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血金谷 > 第0139章 七零八落

第0139章 七零八落

    离峡谷差不多有一百步,扁彦停下来,等黑历靠近了,说道“大王,大王,那峡谷里有泉水,蛮族人说水可以喝。”
  
      扁彦说的时候,他身边许多人都听到了,黑历也渴得不行,即刻指挥手下说“峡谷里有水喝,过了峡谷就到寨子了,快去!”
  
      言毕,黑历手下那帮人像是发现金山一样,不顾一切地向前冲。
  
      扁彦他们也不敢怠慢,等前面跑出去二十多人,他们几个也快速跟上。
  
      黑历作为指挥者,他骑着马,跟在大队人马最后,他的心腹会取好水给他喝,所以不急。
  
      大队人马的行进早已惊动了两只藏在峡谷中的土妖,两只猛兽守住了峡谷入口。或许是觉得人太多,土妖并没有出峡谷主动出击。
  
      率先跑进峡谷的有五个人,口中还欢快地叫着“我最快,我是第一个”。奔跑途中为了抢先,将火把也熄灭了,然而刚进峡谷,两只黑影瞬间同时扑倒了他们。
  
      跟在后面的人有人举着火把,听到峡谷里扑棱扑棱的声音,随后才听到同伴反应过来传出的呐喊声“救命啊,有大虫……”
  
      但声音只有短暂的一两句,随后就哑然了。
  
      不明就里的同伴,被口渴折磨得难以忍受,仍然向里面冲进去,火把照亮了土妖的身影,两只庞然大物正在撕咬同伴。
  
      峡谷入口的人转身要跑,不过,后面持续跟进的人却挡住了退路,大家不知道峡谷里发生了什么,好奇心使得他们再次靠近。
  
      一阵旋风,两只土妖一前一后腾空而出,又扑倒了最近的两个人。
  
      扁彦他们发现土妖出了峡谷,正是逃走的好时机,招呼道“大虫出来了,我们现在跑过去,快,快,瘸子跟上!”
  
      熊安本来捏着石子想要射出,但见土妖扑咬黑历的人,便没有出击,他被劳雷拦腰一抱,只觉得耳畔风声呼呼,扁彦他们箭一样冲进峡谷。
  
      黑历听得扁彦招呼,还以为同时也是招呼他们,大胆的几个也跟着冲了进去。
  
      这种时候,黑历的心腹也不顾黑历了,各自逃命要紧,黑历骑着马,见扁彦带着一队人已经进谷,他的马匹在原地打转,黑历下不了决心是否前冲。
  
      此时,更多的人向后逃窜,队伍散乱,朝山岗上的,朝草丛里的都有,还有人直接上了树。前行的路已经没有了,黑历只好用力一拍马背,夺路向后奔跑。
  
      跑了不多远,山路崎岖,原来慢慢行进的时候有人给他开路,现在马匹也受了惊吓,马腿一软,黑历栽了一个跟头,摔在草丛里。
  
      黑历的人马四分五裂,朝东南西北各方向跑的人都有,他的附近只有两三个手下。
  
      因为慌乱中有人丢了火把,正是秋季干燥时节,点燃了枯草,火苗顺势延伸,火借风势,风带火星,冰火峡谷外面万年不曾被人为践踏的原始丛林,燃起了熊熊大火。
  
      大火越来越猛烈,两只土妖见不得火,丢下扑倒的那些人,逃得不知去向。
  
      黑历他们不知道土妖是逃走了还是进了峡谷,大火也吓傻了他们。至少黑历知道,从遇到扁彦他们开始一直走到峡谷,这一路都没有水源,大火将无穷无尽地燃烧,直到天降大雨才可能熄灭。
  
      没有冲进峡谷的所有人都找到了一个自以为安全的地方躲藏,只是不多久大火就烧到了身边,不得不爬起来继续向安全地转移。
  
      森林里一片惨叫和哭喊声,黑历抽出尖刀,砍下几条树枝,丢给身边那几个人,说道“起来,躲是躲不掉的,用这个扑火。”
  
      他也不要马匹了,自己用树枝左右横扫打开火道,进入已经烧尽的地带,登上一块大石头,对外面喊道“别跑了,大虫不见了,你们都出来。”
  
      连喊十几声,才只有寥寥无几的五六个人向他靠拢过来。
  
      他们继续将身边的火星彻底扑灭,火圈越来越大,向外快速蔓延,而黑历他们站的这个地方,现在反倒是安全的。
  
      枯草全部被烧完了,大火在外围也使得野兽不敢进火圈,他们有了一点喘息的时间。
  
      黑历破口大骂“他娘地老扁,他自己跑了,把我们丢在这里喂野兽,等找到他,剥了他的皮,把他放在火上烤。”
  
      黑历指着大火,恨不能现在就看着扁彦被火烤死在眼前。
  
      实际上,黑历虽然咬牙切齿咒骂扁彦,但他目前还不知道这是扁彦早就设计的,只是恼怒扁彦跑得太快,让他损失了大部人马。
  
      当然黑历也起了一点疑心,他估计蛮族人可能早知道这里躲着猛兽,让他们前来送死。
  
      “大王,那大虫可能还在峡谷里吃人肉,我们,我们要不要躲一躲?”他手下说的这句话,使黑历没有证据证明扁彦他们逃出了峡谷,也可能大虫现在正在撕咬扁彦他们。
  
      黑历望了望峡谷,火光过了,那里一片黑咕隆咚,这让黑历又紧张起来,万一大虫再次冲出来,他们本来就口渴,现在又受了惊吓,多半是没命的。
  
      听了手下的话,黑历走下大石头,每人两条树枝,一边开路,一边渐渐远离峡谷。
  
      大火已经烧到一箭之遥的地方,黑历又在退后途中收留了残余的部下,集中了十六个人,其余人不知生死。
  
      天很快就亮了,折腾了一整夜,这伙人累得筋疲力尽,被大火烤了这么久,有两个口吐白沫,渴得不省人事。
  
      “大王,再不找水喝,我们就,就就渴死在这了。”一个手下有气无力地说。
  
      黑历思索着,说道“只有峡谷里有水,还是老扁说的,不知道真有假有,不要命的就去喝吧。”
  
      黑历也渴,但绝不会自己去给手下找水喝。
  
      “坐这也是等死,不如去看看,这么久也不见大虫出来,可能被大火烧死了。”手下为了解渴打算搏命了。
  
      黑历也不管,由着他们自己商量,别说,还真纠结了三个不要命的,他们准备一起前往,说是死在大虫嘴里也是死,渴死也是死。
  
      他们三个起身,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互相搀扶着离开队伍前往峡谷。