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生活玩家怎么生活 > 第六十章 杭州肯定要去

第六十章 杭州肯定要去


  “小真人是否有兴趣前去杭州拜访一下这位‘道门第一人’呢?”
  赵构信道,再加上亲眼看到李歌阳的手段,因此一直想引诱他前去南宋都城杭州,同张天师一样帮助自己。
  李歌阳有些心动。南宋时期这代张天师他根本不认识,但这不妨碍他知道龙虎山张天师在每朝每代都会被册封。有这么多皇朝更迭,但龙虎山却屹立不倒,所以龙虎山底蕴绝对不小。
  自己所需要的道藏、法宝、兵刃,龙虎山绝对也不会少。
  “当然有兴趣,不过您到底是……”
  “哎,我是谁不重要,只要你有兴趣就行。一会儿拍卖会结束,小真人可以与我一同乘船去杭州,到时再详谈。”
  李歌阳本想询问他的身份,但赵构却直接打断他。
  “嗯……拍卖会结束后我还有会济南府,有不少的琐事要等我处理,大概一个月后才有空前去杭州。”
  李歌阳可没有忘记要给辛弃疾和崇岳军炼丹呢,不过他想到了一个两全之策。
  “阁下可否留下联系方式或者信物?一个月后我定去杭州拜访阁下。”
  见李歌阳态度还算真诚,赵构思虑一番就把随身玉佩交给了他。
  “拿着玉佩去杭州城里的龙虎观,他们自会接待小真人。”
  赵构对待“道士”很看重,前提是有本事的道士。龙虎山的张天师不用说,明面上道门第一人,所以赵构与他平辈相交。
  对李歌阳如此包容,也是因为李歌阳刚刚的手段震慑住了赵构。否则天下道士千千万,自己每一个都这么对待岂不是要累死?
  拿到赵构的玉佩,李歌阳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反转,一概之前的冷淡,逐渐聊的火热了起来。
  不过大部分是赵构在询问,李歌阳在鬼扯。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各种搞笑段子、奇异故事根本就是信手拈来。
  时间缓缓流淌,留仙楼的交谈声逐渐低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陆文海,各自交谈之后就是万众瞩目的诗词品鉴会了,能否成名就看今日了!
  陆文海也当仁不让,起身开始宣布。
  “诸位,胸有万般诗意,不如趁此机会为诗仙献上一首。恰好今天鹿鸣居士、临渊先生都在场,不妨拿出来让两位大儒点评一下啊。”
  陆文海此言一出四座皆惊,尤其是一楼的书生。不同于诗仙显形时的震撼,现在是有些怂……他们听到鹿鸣居士、临渊先生的大名,众人都不敢拿出自己的拙作了。
  今天名士众多他们都知道,但没想到陆文海竟然能请到两个大儒前来鉴赏会。这两人都是桃李天下,闻名遐迩的大儒,文学素养不用多说,不如他们眼还好,要是再被批评一番那可就丢大人了。
  一楼的众百书生刚刚还志得意满,准备一鸣惊人。可听了陆文海介绍后,保留这样想法的人只有零星几个了。
  鹿鸣居士、临渊先生,有不少学生身在官场并且地位不低,按道理说他们应该更为高兴两位大儒来到此地,只要入了他们两人的法眼,往后无论是名是利,还是投身官场,都有不小的好处。
  关键是……你能入得了啊!
  二楼众名士的反应不同于一楼的书生,他们的“惊”是因为兴奋。
  他们打磨的佳作肯定比一楼的要好,缺的不过是一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他们怎么能不把握一下?
  尤其是周博友,刚刚都敢直面李歌阳,现在也当然敢首先站出来了。
  “那不才就先抛砖引玉了,区区拙作,献丑了!”
  周博友首先开始起身吟诵他的诗词。
  “诗名《登留仙楼》,请列为欣赏!
  昔闻李供奉,长啸独登楼。
  此地一垂顾,高名百代留。
  白云海色曙,明月天门秋。
  欲觅重来者,潺湲济水流”
  诗写的很不错,周博友不急不缓的吟诵完后,留仙楼一楼书生和二楼的名士们都报以掌声。
  周博友也很高兴,这毕竟是自己打磨一个月时长的诗作,自己的努力被人承认并报以掌声他还是挺高兴的。
  受到掌声影响,周博友自信的看向鹿鸣居士和临渊先生,等待着两人的点评。
  李歌阳也顺着别人的视线看向让全场瞩目的两位“大儒”。
  两位都是年逾六十,须发皆白的老先生了,两人中其中一人穿戴整齐,正坐在太师椅上。另一人却披头散发,斜躺在椅子上,好似没有睡醒一般。
  那位大儒先开口了。
  “首句中以诗仙的官职为称呼,虽让人耳目一新但觉得有些势力。但第二句却点名了诗仙的真性情,众所周知‘供奉’说是官职,实则为赐金放还,但这依旧不能阻拦诗仙纵情山水。”
  “这让首句中的供奉显得巧妙绝伦。”
  “颔联颈联由景而发,感叹此楼因为诗仙显现而将名传千古。尾联则感叹诗仙的伟大,古往今来,或许再难找到第二个诗仙了!”
  “此诗不枉为一个上上佳作!”
  听到林渊先生的溢美之词,周博友赶紧躬身感谢。
  “先生廖赞,先生廖赞,只是学生拙作,能入先生法眼,学生就满足了,当不得佳作,当不得佳作。”
  “哼!刀刻斧凿之物”不过旁边的鹿鸣居士却冷哼一声。
  这首诗的确是佳作,可琢磨之感一眼就能看出,但临渊先生却对此只字不提,只说诗中的亮点。
  周博友听到这声冷哼和点评他也不生气,鹿鸣居士的性格大家都知道。他与临渊先生同为大儒,但临渊先生的人缘不知道比他好到哪去了,原因就是鹿鸣居士直言不讳的性格容易得罪人。
  反正周博友也没打算拜在鹿鸣先生门下,能入临渊先生法眼他已经很高兴了。
  哪怕有了周博友珠玉在前,献诗赋词的人依旧不少,这种有大儒亲自点评机会可不多。
  可怕的是还有不少人专门让鹿鸣居士鉴赏,他虽然冷言相对,但这种“冷言”往往一语中的,能让众位书生很快了解到自己诗词中的不足之处。
  由此可见陆文海的高明,两个大儒请的恰到好处。
  不过这一切与赵构和李歌阳无关,他俩依旧在聊自己的,仿佛根本不是来参加鉴赏会一样。赵构连陪他前来的严大家都给忘了……
  赵构本想简单聊两句就回去找严大家来着,毕竟相比和一个男人聊天,他还是想听严大家的的柔音软语。
  可赵构和李歌阳聊着聊着被吸引力,当然不是因为李歌阳说的段子……
  而是因为李歌阳习惯性的站在现代人的角度上看待问题,所以赵构往往能听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
  “你刚刚说的那个白蛇故事真是感人至深啊,真是一对苦命鸳鸯啊!”
  李歌阳防止无聊就把白蛇传给赵构大致讲了一下。
  “这是观音大士下的套而已。”宋代人还不算太尊崇佛道,所以李歌阳说这话并不担心。
  “啊?”
  赵构有些惊讶,虽然他信道,但不是不知道观音大士在佛教里和民间的影响力,李歌阳怎么敢这样说观音大士呢?
  “法海把白素贞压在塔下后,他会怎样?”
  李歌阳没有第一时间解释,先是问了赵构这样一个问题。
  “什么怎么样?他不还是金山寺的主持吗?还能怎么样?”
  “为了救回夫君水漫金山很感人,可白素贞却伤害了金山周围无辜的人和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啊!”
  “那又如何?”
  “法海最后将白素贞压下雷峰塔镇压千年,这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在替天行道惩罚白素贞对吧?”
  “是啊,没错。”
  “本就是得道高僧又镇压作乱妖怪,那功德多大自然不用说了吧?下辈子转生成为罗汉都不是不可能。”
  “这……”
  赵构听着是没错,但好像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和观音大士……有关系吗?”
  赵构放弃了找寻不对劲的地方,问了这个问题的关键,白素贞和许仙的爱情与观音大士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