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我的世界圈你入怀 > 第503章 春心荡漾的“黑铁塔”

第503章 春心荡漾的“黑铁塔”


  在二楼看着安槐匆匆离开,何静依倒觉得安槐匆匆的脚步里,多了几分愉快,似乎是要去办一件开心的事,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他心中那份热情和冲动的一件事。
  
  安槐走的匆匆,她也没来得及问此行为何。不过,既然是回老家,当然和私事有关。身边的人,无论是谁,总要给别人留一些空间,才能相处的愉快。
  
  上个周末,江景琛的一番指导,她很受用。不再对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过分好奇,急切的想知道。就像今天一早一样,她并不知道Philip和盛霆的私密谈话里到底谈了什么,却从盛霆替代霍瑞绅在总裁奖行程上演讲、颁奖,便知晓了前因后果。
  
  盛霆,不确定会不会被升职,但,至少是会被得到重用的,在这家公司。
  
  不过她一直有点纳闷,江景琛明明要自己早点离开这家公司,却为什么又把盛霆安排进来?难道,他需要盛霆帮忙打探竞争对手公司的消息?
  
  她猜不透,一直猜不透……
  
  或许应该说,她这个小间谍,当得太过称职。
  
  两耳不闻窗外事,
  
  一心只当“小间谍”。
  
  ???
  
  在江景琛悄咪咪计划万千宠爱前的几天里,一直由安晓负责何静依的安全。
  
  那几天里,每天上班的时间,比平时早了40分钟,因为,江总不许何静依加班的霸道,一出世便占据了上风,家里没人敢不服从。
  
  为了工作,何静依也只好抓紧早上的时间,补回因为准点下班而无法完成的工作。
  
  早起的生物钟,是他们两个人的默契,贪睡的人,在榕庭里一向没有地位。除非,江医生有意给何静依一杯“配方”牛奶,二楼卧室的起床时间,也不过就是9点而已。
  
  这一周的最后一天,星期五,7:30,何静依准时上了安晓的车。
  
  “少奶奶,出发?”
  
  “出发!”
  
  “好嘞!”
  
  安晓爽气的应和着何静依娇柔、开心的应答。“大姨妈”走了,一身清爽,早春里的这个清晨,她很开心。
  
  伴随着春日里的鸟鸣,安晓的车,雀跃的开到飞起。
  
  安晓,不似安槐那般高大,1米78的身高,看起来更灵巧,行动起来更灵活。
  
  从18岁便跟在钱冰身边,钱冰潇洒的风格,活脱的个性,也同化了安晓。跟安槐比起来,安晓更爱笑,在榕庭,他总是爱搞怪,爱搞笑的那个。和郝姨郝叔他们一起的饭桌上,安晓,总是吃的最快,话也最多的那个。每个从他嘴里讲出来的小故事,都带着强烈的画面感,让人捧腹的语气,甚至几顿饭后,依然会想起那顿饭里安晓讲的某个故事。
  
  在保镖队伍里,他笑容最多,然而,他当然不是来吃素的。安晓狠厉起来,薄唇紧闭,双眸如炬,动如脱兔,手速如风。
  
  论掏枪速度,
  
  论跳跃高度,
  
  论机智灵敏,
  
  安晓是安东保镖队伍里首屈一指的领袖。
  
  钱冰去拉斯维加斯那个暑假,若没有安晓不顾一切的替他挡了一枪,江景琛应该早就失去了钱冰这个兄弟,钱冰,也不可能一头潇洒的继续做他的“二少爷”。
  
  而安晓也是幸运的,那颗子弹,离要害刚好差了一厘米,在苏家医院的全力抢救下,他很快恢复如初,动如脱兔,行如厉风。
  
  笑的比以往更灿烂了几分,和钱冰的感情比以往更深厚了几分,除了江景琛,安晓,应该是钱冰无条件相信的第二个人。
  
  生死之交,常伴身侧,应该没有比这样的感情更让人信服。
  
  安槐不在的几天,有安晓的陪伴,何静依多了不少开心的笑,因为,安晓调皮的语气,让人收不回嘴角,很难收回笑容。
  
  不过,每每看见安晓,何静依总忍不住想起钱冰,从大年初五那天,在玄关里,一句“此生不见”后,她没再榕庭里见过钱冰,也没再接到过钱冰主动打来的电话,甚至连条短信都没有。
  
  两兄弟,像是真的“此生不见”。
  
  她不知道该如何挽回这样的局面,每每试探着江景琛的语气,总会惹得他不开心,甚至直接岔开话题,仿佛没听到自己问关于钱冰的事,没听到这个从五岁起就常伴耳边的名字。
  
  她试着给钱冰打过电话,然而结果不尽相同,钱冰只会像往常一样关心自己几句,甚至提到个江字,都像触动了敏感神经,一瞬间,电话会宁静,气氛尴尬的急转直下。
  
  何静依,也只好在某个周末,某个节日,随便找个借口,发个可爱的表情,发几句关心的话给钱冰,毕竟,曾经每天冰哥冰哥的挂嘴边,江景琛不在的2年里,更是钱冰悉心关怀,常伴左右。
  
  在结束这样的局面以前,她想,至少不要断了联系。撕破脸皮,在她娇柔的个性里,从来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安晓,冰哥……最近在忙什么?你平时不是都陪着他?”
  
  “冰哥,最近出差挺多的,前天刚回来,这不今天又去帝都了。安槐不在,我肯定要陪着您啊,冰哥,厉害着呢~~”
  
  “说的好像全家只有我最笨,总要你们保护着,呵。”
  
  “不不不!”
  
  安晓,连忙摇摇头,少奶奶笨,谁的狗胆敢这么说。
  
  “少奶奶,您是咱们家最厉害的那位!”
  
  “嗤,瞎说。我一不会拿枪,二不会擒拿格斗,之前还说要和小北学防身术的,也一直没学成。”
  
  “少奶奶,您知道,最厉害的人什么样吗?”
  
  “呵,不知道,别给我挖坑了你。”
  
  “哈~最厉害的人就是您这样的!不用动一根手指,不需要多说一句,最优秀的男人,开枪最快的男人,最有力量的男人,就都会围着您转!”
  
  “呵呵呵~~最优秀的男人是江景琛,开枪最快的是谁?最有力量的又是谁?”
  
  “嗯……您非要把这些分开说呢,也可以。那我就认领开枪最快的,最有力量的就给安槐吧,哈!”
  
  “呵呵~安晓,你真是个小活宝!和你说话总要笑到肚痛。那不分开说呢?那个人是谁?”
  
  “那当然是咱们少爷了~~”
  
  “景琛优秀我承认,开枪,我没见过,力量,总有比他大的男人吧?我觉得安槐就比他力量大,他比景琛肩膀还宽好多呢,走他旁边,感觉就是一座行走的……额……行走的……?”
  
  “行走的黑铁塔!”
  
  安晓,笑嘻嘻的摆出食指在空中点了三下。黑铁塔,一直是他给安槐的“昵称”。
  
  “哈哈哈~~黑铁塔!安晓,我只能说,你这个名字虽然起的夸张了点,但是太符合安槐了!咯咯~~”
  
  “呵呵~这座黑铁塔现在可是春心荡漾喽~~”
  
  “哈????春心荡漾?”
  
  安晓调侃的语气,再明确不过的四个字,何静依嘴上疑问着,心里却早已泛起了好奇,安槐谈恋爱,她必须要保持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