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抱歉,刘备是我杀的 > 第166章 村西河畔

第166章 村西河畔

见村长有大包大揽之意,华兴也就没再客气,将建造兵营之事全权委托给了对方。
  
  为了稳妥起见,他还将唐盛叫来了此地。
  
  一方面让他以后全力配合村长盖房,另一方面也是跟对方商量起了他们兵营的具体“要求”。
  
  经过短暂的协商,华兴和唐盛一致认为,在首批建筑中,除了兵士休息的营房外,像用餐的食堂,储藏粮草与兵器的库房,以及马厩、校场等军用设施也急需建造,便将这些要求通通告诉了村长。
  
  在雍村长看来,这些都不是个事,一口答应下来。并承诺对方,一个月后便让大伙住上崭新的营房。
  
  ……
  
  从村长家中出来,已是中午时分。
  
  华兴径直返回了自己的小院,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院中成员。
  
  兵营是按照千人标准打造,再加上华兴还提出,要加盖一些供将领居住的宿舍。
  
  所以待兵营建成后,定有不少空置住房,到时就能解决他们住宿的问题了。
  
  一听再忍一个月,貂蝉就能离开此地,董白是心中大喜,忍不住在心中偷笑。脸上却故作惋惜的道
  
  “哎呀,那这么说我跟貂蝉妹妹只有一个月时间相处?想想看,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呢。”
  
  闻言,华兴当即摇起脑袋,笑呵呵的回道
  
  “呵呵,既然董姑娘舍不得貂蝉走,到时我和华老搬去军营住不就行了?你俩可以继续住在这里。那边毕竟是军营,女孩子过去住还是不太方便。”
  
  没想到她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董白赶忙找借口道“啊?你跟华老走?可、可我的病……”
  
  “呵呵,姑娘大可放心!”不等她说完,就见华佗上前一步道
  
  “姑娘的顽疾已基本治愈,以后无需扎针,只要再喝上半个月药就差不多了,到时老夫会将药方给你留下的。”
  
  人常道祸从口出,此刻的董白是真切体会到了此话的含义。
  
  原本只是一句无心之言,如今却硬生生将貂蝉给留了下来,董白真是越想越气。
  
  但此刻她又无力反驳,只能带着一脸懊悔接受了此事。
  
  华佗和华兴这两个大男人,肯定猜不透董白的心思,只当她是多愁善感,便没再搭理对方,而是走到一旁又私聊了起来。
  
  “对了华老弟,医馆的事,咱们啥时候弄啊?”华佗一脸期盼的问道。
  
  “这事我今天也跟村长说了。他答应我建好兵营后,就立刻帮你建造医馆。呵呵,华老您放心,这事我是忘不了的。”安抚了对方一句,就听华兴又开口讲道
  
  “不过,医馆具体需要多少房间,又如何设计,还需华老好好盘算一番。最好能在动工之前,画张草图出来。”
  
  “草图?行、行!这个没问题,老夫早就想好了,我这就给你画去。”
  
  “哎!不用这么着急,还有一个月呢……”
  
  可华佗就跟没听见似得,嗖的一声就跑回房间,坐在桌前开始了他的绘图大计。
  
  见董白回了房,华佗也跑开了,貂蝉才缓缓走到华兴身边,柔声问道
  
  “华大人吃过中饭了吗?要是没吃,奴婢现在就去准备。”
  
  “哦,姑娘不用麻烦,等下我去军营里蹭点就行,你不用刻意为我煮饭。”华兴不好意思的道。
  
  “那有什么?反正我们也要吃,不如就留下了一起吃吧。”
  
  冲着华兴微微一笑,貂蝉便转身向一旁的灶房走去。
  
  望着貂蝉离去的倩影,华兴眯着小眼又愣起神来,心中还不禁赞道
  
  真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如此女子,真是世间极品啊……
  
  可正当华兴肆无忌惮的欣赏貂蝉时,貂蝉忽然又想起一事转过身来,二人四目是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一起。
  
  感受到对方辣的眼神后,貂蝉含羞的低下了脑袋。
  
  但让她此刻再转回去肯定也不合适,只能快步来到华兴身前,将一张黄色的小纸条交到了华兴手中
  
  “刚才忘了告诉大人,这张字条是早上我在院门口发现的。写的什么我也看不懂,不知大人识得上面的字吗?”
  
  回过神的华兴先尴尬一笑,这才接过字条看了起来
  
  13:00,村西河畔,陆。
  
  由于字条是由阿拉伯数字和简体字组成,所以貂蝉并不认识上面的内容。
  
  读过字条后,华兴当场就猜到了留言者的身份。
  
  抬头看了看天色,见时间差不多,便跟貂蝉歉意说道
  
  “不好意思,我有事出去一趟,没时间吃饭了。你们自己吃吧,不用等我。”说完便转身出门,坐着马车向西方驶去。
  
  ……
  
  二十分钟后,华兴乘车来到了村外河畔。
  
  远远看到有人在河边等候,华兴便让马夫将车子停在了百米之外,他自己则步行来到了男子的身边。
  
  “来都来了,干嘛留字条?在屋里等我不就好了?”拍了下那男子的肩头,华兴率先说道。
  
  “呵呵,我也想啊!可以后,我怕是都不敢再光明正大的去见你了!”站在河边的男子带着一脸苦笑回道。
  
  此人肌肤白净,相貌堂堂,嘴边还留着两撇八字胡,正是华兴的老战友——陆普。
  
  “哦?为什么啊?”华兴不解道。
  
  “唉!我是害怕遇到张辽、唐盛他们,还有你带的那六百兵士。”陆普摇头叹道。
  
  “他们有什么好怕的?”
  
  “华队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我之前可是在吕府露过脸的,有不少人见过我的容貌,知道我是杀死吕布的凶手之一。虽然我不确定你带的这些人有没有见过我,可万一有那么一两个见过,被他们认出后,怕是会对华队不利啊。”
  
  听陆普这么一讲,华兴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当初刺杀吕布时,陆普和杨铁的面貌确实被不少人看到。
  
  事后高顺还找人画了他们的画像贴在城中,算是弘农城内的“名人”。
  
  而在华兴带领的六百人中,有没有人记得此事,还真不好说。
  
  若真如陆普所担心的那样,有人认出他是杀死吕布的凶手,并发现他与华兴认识的话,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为了安全期间,陆普才没有亲自现身,而是找人送去字条,约华兴在村外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