强遮住他的血盆大口,看起来宛如厉鬼修罗一般。手中握着一根暗红色的鬼金棒,和他的身高相差无几,那鬼金棒往地上一落,锦衣卫就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震,那鬼金棒深陷于地面里,他估计这凶器绝对不在百斤以下,眼前的人全身散发着极其浓重刺鼻的血腥味,锦衣卫光是站在他身边就让人心惊胆颤,举手投足之间充斥着残忍又绝望的煞气,寻常人只要是靠近他就会陷入疯狂。锦衣卫虽年少轻狂,但也从没见过这种怪物,此时早已是两股战战,肝胆俱裂。
  但他身旁的人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眼神愈加锐利,紫黑色的光晕再次笼罩他的全身,锦衣卫暗暗思忖:“刚才我俩一战,我伤他疲,且不说眼前这怪物能不能应付得来,就是周围那几百倭寇就危险非常。必须逃离这,既然他说和这些人并不是一伙,那这帮人想必是为了对付他而来,一会儿我与他背道杀出重围,他们应该会优先处理他,说不定就有一线生机!”
  他是同一批入选新人中武艺最高的一个,自己轻功更是不逊于几位学长。论轻功他有绝对的信心,周围贼寇虽人多势众,但不见什么高手,眼前这像野猪一样的怪物,更不可能追的上自己的脚步。但转念又一想:自己第一次出行竟然如此狼狈不堪,先是与人决斗失利,现在更要思考逃命,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种屈辱,唉!他本欲战死,但被眼前这怪物激发出求生意志,他只能一边安慰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边等待脱身机会。
  他环视周围的敌人们,找寻薄弱的地方,意图突围。此时,他身边的人开口道:“小子,冲不出去的,还有一个更棘手的人没出现,想必躲在暗处,你要是贸然突围,必遭不测。”
  “...那你说怎么办?”
  “事到如今,你我必须联手,才能冲出去。”
  “他们本意是针对你,我若趁着他们剿杀你之际脱身,易如反掌。”
  “蠢货,他们岂能轻易放过你让你回去搬救兵?我武艺高于你,况且你有伤在身,若他们一拥而上必先诛杀更容易得手的你。”
  “你!也罢,本公子便与你联手,以一敌百死了也不丢大内的脸面。”
  “放心,只要我们联手突围,你我肯定都能活下来。”
  他一边小声的和锦衣卫嘀咕,一边用目光紧盯着怪物。
  “好,到时候可别拖本公子后腿。”
  “哈。”
  这如山一般的怪物开口了。
  “隆司...你...坚持...可笑...”他只听清这么几个词,他很小的时候学过东瀛话,为了加入戚家军保家卫国,但后来他的父亲不允许。也就作罢,这么久了,记住的也不多。但他听清楚了,原来他身边的这个倭寇,叫做仲代。
  在他们几句对话后,这个仲代低声对锦衣卫说:“准备了,小子。”
  两人同时运气,周围的倭寇如狼似虎,四面八方的涌上来,锦衣卫率先出手,他用无伤的手挥刀,半空中划出一道刀光,斩杀最近的两人,飞溅出一片殷红,死尸还未倒地,又有三个人逼近,他先斩下一人的手臂,飞起一脚把人踢开,一侧身躲开另两人的刀锋,挥在半空中的刀还没停下,就突然改变方向,他正手改反手,一刀划开这两人的咽喉,这时他面前和背后又围上来八九人,一个极快的身影出现在他背后,是这个叫仲代的家伙,他出手极快,只见他手腕翻转,刀光眨眼不及,那几人就已经倒在血泊中了,与此同时锦衣卫也已经扫清面前的障碍,随着眼前敌人倒地,更多的敌人如蜂拥蚁聚包围上来,被包围的两人背靠着背,同时催动最强一招,银白色的电光缠绕着紫黑色的邪气,穿透收缩的战圈,冲出一道光影,锦衣卫强横一刀,冲散敌人包围,开出一道出路,仲代紧随锦衣卫,也冲出包围,黑色的气息缠绕在狭长的刀上,想上前阻挡的敌人纷纷毙命,通路已开,二人脚步更快,摆脱敌人重围,逃出生天。
  突然,两人同时刹住脚步,汗毛倒竖,因为那怪物不知什么时候,竟出现在他们面前!锦衣卫大吃一惊,这怪物体型肥胖硕大,可没想到他出现在面前自己居然毫无察觉,那怪物举起自己的武器,上百斤重的鬼金棒,在他手中就好像一根小树枝一样,他双手挥动鬼金棒,“呼”的一下,朝两人砸去,带起一阵绝望的腥风。那暗红色鬼金棒,由无数干涸的血渍染成,少年本想挪动身体,但此时他的脚如同生根一般,再难挪动半分,他的武艺虽然是刚猛型的,但要是敢硬接这一下,绝对会被砸成齑粉。
  眼看锦衣卫就要脑浆迸裂的时候,仲代飞起一脚,把锦衣卫踢开,而自己借力后退,两人同时躲开这一击,一声巨响,鬼金棒砸在地上,深陷泥土之中,迸溅起的砂砾石子划破了仲代的脸颊,还没等他们脚跟站稳,那鬼金棒又横扫而来袭向锦衣卫,怪物挥舞兵器极快,此时闪躲已来不及,锦衣卫只能以刀护身,硬着头皮挡下这一击,兵器相撞之时,他觉得全身被剧烈的挤压一下,腹中五脏六腑都挪了位置,这一击愣是把锦衣卫震出几丈远,重重撞到一棵树上,碗口粗的树瞬间催折,他半跪在地上,双手不住的颤抖,他觉得握刀的手滑腻不堪,定睛一看原来是虎口被震出血来,他努力想站起来,只觉得喉头一甜,呕出一口鲜血。
  他只觉天旋地转,模糊的看着前方,看着怪物像挥舞羽毛一般运使着那恐怖的武器,攻击着仲代,而仲代灵敏的闪避,每一招也只能险险躲开,看得出他已经到了极限。锦衣卫稍微活动下,就觉得胸口极痛,应该是伤到了心肺,要不是背后有一面护心镜,他的脊梁骨就撞断了。
  而在不远处的仲代,越战越觉得心惊肉跳,气力渐渐不支的他闪躲也是勉强,更别说是进攻。在这怪物疯狂的攻击下,就连那些倭寇们也不敢靠近,这反倒让他们不被包围,得知自身处境,他边打边退,找寻机会脱身,怪物看出他的意图,攻势更加疯狂,每一招都尽封他的退路,仲代长途跋涉,刚才又和锦衣卫的一战,终究是体力不支,在勉强躲过数十棒以后,还是一不留神,被击中腹部,仲代顿时喷出一口鲜血,但见他速度未减,一脚踏上鬼金棒,凌空跃起,双手持刀高举于头顶,刀刃完全被邪气覆盖,他开口喊出:“阎魔一刀流!”血从唇齿间滴落。
  “双世!”话音刚落,刀刃对着怪物的天灵猛的劈下,不料这致命的一刀距怪物头顶两寸处骤然停滞,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再难进半分,而怪物头顶两寸处,竟然泛起了一层血红色的光泽,包裹刀刃的邪气溃散,还原成本来的模样,还不及仲代反应,怪物伸出手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胳膊,狠狠地把仲代甩了出去,仲代在空中连翻两个跟头,勉强落在地上,这一落,他赤着的脚底都被震出血来,借着这一丢拉开的距离居然让仲代有机可乘,他趁此机会纵身入林,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怪物想要追赶,但知道来不及了,于是回头看向锦衣卫那边,却只有一棵断树和一滩鲜血,不见人影。。
  怪物怒不可遏,朝天一声咆哮,如同林间的猛虎一般,吓得众倭寇浑身发抖,急忙朝着仲代逃窜的方向追去。
  仲代拖着伤疲的身躯在林间穿梭,这时旁边传来一阵脚步声,他提着刀躲藏在一边的树丛里,不一会闪出一个人影,原来是那个年轻的锦衣卫,他捂着胸口,艰难的奔行,还没跑出几步,就直接栽倒在地上。他走出树丛,架着昏迷的锦衣卫,望了望四周,迅速离开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